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103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在鸡仔乔治的记忆里,没有一件事比一八五五年十一月末从北卡罗来纳斗鸡主人那里传来的那则消息更叫人觉得刺激。富有的朱厄特主人当时正招待一个带有官阶头衔而且和他一样同等富有的斗鸡主人。对方从英国飘洋过海带来三十只纯种的英国斗鸡,据说那是世界上的最佳品种。据说,那个被尊称为艾力克·罗素爵士的英国人接受了朱厄特主人的书面邀请带着斗鸡前来美国和此地最优秀的斗鸡比赛。由于他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为了避免伤和气,他们不想彼此斗,因此双方各出二十只斗鸡与四十只外来的鸡挑战,且这些鸡的主人必须合力出资三万元奖金的一半,而每只鸡的附加赌注不得少于二百五十元。另一个富裕的当地斗鸡主人负责组织八位主人的四十只应战鸡。

李主人根本不需告诉他这个训练老将他准备参加一份。

“好,”在寄出一千八百七十五元后,回到农场时他如此说,“我们有六个星期来训练五只鸡。”“是的,我想应该能够办得到。”鸡仔乔治回答。尽管他极力地掩藏内心的兴奋,但还是喜形于色。除了一想到此比赛内心就激荡不已外,鸡仔乔治欣喜若狂地告诉家人说李主人这二十五年来似乎从未如此兴奋过。“他们当然想用高价码来引出真正的好斗鸡!”他大叫道,“主人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赌注--不,事实上是第二次。”

“嗬!那么最大的那次是什么?”庞必叔叔惊叫道。

鸡仔乔治说:“大约二十年前,田纳西纳什维尔郡有个更有钱的尼可拉·阿灵顿主人带领十二辆有敞篷的马车,二十二个助手,三百只斗鸡,还有不知其数的幼鸡,历经千辛,逃过劫匪,躲过印第安人和所有灾难,终于抵达墨西哥和墨西哥总统桑塔·安纳将军的三百只鸡相斗。对方的财富多得连自己都数不清,而且他还宣称他养了世界上最棒的斗鸡。主人说那场斗鸡赛光光他们两人就进行了整整一星期!他们的赌注多得每只箱子都装满了钱。主人说甚至他们的附加赌注就可使大部分的有钱人破产。结束时,这个田纳西的阿灵顿主人赢了将近五十万元!他以他那瘸脚的训练师‘东尼’之名来替那只鸡取名为‘瘸脚东尼’。而那个墨西哥的桑塔·安纳将军因为极想一只‘瘸脚东尼’,因此用和鸡同重的黄金换了一只!”

“我现在终于了解,我应该改行搞斗鸡才对!”庞必叔叔说。

往后六个星期的大部分时间,鸡仔乔治和李主人几乎不为农场里的任何人所见。“虽然夫人相当愤怒,但主人一直和鸡群待在一起倒是件好事。”玛莉茜小姐在第三个星期末告诉奴隶排房里的每个人,她听夫人对主人吼叫说竟然从银行里取出五千元!听她说那几乎是他们一生积蓄的一半。她又缠着他,又骂他说竟想和那比他富有一千倍的真正有钱人赌。在怒吼要夫人闭嘴管她自己的事后,主人大步地迈出大房子。

玛蒂达和二十二岁的汤姆很严肃地听着,可是啥话也没说。汤姆在四年前已回到农场来,并在谷仓后面开了一家铁匠铺,一直为主人引进不少顾客。快要发脾气的玛蒂达事先已告诉汤姆说他爸爸如何气冲冲地要求取出那两千元的存款,准备下注在主人的斗鸡上。当时,玛蒂达也很伤心地哭叫,极力地想说服鸡仔乔治。“可是他像是疯了!”她告诉汤姆,“他对我咆哮说:‘女人,当这些鸡还在蛋里时,我就很清楚它们。我们不能错过这大好机会让我们的储蓄一夜之间激增为两倍,两分钟的打斗就可胜过我们八九年省吃俭用的日子!”

