《根》

第101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鸡仔乔治一手取下礼帽,一手递给主人一只看来似乎用铁丝编得很紧密的小水壶。“我那取你名字的儿子--汤姆,为他奶奶做了这只,我只是想让你看看。”

看来半信半疑的李主人拿了那只手把用牛角刻成的水壶,草率地检视了一下。“哦--哦。”他不表意见地咕哝着。

乔治知道他必须再加点功夫:“主人,这纯是用废弃零散的生锈铁丝编成的。他自己生了一道火,一根接一根地弄弯、溶解,直到成形,再全部焊接起来。那个小汤姆一直很能干,主人--”

他再度止住了,希望得到一点回应,可是什么也没有。

他终于确信必须透露自己的真正用意,而不能再拐弯抹角地利用汤姆的手艺做借口,他打开天窗地说:“是的,主人,这孩子一直以取你的名字为光荣。我们都真相信只要他有机会,一定会成为你的好铁匠--”

李主人的脸上立即浮现不表赞同的表情,而这犹如反射动作更加强乔治不愿使自己承诺济茜和玛蒂达要帮助小汤姆的决定成为泡影。他看得出自己必须竭尽所能地向主人提出最强而有力的陈请--描述金钱上的利益:

“主人,你每年花在修补方面的钱都可省下来!都没有人告诉过你小汤姆已替你省了不少钱,他磨利锄头、镰刀和许多不同的工具--也修补了许多损坏的物品。为何我向你提此事的原因是当你派我去那个以赛亚铁匠那里套马车的新轮圈时,他告诉我说他的亚斯裘主人多年来一直允诺要为他找个助手,而他说他会很乐意教导一个好男孩成为铁匠,因此我就直接想到汤姆。主人,假如他去学习一点技术的话,他不仅能够修理庄里的每件东西,也可以接活为你赚钱,就像那个以赛亚黑奴为亚斯裘主人所做的事一样。”

乔治很肯定他已切中要害,但他还是没把握,因为主人很谨慎地不露任何迹象:“在我看来,你的这个男孩不做工作,反而跑去搞别的事情。”李主人边说边把那金属壶推回乔治的手里。

“主人,自从汤姆到田里工作以来,他从未旷过一日工,这东西是他利用星期天休假时做的!自从他还是一丁点大时,身上似乎就充满了补制东西的天份!每到星期天,他就跑到谷仓后面敲敲打打。事实上,我们一直很担心他会打扰到你和夫人。”

“好吧!我再考虑看看。”主人说完后就突然转身走开,留下鸡仔乔治呆站在原地,既困惑又沮丧地握着那铁壶。

当主人走进厨房时,玛莉茜小姐正坐着剥芜菁叶。她半转过身去,不再和过去一样立即从座椅上跳起来,但她认为主人不会在意,因为她已到了容许有些小违意的年纪了。

主人开门见山地说:“那个名叫汤姆的男孩怎么样?”

“汤姆?你是指玛蒂达的汤姆,主人?”

“那里总共有多少个汤姆?你知道我指哪一个,他怎样?”

玛莉茜小姐相当清楚为何主人要问。才几分钟前,济茜奶奶就已告诉她说乔治不太确定主人对他的提议反应如何。好,现在她知道了。可是她对小汤姆的评价是如此的高--不只是因为他为她做了个s型的新锅钩--因此她决定要犹豫一会儿才回答,这才能使她的话听起来无所偏袒。

“嗯,”她终于说,“主人,这个孩子话很少,但我可以告诉你,他是这里最聪颖的孩子,也是那几个大孩子中最乖的!”玛莉茜小姐意味深长地停了一下又说:“我相信这孩子将来一定比他父亲更有成就。”

“你在说什么?哪方面的成就?”

“就是男人的成就啊,主人!更坚稳,更可靠,而且不糊涂。就像这些方面,他长大一定是个女人可以依赖终生的好丈夫。”

“嗯,我希望他还没要找配偶。”李主人试探性的问道,“因为我刚刚允许那个最大的--他叫什么名字?”

“维吉尔,主人。”

“对。他每个周末应该在这里工作却跑去跟柯里农庄和个女孩睡觉!”

