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113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一八六三年新年的当天下午,玛蒂达几乎是冲进奴隶排房来。“你们看到那个刚刚骑马进来的人吗?你们一定不会相信!他边咒骂边告诉主人说铁路局的电报传来消息说林肯总统已签署要释放我们自由的‘解放宣言’!”

这份突来的消息使得墨瑞家中的黑人也和成千上万像他们一样的黑人私下躲在家中狂喜、雀跃……可是随着一星期一星期地过去,大家等待自由的喜悦也为之衰微、冷淡,至最后陷入一股全然的绝望。随着南方邦联越来越血腥暴虐、残酷嗜杀,林肯总统的法令非但无法执行,反而引起更剧烈的非难。

尽管汤姆不时地报道北佬赢得重大战役的消息,甚至包括占据亚特兰大,但墨瑞农场奴隶排房内的家人早已彻底绝望得不愿再重燃自由的希望。直至一八**年底,全家人几乎已有两年未见到汤姆如此激动!他说他的白人顾客描述说数千名凶恶残酷、到处掳掠的北佬在疯狂的谢尔曼将军统率下正横渡沙漠准备到佐治亚州去。不管大家先前的希望如何一再地被击溃,在汤姆每晚传来的捷报下,他们几乎无法压抑再度点燃希望之光的心情。

“听来此仗似乎是鸡犬不留!那些顾客咒骂他们到处放火,烧毁田契、大房子,还有谷仓!他们杀骡子、烹牛羊,能吃的都吃光!烧不掉吃不了的东西就捣毁。此外,拖得走的物品统统偷得一干二净!他们还说森林内和马路上的黑人多如牛毛,他们逃离自己的主人和农场去追随北佬,直至谢尔曼将军亲自请求他们回到自己的地方!”

就在北佬胜利地行军至海边后不久,汤姆上气不接下气地向大家报告说:“查尔斯敦郡已经失守了!”接着:“格兰将军攻下了里士满!”最后在一八六五年的四月,传来“李将军已包围了整个南方邦联军队!南方宣告投降了!”

奴隶排房内充满着无与伦比的狂喜,大家冲过大房子的前院跑到人口巷道的大马路上加人上百名已聚集在那里的黑奴兴奋地拳打脚踢,雀跃得又叫又跳、咆哮、吼喊、唱歌、祈祷。“自由,天啊!自由!……感谢全能的主啊!终于自由了!”

可是几天后的高涨情绪随着林肯总统被暗杀的惊人消息,立刻又陷入一片愁云惨雾之中。“恶--魔!”当全家人围在玛蒂达身边哭泣时,她尖叫着。像数以百万名和他们有同等命运的人家一样,他们一直把林肯总统奉为是他们的摩西。

然后在五月间,墨瑞主人也随着整个溃败的南方农场主人一样把自己的黑奴召唤到大房子前的院子来。当大家都集合排好队后,他们发现要直视震惊过度的主人、直抽泣的夫人,以及同样是白人的老乔治·强森他们皱着的脸孔实在心有惊悸。墨瑞以极悲痛的声音念出手上那份报纸报道南方战败的消息。面对着这群站在他面前的黑奴家庭,墨瑞主人数度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最后说:“我想这消息意指你们现在已和我们一样自由。你们可以随心所慾地离去,或是,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留下来。无论是否留下,我都会付点薄酬。”

这些墨瑞的黑奴家人又再度狂跳、唱歌、祈祷和呼喊:“我们自由了!”“终于自由了!”“上帝,谢谢您!”疯狂的欢庆声似乎传到现年八岁而且几个星期来因热病一直卧病在榻的尤瑞亚屋门内。“自由!自由!”一听到这个字眼的他立刻冲出屋外,睡袍直在他身后飞扬拍打着;他先跑到猪圈去狂叫:“老猪们,不要再咕噜咕噜了,你们自由了!”他又绕到谷仓去:“老牛们,不用挤奶了,你们自由了!”那男孩再跑到鸡舍去:“老鸡们,不用再下蛋了,你自由了,--‘我’也是!”

可是当天晚上,在大家筋疲力竭地结束庆祝后,汤姆把他那一大家子的人全召集到谷仓去,讨论以后如何面对这个他们朝思暮想、望眼慾穿的“自由”。“自由并不能使我们填饱肚子,只是可以让我们决定自己想吃什么。”汤姆说,“我们没有什么钱,除了我打铁,母亲烧饭外,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田里的农事。”他分析了他们进退维谷的困境。

玛蒂达向大家说墨瑞主人要她劝服大家接受他把农场分区的提议,只要对农作物的利益分成有兴趣的人,他愿意与之对分。当时引起了一场相当激烈的争辩,一些家人希望尽早离开好,但玛蒂达抗议说:“我要全家人聚在一起。有关搬离的问题,假如真的如此做了,万一你们的老鸡仔乔治回来,他怎么得知我们的去向?”

顿时,周遭显得一片沉寂,汤姆这才表达他的意见:“告诉各位为何我们现在不能搬走,因为我们还没全然准备好。只要一切都就绪后,我倒是第一个最想走的人。”大部分的人最后都同意汤姆说得“很有道理”,于是这个家庭会议才解散。

手里牵着爱琳,汤姆带她在月光下散步到田埂去。轻轻地跳过一处围墙后,他迈开大步走了好一段路再来个向右大转弯,走成一块四方形说:“爱琳,这块将是我们的!”她轻柔地附和他的说话:“我们的!”