“他不只说那些!我尽我所能地抵制他,说他没有权利拿我们的自由去赌!可是他真的疯了,大声对我吼叫说:‘我们不可能输的!把钱给我!”咽此玛蒂达就照做了。她说她当时真受不了。

在养鸡场里,鸡仔乔治和李主人从十七只斗鸡中淘汰至他们所见过最精良的十只。然后开始空中训练,一次丢得比一次高,直到其中八只在双脚落地之前可以飞至十二码高的空中。“主人,看来我们好像在训练火鸡!”鸡仔乔治开怀地笑。

“它们将会像兀鹰一般俯冲追斗那个英国人的斗鸡。”主人说。

当此次浩大的斗鸡赛望眼在即只剩一个星期时,主人就驾车出去;隔日很晚时,他带回六组最精致,整个长度都和刀锋一样锐利的瑞典钢距。

在比赛前两天,在最后决定性的评估后,这八只鸡似乎都完美得无法分辨出哪五只最好。因此主人决定八只全带走,临赛前最后一刻再做决定。

他告诉鸡仔乔治,为了要早点抵达会场好让他们和斗鸡都能在长途旅程后充分休息好应战,他们翌日深夜要动身出发。鸡仔乔治知道主人和他一样是迫不及待地想快点到那里。

漏夜的长途旅行相当颠簸和不舒服。当他驾车时,目光呆滞地盯着直晃动的灯笼,内心回想着他和玛蒂达最近为钱而口角的经过。他忿忿地告诉自己他知道她是花了多少年的耐心才积起那些钱。他从没有一刻想过玛蒂达是个不尽职的妻子,因此他相当懊悔自己竟对她大吼、要她闭嘴、那样伤她的心。同样很明显地,主人在大房子里似乎也被夫人逼得如此做。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家中最重要、最关键性的决定应该由一家之主来抉择。他再次听到玛蒂达泪眼婆娑地哭叫着:“乔治,你没有权利拿我们的自由去赌!”她竟然忘得如此快,一开始提议要攒钱买回自由的是他。而经过这几年来慢慢的积蓄后,天外突然飞来一笔横财,主人向他透露说在即将来临的斗鸡中他需要更多的钱来做赌注,这不仅要在那高傲、富有的主人面前好好炫耀一番,而且也要赢得他们的钱。鸡仔乔治对自己露齿微笑,津津有味地回忆着主人听到他说“主人,我已存了两千元,你可以拿去下赌注”时完全震慑住的表情,从震惊中回神过来的李主人一把抓住并猛握这个训练师的手,向他担保他可以取回用他的钱所赢来的每一分每一角,还宣称说:“你会得到双倍的!”然后主人犹疑地问,“你怎么处理那四千元?”

当时,鸡仔乔治决定下一次更大的“赌注”--透露他长久以来多么艰辛地在存钱:“主人,不要误会我,我一直对你存着最浓厚的感情。只是,我和玛蒂达商量后决定试试看,看我们是否能够从你那里买回我们的自由!”一看到主人出乎意料地吓了一跳,鸡仔乔治再度央求,“主人,请你不要误解我们--”

可是当时是鸡仔乔治一辈子中一次最温馨感人的经验:“男孩,我现在告诉你我心中如何盘算这次的斗鸡赛。我想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的大赌注。五十多年来每到斗鸡季我四处奔波,成天操心如何养和如何斗那些斗鸡,我现在已厌倦极了。你听着我现在要告诉你的话,有了那份主要奖金和附加赌注后,我想就能赢回足够的钱来为我和我妻子盖栋房子--这次不要像我以前所说的那种楼房,只要有五六间房间就可以。直到你刚提出来我才想起再蓄养你们这一大群黑奴也没多大意思,只要莎拉和玛莉茜能做饭和照料菜园,我们就可过得不错了。而且银行里有了足够的存款,以后也不用向别人乞讨--”

鸡仔乔治几乎屏住气息地听主人继续说下去:“因此,男孩,我现在要告诉你!你们一直都表现得很好,而且从没给我惹过真正的麻烦。我们赢了这场斗鸡赛后,至少可使现有的钱增加一倍,你只要把你将拿到的四千元给我,我们就扯平了!你要知道,你们这些黑奴的价钱不止是这笔钱的两倍!事实上,我从没告诉你,以前那个有钱的朱厄特主人单单要买你就曾出了四千元的价码,而我拒绝了他!假如自由是你们所想要的话,那么就去吧!”

两行泪水从鸡仔乔治的面额直落而下,他上前抱住李主人,但李主人很难为情地躲开。“喔,天啊!主人,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所说的!我们想自由想得好苦!”李主人的回答声相当奇怪的嘶哑:“嗯!我不知道你们这些黑人以后怎么活?自由,表示以后不会有人再照料你们了。而且我知道我太太对于我就这样把你们放走后会如何的咆哮和闹得天翻地覆。渍,光是那做铁匠的汤姆就价值二千五百元,加上他又可帮我赚钱!”

主人把鸡仔乔治粗鲁地推开说:“走吧,你这黑鬼,不要让我又改变主意!天杀的!我一定是疯了!可是我希望你女人和妈妈以及其他的黑奴不要老误解我有多坏!”

