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111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当晚深夜,在木屋的烛光下,汤姆第二次起身坐在床沿,身旁的爱琳则抽搐地紧抓住他的手。当她的阵痛呻吟突然转为戳穿人心的尖叫时,他立刻冲出去找他的母亲。可是即使在这深夜,直觉敏锐的玛蒂达仍未入眠,而且也听到尖叫。他看到母亲已冲到屋外,边跑边回头呼叫睡眼惺松的小济茜和玛丽。“烧几壶水,然后赶快拿给我!”没过多久,家中的其他成人已纷纷地跑出屋外。当爱琳的痛苦声持续地传来时,汤姆的五个兄弟陪着紧张的他在外头来回地踱步。当黎明第一道曙光乍现时,他们听到一声婴儿的哭叫声,汤姆的兄弟们立刻围到他身边,拍着他的背,搓着他的手--连阿瑟福德也这样--一会儿过后,笑咪咪的玛蒂达步出屋门大叫道:“汤姆,你又有了另一个女娃娃!”

不久后,在明亮的晨光下,先是汤姆,然后家中的其他成员接续列队走进屋内探望虚弱但仍微笑着的爱琳以及满脸皱纹的婴儿。玛蒂达也已把消息带到大房子内,在仓促地做完早餐并侍候墨瑞主人和夫人吃过后,他们也满心喜悦地前来奴隶排房看这个新添人他们所有物的婴儿。汤姆已同意爱琳的期望把他们第二个女儿依爱琳母亲之名取为“艾伦”。他是如此兴高采烈于自己又再度成为父亲,而一时忘了先前他一直想要个男孩的渴望。

玛蒂达一直等到隔天下午才到铁匠铺里来。“汤姆,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她问道。汤姆笑着对她说:“妈妈,你等一下。我已经告诉过别人--而且正准备要告诉你--这个星期天晚上,大家全挤到我的屋子来,我准备像玛丽亚出生时那样,对这个家中的新成员讲述我们的家族故事。”等家人都照原定计划到齐了,然后汤姆承继去世的济茜奶奶和鸡仔乔治所传下的家族传统。之后,他开玩笑说假如当中有人疏忽对家中新成员讲述家谱的话,当心济茜奶奶的灵魂会来找他们。

可是即使汤姆和爱琳第二个婴儿降临所带来的兴奋和喜悦也随着战局情势的急速转变很快地就冲淡。当汤姆忙着上马蹄铁和补制工具时,他的耳朵仍不放过聚集在铺前的白人顾客所交谈的一言一语,而他相当失望地得知南方邦联捷报频传。特别有一场白人们叫做“布尔溪”的战役使得白人顾客们兴奋得欢呼,互拍彼此的背,并把帽子丢往空中,同时也高呼:“那些残存的‘北佬’吓得屁滚尿流!”或是:“‘北佬’一听到我们的勇士来了,转身就逃广密苏里的一场“威尔逊河”战役又使南方人沉浸在北化大惨败的得意洋洋气氛中。之后不久,在弗吉尼亚的“布拉夫”战役中,数百名北佬丧生,包括一个全身中弹的将军,他一直是林肯总统的亲信。“那些白人全都又叫又跳地笑说那个林肯总统开始像个婴儿一样号啕大哭。”汤姆告诉他那些郁郁寡欢的家人。一八六一年年底前--当阿拉曼斯郡已派遣十二团军队去参加各场战斗后--汤姆已相当不愿再把自己的听闻告诉家人,因为这只会加深他们和他自己的忧郁和意志消沉。“上帝的旨意不要我们获得自由,要我们保持原状。”有个星期天下午,大家围坐成半圆形时,玛蒂达瞥了一眼个个垂头丧气的脸说道。有好一会儿,没人吭一声或发表意见,然后正在喂体弱多病的儿子尤瑞亚吃奶的莉莉·苏说:“那些自由的谈判和言论!我已完全放弃希望了。”

一八六二年春天的某个下午,当一个穿着南方邦联灰色军官制服的骑马人慢慢骑人墨瑞农庄车道时,即使是在遥远处,汤姆仍隐约地觉得他很面熟。当那个人再骑近些时,汤姆很惊讶地注意到他就是前任郡警长凯茨,也是那家饲料店的老板,就是他劝诱墨瑞主人强迫鸡仔乔治离开此州的。汤姆不安地看着凯茨下马后就走近大房子内;不久,玛蒂达眉梢紧皱飞奔地冲到铁匠铺来。“汤姆,主人要找你。他正和那个饲料店的坏蛋主人凯茨在谈话。你想他们要做什么?”