一个星期内,全家人各自在自己分配到的区域上耕作。有天早上,当汤姆离开他的铁匠铺到田里来帮助他的兄弟时,他认出马路上一个形单影只的骑士是以前骑兵团的凯茨少校。他的制服已撕成稀烂,马匹也痛了。凯茨也认出汤姆,于是就骑近墙边,刹住缰绳说:“喂,黑鬼,弄瓢水给我喝!”汤姆看了附近的一只水桶,然后注视着他许久才移身到水桶边。他舀了一瓢,走去递给凯茨。“凯茨先生,现在时局变了,”汤姆平静地说,“我拿这瓢水给你喝的唯一理由,是我愿意给任何口渴的人水喝,并不是因为你的大吼大叫。我要你明白这点!”

凯茨把水瓢递回给他说:“黑鬼,再给我盛一瓢。”

汤姆拿了水瓢,丢回水桶里去,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可是当另一个骑士沿着马路急驰而来,头上戴着一顶压得乱七八糟的黑礼帽,身披一眼便认出来的绿色围巾时,所有在田里工作的人立刻乱成一团地赤脚冲回奴隶排房去。“妈咪,他回来了!他回来了!”当马匹终于停在院子时,鸡仔乔治的儿子们蜂拥而上,一把把他扛在肩膀上,浩浩荡荡地抬到正在啜泣的玛蒂达面前。

“女人,你哭什么?”他假装很不耐烦地问,同时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好像永远都不想松手似的。可是他最后还是放了手,并对着全家人呐喊,要他们集合并安静。“待会儿我会向大家讲这些年来,我所到过的地方和做过的事。”鸡仔乔治大声叫道,“可是,我现在要让你们知道我们将要一同前往开垦的地方!”在一根针掉下去都可听到的肃静里,鸡仔乔治用他那与生俱来的戏剧感告诉大家说他已在田纳西州为他们找了块殖民地,那里的白人正焦急地等着他们去帮忙,好建立个乡镇。

“我再告诉你们一些事!我们要前去的是块芬芳富饶的沃土,你只要种根猪尾巴就可长出一群猪来,而且你们晚上也一定无法人眠,因为田里的西瓜长得又快又甜,一下子就像鞭炮一样爆开来!柿树下的鼬鼠只只肥得跑不动,而且滴下来的柿汁糖浓得把它们都粘住了……”

所有的家人没让他讲完就已兴奋地狂叫。当一些人冲到邻庄去吹嘘时,汤姆则策划着如何把农车改装成有敞篷的临时马车,如何让一辆车装载大约十人以及所有的家当到那个新地方去。可是在日落之前,十多个刚获自由的一家之主前来--不是来询问,而是来要求说他们的家人也要一道前往--当中有赫德、菲茨派西、彼尔姆、泰勒、赖特。莱克斯、麦克葛雷格等家的黑人以及来自阿拉曼斯郡当地农场的其他人。

在往后两个月疯狂的大行动中,男人们着手改装农车。女人们则忙着制做此趟旅途所需的罐装和腌熏食品,并筛选要携带前往的必需品。鸡仔乔治则四处巡视,监督每一项工作,他热爱自己所扮演的英雄角色。汤姆在得到更多新加人家庭的志愿支援协助后,终于确定每个家庭都会有自己的一辆马车。当二十八辆马车最后都装载妥当,准备在隔天日出上路时,大家突然陷入一股悲伤之中。这些刚获得解放的自由人民纷纷到处摸着昔日的回忆,那些洗手台和篱墙柱等,他们知道这是一生中最后一次再看到它们了。

好几天来,墨瑞黑人家族只瞥见墨瑞夫妇几眼。玛蒂达哭着说:“老天啊,我真担心他们以后不知如何过!”

当汤姆准备在马车内休息一晚时,他听到有人轻敲尾门的声音。即使他尚未开门,他多少已清出是谁了。老乔治·强森站在那里,脸上交织着内心的情绪,手里拧着他的帽子:“汤姆--假如你有空的话,我想和你谈谈--”

从马车里爬下来的汤姆尾随着老乔治·强森在月光下走了一段路。当老乔治终于止住脚步时,他被困窘和激动的情绪压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我和玛莎一直在谈,你们似乎是我们唯一的亲人。汤姆,我们很想知道你们是否愿意让我们随同前去?”

汤姆轻轻地敲着每辆马车,把所有的人都叫出来,他告诉大家是怎么一回事。在大家不发一语的死寂中,汤姆提出:“他是我们所见过最好的工头,也是因为他一点架子也没有,而且他一直和我们一样肩并肩地苦干。”

此时,有些人激烈地反对,有人则同意。过一会儿,有人静静地说:“他的肤色是永远改不了的事实--”最后,在以投票方式表决后,大多数的人赞同让强森夫妇随往。

为了替老乔治和玛莎改装辆马车,大家的行程不得不延迟一天。然后,隔天日出时,一行二十九辆的车队叽嘎伊呀,浩浩荡荡地离开墨瑞农场走向黎明。带头的是戴礼帽、披围巾六十七岁的鸡仔乔治,他的马匹背上也戴着一只独眼的老鸡仔“老鲍伯”。后面是汤姆驾着第一辆马车,爱琳则紧偎在他身边,车内则载着兴奋得张大双眼的孩子们,最小的一个是才两岁大的辛茜亚。而后面的二十七辆马车中,前座都坐着全黑或黑白混血的先生和他们的妻子,殿后的那辆马车则坐着老乔治和玛莎。他们很快地眯起眼睛来,望过前面马车扬起的一片灰尘,期待鸡仔乔治带领他们到他所应允的“乐土”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