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108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鸡仔乔治放慢那匹急驰且流满汗沫的马匹,好让它可以从大路急转进入巷道内,然后他突然拉紧缰绳刹住马匹。就是这个地方没错,可是眼前的景象却是令人难以置信!在杂草丛生的巷道那一头,昔日淡黄色的李家看起来竟是一片墙漆全脱落的斑驳灰色,破布塞满了旧时的窗框,一面补缀得破破烂烂的屋顶似乎要倒塌,即使紧邻的农田也是成了荒芜不毛的瘠地。除了一些凋萎枯干的杂草茎稀疏地靠在颓记慾坠的围墙外,什么也没有。

震惊得不知所措的他放松缰绳,和马穿过蔓草处找寻入口。可是等他走近一看,他看到大房子的门头已歪斜一边,前门石阶也损坏破裂,而奴隶排房的屋顶也全部中空下陷、满目疮痍。当他牵着马走过大房子到后院把马拴起来时,连一只狗啊猫的,甚至一只鸡也没看到。

他一点也没心理准备地看到一个老妪弯身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捡菜,她把菜茎丢在脚边,菜叶放进一个破裂生锈的洗脸盆内。他认出她必定是玛莉茜小姐无疑,可是那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又似乎不像是她。他很大声地“喂!”了一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玛莉茜停下手边的捡菜工作。她抬起头,四处张望,然后看到了他。但他看得出来玛莉茜小姐似乎还没认出他是谁。

“玛莉茜小姐!”他走近些,看到她仍满脸狐疑,于是便犹豫地止住了脚步。她的眼睛眯了半天想让视线清楚一点,突然,她用手把自己从木头上撑起来。“乔治……你是那个乔治男孩吗?”

“是的,玛莉茜小姐!”他现在冲向她,很激动地把她那薄弱无力的身子拥在怀里,几乎要哭出来!“天啊,你这男孩,你究竟到哪儿去了?你以前一直都在这附近跑跳的!”

她的语调和字眼中带着一些茫然,好像不知道这期间已流逝将近五年的时光。“玛莉茜小姐,我一直待在横过大海的英格兰那边!一直在那边斗鸡--玛莉茜小姐,我的妻子、母亲和小孩呢?”

她脸上全然无表情,好像即使天塌下来,她也无动于衷似的。“孩子,这里什么人也没有了!”她的口气好像很惊讶他竟然都不知情,“他们都走了,只剩下我和主人--”

“去了哪里,玛莉茜小姐?”他知道她的脑力已衰退。

她用浮肿的手指指着奴隶排房再过去一点的柳树丛:“你母亲济茜就躺在那里--”乔治觉得喉头好像咬住了,他用手飞快地去捂住。

“莎拉也是,她就在那里……和老夫人……在前院--你刚才经过时没看到吗?”

“玛莉茜小姐,玛蒂达和我的孩子呢?”

他不想催促搅乱她,他知道她得想一下。

“玛蒂达?喔,玛蒂达是个好女孩,是的,她是。还有一大群孩子,你应该知道主人在好久以前就把他们卖掉--”

“哪里,玛莉茜小姐,卖到哪里?”他怒气冲天地大叫说,“玛莉茜小姐,主人在哪里?”

她的头转向大房子:“就在那里面,我想还在睡觉吧!他经常喝得醉醺醺,睡到很晚才起床,然后发牢騒地咆哮他要吃东西……几乎都没粮食了……孩子,你带了东西来煮吗?”

他的“没有”飘向身后满脸困惑的老妇人时,整个人就冲过摇晃不稳的厨房,撞进油漆都已脱落的过道,来到臭气冲天又凌乱不堪的客厅,但足在楼梯底下,他愤怒地朝上面吼叫:“李主人!”

他等了一会。

“李--主--人!”他叫得更大声了。

本想往楼上冲去的他听到了一些动静。不久后,右边门口有个蓬头垢面、形容憔悴的形体向下望。

激怒中的鸡仔乔治因看到记忆中的主人变得如此邋遢、骨瘦如柴和不修边幅而惊讶得哑口无言。很显然,他一直穿着这身衣服睡觉。“李主人?”他终于开口。

“乔治!”这个老人全身抽搐了一下,“乔治!”他步履蹒跚地走下吱嘎作响的阶梯。当他停在楼梯底时,两人彼此注视着对方,李主人深陷的脸庞上,两眼满是粘稠的眼屎。在咯咯失声地大笑时,他张开手臂要去抱住乔治,而乔治却立刻间到一边。他抓住李主人只剩骨头的手,猛力地摇着。

“乔治,太高兴看到你回来了!你一直都在哪里?你很久以前就该回来了!”

