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104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随着鸡仔乔治的离去,李主人的运气也不再好了。也许连勇气和胆识也随之而去,他的财富相对的也每况愈下。首先,他命令小乔治全天负责照顾那些鸡,可是一天还没过完三分之一,主人就发现有些水槽里没水了,因此肥胖、动作又迟钝的小乔治就被狠狠地痛骂一顿。所以那最小的男孩--十九岁的路易斯,从田里被调来接替这工作。在准备当季几场剩下的斗鸡赛时,李主人被迫自己接下战前的训练和按摩等杂事,因为路易斯根本不知道如何做。他只陪主人到各种地方性的赛场去,而每到这几天,全家人傍晚就齐聚在一起等着路易斯回来告诉他们当天的消息。

主人的斗鸡输的次数比赢的多,路易斯总是如此说。而一阵子过后,他无意间听到有人公开地在谈论汤姆·李正四处张罗钱要下赌注。“似乎没有多少人愿意和主人说话,有人只是寒暄几句,或是快速地招手后就像怕得到瘟疫般地赶紧走开。”

“是啊,大家都知道他现在穷了。”玛蒂达说。

“他现在已是穷光蛋,就像从前那样了!”莎拉大姐尖酸地说。

现在奴隶排房的人都很清楚李主人酗酒酗得很厉害,几乎是每天,而且还不时地和夫人大吵大骂。

“那个老头从没如此暴躁过!”有天晚上,玛莉茜小姐告诉她那些忧戚的听众,“他乱丢东西,简直变得像只毒蛇般,即使连夫人看他一眼,他也愤怒地咆哮、咒骂。当他一离开家时,夫人就哭喊着说她这辈子永远不要再听到有关斗鸡的事了!”

玛蒂达听着。自从鸡仔乔治走后,不时地哭泣和祈祷已使她情感枯竭。她匆匆地瞥了那两个十几岁的女儿和六个壮实的儿子,其中三个已娶妻生子了。然后目光再落到她的铁匠儿子汤姆身上,好像希望他能说些话。可是开口说话的反倒是莉莉·苏--维吉尔那正怀孕的妻子,她从邻近所住的柯里农场来探望他们--她的语调中充满了畏惧:“虽然我不像大家那样了解你们的主人,但我‘觉得’他可能会做出很可怕的事来。”大家突然沉默不语,没人愿意表达自己内心的猜想,至少不想大声地说出来。

在翌日早餐过后,玛莉茜小姐匆匆忙忙地从厨房跑到铁匠铺去,她说:“汤姆,主人要我告诉你上好马鞍,把他的马牵到前廊去。”她催促着,大大的眼睛看得出已濡湿了,“天啊,请快一点,他一直在骂可怜的老夫人,她已快招架不住了。”汤姆一语不发地迅速绑好马鞍,而当他刚要从大房子侧边走回来时,主人踉跄地走出前门。已经喝得满脸通红的他吃力地爬上了马背后便急驰而去,身体还在马鞍上晃动不已。

透过一个半开半掩的窗户,汤姆可以听到李夫人哭泣得好像心快碎了一般。为了不使她感到困窘,他继续绕过后院到铁匠铺。就正当他要开始把一把钝锄头打利时,玛莉茜小姐再度进来了。

“汤姆!”她说,“我觉得主人简直像自杀一样,假如他再继续那样下去,是活不了八十岁的!”

“你要听实话吗,玛莉茜小姐?”他回答道,“我相信他迟早会走上这条路的!”

李主人在下午时回来了,由另一个骑在马上的白人陪同。玛莉茜和汤姆分别从厨房和铁匠铺的观察位置惊讶地看到,主人并不像招待以前的客人一样请他下马到大房子休息一下,喝杯茶,那两匹马反而继续往养鸡场踏去。不到半小时的光景,汤姆和玛莉茜小姐就看到那个访客独自一人奔驰地骑回来,臂弯里夹着一只惊吓得咯咯乱叫的母鸡,站在外头的汤姆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人骑走时脸上愤怒的表情。

当晚奴隶排房聚会时,路易斯告诉大家真正的经过。“当我听到马蹄声前来时,”他说道,“就故意让主人看到我在工作,然后悄悄地走开去躲在可以看到和听到他们的树丛后面。

“就在几次相当激烈的讨价还价后,他们达成协议以一百块交易那只正在孵蛋的母鸡。然后我看到那个人数出一百块交给主人,主人再数过一遍后就放进口袋,然后争执开始了。那人说母鸡所孵的那些蛋也算,而主人也开始像个疯子般地大声咒骂!他立刻跑过去,一把抓起那只母鸡,一脚踩烂那一巢的鸡蛋,于是两人开始打起架来。突然,那个怪异的人抓起母鸡就跳上他的马!嘴边还不断地诅咒说要不是看在主人已老得进一半棺材了,否则他就轰掉他的脑袋!”

