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16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什么是奴隶?”有天下午拉明问康达,康达咕哝了几句后就沉寂不说话。他思绪渺渺地继续往前走,内心纳闷拉明究竟听到什么才会问起这问题。康达知道那些被“土霸”捉走的人都变成奴隶,而他也偶尔听到大人谈论嘉福村内的奴隶。但实际上他真的不知道奴隶是什么。拉明问了他那么多次,使他难堪得想要找出更多的答案。

翌日,当欧玛若正准备要外出去砍伐棕榈木,好为嫔塔盖一个新的粮食储存室时,康达要求同行,他很喜欢随欧玛若到各处去。一路上他们不发一言地走着,直到进入又暗又冷的棕榈木林。

这时康达很唐突地问:“爸,奴隶是什么?”

欧玛若起先咕哝了几句,随即沉默下来,径自在树林里转了几分钟,检查不同的棕榈木树干。

“奴隶很难区分。”他终于开口说话。在他挥斧砍伐之际,他告诉康达奴隶家的屋顶是用劣等草铺成的,而一般人家的屋顶则是用最上等的草盖成的。

“可是决不可以在奴隶的面前提及‘奴隶’二字。”欧玛若很严肃地说道。康达不知原因,只是点头,好像知晓一样。

当棕榈木倒下时,欧玛若把那些浓密粗糙的叶子剁掉。当康达替自己摘下一些成熟的果实时,他意识到父亲今天有谈话的情绪。他暗自庆喜现在能向拉明解释有关奴隶的事了。

“为何有些人是奴隶,有些不是?”他问道。

欧玛若说他们之所以会变成奴隶有许多不同的原因。有些人是因为当奴隶的母亲所生--他举了几位村内康达相当熟悉的人,其中有些是与自己同代小孩的父母。欧玛若说有些人在自己家乡荒季面临饥荒时,来到嘉福村,请求愿意供他们食宿的人收为奴隶。还有另外一些人--他举了几位村内年长一辈的人--以前是敌人,后被禁为阶下囚。“他们会变成奴隶,是因为他们没有勇气死却苟且偷生,宁愿成为俘虏。”欧玛若说道。

他已开始把棕榈树干劈成强壮男人可以扛的尺寸。他说,虽然他所列举的人都是奴隶,但这些都是德高望众的人。“他们的权利由我们祖先的法律所保障。”欧玛若说道。他又解释所有的主人必须供给奴隶食物、衣服、房子和可分享一半利润的农田以供耕种,此外还要为他们物色妻子或丈夫。

“只有那些任自己为所慾为而成为奴隶的人才会被鄙视。”他告诉康达--他们会变成奴隶是因为犯了谋杀罪,偷窃或其他的罪行。只有这些奴隶,主人才会鞭打或责罚他们,因他认为他们是罪有应得。

“奴隶永远都不得翻身吗?”康达问道。

“不是的,有些奴隶用他们耕作所存下来的钱买得了自由。”欧玛若举了几位这样的人。他也举了一些人以嫁到主人家而赎身重获自由。

欧玛若用绿藤做了一条强固的绳索,好把木块捆绑起来。他边做此工作边继续说道:“事实上,有些奴隶后来还比自己的主人更飞黄腾达。其中有些甚至自己养奴隶,而有些成为知名人士。”

“桑迪塔就是其中一位厂康达大叫。有好几次,他听祖母们谈到这位伟大的奴隶将军,他的军队征服了无数的敌人。

欧玛若咕哝几句后点点头,对康达知道此事显出很满意的样子。因当他和康达一样大时,也已知道许多有关桑迪塔的事迹。欧玛若又测试了自己的儿子:“桑迪塔的母亲是谁?”