“不会的,汤姆不会的。他还小,不会想到这种事。而且我相信即使他长大了,除非他找到一个心目中理想的对象,否则不会急着去做那方面的事。”

“你已老古董了,不懂现今的年轻家伙。”李主人说,“假如有人把我的犁和骡丢在田里而跑去追女孩子我是不会讶异的。”

“主人,如果你是指阿瑟福德,我就会同意,因为他追女人时的猴急就像他爸爸一样。可是汤姆与他们截然不同,就这样。”

“好吧。假如我证明了你所说的,这孩子似乎是个有用之材。”

“主人,你尽管相信我们任何人所说的话。”玛莉茜小姐隐藏内心的欢欣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何问及汤姆的事,但他是所有孩子里最出众的。”

五天后李主人向鸡仔乔治宣布此消息。

“我已安排好让你的汤姆住宿在亚斯裘农庄。”他很严肃地宣布说,“让他在以赛亚黑人铁匠那里做三年的学徒。”

乔治兴高采烈得不知如何是好。他只是露齿微笑,然后急急忙忙地道了谢。

“乔治,你那孩子的表现最好好些。由于你坚定地保证,我相当看重地把他推荐给亚斯裘主人。假如他没有你所说的那般优秀的话,我就立刻把他调回来,让你无地自容。假如他有任何不轨的行为或是背叛了我,我就把你们两人的皮剥了,知道吗?”

“他不会使你失望的,主人。我向你保证,这孩子跟他父亲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那才是我最担心的!叫他整装打行李,明早就准备前去。”

“是的,主人,谢谢您!您永远都不会后悔的。”

等主人一走,鸡仔乔治立刻奔向奴隶排房。他骄傲地向他们报告这个他的天大好消息。由于一开始就是玛蒂达和济茜力促他向主人提此事,因此这次两人没有交换苦笑来嘲弄他。他很快地站到门边大吼:“汤姆!汤姆!你在哪里?”

“这里,爸爸!”他的回应从谷仓后面传出来。

“孩子,来这里!”

一会儿后,汤姆的嘴巴也张得和眼睛一样大。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来得太突然--假如他们的努力没有奏效的话,他们不想让他失望。可是由于他们和他一样兴奋至极,因此不断的恭喜声使得他难为情地尽快跑出去,这也半是由于想让自己清醒地去了解他的梦想已成真。他注意到当他在屋内时,他的两个妹妹济茜和玛丽,早已雀跃地冲到外头,上气不接下气地把消息传给众兄弟们。

瘦长的维吉尔刚刚做完谷仓里的杂事,准备前往他最近刚新婚的妻子所待的农庄;他匆匆地走过正在微笑的汤姆身边时,只是不表意见地喃喃着。自他结婚以来,一直是恍恍惚惚的。

可是当汤姆看到健壮结实又孔武有力的十八岁的阿瑟福德后头跟着两个弟弟--詹姆士和路易斯--向前走来时,他变得很紧张。在这辈子几乎和阿瑟福德有着无法解释的仇视之后,汤姆并不讶异他的尖酸挖苦。

“你一直是他们最庞爱的,又爱说别人坏话,所以你最得势!现在你可以大摇大摆地出去,嘲笑我们还留在田里工作!”他做了一个快速的虚击好像要揍汤姆,“我会给你好看的,等着瞧!”然后阿瑟福德高视阔步地离开,留下汤姆在他身后瞪视着他。他确定将来有一天他和阿瑟福德一定要摊牌。

汤姆从“小乔治”那里听到的又是另一种牢騒:“我真希望我是你,能够滚离这鬼地方,爸爸真要把我累死了,就只因为我取了他的名字,他认为我就会跟他一样对鸡那般狂热。我厌恶那些臭东西!”

至于十岁大的济茜和八岁大的玛丽在播散消息后,一整个下午都尾随着汤姆。从她们羞涩的表情可知,他是她们最崇拜也最喜爱的哥哥。

翌日清晨,送别了汤姆上骡车后,维吉尔、济茜、莎拉大姐和玛蒂达刚刚开始劈柴的活儿时,济茜祖母语重心长地说:“每个人都看到我们在那里吸着鼻子啜泣,而有谁能够想到我们也许永远无法再看到那孩子了。”

“啊!亲爱的,他不再是个小孩了!”莎拉大姐大叫道,“那个汤姆会是这个地方下一个真正的男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