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112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南北双方似乎像一对一决生死的斗鸡缠结在一起。但似乎没有一方能够击倒对手,登上冠军的宝座。汤姆开始注意到顾客间谈话语气的消沉和丧志,于是他渴求自由的希望又再度浮现上来。

有天,当全家人陷入沉思时,老乔治很神秘地说:“墨瑞主人说我可以出去办点事,不过,我会尽快地回来。”翌日清早他就走了,留给大家一团疑云。

“你想他会去办什么事?”

“从他平日的谈话来看,他的家乡好像没什么可留恋的。”

“也许跟他的家人有关吧?”

“可是他从没提过他的家人。”

“他一定要有个去处啊!”

“也许他准备参战吧!”

“我看不出老乔治有想射杀人的倾向。”

“大概是肚子填饱了,溜啦!”

“哼,闭嘴,阿瑟福德!你总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大约一个月后的某个星期天,外头响起了一阵呼叫--老乔治回来了,他害羞地笑着。身旁多了一个羞答答的娇弱女子,和他一样面黄肌瘦,而她那八个月的身孕让她看来像是整整吞下了一个大南瓜。

“这是我的妻子,玛莎。”老乔治告诉大家,“就在我离开之前结婚,我告诉她说我落脚定居后一定会回去接她。我当初没提到她的原因是那样我会很难找到工作。”他对着她的玛莎微笑说:“何不跟大家打个招呼呢?”玛莎很顺从地跟每个人问好,然后像是要说出一段长篇演讲地挤出:“乔治告诉我许多你们的事。”

“我希望他说的是好话!”玛蒂达愉快地说,然后老乔治看到她再望了玛莎那鼓起的腹部一眼。

“我离家时并不知道她怀了孕,只是一直有个预感我最好回去一趟。一回到家才发现她已大腹便便。”

纤弱的身子像风吹即倒的玛莎和老乔治·强森似乎是最佳的搭配;全家人都衷心地祝福他们。

“你意思是说你还没告诉墨瑞主人?”爱琳问道。

“是的。就像我告诉你们的一样,我只说我出去办点事。假如他要撵我们走的话,我们也只好离开,如此而已。”

“我知道主人不会那样做。”爱琳说道。玛蒂达也附和说:“他不会的,他不是那种人。”

“好,请你一有机会就告诉墨瑞主人我想见他。”老乔治·强森对玛蒂达说。

玛蒂达连机会也没试就先禀告墨瑞夫人,她多少把状况渲染得更具戏剧性:“夫人,我知道他只是一个你们善心收容的工头,但他和他那瘦弱的可怜妻子担心得要死,深怕主人会因他以前没提及有妻子这回事而把他们赶走,况且时局又这么糟,而他妻子也快临盆了。”

“嗯,我当然不能代我丈夫做决定,但我很肯定他不会撵他们小两口走的--”

“是的,我知道你们一定不会的。特别是那女孩大概不过十三四岁,而且肚里的孩子似乎随时都会降临;她又刚刚到此,除了我们--和你们--之外举目无亲的--”

墨瑞夫人说:“就如我所说的,这不关我的事,这全由墨瑞先生来决定。但我确定他们一定可以继续待下去。”

回到奴隶排房后,玛蒂达告诉满心感激的老乔治·强森不要担心,因为墨瑞夫人已很肯定地表示那将不会有问题。之后,她又赶到爱琳的木屋,在迅速地商讨完后,两个人便一起走到老乔治·强森在谷仓后的小棚子住处去。

爱琳敲了门,当老乔治·强森来开门时,她说:“我们相当担心你妻子。你告诉她你们的炊煮和洗衣工作全留给我们做,因为她必须养精蓄锐好好地休息才会有力气生小孩。”

“她现在已睡了,我相当感激你们的帮助,”他说,“因为自我们抵达后,她就一直吐个不停。”

“难怪,她看起来连只小鸟的体力都没有。”爱琳说道。然后玛蒂达也责怪说:“你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让她千里迢迢地跋涉到这里来。”

“我已费尽chún舌地劝她不要来,可是她怎么也不肯。”

“要是半途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你又不懂如何接生!”玛蒂达大叫。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就快为人父了!”他说。

“你当然是!”爱琳几乎是在嘲笑老乔治那忧虑的表情。过后,她和玛蒂达转身走回自己的屋子去。

她和玛蒂这都暗自为之担心。“那个女孩我一看就觉得很不对劲,”玛蒂达胸有成竹地说,“几乎看不到有几根骨头,现在叫她增强体格又太迟了。”

“看来,她会有相当的苦头吃!”爱琳似有预感,“天啊!我这辈子也没想过我竟会对白人产生好感!”

不到两个星期后的某天中午,玛莎的阵痛开始了。整个奴隶排房的家人都可听到她从棚子住处里传来的痛苦呻吟,而玛蒂达和爱琳则彻夜陪她,助她催生,一直忙到翌日中午前几刻。当爱琳终于出现在门口时,不等她开口,一脸憔悴的老乔治·强森从她的神情就猜出十之八九了。“玛莎小姐总算度过了危难,她生了个女孩--可是已经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