“索格依‘水牛婆’!”康达很骄傲地说。

欧玛若露出微笑,把两重担的棕榈木块往厚实的肩膀一扛就开始举步回家。康达跟在后头,几乎在整个回家的路上都啃着棕榈果,欧玛若告诉他残废但能干的奴隶将军如何赢得伟大的曼丁喀帝国,他的军队开始是由沼泽和其他藏匿处所找到的逃亡奴隶所组成的。

“你在成人训练时还会学到更多有关他的事。”欧玛若说道。一想起那训练,康达打了个冷颤,但也心情激荡地盼望着。

欧玛若说桑迪塔是从他恶主那儿逃走的--像大部分不喜欢自己主人的奴隶一样。他说除了被定罪的囚犯外,奴隶不准贩卖,除非奴隶自己同意。

“尼欧婆婆也是个奴隶。”欧玛若说道,此时康达满口都是棕榈果。他无法理解,这时敬爱的尼欧婆婆盘腿坐在门前一面编织竹篮,一面照顾村中十几位光着身子的小娃娃,只要她高兴便对路过的大人尖酸地狂喊,甚至对老人也一样--这些影像一幕幕闪过脑际。“没有人是别人的奴隶。”他想道。

隔日下午,在他把羊群赶回羊栏后,康达带着拉明走另一条路回家,以避开玩伴。很快地,他们就来到尼欧婆婆家,静静地蹲在外头。几分钟后,这位老女人出现在门槛边,似乎意识到她今天有访客。只看了康达一眼--他一直是她最喜欢的小孩之一,她就知道他内心隐藏着特别的事情。她把两兄弟请到屋内,为他们沏了一些热的草茶。

“爸爸和妈妈好吗?”她问道。

“很好,谢谢您的关心,”康达很有礼貌地回答,“你好吧,奶奶?”

“还不错,真的。”她答道。

康达以下的话等到茶摆在面前才出口。他支支吾吾地说:“奶奶,您为何是个奴隶?”

尼欧婆婆突然严厉地看着康达和拉明,现在轮到她沉寂了好一会儿。

“我会告诉你们的。”她终于开口说话。

“多年前,有一夜在我的家乡--离这儿很遥远,那时我还是为人妻的年轻少妇!”尼欧婆婆说道,当着了火的茅顶轰然坍下来,压着哀叫的邻居时,她惶恐地惊醒。她摆起自己一男一女小孩--他们的父亲已丧生于部落战争中--夹在人群中冲了出去。在外头等着拦劫他们的是武装的白人劫奴者和黑人助手。在一场激战中,所有没能逃走的人都被粗暴地赶在一堆。那些受伤过重,或不能长途跋涉的老少都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屠杀。尼欧婆婆开始啜泣:“包括我自己的两个小孩和年迈的老母。”

当拉明和康达紧捏彼此的手时,她告诉他们那些吓坏的囚犯如何被用皮条在脖间相系、被鞭,被逼在又热、路途又险峻的内陆走了许多天。每天,越来越多的人因受不了鞭打而倒地。过了几天,更多的人开始因饥饿和体力衰竭而不支。有些人咬紧牙关继续走,但那些无法继续支撑的则被留在旷野喂野兽。一长列的囚犯越过一个个被烧毁蹂躏的村落;在那儿,人和动物的骨骸横陈在曾是一片温馨家园的破垣残壁旁。只剩不到一半的囚犯到达了嘉福村--离波隆河旁的奴隶贩卖区只有四天的行程。

“就在这儿,一位年轻的囚犯以一袋玉米的价格被卖掉了,”她说道。“那就是我。这也是我被称为‘尼欧’的由来。”康达知道那名字意指‘一袋玉米’。这位买她为奴的主人很早就过世了。她又说道:“我从此便住这儿。”

拉明对这个故事兴奋地扭身,康达觉得自己对尼欧婆婆比以往更加敬爱和欣赏。她现在温和地对着这两个男孩微笑--他们的父母以前也和他们一样,曾被尼欧婆婆抱在膝上逗着玩。

“当我来嘉福村时,你们的父亲还只是个卡福第一代的小男孩,”尼欧婆婆注视着康达说道,“他的母亲,也就是你的爱莎祖母,是我非常好的朋友,你还记得她吗?”康达说还记得,而且还骄傲地说他已告诉拉明有关祖母的事。

康达和拉明谢过她的茶后,慢慢地踱回母亲的屋子。一路上两个人都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

翌日下午,当康达放牧回来后,他发现拉明对尼欧婆婆的故事充满了许多疑问。那么,火灾曾烧过嘉福村吗?他一定要知道。康达说他从未曾听说过,而且村中也没有留下什么迹象。康达是否见过白人?“当然没有!”他大叫。可是他说听父亲说过他和伯父们曾在河岸边看到“土霸”和他们的船。