每过一天,奴隶排房的不安情绪也越来越深,连夜晚睡觉也担心着下一桩将发生的可怕事情。度过了一八五五年的夏天进入了秋天时,每随主人不时的发火和他的离去、回来,全家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二十二岁的铁匠汤姆,仿佛要征求他的指示,可是汤姆什么也没表示。在微寒的十一月天之前,主人那大约六十五英亩的棉花田和烟草田也有很不错的丰收,他们知道主人这下可卖得好价钱。一个星期六的黄昏,玛蒂达一直从她的窗户望着,等到她看到汤姆的最后一个顾客离去后,她立刻赶到那里去;基于长久以来的经验,她的表情告诉了汤姆她内心有特别的心事。

“妈妈,有什么事吗?”他问道,开始把锻铁炉的火弄熄。

“汤姆,我一直在想,你们六个男孩现在都已长大成人了。你虽不是我的长子,但我是你的母亲,知道你的头脑最好。”玛蒂达说,“此外,你是铁匠,他们都是农工。因此,在你父亲走了八个月后,你应该成为一家之主--”玛蒂达犹豫一下后很诚恳地说:“暂时如此,直到你父亲回来。”

汤姆很明显地相当震惊,因为自从孩提时代起,他就是家中最保守沉默的一员。虽然他和兄弟们都是在李主人的农场出生和长大的,可是他从未跟他们真正亲近过。主要是因为他当学徒那几年一直出门在外,且自从他回来后,也一直待在铁匠铺内,而其他的兄弟都在田上于活。此外,由于种种不同的原因,他和维吉尔、阿瑟福德和小乔治很少接触。现年二十六岁的维吉尔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过去邻近的农场陪他妻子莉莉·苏和刚出生的儿子--尤瑞里亚。至于二十五岁的阿瑟福德,他和汤姆一直处不来,而且也从不交谈;此外,他对这个世界感到相当痛恨,曾经有一度他想要娶一个女孩,却因为对方主人说他是“自以为了不起的黑鬼”而不答应他来迎娶。而二十四岁的小乔治只是一身痴肥,只忙着追求邻近农场那个岁数大他一倍的厨娘。因此家人都挖苦他说只要能填饱他肚子的人,他都去追。

玛蒂达告诉汤姆说要他当一家之主,也就意味着他要在大家和他甚少接触的李主人之间做调解人。自从工具设备买来,成立了这家铁匠铺之后,主人似乎一直很欣赏汤姆的沉默寡言。加上他相当能胜任铁匠这工作,因此不断也引来更多的顾客。他们总是在大房子内付钱给主人汤姆所做的活儿,而每到星期天,主人会给汤姆两块钱作为一星期的工资。

除了天生的沉默寡言外,汤姆的思虑相对的也比较深。任谁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两年多来,他的内心一直反复地思索父亲曾描述过“北方”提供给自由黑人的令人振奋的远景。他曾考虑过要向整个奴隶排房的家人提议:与其耗费永无止尽的时日等着赎回他们的自由,不如大家仔细地策划,集体逃到北方去。可是当他想到已年届六十的济茜奶奶和一直如同他家人且已年届七十的老莎拉大姐和玛莉茜小姐时,他不得不为难地放弃此念头。他觉得这三个必须要最先离开,但他又相当怀疑她们在如此危急的冒险和赌注下是否还能侥幸逃出。

直到最近,汤姆才私下揣测出主人近来斗鸡所输掉的钱一定比他实际所透露的多出许多。汤姆仔细地观察出:随着每一天的过去和每一瓶喝空了的威士忌瓶,主人变得越来越容易紧张而且憔悴。但汤姆知道现在最恼人的事实是路易斯说主人至目前已卖掉至少一半他半世纪以前辛苦培育的鸡种。

随着圣诞节的来临,预报了一八五六年的新年。整个奴隶排房笼罩着阴郁的帷幕,而且整个农庄也是。然后,一个早春的下午,另有一个人骑着马进来了。起先玛莉茜小姐以为他是来买鸡的,可是当她一看到主人对这个客人施礼有加,态度完全不一样时,她开始忧虑起来了。当对方下马时,主人边笑边和他聊天,并把在附近的小乔治叫去照料那匹马,然后很殷勤地招待那个访客人内。

在玛莉茜小姐开始端出晚餐之前,外头奴隶排房的成员们就已纷纷地交换可怕的问题“那人究竟是谁?”……“以前从没见过!”……“主人最近的态度从不像这样的!”……“你们猜他来这里做什么?”大家简直等不及玛莉茜的通报。

“就我所听到的,他们没说什么重要的事。”她说道,“也许是因为夫人也在场吧!”然后玛莉茜小姐强调地说,“可是无论怎么看,我就是不喜欢那怪家伙的样子!以前看过太多像他那样的人,尖嘴猴腮,明明一副不正派的心眼,却要装出绅士的模样!”