“是的,是的。罗素爵士刚刚才放我走。而且从里土满下船后八天才抵达这里。”

“男孩,来,到厨房去!”李主人拉着鸡仔乔治的手腕。当他们到厨房时,他拖出那张破桌子仅剩的两张椅子:“坐啊,男孩!玛--莉--茜--我的酒瓶呢?玛--莉--茜--”

“主人,来了--”那老妇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自从你离开后,这女人就变得很痴笨,分不清昨天和明天。”李主人说道。

“主人,我的家人呢?”

“男孩,我们至少喝一杯后再讲吧!虽然我们相处这么久,但却从未一起喝过酒!真高兴你回来了,终于有个人可以谈天!”

“主人,我不是来谈天的!我的家人在哪里--”

“玛莉茜!”

“来了--”

她那庞大的身体横过门槛,把找到的酒瓶和杯子放在桌子上后又走出去,好像没有察觉鸡仔乔治和李主人正在那里谈话。

“男孩,你母亲的事我很难过。她年纪太大了,没有受多少苦就走了。我把她埋在一个很好的墓地--”李主人替他倒酒。

“哼!故意不提玛蒂达和小孩。”鸡仔乔治咬牙切齿地闪过这个念头,“依旧和以前没有两样,仍是像蛇一般狡猾和危险……”

“记得我走之前,你最后对我说的话吗,主人?你说等我一回来就要放我自由。好,现在我回来了!”

可是李主人没有露出听见的迹象,只把一杯倒满四分之三的酒杯推过去给他。然后,举起他自己的酒杯说:“男孩,你回来了。让我们喝下这一杯庆祝你的归来--”

“我需要这……”于是鸡仔乔治咕噜地一饮而尽。他觉得一股烧烤的液体流下他的身体,使全身都热起来。

他又再度拐弯抹角地试着:“主人,我也很难过听到玛莉茜小姐说你失去了夫人。”

在喝完酒后,李主人咕哝地说:“有天早上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不愿看她离去,虽然自那次斗鸡赛后,她就没有给我一刻宁静过,但我还是不愿看她走。我不愿看任何人走!”他打着嗝说,“我们都得走--”

他的情况没有玛莉茜小姐糟,于是他开门见山地说:“主人,我的玛蒂达和孩子们呢?玛莉茜小姐说你把他们卖了--”

李主人望了他一眼:“是的,男孩。被迫不得不如此做!噩运使得我穷困潦倒。我最后不得不卖掉土地、每一样东西,甚至,他妈的,那些鸡!”

本要发怒的鸡仔乔治又按捺住脾气。

“男孩,我现在穷得和玛莉茜捡到什么吃什么!”他突然咯咯地笑,“他妈的,我又和当年一样一无所有了!”然后他又再度严肃起来:“可是你现在又回来了,我们可以卷土重来,使这地方重新恢复往日的光采,你听到了吗?我知道我们一定办得到!”

按捺住鸡仔乔治没跳起来对李主人大声怒骂以发泄怒气的原因,是他这辈子的经验告诉他攻击白人会有何后果,但他觉得自己愤怒得快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主人,你当初送我走的时候说你会放我自由!可是如今我回来了,你却把我的家人也卖掉了。我想要回那张文件,还有我妻子和小孩的去处,主人!”

“我记得告诉过你!他们就在阿拉曼斯郡上一个离铁路工厂不远的墨瑞烟草农场上--”李主人眯起了眼睛说,“男孩,不要大声嚷我!”

