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107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当赫德夫人听到哭泣时,她迅速地走到拱形的阶梯台后,发现她那心爱的女仆爱琳蟋缩在一旁很伤心地哭泣着。爱蜜丽·赫德夫人的反应相当讶异:“爱琳,怎么回事?”爱蜜丽夫人弯下身去,摇摇爱琳耸动的肩膀问:“快点站起来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发生啥事了?”

爱琳勉强地把自己撑起来,然后向夫人吐露她对汤姆的钟情。她说汤姆希望和她结婚,她也不愿意继续挣扎地反抗几个年轻少爷的纠缠。在赫德夫人逼问下,她终于泪眼婆娑地说出两个名字。

当天晚餐前,激动的赫德主人和夫人终于同意为了让他们团圆,要把爱琳卖给墨瑞主人,而且要尽快。

此外,由于赫德主人和夫人真的相当喜欢爱琳,因此极赞同她选择汤姆作为终身的伴侣,但他们向墨瑞主人和夫人坚持由他们主婚并设招待晚宴。赫德和墨瑞双方庄里的白人和黑人都到赫德别墅的前院参加婚礼,牧师举行典礼仪式,然后赫德主人亲自送走新娘。

在这温馨动人的场合里,最感动大众的时刻是新郎汤姆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枝细致玲珑的铁玫瑰温柔地献给花容玉貌的新娘。在众人的欢呼当中,爱琳含泪地接过了它,然后贴到胸前说:“汤姆,这太美了!我永远也不要离开这朵玫瑰--还有你!”

在白人们都微笑地进入大房子内用餐时,黑人则留在庭院里吃起丰盛的餐宴。玛蒂达喝完第三杯酒后,滔滔不绝地对爱琳说:“你真是个漂亮的女孩!我一直担心汤姆太害羞,会找不到老婆,现在你替我解除了这忧虑--”爱琳很大声也很迅速地回应说:“他才不呢!”引得所有听到的客人一阵哄笑。

回到墨瑞家一个星期后,汤姆的家人经常开玩笑说:自从婚礼后他的铁锤似乎开始在铁砧上唱起歌来。很明显,爱琳来了以后,他的话变多了,并且经常对人微笑,工作也更卖力了。爱琳那朵心爱的铁玫瑰增添了新屋壁炉的光彩。汤姆每天黎明就去点燃他的锻铁炉,之后,打铁声就没间断过,直到黄昏最后一块红热的赤铁在水里“哧”地冒泡冷却后才歇手。一些来修补不是很重要物品或只是来磨利工具的顾客,汤姆通常会问他们是否可以等。有些黑奴喜欢坐在铺旁的一堆木头上,但大部分的人则喜欢三三两两地群集聊天。至于白人们则通常坐在汤姆为他们准备的木凳上,位置摆得正好可以让他听到他们的说话,但却又让白人认为远得不至于去怀疑专心在工作的汤姆会去偷听他们的交谈。渐渐地,大家都把汤姆的店铺视为当地最受欢迎的交谊中心,使他每天能够接触到一些新鲜的重要消息。然后他会在晚饭后说给他的爱琳、母亲玛蒂达和其他的家人听。

汤姆告诉家人,白人很担忧北方的反奴者正发动废除奴隶制度运动:“他们说假如布坎南总统想得到南方支持的话,他最好远离那一群想保护黑人的家伙。”他的白人顾客最恨的人是那个主张解放黑奴的亚伯拉罕·林肯主人--

“这是事实,”爱琳说,“我想至少有一年的时间我一直听说假如他不闭嘴的话,北方和南方就会卷人战争!”

