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33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当他跑步时,熟悉的野花香迎面扑鼻,草上被晨光照得晶莹剔透的露水濡湿了他的脚。老鹰盘旋在空中寻找猎物,田边的沟渠充满生气勃勃的蛙鸣。他绕过一棵树以避免惊扰一群黑鸟,它们像闪亮的黑叶子般填满了所有的枝头。他本想避免打扰它们,但当他通过时,一阵愤怒刺耳的聒噪声使他转头,他看到上百只乌鸦蛮横地把黑鸟赶离它们的栖木。

康达继续跑步。他深深地呼吸,但还不至于上气不接下气。当他跑近自波隆河岸向后绵延成又低又浓密的树下草丛时,他开始闻到红树林的麝香味。当野猪突然看到他时,便不断地哼着鼻子;接着又轮到狒狒的吼叫,大雄佛狒很快地把雌狒拂和小狒狒推到身后。当他还小时,他会停下来模仿它们,嘴巴直咕哝,然后又是蹦上跳下的,因为这样总是会令狒狒恼怒地挥拳,有时还会扔石头。但他已不再是个男孩了,而且他也学会要善待阿拉神所创造的每一生物,如同他希望自己如何被对待一般:带着尊敬。

当他走过缠结的红树林向波隆河去时,惊醒了睡眠中的白鹭、鹤鸟、白鹤和鹈鹕,使其奋力地振翅飞起。康达的乌偻狗跑在前头,把水蛇和大乌龟追到水里去。

每当在一夜的守哨后,只要他觉得有必要,他都会前来此地。他站在波隆河岸好一会儿,看着一只灰色的苍鹭拖着瘦长的双脚,飞在淡绿色河面的上空低处,向下拍动的翅膀在水面上勾起层层的涟漪。虽然那只苍鹭正在寻找小猎物,但他知道在波隆河沿岸,此地是猎获一种大力鱼的最佳地点。康达很喜欢抓那种鱼给嫔塔,然后她会加入洋葱、米和苦蕃茄替他炖。由于现已饥肠辘辘地想吃早餐,想到这道菜更令他觉得饥饿。

再往下游走不久后,康达转离水旁,自己开条小径来到一棵老红树旁。在无数次的拜访后,他们对彼此应该都很熟悉。他攀上最矮的树枝,一路爬到树顶上他最喜欢的休息处。从那里有着清晨温暖的阳光照着他的背,亦可一眼望到波隆河的下个转弯处一在那上面全覆满还在睡觉的水禽。过了那儿就到了妇女的稻田,上面散布着育婴用的竹屋。他不知道自己小时候母亲把他放在哪一间?他很不解为何清晨的此地总给他一股其他地方所没有的宁静感。他觉得此地的一人一物比在清真寺里更为阿拉神所掌握:从树顶上他所能看、所能听和所能闻到的一切在这世上都比人的记忆更久长。甚至在他、他儿子和他孙子都加人祖先的行列后,它们仍会在那儿。

离开波隆河,向着太阳的方向跑了一会儿后,康达来到了树丛边的高草处。在此,他要砍一节尺寸正好可以做鼓架的树干。假如这块木头今天开始晒干处理,他预计一个半月后就可以开始着手制作了,而那时也大概是他和拉明从马里旅行回来之时。当他踏进树丛内时,他从眼角瞥到一个倏动。那是只野兔,因此乌偻狗一溜烟地尾追其后。很明显,它迫那野兔纯粹是运动而不是猪食物,因为它一直叫得很猛烈;康达知道乌偻狗饥饿时从不吠叫。那两只动物一下子就消失在呼唤声所及的地方,但康达知道当乌偻狗没兴趣再继续追下去时就会自己回来。

康达走向树丛中央,想找些大小、平滑和圆度都符合自己理想的材于。当他再深入黑暗的树丛里时,松软的苔土在脚下感觉很舒服,可是他注意到此地的空气很湿冷,而且太阳光还未能够照穿浓密的树叶。他把武器和斧头靠在一棵弯树旁后,就四处徘徊。他偶尔会弯下腰用眼和手检视较大的树干,以防晒干后缩小。

当他弯下去看一棵有可能中选的树干时,他听到一根树枝尖锐的脆裂声,然后头顶上紧跟着几声鹦鹉的惊叫。也许是乌偻狗回来了,他想着。可是狗是不会折断树枝的--这念头立刻间过他脑际。就在此时,他转过头去,正好看到一个白脸人,高举着棍捧冲向他,背后有很重的脚步声。“土霸!”他抬脚一踢,正中对方腹部--那儿很软,他听到了一声问哼--但他的脑后同时也被重重地一击,像一棵树干倒在他肩膀上。康达头部胀痛得厉害而全身无力,他用拳头还击那两个用大布袋突击他的黑人和手里挥舞着短棍的“土霸”,但他跳开,所以没有击中。

此时康达的大脑嘶喊着要武器,于是他不顾一切地用手去狂抓,用头去撞,半跪半爬地想抓住任何可抵抗的器具,而几乎没有感觉到不断地落在他背上的棍棒。当对方三人一齐把他压下时,他因承受不住那股联合的压力而倒地,其中一人用膝盖猛顶他下弯的背,使他痛得不得不狂叫。他因大叫而张开的嘴正好碰到另一人的身体,于是他用牙齿狠狠地咬将下去。他那麻木的手指也正好乱抓到一个人的脸孔,于是用力深深地去抠他的眼睛。两个黑人一听到主人的哀叫,粗重的棍棒再度不断地像雨点般落在康达的头上。

在昏昏沉沉,头晕目眩之际,他听到一只狗的狂吠。其中一个“土霸”大声吆喝,然后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嚎叫。乌偻狗匐匍在前方,全身扭成一团,躲着如雨下的棒打,鲜血泪泪地从破裂的头流出,他看到一个黑人挖出狗的眼睛,一个“土霸”手握着一只血淋淋的狗臂,站到狗身上,其他的两个人则用棍棒国打它。康达狂叫出他的愤怒,冲向另一个“土霸”,他击出的拳头正好打掉不断落下的棍棒。几乎为“土霸”身上的恶臭气味所呛到的他奋不顾身地试着夺取那棒棍。他为何没有听到感觉到甚至闻到他们呢?

此时黑人的棍棒再度击中康达,使他双脚一软,跪倒在地。他的头像要爆炸似的,全身蜷缩成一团,他为自己的不堪一击感到羞怒。于是他奋力站起来,大声咆啸,盲目狂乱地向空中扑打,眼前的一切困泪水。鲜血和汗水而成一片模糊。他现在不只在为生命而挣扎。“欧玛若!嫔塔!拉明!苏瓦杜!马地!”“土霸”的棍棒再度重重地打在他的太阳穴上。然后他的眼前全部变成一片漆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