康达很快地转移话题,因他对“土霸”所知十分有限,而且他要独自好好地想想他们。他希望能亲眼目睹他们--当然是从安全的远处,因为他所听到有关他们的事都证明离他们越远越好。

就在最近,有位女孩出去采葯草时失踪了,在此之前,两位大人出去打猎也失踪了,每个人都深信是“土霸”把他们拖走。他当然记得他村的鼓声曾传出警告说“土霸”拖走了某人或是“土霸”就在附近。此时男人们会武装起来,加紧戒严和站岗;受惊吓的女人们则很快地把所有的孩子都聚在一起,藏在离村落很远的树丛内--有时候会藏好几天--直到他们觉得“土霸”已离去。

康达回忆起曾经有一次他坐在安静的树丛内那棵自己最喜爱的树下放牧,当他不经意地朝上看时,他吓了一跳,在自己头顶上的树中,大约有二三十只猴子群集在树叶浓密的树枝上,站得和雕像一样,一动也不动,长尾巴垂下。过去康达一直认为猴子是一种嘈杂乱窜的动物,他永远无法忘怀它们如何静肃地观看他的一举一动。他真希望他现在能坐在树上,观看“土霸”在地面上的行动。

下午,在拉明问他有关“土霸”的事后,趁着赶羊群回家的时候,康达向同伴提起了这个话题--于是他们开始谈论有关他们的所闻。有一个名叫丹巴·康特的男孩说有一个很勇敢的叔叔曾经走得很近去“嗅土霸”,因为他们有股特殊的臭味。所有的男孩都曾听说“土霸”把人拖去吃掉,但有些人声称被“土霸”偷走的人不是被吃掉,只是被带到大农场去工作而已。西塔法·西拉搬出他祖父的话:“全是白人的谎言!”

等下次一有机会,康达就请求欧玛若:“爸爸,请你告诉我你和伯父们如何在河边看到‘土霸’的,好吗?”很快地,他又接着说:“这件事情要一五一十地告诉拉明。”康达似乎觉得父亲在微笑,可是欧玛若只是咕哝几句,很明显地他不想在那时谈论此事。但几天后,欧玛若邀了康达和拉明到村外去采草根。那是光着身子的拉明第一次和父亲出去,他简直乐不可支。他知道是哥哥的功劳才会带来此机会,因此紧紧地拉住哥哥的衣服。

欧玛若告诉儿子们,当初在他们接受成人训练后,他的两个哥哥约尼和索罗就离开了嘉福村,但随时间的流逝也传来他们成为他乡异地名旅行家的消息,他们第一次返家是听到村中传去欧玛若长子出生的鼓声。他们日以继夜、不眠不休地赶路来参加命名典礼。久别重逢时,此二兄弟喜不自胜地拥抱他们儿时的卡福玩伴,有人很伤心地告诉他们其他人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有的被烧死,有的死于可怕的火箭下,有的被绑架,有的在种田、打猎或旅行时失踪--这全是“土霸”所引起。

欧玛若说他的兄长当时很气愤地问他是否愿意加人他们一起去看“土霸”在做什么,看看他们已做了什么。因此三兄弟小心翼翼地藏匿在树丛里,沿着肯必·波隆河走了三天,直到他们发现他们正在找的目标。大约有二十艘土霸的大船停泊在河上,每艘都大得可以容下全嘉福村的村民,船上的船桅有十个人高,桅顶绑着白布。附近有个小岛,岛上有个堡垒。许多土霸在那儿走动,黑人走狗则跟在身旁,堡垒上和小船里都有人。他们把小船上装载的靛豆、棉花、蜜蜡和兽皮运到大船上。欧玛若说:还有许多他无法描述的事,是那些土霸如何鞭答和刻毒凌辱那些被俘虏的人。

有好一会儿欧玛若一直沉寂,康达意识到父亲正在想其他的事来告诉他。最后他终于开口:“现在嘉福村被抓走的人已没有以前多了。”他说当康达还是个婴儿时,统治冈比亚这地区的巴拉国王下令不准再以烧毁村落来俘虏或杀害他的子民。在愤怒的国王派军队把大船烧掉,杀光船上所有的“土霸”后,很快地,“土霸”的屠杀行为真的停止了。