汤姆的内心正盘旋着所有的可能性,包括最近听他的顾客说许多农场主人带着奴隶一同前往作战,有的志愿把他们有一技在身的木匠。皮革工和铁匠奴隶送去从军。可是他尽可能冷静地说:“妈,我不清楚。我想,我最好过去看看。”镇定自己后,汤姆心情沉重地走向大房子。

墨瑞主人说:“汤姆,你认识凯茨少校的。”

“是的。”汤姆没有看凯茨,但他觉得他的目光正盯在他身上。

“凯茨少校告诉我说他正统率一队新的骑兵团到铁路工厂受训,他们需要你过去替他们钉马蹄铁。”

汤姆咽了一口水。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低沉地说出:“主人,您的意思是说我要上战场?”

凯茨很轻蔑地回答:“没有一个黑鬼敢跟我去打仗,他们一听到枪声就吓得魂不附体,四处逃窜!我们只需要你在受训的地方钉马蹄铁。”

汤姆终于松了一口气说:“是的。”

“少校和我已谈论过,”墨瑞主人说,“在这战事期间,你在那里为他的骑兵团工作一个星期,再回来这里为我工作一个星期,不过这场战争不会拖得很久的。”墨瑞主人看着凯茨少校说:“你要他何时开始?”

“墨瑞主人,假如一切都妥当的话,明天早上就开始。”

“当然,这是我们该为南方效力的职责!”墨瑞主人精神勃勃地说,似乎很高兴自己有机会为这场战争出力。

“我希望你这个黑鬼能搞清楚那种地方,”凯茨说,“军事可不是软绵绵的农事。”

“我敢保证汤姆会有分寸的,”墨瑞主人很自信地望着汤姆,“今晚,我就写一张旅行通行证,让他明早就驾着骡子去向您报到。”

“很好!”凯茨说完后就瞪着汤姆说,“我们已有马蹄铁,你只要带你的工具前来即可。我现在告诉你我们要你做得又快又好,我们没有时间给你浪费!”

“是的。”

骡背上装载着自己迅速收拾的马蹄铁钉制工具后,汤姆来到了铁路工厂内的铁路修护站。他看到原本稀疏堆着木头的地方,现在星罗棋布地竖起排排整齐的小帐篷。再走近些时,他听到号角声和子弹发射的声音。而当他看到一个骑在马上的守卫朝他急驰而来时,他全身都绷紧了。“黑鬼,难道你看不出这是个军营吗?你认为你在哪里?”那个士兵追问着。

“凯茨少校要我来这里钉马蹄铁。”汤姆很紧张地说。

“骑兵团就在那边--”那守卫指着,“快走!不然就会挨子弹!”

汤姆迅速地赶着骡子离开。他很快地来到一处高耸的土丘,看到四列骑兵正在演习和操练。在那些喊口令的军官后面,他辨出了骑在马上神气十足的凯茨少校。对方看到骑在骡上的汤姆便做了一个手势;即刻,另一个骑在马上的士兵朝他骑来。汤姆放松缰绳,静静地等候着。

“你就是那个黑鬼铁匠?”

那个士兵指着一小群营帐说:“你就住在那堆垃圾营帐里,并在那里工作。你一打点好,他们立刻送马过来。”

汤姆在骑兵团里工作的第一个星期内,急需换新马蹄铁的马每天都大排长龙。他常是从日出的第一道曙光起工作至夜暮低垂。而且也钉得心底深处都刻着每个马蹄的外形轮廓。他听到那些年轻骑兵所说的一切似乎使他更确定北佬正节节败退。一星期后,汤姆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和寂寞郁闷的心情回家去为平日的顾客服务一个星期。

他发现奴隶排房内的女人们显得心慌意乱。昨晚一整晚和今早,莉莉·苏那体弱多病的儿子尤瑞亚失踪了。就在汤姆回来不久前,在前廊上哭泣的玛蒂达突然听到奇怪的声音,在四处找寻后,她发现这个泪眼婆娑、饿得发抖的男孩正躲在大房子底下。“我只是想听听主人和夫人说要解放我们自由的事,可是我在那底下什么也听不见。”尤瑞亚边哭边说,玛蒂达和爱琳连忙安慰又难堪又心痛的莉莉·苏,她这奇怪的孩子总是惹得全家掠扰不安。汤姆也帮忙使她冷静下来,然后他对家人描述他这星期来的经历。“我所看到或听到的任何事似乎没有好转。”他这样结论,而爱琳在旁试着使大家尽量觉得好过些,可是却徒劳无功。“永远无法自由了,所以也不要再去怀念。”她说道。可是玛蒂达说:“说实话,我很怕以后的日子会更难熬。”

