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32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片片成熟的落花生园笼罩在月光下。康达攀岩爬上山,盘脚坐在建于金三角地带远远地高耸于地面之上的观望台。他把武器放在身旁--连同他终于计划明天要用来砍木材做鼓架的斧头--他看着他的乌搂狗远在下面的田地里边走边嗅。几年前,当康达开始守岗的头几个月,即使有只土拨鼠穿过草丛都会使他紧张地握住矛戟。每个影子看来都像似猴子,猴子像狮子,狮子像“土霸”,直到最后他的眼耳才慢慢地适应此工作。一段时间后,他发现自己已能分辨狮子和豹子的吼号。然而,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学会如何在漫漫的长夜里一直保持着警戒的状态。当他的思绪开始分散时--这是常常发生的事--他往往忘记自己置身何处?该做何事?但他最后终于学会如何一面保持警醒,一面还能想着自己私人的事情。

今晚,他正想着长老会准许他两位朋友的“那种”关系。好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告诉康达和卡福的同伴他们要在长老会面前提出他们的案子,可是没人真正相信他们,现在已成事实。他想道,或许这时刻,他们正在床上享受鱼水之欢!康达突然坐直起来,试着去描绘那种情景。

从卡福同伴的聊闹中,康达才知道自己对女人衣服内的状况并不甚了解。他知道双方在商议婚姻时,女方父亲必须保证自己的女儿仍是处女才能得到最佳的聘金。此外他也知道女人与许多“血”的事情有关。女人每个月都会流血,生孩子时也会流血,还有新婚之夜亦会流血。每个人都知晓,婚礼后的翌日清晨,这对新婚夫妻的母亲们会到屋内把两人睡过的白布单放在竹篮内,把上面的血迹向祭师证明这女孩的童贞。只有在此时祭师才会开始在村中四处击出阿拉神对此婚礼祝福的鼓声。如果白布上没沾任何血迹,康达知道这位新婚丈夫会气冲冲地离开屋子,由两位母亲作证人,大声地叫三次:“我把你休了!”给所有的人听。

可是“那种”关系并不包括那些过程--只是新生男人和寡妇同居在一起,吃她所煮的饭菜。康达想了一下前几天长老会结束后,夹于人群中的提娜看他的眼神,热情地显露出她的渴望。他不自觉地去挤压硬起来的下体,但他又强迫自己缩回抚弄下体的手,因为这好像他屈服于那位寡妇的需求--这使他想起来就难为情。他真的不想与她搞得粘粘湿湿的!他这样告诉自己。可是他现在已是个男人了,假如他高兴的话,他有绝对的权利来想“那种”事--长老们亲自告诉他们那不是可耻的事。

康达的思绪转向几位他和拉明于淘金回家的路上在某一村落碰见的女孩。大约有十来个吧!他回想着,而且个个都黑得很美,身穿紧身衣,戴着彩色的串珠和手镯,胸部挺得高高的,小发辫都竖立起来。康达走过时,她们表现得很奇怪。好一会儿后,他才意识到她们看他的眼神不是意味着她们对他不感兴趣,而是要他对她们感到兴趣。

女人心海底针,康达想道。嘉福村内与他同年纪的女孩看都不看他一眼,那是因为她对他已了如指掌了吗?还是因为她们已知道他的实际年龄比外表年轻许多--太年轻以致引不起她们的兴趣?也许,那村的女孩相信没有哪位小于二十或二十五岁的男人能够另带一个男孩一同旅行,更别说自己才十七岁。假如她们知情的话,一定会嘲弄他,但仍然有位对他很熟识又知道他多年轻的寡妇在暗恋他。也许年纪不大是他的幸运,他想道。如果他年纪够大的话,全嘉福村的女孩会像淘金路过那村的女孩一样对他感到兴趣,而且他知道她们心中都只想着一桩事:结婚。至少媞娜年纪已大得无法追求结婚以外的事。如果一个男人不用结婚就可以找到一位女人为他作饭,与他睡觉,他于嘛还要结婚?这一定有原因。也许只有经过结婚才可生儿育女吧!那是件好事。但在他活到能够对这世界有所了解之前--不只是来自自己的父亲、祭师、“金刚哥”,而且还要亲身去经历,像自己的伯父一样--他又能拿什么来教导自己的孩子呢?

他的伯父们甚至还未结婚,虽然他们的年纪比他父亲大,而且在他们那个岁数的男人现都已娶了第二位妻子了。欧马若也考虑另娶一位妻子吗?康达被这想法震了一下,于是赶忙坐直起来。他母亲会有什么感受呢?嗯,至少身为正房的嫔塔有权利告诉这位偏房她应尽的职责,并确定她工作很勤奋,且为她安排与欧玛若睡觉。这两个女人间会有纷争吗?不会的,他敢确定嫔塔一定不会像“金刚哥”的正房那样,经常虐待偏房,使家里闹得鸡犬不宁。

康达改变了一下坐姿,让双腿垂在守望台边缘使肌肉不致麻木。他的乌偻狗正蜷伏在下面,柔软平滑的棕毛在月光下闪闪发光,他知道那只狗看似在打吨,但它的鼻子和耳朵会很警醒地抽动。夜风中一有轻微的味道或声响,都会使它立刻跳起来,又吠又追地冲向最近几乎夜夜受狒狒袭击的落花生田。在每个漫长的守卫执勤中,最让康达高兴的是一一也许一晚会发生十二次--他的思绪突然为远方狒狒被“大猫”扑攫时的哀号所震动,特别是当狒拂的咆哮声转为尖叫后立即沉寂无声时,那含意是它没能逃离“大猫”的魔掌。

