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11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落花生和粗麦收割结束后,接着是女人田里的稻米。没有男人会帮妻子忙,即使西塔法和康达也不帮母亲的忙,因为稻米是女人的工作。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初现,嫔塔、珍姬·桃瑞和其他妇女就已在成熟的稻田上弯身收割金黄色的长穗秆,然后在路旁晒几天,再用独木舟运回村里--妇女和她们的女儿会把整齐成束的稻穗堆积在自己的谷仓内。但纵使稻谷收成后,妇女们也不得休息,因为那时她们必须紧接着帮助男人采棉花--此工作留到最后,那棉花才能在火烫的太阳下晒得更干,将来才能纺出了好的线。

每个人都在企盼嘉福村一年一度的丰年祭,妇女们赶工为家人缝制衣服。当母亲在织布时,虽然康达相当不乐意被派去照顾饶舌、邋遢的小拉明,可是母亲带着他到村中织工妲波·迪芭那儿时,他又开始高兴。他惊奇地看她踩着那台重心不稳,摇晃不定的织布机,把根根的纱线织成白白的棉布。回到家后,嫔塔要康达让水滴流到木灰中再混人靛青叶汁来做成染剂,把这些布染成深蓝色。嘉福村的所有妇女都在做相同的工作,然后再把布块摊开在矮树丛上晒干,把村落点缀得五颜六色。

当妇女们纺纱缝衣时,男人们一样要辛勤地工作,赶在丰年祭前完成该做的事--也要在热季来临之前,否则一些粗重活常热得无法做。村里一些被山羊和闭牛抓扒得松垂的竹篱笆要修补,被大雨破坏的泥屋也需整修,茅草顶亦要认旧换新,另外,有几对快结婚的人需要新家。康达抓到机会加人其他小孩,把用水浸泡过的土壤踩踏成又厚又滑的粘泥,以供大人建造新墙。

自从井里打上来的水有污泥后,有人就爬下去检查,发现养在井中用来吃虫子的小鱼已死在污水里,所以他们决定另挖一口井。当男人们挖到及肩的深度时,康达看到他们递上了几块蛋形的青色粘土,然后有人立刻送到村中大腹便便的妇女那儿去,让她们急速地吃下。嫔塔告诉康达,这种粘土会使婴儿的骨骼更强壮。

大人各忙各的,康达、西塔法和其他玩伴则把大部分的空闲时间用来做追逐游戏、玩弹引看到什么就射什么--不过还好都没射中--男孩的喧哗声足以把满森林的动物吓跑。甚至与拉明同代的小孩子,也被放任四处游玩喧闹,因为嘉福村中没有人比老祖母们更忙了。她们经常工作至深夜,准备未嫁女孩在丰年祭时别在头上的发簪和发饰。她们谨慎地从琼麻叶或浸过的面包树皮中抽取长丝来做发髻、发编和假发。粗糙的琼麻发饰价格远不及面包村又柔软又有光泽的纤维制品,且面包树的纤维编织时间长得多,因此一顶假发的价格等于三头羊。可是大家都知道只要花上一个小时左右,好好地与祖母们畅谈,她们收的费用就会少些,所以上门的顾客总是尽量地耗得久。

除了手工精巧的发编是有口皆碑外,尼欧婆婆的大胆言论更是取悦了村里的每个妇女。她常高声挑战“妇女必须对男人致最高敬意”的古老传统。每早就见她舒适安详地盘腿坐在门前把上身脱到腰部,让粗糙的疙瘩老皮享受一下阳光的温暖,一边还忙着编发饰,不过她从不会因为忙而忽略了路过的人。“哈!”她会喊出来,“你们看看!他们称自己为男人!我那时代,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每个路过的男人都预料到会遭到讽刺,总是抱头鼠窜地拔腿就跑,这样可以逃过一劫。但一切总要等到下午她睡觉后才会平息,她睡着后,手上的编织物往往掉落在膝上,而如雷的鼾声常常惹得她所照顾的小孩们哈哈大笑。

此时,卡福第二代的女孩正在帮助母亲和姐姐们采满几竹篮的葯草根和煮香料,然后把这些铺在阳光下晒干。当大人在揭谷时,女孩们就把谷荚和糠袜扫走。她们也帮忙洗碗,用母亲以碱水和棕榈油做成的粗制肥皂抹在衣服上,在石头上捣衣。

男人的主要工作完成了--就在新月出现,揭开冈比亚所有村落的丰年祭之前。嘉福村的四处开始响起弦歌之音。因为村中的乐师在练习二十四弦的科拉琴、鼓和巴拉风--一种旋律优美的乐器,把葫芦绑在各种长度的木块下,用零棒敲打--身旁常常引来围观的群众在旁聆听和鼓掌。当乐师在演奏时,放牧后的康达、西塔法和他们的玩伴会吹着竹笛,敲着铃在周围列队行走。

大部分的男人现已轻松了,所以都盘腿坐在面包树荫下聊天。与欧玛若同辈或年轻一辈的人会很谦恭尊重地远离长老会,因他们正在决定丰年祭前的村中大事。偶尔,两三个较年轻的人会站起来,伸伸懒腰,四处走走。

可是有些男人可独自花上一段时间,耐心地在不同尺寸和形状的木块上雕刻。康达和他的朋友们有时甚至会把弹弓搁一边,就为了要看雕刻匠在丰年祭舞者所戴的面具上雕出恐怖神秘的表情。有的雕刻人像和动物,把手腿刻得很近身体,脚扁平,头部竖起。

当嫔塔和其他的妇女好不容易逮到偷闲的机会时,会来到村中新挖凿的井旁,喝几口凉水,闲话家常几分钟。可是丰年祭转眼在即,她们有许多事要张罗:新衣要缝好,屋内要打扫,干粮要浸泡,羊只要宰烤;最重要的是,女人们在丰年祭时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

康达认为那些平常经常玩闹爬树的粗鲁大女孩,现在却表现得腼腆、娇羞和做作,看起来实在是愚蠢万分,她们甚至连走路也走不好。他不知道为何男人会回头瞄她们--一群笨拙的东西,连箭都不会射。

他注意到有些女孩家的嘴巴肿到有一个拳头大,内chún有刺花再以烟灰涂黑。甚至,嫔塔和村中每个十二岁以上的女人每晚也会用捣过的墨角叶煮一锅汤,冷却后再把脚和手掌浸泡得乌黑。当康达问母亲原因时,她叫他滚开。因此他跑去问父亲,父亲告诉他:“女人越黑越漂亮。”

“为什么呢?”康达问道。

“将来有一天,”欧玛若说,“你就会明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