当汤姆第二个星期回到南方邦联骑兵队时,同样的预感又持续着。就在第三晚,当他躺着尚未人睡,心里在盘思事情时,他听到紧邻的垃圾营帐里似乎有声响。他很紧张地摸索着,抓起他那把铁锤,蹑手蹑脚地走到昏暗的月光下巡察。就在他正以为自己所听到的是来偷食的小动物时,他瞥见有个朦胧的人影在垃圾营帐后头开始吃起手上抓的东西。当他再蹑脚走近时,他完全吓住了--一个瘦脸苍白的年轻白人。在阴惨的月光下,他们彼此凝视了片刻,那个年轻白人立刻拔腿跑掉。可是在不到十码的地方,奔逃的影子绊到某物,发出巨大的撞地声,他爬起再跑,消失在夜色里。此时武装的守卫立刻带手枪和灯笼冲过来,看到汤姆坐在那里,手中握着铁锤。

“黑鬼,你在偷什么?”

汤姆立刻感觉到自己栽进了麻烦里。若是直接否认他这项不实的控告,无疑是公开地说白人撒谎--这甚至比偷窃还危险。在情急之下,他支支吾吾地含糊说了一些,希望他们能够相信他。“我听到怪异的声音就到外边来巡看,看到一个白人在垃圾堆里,他见了我拔腿就跑。”

在交换了怀疑的眼神后,这两名守卫突然很轻蔑地大笑。“黑鬼,你以为我们会笨到相信你的话吗?”其中一人盘诘他,“凯茨少校要我们对你严加注意!今天早上他一起床,你就得立刻会见他。”目光仍紧盯着汤姆的这两名士兵交头接耳地在商议。

另一名守卫说:“黑鬼,把你的铁锤放下!”汤姆的手本能地紧握住铁锤。那名守卫往前走一步,举起他的枪顶在汤姆的腹部:“放下!”

汤姆松开了,听到铁锤砰地落地。两名守卫示意他走在前头,走了相当一段距离后,才命令他停在一个大营帐前的一块小空地,那里站着另一个武装守卫。“我们在巡哨时逮到这个黑鬼在偷东西。”其中一个说,然后朝着那个大营帐点头说,“少校吩咐我们要盯紧他,一有情况就向他本人报告。在少校起床之前我们会再来。”

前两名守卫把汤姆留给露出不悦脸色的后一个,他咆哮道:“黑鬼,平躺在地上,你若乱动,就会死得很难看!”汤姆遵照命令地躺下。地上相当冰冷,他思索着可能会有的遭遇以及逃生的机会和逃跑后的命运。他看着黎明来临,那两名守卫回来了,大营帐内的声音也说明了凯茨少校已起床了。其中一个守卫大叫:“少校,请允许我们见您。”

“有什么事?”汤姆听到里面咆哮的声音。

“长官,我们昨晚逮到那个黑鬼铁匠在偷东西!”

他停了一下才说:“他人现在在哪里?”

“人犯现在就在外头,长官!”

“我这就出来!”

大约一分钟后,营帐的棚门抓开了,凯茨少校走出来用一脸大猫盯小鸟的神情瞪视着汤姆:“好哇,你这万恶不赦的黑鬼,竟敢偷窃!你知道在军队偷窃会有什么下场吗?”汤姆很激动地说出全部的实情,最后他说:“主人,他相当的饥饿,在垃圾堆里翻捡剩菜吃。”

“你竟敢说白人在吃垃圾,你这黑鬼!你忘了我们以前碰过面,你的底细我摸得一清二楚!想仗着你那流氓的自由黑人父亲,门都没有!这次我一定要把你送军法审判!”

汤姆带着惊恐疑虑的眼神看到凯茨走去把悬放在附近鞍头上的马鞭抽来。他四处张望想要逃跑,可是那二名守卫立刻用枪指向他。当凯茨走向前时,他面目狰狞,高举他的马鞭恶狠狠地抽打汤姆的背,一鞭,再一鞭……

当汤姆满怀羞辱和愤怒,踉跄地跑回钉马蹄铁的地方时,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抓起工具箱,跳上骡背,头也不回地奔往农场的大房子。在墨瑞主人听完了一切的经过后,他气得涨红了脸,汤姆最后说:“主人,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要再回去。”

“汤姆,你的伤势还好吗?”

“主人,我没受什么外伤,真正受伤的是我的心。”

“好,我向你保证。假如少校再来找麻烦,有必要的话我准备向他的顶头将军报告。我真的很过意不去竟然发生这种事情,你还是回铺里做你的活儿吧。”墨瑞主人犹豫了一下又说,“汤姆,我知道你不是家中长子,可是夫人和我一直把你视为一家之主。我希望你告诉大家只要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