“你们应该听听我以前那个主人如何粗言地咒骂他!”莉莉·苏大叫,“他说这个林肯主人那瘦脚长手以及满脸髭毛的丑八怪脸庞实在令人说不出他究竟是像人猿呢,还是像大猩猩!据说他出生于穷乡僻壤,专抓狗熊和臭鼬来果腹,也像黑奴一样劈柴做篱墙。”

“汤姆,你不是告诉我们说林肯主人目前是个律师?”小济茜问道,汤姆肯定地点头。

“我可不在乎白人如何说他!”玛蒂达表白立场,“即使林肯主人让白人狼狈不堪,他也是为我们黑人好。事实上,他的事听得越多,我就越觉得他像是试着要解救以色列子民逃离炼狱的摩西。”

“对,他最好越快行动越好。”爱琳说。

爱琳和莉莉·苏一样都是由墨瑞主人买来增加田上人手的,而一开始她也很尽职地做。但几个月后她要求溺爱她的丈夫是否能做给她一个手摇纺织机--而他那双巧手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达成了她的愿望。在奴隶排房的家人早就上床睡觉后,有时纺织机转动的声响仍不断地传到其他三间屋子去。不多久,看来相当骄傲的汤姆很忸怩地穿着爱琳自织自裁自缝的衬衫。“我只是很喜欢做我妈妈教过的活。”她很谦虚地回应大家的赞美。她再织纺裁缝地做了两件对称折边的时装送给欣喜若狂的莉莉·苏和小济茜--她现在已年近二十,却完全没有想结婚安定下来的念头,还是喜欢经常谈恋爱换男友。她的新欢叫阿摩斯,是北卡罗来纳铁路公司新成立一家旅馆内的服务生。

然后爱琳再为每个大伯和小叙做一件衬衫--这真的令他们相当感动,连阿瑟福德也是--最后再为玛蒂达和她自己做一些围裙、工作服和小饰帽。而墨瑞夫人,接着是墨瑞主人对她采自自己农田上的棉花为他们精细缝制的时装和衬衫也都掩不住内心的赞叹和喜悦。

“瞧,真是漂亮极了!”墨瑞夫人惊叫道,转身展示给在微笑的玛蒂达看,“我永远想不透为何赫德主人舍得把她卖给我们,甚至还是个很合理的普通价格!”玛蒂达从容地避开爱琳向她透露过的实情,接口说:“夫人,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相当喜欢汤姆。”

对颜色有独特偏爱的爱琳采集了她需要染布的各色植物和树叶。一八五九年早秋的每个周末,她把布染成红色、绿色、紫色、蓝色、棕色和她最喜欢的黄色,然后挂在藤茎的晒衣架上晾干。没有大家正式的决定,甚至没有谁注意到,爱琳渐渐从田里的活抽身出来了。但上至主人和夫人,下至维吉尔和莉莉·苏那行为独特的四岁儿子尤瑞亚都注意到,爱琳一直在为他们的生命增添明亮的色彩。

“我想我会选择汤姆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我们都很喜欢为别人做事。”十月末的某个傍晚,当玛蒂达坐在微炽的壁炉前那张舒适的摇椅上时,爱琳如此告诉她,在顿了一下后,爱琳偷偷地瞄了她婆婆一眼。“我知道汤姆,”她说,“不消我问,我也猜得出他没有告诉你我们就要有--”

玛蒂达怔了一下,然后很高兴地尖叫,她从座椅上跳起来抱着爱琳。玛蒂达实在兴奋得无法自已:“先生个小女孩吧,宝贝,那我就可以像洋娃娃一样把她抱在怀里摇!”

爱琳在怀孕后的整个冬天里做了一连串令人无法置信的事。她的那双手像是会变魔法,很快地就使大房子以及奴隶排房内的每个人享受她的成果。她把布条编成小地毯,并做出上了颜色和香料的圣诞及新年蜡烛,她把干牛角刻成漂亮的梳子,把葫芦做成水瓢和设计别出心裁的鸟巢,她坚持要玛蒂达让她接手周末全家人衣服的洗烫杂事。她把一些芳香的干玫瑰叶或紫苏夹在褶好的衣服内,使墨瑞农庄里的黑人和白人身上都散放出幽雅的花香。

那年二月间,玛蒂达怂恿爱琳去从事一项“阴谋”,她也征得了儿子阿瑟福德的帮忙。在解释完计划后,玛蒂达嘱咐她说:“不要向汤姆透露任何话,你知道他一向很顽固而且很正派!”在看出婆婆的用意无伤大雅之后,爱琳找到一个机会把相当敬慕她的小济茜拉到一边很正经地说:“我听到一件想必你也想知道的事。阿瑟福德到处向别人说似乎有个相当漂亮的女孩乘隙跟那个在铁路旅馆工作的阿摩斯--”爱琳犹豫了一下,正好看到小济茜那眯着的双眼燃起了炉火,她又继续道:“阿瑟福德说那女孩以前正好和那男子在同一个农场工作,而且他说阿摩斯平时晚上都去找她,星期天才来看你。那女孩前不久还说她就要和阿摩斯结婚了--”