可是当康达现在坐在守望台边,俯视整个田园时,一切却是寂静无声。事实上,在高草区外边唯一的生命迹象是富拉尼的牧者摇着明灭不定的火把以驱吓动物,也许只是只离群的土狼。富拉尼是天生的好牧者,因此人们说他们能与自己的动物交谈。欧玛苦也告诉过康达,富拉尼人每天会从牛颈吸下一些牛血,搀人牛奶内喝下作为放牧的部分酬劳。多么奇怪的人类!康达想道。他们虽然不是曼丁喀族人,但毕竟他们还是跟他一样来自冈比亚。无论多么奇怪的人或风俗习惯,他们都可以在这国家的边界外遇到。

在康达与拉明淘金回来后一个月内,他又马不停蹄地准备再度上路--这次是真的去旅游。他知道与他同代卡福的其他年轻人正计划在落花生和粗麦一收成后就去旅游,可是没有人准备走得很远。然而,康达想要远涉至一个叫“马里”的地方。依据欧玛若和伯父们的说法,金特家族早在三四百年前就已发迹于那里。他记得,这些金特祖先以身为铁匠而闻名,他们知道如何控制火势来锻造能赢得战争的铁制武器,以及使耕种不再那么艰难的铁制农具。他们的后代和为其工作的人都承袭了这个姓,而且有的支族已搬到康达祖父出生地的毛里塔尼亚。

没有其他人,即使是欧玛若,会知道他的计划,除非他自己公开出来。他以极具信心的态度去和教师商议有关到“马里”的最佳路径。教师在土上画个草图,用手指沿着路线走,他告诉康达只要沿着肯必·波隆河向朝拜阿拉神的方向走,大约六天的行程就可到达沙漠岛。过了那里,河流会变窄,而且会有一个向左的急转弯,然后开始一段像蛇般的蜿蜒迂回,许多错综复杂的大支流会四散开来。在有些地区无法看到满是泥沼的河岸,因为繁密的红树林有的长得有十个人之高。教师告诉他,可以看到河岸的地方到处充满了猴子、犀牛、大鳄鱼和几乎有五百只之多的狒狒。

但那两三天艰困的行程会把他带到一个第二大岛。在那儿,低矮的泥岸会绵延至布满灌木林和小树的悬崖。蜿蜒曲折的波隆河河岸会带他走过班林村、卡拉塔巴村和戴布谷村。之后,很快地他就会横过冈比亚东边的国界并进入富拉杜王国。从那儿再有半天的行程就可到达法托托村。康达从袋里拿出一张教师给他的羊皮,上面有着法托托教师的名宇,他会再给康达往后十二至十四天的行程路线,那些路线会带着康达横过一个叫塞内加尔的国家。教师说过了塞内加尔,就来到了“马里”和康达的目的地--卡巴,也是那个国家的主要领地。教师估计,来去总共要花大约一个月的光景--没有包括康达打算停留在马里的时间。

康达在自己屋内的泥土地上画了好几次路线图并仔细地研究--在嫔塔端饭来之前把它抹掉--因此当他坐在落花生田边时,脑袋中的路线图十分清晰。想着沿路的探险和“马里”,康达总是喜不自禁。他几乎迫不急待地要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拉明,不只因为他要与他共享秘密,而且也因为他已决定带这位弟弟一同前往。他知道拉明常常向别人吹牛炫耀上次与哥哥一同旅行的事。

康达坐在黑暗里对自己笑了好一会儿,想着拉明听到此计划时的表情。当然啦,康达打算以一种随意提起的态度来透露此消息,假装那是他无意间想到的。但在此之前,他必须先对欧玛若说,他知道父亲不会过度地担心。事实上,他很肯定欧玛若会相当高兴,即使是嫔塔,虽然她会担心,但已不会像从前那样难过了。康达纳闷着他要从马里带回什么能使嫔塔看得比金子还珍贵的东西?也许一些上等的铸锅吧!或是一卷美丽的布匹。欧玛若和伯父们曾说过,古代在马里的金特女人以自己制造的铸锅还有她们编织出来的布匹花纹而闻名,也许住在那儿的金特女人仍从事此类工作。

康达突然想到,当他从马里回来后,也许还要为隔年再订立另一次的旅行。他也许还要旅行至遥远的沙漠地区,在那儿可看到伯父们曾说过的一种奇怪动物组成的大型商队,它们把水储存在驼峰内。卡利路·康特和希华·克拉能够拥有那两位又老又丑的寡妇的那种关系,他,康达·金特也能到麦加去做一次朝圣之旅。此刻他正好望着圣城的方向,注意到农田远处那边有一盏微弱,但稳定的黄光。他知道那是富拉尼牧者正在那儿煮早餐。康达竟然没注意到东方已泛起破晓的鱼肚白了。

他伸手抬起武器,然后朝回家的路走。他看到自己的斧头,记起了要砍木头来做鼓架。可是他好累,他想道:那么明天再代好了。不行,他已在到森林的路上了,假如现在不做,他知道又得等到下次放哨的时候,也就是十二天后。此外,任意屈服于疲倦的人是没有男人气概的。他动了动腿,测试没有抽筋*挛后,顺着岩柱爬到地面。他的乌偻狗正等在那儿,快乐地吠叫且摇着尾巴。在跪下做完早祷后,康达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深呼吸了一下早晨清凉的空气后,他慢慢地跑向波隆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