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15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两年过去了,嫔塔的肚子又大了起来,而她的脾气却比以往更暴躁,动不动就要鞭打两个儿子。康达很庆幸每早的放牧可以躲开她几个小时,可是却可怜了拉明,他正值调皮捣蛋的年纪,每每只有挨揍的份。有天当康达回家时,看到弟弟泪流满面,他有点不安地问母亲拉明是否可以与他一起去做事。她怒骂般地喊道:“可以!”光着身子的小拉明几乎无法克制这突如其来的喜悦,但康达却顿时厌恶起自己的冲动。所以一当嫔塔转身走到听不到的地方时,他立刻给拉明一拳,外加一脚。拉明大声地抱怨后像只小狗般地乖乖跟在他哥哥后面。

每天下午放牧后,康达就看到拉明焦急地等在门口,希望他哥哥能再带他出来。康达真的每天都这样做,但并不是出于本意的。没有两兄弟在身旁烦,嫔塔正好可以放松一下,假如康达没带拉明出去,恐怕会引来一顿揍,但这仿佛是一场恶梦,拉明简直像大水蛭般地吸附在康达身上。康达也开始注意到一些同伴也有小弟弟尾随其后。虽然他们会到处奔跑,但总不时地盯着那些假装对他们视而不见的哥哥。有时这些大男孩会突然跑开,然后回头过来嘲笑那些迫在后面的弟弟。当康达和同伴爬树时,弟弟们会试着跟进,但通常是摔了下来,此时大男孩们会更大声地嘲笑他们的蠢。有他们在身旁开始越来越有趣。

有时当他独自与拉明在一起,可能会多关照他一些。他会捡起一小颗种子在手上,向拉明解释村中的那颗面包树是从这么一小颗东西长成的。他会捉来一只蜜蜂,小心地指给拉明看它的螫刺;然后把蜜蜂翻身,解释蜜蜂如何吸取花蜜再在蜂巢内制成蜂蜜。拉明开始问康达许多问题,而他都会很耐心地回答,拉明对康达事事精通感到十分了不起。这使得康达觉得自己不止八岁,而他也开始不再把弟弟视为害虫了。

当然,康达尽量不让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但每天下午当他带着羊群回家时,他真的期待看到拉明焦急的等待。康达曾经发现母亲微笑地看着他带拉明出去,然而,嫔塔还是常常打拉明。纵使他呵斥拉明“学学你哥哥的样!”但话一说完的下一秒钟,说不定她就会因某事而打康达,只不过没从前那么频繁就是。嫔塔也告诉拉明,假如他没有乖乖的,就不能和康达出去,这一招使得拉明变得很听话。

康达和拉明现在会手牵手,很规矩有礼地离开家。可是一踏出大门口,康达就会像冲锋陷阵般“咻”一声跑掉--留下拉明在后面猛追--去加人卡福第二代和第一代的其他男孩。在一整个下午的嬉闹蹦跳中,当看到牧羊伙伴又踢拉明一脚时,康达会立刻冲过去粗暴地将那男孩推开,气冲冲地说:“他是我弟弟!”那男孩出言相抗,眼见两人摩拳擦掌准备大打出手时,其他的男孩急忙过来劝架,把他们拉开。康达拉起啜泣的拉明,把他拖离那些睁眼盯视的玩伴。康达不但觉得尴尬,而且也诧异自己对同伴的态度--特别只是为了一个抽搭哭泣的小弟。可是那天过后,拉明开始公开地试着模仿康达的一切,即使嫔塔或欧玛若在旁也不例外。虽然康达假装不喜欢这样,但他还是暗自高兴,颇觉骄傲。

