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29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对康达而言,嫔塔似乎每天都会被他激怒。她不会做出或说出来,而是以其他方式--脾视和某些声调--康达可以感觉出她对自己感到不满。最糟糕的是当他自己增添一些家当,而没让嫔塔为他添购时。有天早晨,嫔塔前来弄早餐给他吃,看到康达身上穿的不是她亲手缝制的棉衣时,几乎把热腾腾的粗麦粥倒翻在他身上。康达因用一块狼皮换得此棉衣而感到很罪过,虽然他感觉得出母亲受到很大的伤害,但他因发怒而不向她解释。

从那天早晨起,他知道每次嫔塔一端来早餐,眼睛就会扫描屋内的一切物品,看看是否还有其他的东西--板凳、草席、水桶、盘子或锅壶--与她不相干的东西。假如出现了新东西,嫔塔锐利的双眼绝不会漏过。但当她板起一副不在乎和不去理会的脸孔时--他已看过她对父亲如此做过好几次--康达会坐在那儿勃然大怒。欧玛若和康达都清楚嫔塔一定会立刻到村井旁找她的朋友大声地哭诉自己的苦楚--那是当所有曼丁喀族女人不赞同自己丈夫的做法时都会如此做的事。

有天,在母亲端来早餐前,康达拿起一个编织得很漂亮的篮子--那是村中一位寡妇媞娜送给他的--正放在屋门内,他母亲绝对会因此而绊倒的。康达突然想起那寡妇的丈夫出外去打猎,但从此一去不回。她就住在尼欧婆婆附近,因此当他稍大时,就常与她碰面或交谈。让康达恼怒的是他的朋友嘲弄他说那寡妇送给他这个值钱的竹篮子是有企图的。当嫔塔踏进来,看到那竹篮便认出是那位寡妇的编织手法。在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前,她退缩了几步,好像那篮子是毒蝎一般。

她当然一句话也没提及,但康达知道他已达到目的。他不再是个男孩,而且她也应该停止再表现得像他的母亲。关于这一点,他觉得他有职责来改变她。这不是应该对欧玛若说的事,因为康达知道他不能让自己很荒谬地去请问欧玛若,如何使嫔塔尊敬她的儿子如同尊敬她的丈夫一样。康达也想过和尼欧婆婆讨论此问题,可是当他回忆起他从成人训练回来后去拜访她,她那怪异的表现时,他就改变了心意。

因此,康达保住了自己的秘密。而且不久之后,他决定不再到嫔塔的屋子去。当嫔塔端来早餐时,他静肃地等她把食物摆好在他面前的草垫上,但却一言不发。她也是瞧也不瞧康达一眼就走了。康达终于开始严肃地考虑新的吃饭方式。大部分的新生男人仍是吃母亲煮的饭菜,有的是由姊姊或嫂嫂代煮。假如嫔塔再变本加厉的话,他要找其他的女人来为她煮饭--也许是那位送他竹篮子的寡妇吧。他心里很清楚那寡妇一定会很乐意为他煮饭,但康达不要让她知道他曾想过此事。目前,他和母亲仍是每餐见面,仍是两人都视而不见的态度。

有天清早,康达在落花生田上站了一夜岗后回家时,看到自己前头不远处有三个年轻人在赶路。他看得出他们和自己的岁数差不多,而且他也看得出他们是来自别地的旅行者。康达一直大叫,直到他们转头,然后他跑上前去向他们问候。他们告诉康达他们是来自巴拉村,是一个在嘉福村一天一夜行程外的村落。他们现在要去淘金,他们是富拉族人,也是曼丁喀族的一个分族,但康达仍必须仔细聆听才能懂他们的话,他们对康达的话也是如此。这使康达想起以前和父亲一起拜访伯父的新村时,虽然他们只住在离嘉福村两三个昼夜的行程外,但亦无法了解一些人所说的话。

康达对这些年轻人的旅程感到兴趣。他想自己的一些朋友中也应该有兴趣,所以他请求这几位年轻人留下一天,好让他好好地招待他们。但他们很感激地婉拒了,说他们要在第三天下午前赶到淘金的地点。“你为何不和我们一道前去呢?”其中一位年轻人问了康达。

一辈子没想过此类事的康达畏缩地回绝了,他告诉他们他相当感激他们的提议,但他田里有许多活要做,还有其他的职责要尽,这三位年轻人表示很可惜。“假如你改变主意,请随时加人我们的行列。”其中一位说了。于是他们跪在地上,在沙土上画了淘金的地点给康达看一一从嘉福村起大约两昼夜的行程外,这是其中一位年轻人的当漫游乐师的父亲告诉他们的。

康达带领这三位新交的朋友一直走到旅人树的三叉路口。在三位年轻人绕过嘉福村转身向他招手后,康达慢慢地踱着步回家。当他走进屋内躺在床上时,这个问题仍一直盘旋在心中。虽然他未彻底清醒,但似乎仍无睡意。也许他可以找一位朋友来照料他的田,那样他就可去淘金了。他知道他的伙伴中有人会愿意接管他的守卫职责,只要他向他们说一声。当然,换作他们请他帮忙的话,他一样也会很乐意帮他们忙。

忽然一个念头重重地敲击他的心,使他猛地从床上跳起:他现在已是个男人了,他可以带拉明一同前往,如同父亲以前曾带他出游一般。于是,康达在屋内踱着方步,内心挣扎着这些令他兴奋的问题。首先,欧玛若会允许他带拉明一同前去吗?他还只是个小男孩,因此仍需征求他父亲的同意。已成为男人的他还必须事事取得许可使他够烦躁了;可是假设欧玛若说“不”呢?而当他带着弟弟一起出现时,他的三位新朋友又会如何想呢?