“现在,”欧玛若说,“‘土霸’每艘进入肯必·波隆河的船必须鸣枪十九声以示向巴拉国王敬礼。”他说国王的私人随从现在也供应“土霸”所需的大部分奴隶--通常是罪犯,欠债者或是阴谋要推翻国王的人。欧玛若说每当土霸的船开始在波隆河上找着买奴隶时,似乎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定了罪。

“可是连国王也无法抑制有些人从自己的村中‘偷人’,”欧玛若继续道,“你知道有些人从我们村中消失,也知道过去几个月中村中又失踪了三个人;你也听过来自别村的鼓声。”他激愤地看着儿子,又慢慢地说道:“我现在要说的是你们要多听一一你们若不照我告诉你们的话去做,也许你们可能会永远被偷走!”康达和拉明聆听着,内心升起一股畏惧。“可以的话,永远不要独处,”欧玛若说道,“而且可以的话,绝对不要晚上出门。无论是白天或夜晚,只要你单独一人,能避开的话,尽量远离高草堆或树丛。”

欧玛若又说道:“将来即使你们长大成人后,也要随时随地留心‘土霸’。他们常常射出火箭--这在远处就可听到。而且当你看到从任何村落外飘来烟雾时,那有可能是‘土霸’炊煮的火--通常都很大。你们必须仔细地观察他们的迹象以辨别他们往何处去,他们的足印比我们重多了。你们会认出他们留下的迹象与我们不同--他们折断树枝、草茎。当你们走近他们曾到过的地方时可以嗅出他们留在那儿的气味,闻起来像落汤鸡的味道。许多人说‘土霸’散发出一种我们感觉得到的东西。假如你们感觉到时,要保持镇静,因他们在远处就可被感觉。”

可是光知道“土霸”还不够,欧玛若说:“我们中有许多人是他们的跑腿,他们是卑鄙的叛徒。可是不认识他们就无法辨认出他们。因此,在丛林内绝不要随便信任你不认识的人。”

康达和拉明坐着,怕得全身僵硬。“你们要相当了解这些事,”他们的父亲说道,“你们必须知道我和你们的伯父所看到发生在被偷俘虏身上的事。我们当中的奴隶和被‘土霸’带走的奴隶有别。”他说他们看到被偷走的人被锁在河岸边又大又坚固层层都上枷的木槛里。当小船从大船把“土霸”载上岸时,被偷走的人就被拖到槛外的沙岸上。“他们的头发都已被剃掉,而且全身也都被油抹得油亮。首先他们被强迫上下蹲跳,”欧玛若说,“然后,当‘土霸’看够了,就下令强行把俘虏的嘴打开,以查看他们的牙齿和喉咙。”

突然,欧玛若的手指去碰触康达的“下体”,康达跳了起来。欧玛若说:“然后他们拉出俘虏的‘命根子’来检查,甚至女人的‘私处’也要查看。‘土霸’最后会再命令他们蹲下,把烧红的烙铁往他们的背部及肩膀一‘嗤’。顿时尖叫打滚挣扎此起彼落,然后被运往水上,在那儿所有的小船都等着把他们运到大船。我哥哥们和我看到许多人趴到地上,用手猛刮一些沙土来吃,好似最后要再一次把握自己的家园,然后他们被拖走,被猛力地鞭鞑。即使到了小船上,有些人仍继续与打在身上的皮鞭子搏斗,于是跳人水中。水里满是灰背白肚恶齿凶口的可怕长鱼,鲜血顿时染红了整个河水。”

康达和拉明彼此紧抱着,也捏着彼此的手。“你们最好知道这些事,免得将来你妈妈和我要为你们杀一只白公鸡。”他看着自己的儿子说,“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康达勉强点了头,似乎也回了神地说:“当有人失踪时,爸?”他曾看过许多人家围坐在一只在滴血挣扎的白公鸡旁,疯狂地对阿拉神叫喊。

“是的,”欧玛若说道,“假如白公鸡死时胸部朝下,表示还有希望。可是若白公鸡挣扎死亡时背部朝下,那就表示全然无希望了。此时全村的人会和这个家庭齐声向阿拉神哭诉。”

“爸--”拉明的声音因恐惧而哽咽,吓了康达一跳,“大船把这些人运到那里?”

“老人们说是到‘钟山渡’,”欧玛若说道,“在那儿,奴隶被卖给叫做土霸·库米的食人族,他们专吃我们。没有人知道别的事情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