“阿拉曼斯--墨瑞--铁路工厂--”把这几个重要的字眼刻印在脑海里后,鸡仔乔治才很懊悔地说:“主人,很抱歉,我刚才太激动了,我不是有意的--”

主人的表情踌躇了一下,然后似乎原谅他了。“我一定要拿回那张释放我自由的文件。”鸡仔乔治想着。此时主人佝楼向前说:“男孩,我一直很消沉!”他又眯起眼睛大吼,“你听到了吗?没有人知道我为何一直消沉!这不是只指钱--”他指着自己的胸部说:“就在这里!”他似乎想要一个答案--

“是的。”

“男孩,我看到了现实的世界!那些狗娘养的在我以前过街时经常不住地高喊我的名字,现在却听到他们在我背后嘲笑我。狗娘养的王八蛋!”一个细瘦的拳头重重地打在桌子上,“我在心里发誓我汤姆·李一定要给他们好看!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再买一组鸡!不要管我现在八十三岁了……我还能斗,男孩!”

“主人--”

李主人斜着眼看他:“男孩,我忘了你今年多大了?”

“主人,我现在五十四岁。”

“胡说,你没有!”

“主人,我有。不久后,就五十五岁了--”

“老天,你出生的那天早晨我还看着你!一个满身皱纹,稻草色的小黑鬼--”李主人咯咯地笑,“他妈的,你的名字还是我取的!”

在鸡仔乔治挥手婉拒后,李主人倒给自己另一小杯酒,然后四处张望窥视,好像想确定只有他们两人在场:“他们认为我现在已一无所有--”他投给鸡仔乔治一个诡异的眼色,“我还有钱!没有很多,我藏了起来!除了我,没人知道在哪里!”他注视着鸡仔乔治:“孩子,你知道我作古后,这些东西都归谁吗?我还有十英亩田,在银行里!土地就像钱一样!我的所有都是你的!孩子,你现在是我唯一最亲近的人。”

他似乎正在利诱。他很鬼祟地靠得更近:“你不得不面对我们有着血缘关系的这个事实,孩子!”

“他竟还有脸这样说!”鸡仔乔治的内心紧缩着,一声不吭。

“再待下来,尽管一阵子也好,乔治--”他祈求着,“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就在我走之前,他把那张写好也签了名的自由身契给我看,还说要把它藏在铁盒子里。”鸡仔乔治觉得必须把李主人灌得更醉。他仔细地看着他的脸,苍白是他唯一留下的颜色。

“主人,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养育之恩--极少有白人像你这样--”

他那双濡涅的眼睛一亮:“你那时还只是个小黑鬼,我还记得。”

“是啊!你和明珂伯伯--”

“老明珂!对啊!他是最优秀的斗鸡训练师--”他那双踌躇的眼光落在鸡仔乔治身上,“直到你学得很好……开始带你去斗鸡才留下明珂--”

“……希望你和主人相信我可以喂好那些鸡。”回忆起明珂伯伯这句辛酸的话使他比以往更心痛。

“主人,你记得我们要去新奥尔良参加一场大赛吗?”

“当然!但一直没有成行--”他的眉毛皱起来。

“明珂伯伯的死是最主要的原因。”

“是啊!老明珂现在就在那些柳树下。”

“还有我母亲和莎拉大姐,以及将来也要走的玛莉茜小姐,只是看你和她谁先走而已。”他纳闷着若是失去了一个,他们中另一人如何活下去。

“男孩,你记得我给你旅行通行证,让你去追那些你想要的妞吗?”

鸡仔乔治强使自己假装捧腹大笑,重重地打着桌面,于是主人又继续:“我做得对极了吧,因为你是我所见过最騒的人。我们两人每次出游时都玩了许多妞!我很清楚你而你也很了解我。”

“是的!对极了,主人!”

“当你开始玩次级斗鸡赛时,我给你钱去下赌注,而你赢得满堂彩!”

“确实,主人,这是实话!是实话!”

“孩子,我们过去是最佳的工作伙伴,过去绝对是!”

鸡仔乔治开始兴奋地追忆着往事;而他也觉得那些威士忌开始使他头昏目眩。他提醒自己不要忘了任务。于是他伸过手去,拿起了酒瓶,替自己倒了一小口,但用手去掩饰杯内的多寡,然后拿酒瓶替主人斟了满满的一杯。他把酒杯隐放在手掌里,举步故意踉跄,声音装着很模糊:“敬世界上最好的主人!就像那些英国人所说的!”