小济茜像只饥饿的鲶鱼吞下鱼饵一般,这结果令玛蒂达相当满意,因为在她不停地观察用情不专的女儿前几个男友后,阿摩斯似乎是最稳健真挚的一个。小济茜该结束爱卖弄风情的个性,好好地安定下来。

第二个星期天下午,当阿摩斯驾着借来的马车忠实地定期报到后,爱琳看到平日冷静的汤姆也扬起了眉毛。家中从没人看过小济茜对这个木讷寡言的阿摩斯如此热情和殷勤;前阵子她对他好像多少有点腻了。在几个这样的星期天过后,小济茜向她所崇敬的爱琳坦诚说她终于爱上了阿摩斯,而爱琳立刻把此消息告诉十分欣慰的玛蒂达。

可是当几个星期过后,他们仍未提出结婚之事时,玛蒂达偷偷地对爱琳说:“我很担心会出事。你看每次他来时,他们总是去散步,躲得我们远远的,而且头还很亲密地靠在一起--”玛蒂达停了一下又说,“爱琳,我一直担心着两件事。第一,他们常常这样闲逛,而且又打得那样火热,那女孩是会惹出麻烦来的。另一件事,那男孩对铁路和旅行是那么在行,我很怀疑他们也许会双双逃到北方去!因为,你是知道的,小济茜是个什么事都敢尝试的女孩!”

在阿摩斯下个星期天一抵达时,玛蒂达立刻捧来一个铺满霜糖的蛋糕和一大瓶柠檬汁。在尖着嗓子邀请阿摩斯时,她对他说若是她的蛋糕做得不及小济茜好,也许他仍愿意委屈地尝一口并和他们聊聊天:“说真的,我们似乎很少看到你们两个!”

小济茜大大地哼了一声,但当她一接触到汤姆严厉的目光时就不敢再反驳了,而别无选择的阿摩斯只好坐下。当全家人边吃点心边聊时,阿摩斯很不自在地讲了几句话。过了一会儿,认为她的男人比家中任何一人都有趣的小济茜想让家人欣赏他的那一面。

“阿摩斯,你为何不告诉他们那些铁路局的白人不久前架起了一些高柱子和电线?”她的口气中强制多于请求。

慌张不安的阿摩斯说:“我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很正确地描述出来,但那才是上个月的事。他们用铁线绕过所有高柱子的顶端,那些高柱子延伸得好远,放眼尽是--”

“那些柱子和铁线是做什么用的?”玛蒂达询问道。

“他会说的,妈!”

阿摩斯显得很困窘:“电报,我相信他们是那样称呼那东西的。我看过他们把电线通至火车站内。站内人员的桌子上有个奇巧的机器,机器旁有个看来很可笑的手把。有时候他们会用手指去让它咔哒地响,白人对那东西相当兴奋。现在每天早上总会有一大批的人前来,把马拴起来后在附近等着,就只为了要去让那东西咔哒地响。据说来自各地的消息都会从柱子上的电线传来。”

“阿摩斯,等一下,现在--”汤姆慢慢地说,“你是说那东西只带来消息,但不会说话,只是咋啦地响?”

“是啊,汤姆先生,那机器就像是只大蟋蟀。在我看来好像站内人员是从那机器拿到话,等到机器停止后,他们就立刻走出来告诉大家那个怪机器所说的话。”

“这些白人是不是很了不起?”玛蒂达惊叹道,“只有上帝才知道!”她对阿摩斯微笑得几乎和小济茜一样灿烂。

现在显然比刚才放松自在许多的阿摩斯主动地向大家报告另一则惊奇的事:“汤姆先生,你曾去过那些铁路修护工厂吗?”