回过头来想想,康达很不解自己为何在屋内踱方步、绕着这些烦人的情况转,而全只为了要帮拉明一个忙。毕竟,自从他从成人训练回来后,拉明就不再亲近他了。可是康达知道这都不是他所愿。在他离家前,他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可是现在,拉明的时间都被苏瓦杜占据了,他整天缠着他二哥就如同拉明以前充满着骄傲和崇敬缠着他一般。但康达觉得拉明仍如往常崇拜他,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因为自己是男人的身份而在他们之间筑起了一道无形的墙和距离。男人就是不能花太多的时间在男孩的身上--纵使那不是他和拉明愿意的事,但他们两人似乎都无法突破--直到康达想到要带拉明一起前往淘金。

“拉明是个好男孩,他表现出的家教很不错,而且他把我的羊群照顾得很好。”这是康达对欧玛若的开场白,因康达知道男人从不会单刀直人地提及他们真正要商议的事。欧玛若当然也知道这种习惯,于是他慢慢地点头,然后说:“是的,我要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康达尽可能地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告诉父亲遇见那三位年轻人和他们邀他一同前去淘金的事。康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口说,“我想过也许拉明珂以与我一同前去。”

欧玛若的脸没有闪出任何表情,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让一个男孩去旅行是很好。”康达知道父亲至少不会断然地拒绝。在某方面,康达感觉得出父亲对他的信任和关心--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把这些感情表现得很强烈。“我已好几年没到过那地区了,我似乎记不太清楚路怎么走。”欧玛若说道,语气平常得好像他们只是在聊天气。康达知道自己的父亲,他从没忘记过任何事,只是在寻思是否知道淘金地区的路线。

康达立刻跪到地上,用树枝在沙上画出路线,好似他已知道好几年似的。他画个圈圈勾出沿途附近或远处的村庄。欧玛苦也跟着跪下来,康达画完地图后说道:“我会挑靠近村庄的路径走。虽然时间会久一些,可是那是最安全的路线。”

康达点点头,希望自己能表现得更有信心。因他突然想到虽然他所遇见的三个朋友能彼此纠正对方的错误--假如他们有了错误的话,可是他,带着一位自己必须负起责任的男孩,假如有差错,谁能来帮他忙呢?

然后康达看着欧玛若的手指因出最后一个圆圈。“在这地区,几乎没有人说曼丁喀语。”欧玛若说道。康达记得成人训练所学的课程,他注视着父亲的眼神。“太阳和星星会指引我们路径的。”他说道。

过了好一会儿,欧玛若终于又再度说道:“我想我会去你母亲的屋子。”康达的心砰砰跳。他知道那是父亲表示许可的方式,因他觉得他最好亲自把自己的决定让嫔塔知道。

欧玛若不久就到嫔塔的屋内。当他转身要回到自己的屋子时,她双手紧抱住自己狂摇的头冲出门外。“马地?苏瓦杜?”她尖声叫喊着,他们立刻从小孩子群中冲回来。

当嫔塔开始呼号并拖着两个儿子朝向村井时,其他的母亲也从自己的屋子跑出来,和一些未婚的女孩紧追在她之后。在那儿,所有的妇女都围在她身边,她又哭又喊地说她现在只剩两个儿子了,其他的两个儿子很快地就会落到“土霸”手中。

一位卡福第二代的女孩按捺不住兴奋,要去传播康达带拉明一同去旅行的消息,一路冲到同代卡福男孩放牧的地方。没多久,村内的村民带着笑容,蜂拥而至地看着一个乐得不知所以的男孩高声欢呼地冲进村来,狂喜的样子足以吓醒在地下长眠的祖先。当拉明正好撞上在门外的母亲时,他--虽然仍矮母亲有一手掌的高度--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抱住嫔塔,猛亲她的额头,并抱起她打转,直到她怒斥才把她放下。可是一被放下,她立刻跑去捡起手头的一根木棍,然后猛打拉明。她本还要再继续打下去,可是拉明一溜烟就不见了--他可一点也不觉得疼痛。他来康达的屋子,门也不敲就冲了进去。随意进入男人的屋子是种不可原谅的侵犯--可是瞥了弟弟一眼后,康达也就不去计较了。拉明只是呆站在那儿,直视自己大哥的脸。他的嘴似乎要试着说出某事;事实上,他的全身都在发抖。而此刻康达也必须克制自己不因感情的冲动而去拥抱他。

康达听到自己在说话,语调几乎很粗鲁:“我想你已听到消息了。我们明晨早祷完就动身。”

也许是男人气概在作崇,康达小心翼翼地不走近嫔塔有可能去的地方。但他快捷地去拜访几位朋友,请他们代为照顾田地和执行勤务。嫔塔则拉着马地和苏瓦杜在村内边走边哭号。康达由她哀号声的方向可判断她在何处。“我只剩下这两个儿子了!”她使劲大哭。可是像村中的每个人一样,她知道无论她感受如何,说什么或做什么,欧玛若话既然已经出口,就不可能再收回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