鸡仔乔治啜着自己的酒时,他看着主人咕噜地一饮而尽:“孩子,我真高兴你那样觉得--”

“再干一杯!”两只杯子相碰,“我所拥有最棒的黑鬼广他们喝光了杯中物。

用满是青筋的手背拭一下嘴巴后,因威士忌的猛烈而咳嗽不已的主人讲话也开始含含糊糊:“不要对我提到那个英国人,男孩--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罗素爵士,主人。他钱多得数不完。有四百多种最优良的鸡种可任意选来斗--”然后在有意地停顿一下后,他又说,‘可是,主人,那些斗鸡都不能跟你的比。”

“孩子,你是说真的?”

“没有那么精明是其中之一,而且他不像你这样,他只是有钱外加好运而已。他不像你这样高尚,主人。”鸡仔乔治想到听过文瑞克·罗素爵士对他的朋友说:“乔治的主人是个人人称赞的斗鸡主人。”

李主人的头懒洋洋地倚靠着,他的眼睛正试着定视鸡仔乔治。

“那铁盒子究竟放在哪里呢?”鸡仔乔治想到他这辈子的生杀大权全得看那张有着签名的文件。

“主人,我能再喝一点你的酒吗?”

“你真傻得可以,男孩……尽情地喝--”

“我告诉许多英国人说这世界最好的主人只有我才有,没有人听过我在那里生活的情形……嗨,你的杯子快见底了,主人。”

“一点点就好了……男孩,你从没惹过什么大麻烦--”

“不可以……主人,我们要喝个够--”他们又喝了,一些威土忌酒从主人的嘴角流至下巴。借威士忌之助,鸡仔乔治突然坐得更直,看着主人的头左摇右晃。

“主人,你也一直对其他的黑奴很好。”

他的头继续摇摆着,然后垂到桌面上:“我尽最大的能力,男孩,尽最大的能力--”他的声音被压住了。

“他已醉得不省人事了。”他想。“是的,你和夫人以前--”

“她是好女人……”

主人的胸部现在也碰到桌面了。在静悄悄地把椅子拿开后,鸡仔乔治等了一下就走到门口,然后停下来叫了:“主人!……主人!”

乔治突然转身像只猫一样,不到几秒钟的时间就翻遍前房家具内的所有抽屉。他停了一下,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然后又迅速地冲到楼上;他一面跑一面咒骂着那破旧的老楼梯一直叽嘎乱响。

一走进这白人的卧室,他怔住了,不由得向后退缩几步。在迅速瞥了一眼凌乱的房间后,他镇定下来踏了进去,但立刻被迎面扑来一股威士忌、尿酸、汗臭和散置在空酒瓶间一堆没洗过的衣服的混杂味呛倒。之后,他像是着了魔般地到处乱搜,所有的东西都被翻过再丢到一边,但还是一无所获。“也许在床底下吧!”于是他像发狂似地跪下去窥视,他看到了那个铁盒子!

他抓起铁盒子,一溜烟地三步并两步冲到楼下,跑到门道,看到主人仍烂醉如泥地瘫在桌上。于是他一个转身,快速地冲出前门。跑到大房子旁时,他停了下来,用劲地想掰开那个上了锁的铁盒子。“上了马走吧!--待会儿再打开。”他心想着,但他又觉得必须先确定里面是否放了那张自由文件。

后院那块劈柴板立刻映人他的视线,旁边地上放着一把旧斧头!他冲过去,掀起斧头就用力劈。里面的纸钞,硬币和折着的文件立刻溅散满地,他抬起文件一看,立刻辨认出就是这张没错。

“你在干什么啊,孩子?”

他全身的血液几乎要冲出来。还好,那是玛莉茜小姐,她一直坐在木头上,一语不发地看着他。

“主人怎么说?”她很单调平板地问。

“我得走了,玛莉茜小姐!”

“好,我想你还是快点走的好,那--”

“我会代你向玛蒂达和孩子们问好的--”

“很好,孩子……那你要一路保重--”

“好的--”他跑过去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应该快点再去看墓地一眼。”他想道。但他又觉得最好永远回忆着母亲和莎拉大姐生前的样子。于是当鸡仔乔治对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破碎家园投了最后一瞥时,竟不自觉地放声大哭起来。他紧捏着那张自由文件,跑过去跃上那匹载有他两袋私人物品的马背,穿过巷道的高耸杂草,头也不回地急驰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