汤姆觉得自己对这个似乎是她妹妹要选为结婚对象的年轻小伙子有好感,他彬彬有礼,而且似乎很真挚、踏实。

“没有,我没去过。”汤姆说,“我和我妻子以前经常从那里经过,但我从没进去看过。”

“我经常从旅馆送饭菜去给那十二个不同工厂的工人吃,我想最忙的一家是炼铁工厂。他们在里面扳直弄弯了的火车大轮轴、修理火车的各种毛病,并且制造各种零件。工厂里面的起重机和大圆木一样大,可升到天花板。那十二至十五个铁匠中每人都有个黑人助手挥着我所见过最大的大槌。他们的锻铁炉大得可以同时烤两三只全牛。其中一个黑人助手告诉我说他的铁砧有八百磅重!”

“哇!”汤姆吹了声口哨,很显然相当震惊。

“你的铁砧多重,汤姆?”爱琳问道。

“大约两百磅重,没人抬得起来。”

“阿摩斯--”小济茜大叫,“你何不告诉大家有关你所工作的新旅馆!”

“不提也罢,”阿摩斯咧嘴大笑说,“天啊!他们的钞票大把大把捧进来!想必你们都知道那家旅馆才刚盖不久。据说许多人相当有希望来接管,因为铁路公司董事长曾和他们谈过,但他们最后选用南茜·希勒里小姐来经营管理。就是她雇用我来的,因为她记得我以前在她家工作时相当勤奋。总之,这家旅馆有三十个房间,后院有六个厕所。旅客只要付一块钱就可享用一间房间、脸盆和毛巾,外加三餐,以及前阳台上一张舒适的椅子。有时候我听南茜小姐在抱怨那些铁路工人总把干净的白床单搞得油腻腻、脏兮兮的,可是她又说至少他们是赚多少花多少,这可促进铁路公司附近的厂房地区繁荣起来!”

小济茜又再度为阿摩斯出主意:“讲讲你们如何供应伙食给铁路局所载运的旅客吧!”

阿摩斯笑笑说:“那是我们最忙碌的事!你看,每天有两班火车,一班往东,一班往西。视路线而定,是前往麦秉恩斯维尔郡或希尔斯伯勒郡。列车长会事先以电报传讯到旅馆说火车上有多少个旅客和随车人员,而在火车进站前,我告诉你们,南茜小姐就叫所有的工作人员到摆满热气腾腾食物的长桌子上为他们服务:有鹌鹑和火腿、鸡肉、珠鸡肉。兔肉、牛肉,还有各式的沙拉以及各种你们叫得出名字的蔬菜,外加满满一整桌的甜点!旅客纷纷下车,利用等候火车的那二十分钟吃个饭再上车,然后再向前出发!”

“阿摩斯,还有那些巡回的推销员!”小济茜叫出来,每个人都微笑着看她脸上的骄傲。

“是啊,”阿摩斯说,“他们是南茜小姐最喜欢招待来住旅馆的人!有时候会有两三个同时坐一班火车来,而我和其他的黑奴则赶紧跑过去把他们的行李以及我们知道是装满兜售样品的黑色网袋大箱抬到旅馆去。南茜小姐说他们真的是绅士,全身上下总是干干净净,而且对我们的招待和关照常是心存感激。我也很喜欢他们。有些人当你为他们抬行李,擦鞋子或做任何事情时,会很快地丢给你一角或五分,他们经常盥洗得很干净,然后到镇上走走,与人谈谈。吃完晚餐后,他们会坐在走廊上抽烟或嚼着烟草,看一看或彼此聊聊天,然后上楼去睡觉。翌日清晨早餐后,他们会召唤一个黑人把所有的样品箱搬到铁工厂附近去乘坐租金一天一块钱的马车,然后驾着车到郡上所有的商店去兜售--”

肥胖的小乔治相当羡慕阿摩斯能待在此种充满新奇的环境下工作,他大叫道:“阿摩斯,我以前还不知道你的生活竟是如此多彩多姿广

“南茜小姐说铁路是继马匹后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也是一大行业。”阿摩斯很谦虚地说,“她还说不久的将来就会有更多的铁轨接连在一起,届时一切又会大大改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