十几双奴隶排房内的眼睛都在扫瞄大房子内的动静。当里面的一盏灯很明显地移动时,告诉了大家李夫人已离开了客厅到楼上就寝去了。客厅内的灯火仍继续亮着,奴隶排房内的最后一员也放弃彻夜不眠的守候,睡觉去了。他们深怕破晓晨钟的响起。

早餐前,玛蒂达就已把当铁匠的儿子拉到一边说:“汤姆,我昨晚没有机会私下告诉你,而且我也不想把每个人都吓死。可是玛莉茜告诉我说:主人说他必须付两期的房子抵押贷款,而玛莉茜知道主人几乎连一分钱都没有!我直觉那个白人一定是来买黑奴的!”

“我也是。”汤姆简单地说。他沉默一会儿又说:“妈妈,我一直在想,也许跟了不同的主人后,我们的生活会更好过。我是说,只要我们全部都还待在一起,但那是我最大的忧虑。”

当其他人陆续地走出屋外时,玛蒂达立刻中断谈话,匆忙地走开,以免令大家起疑。

在李夫人告诉玛莉茜小姐说她头痛,不想吃早餐后,主人和他的访客吃了尽兴的一顿。

然后两人到外头的前院散步,两个头靠得很近地忙着谈话。不久,他们沿着大房子闲逛到后院,最后来到汤姆的铁匠铺。他正在抽动自做的鼓风箱,锻炉里飞出黄色的火花正把要打成门绞链的那两块铁片加热至所需的温度。有好几分钟,两人站在一旁仔细地看着汤姆使用长柄钳翻动着烧成樱桃红的铁片,再熟练地打成一个顾客所订做的h型绞链。他一直很专心地于活,好像一点也没意识到身旁有人在观看。

李主人终于说话了。“他是个还不错的铁匠,至少我认为如此。”他若无其事地说。

另一个人则表赞同地咕哝着。然后他开始在这家小铁匠铺里巡视走动,目睹许多汤姆挂在钉子上的手艺样品。突然,那个人直接问汤姆说:“男孩,你多大了?”

“快要二十三岁了,先生。”

“你有几个小孩?”

“还没有娶妻,先生。”

“像你这样高大健壮的男孩需要娶个妻子来生一堆孩子!”

汤姆没说话,内心想着有多少个白人的孩子散布得奴隶排房内都是。

“你是个信教的黑奴吗?”

汤姆知道这个人是在试探他的情况好估价。他斩钉截铁地说,“我猜想李主人一定已经告诉过你我们几乎一家人都在此地,我妈妈、奶奶、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小孩。我们一直都信上帝,也读圣经,先生。”

那个人眯起眼睛说:“你们其中是谁读圣经给其他人听?”

汤姆不想告诉这个来意不善的陌生人他奶奶和妈妈识字。他说:“我想我们在长大的过程中听到太多圣经的经文,因此我们都熟得会背了。”

似乎想缓和一下气氛的那个人又回到正题:“你想你可以在一个更大的地方胜任铁匠的工作吗?”

汤姆十分确定这桩买卖是事先敲定好了,但他想知道他的家人是否也包括在内。由于愤怒自己这样被人捉弄、吊胃口,他又再度探询:“嗯,先生,我和我家人都能种田,而且几乎什么事都会做,我想--”

他们如来时一样悄悄地离开了,留下内心沸腾、激动的汤姆仁立在原地。当主人和他的客人直接走往农田时,玛莉茜小姐匆忙地从厨房跑来问:“汤姆,他们说了什么?夫人甚至不敢看我一眼。”

极力控制自己声音的汤姆说:“玛莉茜小姐,这是一桩买卖,也许卖掉我们全部,或许可能只有我。”玛莉茜小姐突然放声大哭,然后汤姆粗鲁地摇着她的肩膀说:“玛莉茜小姐,这不需要哭,就像我告诉过我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