“不会的,主人,不会的。谢谢你,主人!”李主人匆忙地下了车,向大房子的路走去。

鸡仔乔治真希望他和玛蒂达最近的争吵从没发生过。他现在决定最好保留这个天大的秘密,届时再给玛蒂达和他的济茜妈妈,以及全家人一个完全的震惊。可是,他仍有好几次几乎要透露给汤姆知道,但他总是在最后一刻及时煞住。因为即使汤姆那般稳健可靠,但他还是和他母亲与奶奶相当亲近,因此有可能也要她们保守秘密,那一切计划就泡汤了。此外,他们似乎也将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依据主人的说法,莎拉大姐、玛莉茜小姐和庞必叔叔势必要留下,虽然他们也像他的家人。

因此在那段过渡时期,抑制不说出此秘密的鸡仔乔治全心投人那八只十全十美的斗鸡中。这些鸡现在正安静地乘坐在李主人那辆崭新且单独地在黑暗中行驶的马车里,鸡仔乔治偶尔会纳闷出奇安静的李主人正在想什么。

当曙光乍现时,他们看见众多的人群大清早不仅已占满了斗鸡场,而且已涌到了邻接的牧草地上。不久,陆陆续续的马车、拖车、骡车已把整块地占满。

“汤姆·李!”一群穷白人一看到主人从他的巨型马车走下来时就大叫道,“汤姆,去打垮他们!”当鸡仔乔治调整他的黑礼帽时,他看到主人友善地对他们点头,但仍继续向前走。他知道主人为自己感到骄傲,也清楚自己在穷白人中恶名远扬,这使他有点尴尬。事实上在半世纪身为斗鸡主人以来,李主人在每个斗鸡场都是个传奇人物。因为自从十七岁至今,他在斗鸡场里临阵不乱地处理斗鸡的能力似乎一点也没减退。

鸡仔乔治开始卸东西作准备。他从未听过这么喧扰嘈杂的鸡场。一个路过的训练师停下来告诉他说群众中有许多是千里迢迢,花上好几天的行程从别州赶来的,甚至有的还远从佛罗里达来。当他们说话时,鸡仔乔治瞥了一下,他看到观众席上已多了至少一倍的人,还有人为了抢位子而争吵不休。在这些不断走过马车边的人们当中,他看到许多白色和黑色的生面孔。而他觉得相当得意的是两种肤色的人当中有许多很明显都认得他。他们通常对他指指点点,并在他们的随伴耳边喃喃低语。

当三个裁判走到斗鸡场中开始测量和划起点线时,全场掀起了gāo cháo。有一人的斗鸡突然挣脱出来凶恶地攻击人们时,全场又扬起一阵喧哗。而群众的声音随着每个名斗鸡主人的来到和辨识而哄闹起来--特别是最后要向朱厄特和罗素主人挑战的那八个。

“我从没见过英国人,你呢?”鸡仔乔治听到一个穷白人问另外一个,而对方也说没有。他也听到大家谈论着这个有头衔的英国人的财富。他不仅拥有大片房地产,在一些叫做苏格兰、爱尔兰和牙买加的地方也有土地。此外,他听说朱厄特主人很骄傲地在他朋友之间吹嘘说他的这个客人随时随地都可接受任何人、任何赌注的挑战。

当鸡仔乔治正把苹果切成小块准备喂鸡吃时,群众中的声音突然转为狂叫、吆喝。他赶忙站到马车上,认出正往前驶来的敞篷车是由朱厄特主人家那个老是板着一张扑克脸的黑人车夫所驾驶的。后面坐着那两个有钱的主人,正对蜂拥而至的群众微笑和招手,一时之间使得马车无法前进。而就在后面不远处另有六辆马车,每一辆都塞满了高大的斗鸡栏。带头的那一辆是朱厄特主人的白人训练师所驾驶,他身旁坐着一个瘦身尖鼻的白人。鸡仔乔治听附近有人惊叫说,那是那个有钱的英国人远从英国飘洋带过来照顾他的鸡群的训练师。

可是那个穿着奇异,身材矮胖但气色红润的英国绅士是叫嚣群众所注目的焦点。当他和朱厄特主人坐在四马敞篷车上时,两人都摆出一副自己举足轻重而且很高贵的样子,那个英国人似乎还对地面上的群众露出一副轻蔑不屑的神情。

由于鸡仔乔治参加过太多次的斗鸡赛,因此不具好奇心地转身去按摩那些鸡的脚和翅膀。由于长年的经验,他甚至不用转头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