有天下午当拉明试着爬小树却从树上掉下来时,康达就示范给他看。有时他会教弟弟如何摔角(那样拉明才能在卡福同伴前赢得曾欺负过他的那些人的尊敬);如何用指间吹口哨(虽然拉明的口哨声一点也不及康达锐利);他指给拉明看母亲最喜欢用来沏茶的莓果叶。他嘱咐拉明把在满屋乱爬的臭虫温顺地抓到外面去,因伤了它们会带来不幸。他告诉拉明若碰到公鸡的肉趾则会更惨。可是无论他费多大的精力教导,他还是无法使拉明就太阳的位置来辨别时间。“你太小了,但将来你会知道的。”假如拉明连简单的事也学得太慢时,康达有时仍会对拉明吼叫,假如拉明太依赖,他也会一巴掌打过去。可是事后也会很后悔,所以会把衣服借给光着身子的拉明穿一会儿,以弥补罪恶感。

康达与弟弟越接近,以前的疑虑和不安也越小,他的年龄目前与较大的男孩以及嘉福村男人之间正存在着一道无形的鸿沟。事实上,在他的生命中,每天都会有某件事提醒他。他仍是处于卡福第二代--一个仍睡在母亲屋内的人。那些现在在外地接受成人训练的大男孩以前经常对康达同代的人冷嘲热讽;而像欧玛若和其他父亲级的大人把他们看成只会让人受罪的小家伙。至于母亲级的人--每当康达在外放牧时,就会忿忿地想道,将来等他长大成人,一定要让嫔塔安分地做个女人,但他会仁慈地待她,亦会原谅她。毕竟,她是他母亲。

最令康达和他同伴愤懑的是,那些与他们一起成长的卡福第二代女孩竟如此快就在提醒他们:她们已经可以为人妻了。很让康达痛心的是女孩们不到十四岁就结婚了,然而男孩子必须等到至少三十岁才能成家。总而言之,对身为卡福第二代的康达和他的同伴而言,这一直是件窘困尴尬的事--除了下午可独自在草原外,还有他与拉明的新关系。

每次当康达和弟弟独自走路时,他会想象他正带着拉明步上某个旅程,如同男人有时带着儿子一般。康达现在觉得有责任要表现成熟些,因拉明把他敬为知识的泉源。当他们并肩走在一起时,拉明会打破沙锅地问一连串的问题。

“这世界是什么样子?”

“嗯,”康达说,“没有人或独木船曾到过那么远的地方,所以没人知道。”

康达用阿拉伯文背诵可兰经的第一段,然后说:“你现在试试看。”可是当拉明试时,他搞得糊里糊涂。康达知道他一定会如此的,于是老气横秋地说:“这需要时间。”

“为何没人伤害猫头鹰呢?”

“因为所有去世祖先的灵魂都附在猫头鹰上。”然后他告诉拉明有关爱莎祖母的事。

“你那时还是个婴儿,记不得她的。”

“树上那只是什么鸟?”

“老鹰。

“它吃什么?”

“老鼠,其他的鸟类和东西。”

“哦?”

康达从不知道自己究竟懂多少,有时拉明也会问一些他全然不知的问题,像“太阳着火了吗?”或是“为何父亲不和我们睡?”之类的问题。

此时,康达通常会咕哝几句,然后不说话--如同欧玛若厌烦康达问那么多问题时的作法一样。拉明便会三缄其口,因为曼丁喀族的家规教导他们不可对不想谈话的人说话。有时康达会表现得好像他正认真在沉思,拉明此时就会乖乖地坐在旁边,但康达起身时,他会跟进。有时候当康达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时,他会很快地找别的事情做以岔开话题。

等下次一有机会,康达会等拉明到屋外后,赶紧去问嫔塔或欧玛若有关拉明所需要的答案。他从没告诉他们为何要问这么多问题,但他们似乎知道。事实上,他们连说带指地似乎已表现出把康达看成一个大孩子。不久前,康达在嫔塔面前数落拉明做错事:“你要解释清楚。”他会因拉明手脚不够灵活而揍他,嫔塔则装做不闻不问。

因此,拉明现在即使没有妈妈或哥哥在旁瞪眼也能稍稍有所进展。康达现在只需问父母有关拉明提出的问题,而他们也都会立刻给他想要的答案。

“为何父亲的问牛皮垫是红色?阉牛根本不是红色的啊!”

“我用碱水和捣过的粟稷染过色。”嫔塔答道。

“阿拉神住那儿?”

“阿拉神住在太阳出来的地方。”欧玛若说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