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35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只有木板的船舱门轧轧地开启时,康达才知道当时是白天或夜晚。一听到门栓声,他会猛地抬起头--这是在上链套枷后唯一能做的自由动作。四个“土霸”的黑影走下来,其中两个手持闪烁不定的灯和鞭子,护卫着另两个沿着狭窄的走道推进一桶食物。他们常把食物盘丢到两俘虏间的粪便秽物上。直至目前,每次食物一送来,康达就紧闭下巴,宁愿饿死。然而,空腹所引起的饥饿绞痛和身上被鞭答的伤痕一样难忍。当康达这一层的已喂过后,灯光领着“土霸”带着剩余的食物再往下一层去。

偶尔,通常是夜晚时分,“土霸”会带进来一些新的俘虏,他们常惊恐得尖叫、哀号,然后任人推到地上,被铐在硬木板架间的空隙处。

有一天,就在喂食过后不久,康达无意间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奇怪微弱的震动声。有些人也听到了,于是突然停止了呻吟。康达躺着仔细听,听起来好像上面有许多脚在疾走。然后又是一种新声音,在黑暗里显得更接近,好像是某重物被慢慢地向上辗轧。

康达躶露的背可以感觉到他所躺的粗糙硬铺板下传来奇异的振动。他觉得胸中忽紧忽胀,吓得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里。他听到附近有碰击声,显然有人正要挣脱链铐向上跃起。他觉得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已冲到鼓胀的头部,而且恐惧涌进了他的所有器官,因他意识到这个地方在动,要把他们带走。他周围的人开始叫喊,求救于阿拉神,用他们的头去撞铺板,而且疯狂地拍打着他们的枷锁。“阿拉神啊!我以后每天至少会向您祈祷五次!”康达几近精神失常地狂叫,“救我啊!救救我啊!”

痛苦的叫喊、悲泣和祈祷持续着,直到大家一个接一个地瘫痪倒地,在恶臭的黑暗中喘息不已才平息下来。康达知道他永远无法再看到非洲了。透过躺在铺板上的身体,他现在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一阵缓慢的摇动,有时他的肩膀、手臂或臀部会稍微碰到与他链在一起的人。他一直叫得太用力,以至于现在已失声,因此只能在内心呐喊:“杀死‘土霸’和那些黑人叛徒。”

当他正沉默地啜泣时,船舱的门打开了,四个“土霸”抬着一桶食物“砰!”“砰!”地踏了下来,他又再度忍住饥饿的抽搐,狠狠地把头别过去,紧闭下巴拒绝进食。但他突然想到“金刚哥”曾说过的一些话--战士和猎人必须吃得好,才能比别人有更多的体力。挨饿只意味着虚弱使他无法杀死“土霸”。因此这一次,当盘子被推到他与下一位俘虏之间时,康达的手指也去抓了一把浓粥泥,那尝起来像是玉米粉和上棕榈油一起煮的。每吞下一口,以前因不吃饭而喉咙被勒的伤痕就痛得难受,但他还是一直吞到盘中空无一物。他可以感到这些食物在肚子里像是一团疙瘩,所以一下子就涌上喉头。他制止不了,不一会儿,所有的粥泥秽物又再度吐到铺板上。在自己的作呕声中,他听到其他人的情况也和他一样。

当灯光前进到此层的尾端时,突然间他听到铁链卡嗒地响着。有个头“砰!”的一声倒地,然后一位男人歇斯底里地用曼丁喀族语和听起来像是“土霸”语的奇怪语言高声叫喊。一阵喧嚣的笑声来自抬着饭桶的“土霸”,然后鞭条又再度不断地落下,直到那个人的叫喊转变成胡言乱语和抽噎。这是事实吗?他听到非洲人说的是“土霸”语?会有黑人走狗也在俘虏当中?康达曾听说“土霸”常常背叛他们的黑人帮手,也把他们锁起来。

在土霸往下一层走去后,康达这层的人一直等到他们抬着空桶爬上来走出去,关上船舱门后才敢作声。就在那一刻,许多不同的语言开始气愤地交谈起来,像群集的蜜蜂。然后,在康达下一层的地方传来一阵铁链的重击声,用相同的曼丁喀族语歇斯底里地喊痛和诅咒。康达听到那个人悲鸣道:“你们认为我是‘土霸’吗?”然后又是一阵更暴烈的殴打和无助的尖叫。殴打停止后,在漆黑的牢笼里传来一声尖声的啼哭--接着是一阵可怕的咳嗽声,好像他的呼吸被呛住了似的。又是另一阵铁链卡嗒声,一阵赤脚敲击木板声,然后一切沉静下来。

当康达周围的声音开始尖叫“走狗!走狗去死!”时,他的头在颤动,心在悸动。于是当他也随着其他人疯狂地锤着铁链大声叫时,船舱门突然开启,射进来一道光线,一群“土霸”带着灯光和鞭子进来。很显然,他们已听到船舱里传出的騒乱声。纵使现在整个牢笼里已一片寂静,“土霸”们还是涌到走道来大声怒叱,并拿着鞭子左右地甩打。当他们离去时,并未发现任何死尸,整个牢笼沉寂了好一会儿。此时,在寂静无声之际,康达听到从此层的末端,躺着黑人走狗尸体的旁边传来一声阴郁的笑声。

下次的喂饭是令人神经紧绷的一次。“土霸”好像感觉出事有蹊跷,他们的鞭子抽得比以往更勤快。当一阵疼痛倏地划过康达的脚时,他全身搐动而且大声尖叫。他已明白如果被打后没有尖叫,就会遭到更严厉的鞭答直到尖叫为止。他抓起食物,吞下那全然无味的粥泥,目光随着灯光移往下面去。

当一个“土霸”对着其他“土霸”怒叱时,牢笼内的每个人都在注意听。他们看到一堆争先恐后的灯,接着听到更多的叫嚣、谩骂和诅咒。其中一个“土霸”冲下走道,再爬上船舱,他很快地又另带着两人回来。康达听到铁铐和铁链被解开的声音,然后两个“土霸”半拖半拉地把一具尸体拖过走道拉向船舱,而其他的“土霸’则继续沿着走道发放食物盘。

当发放食物的人移到下一层,另外四个“土霸”从船舱爬下来,径直到那个黑人走狗被铐链的地方。康达也把头转向那儿,看到灯举得高高的,其中两个‘土霸”激愤地诅咒,鞭子不断地抽在大家的皮肉上。无论谁被抽到,起先都忍着不叫;虽然光听到抽鞭子的猛力声就足以让康达瘫痪得四肢无力,但他仍可听到被抽打的那个人因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愤怒地猛击自己的铁链,而且咬紧牙关绝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此时,“土霸”气疯了,他满嘴的诅咒和脏话,把灯交给另一人后又继续抽打。那位被打的人终于开始哀叫。首先是富拉族语的咒骂,然后是一些无人能懂的话语,虽然仍是富拉族语。康达的脑际立刻浮现出为曼丁喀族人牧羊的富拉族人详静、温和的样子。鞭抽声仍持续不断,直到那个人几乎奄奄一息地抽噎起来后,四个“土霸”才边骂边喘息地离开那恶臭的地方。

那位富拉族人的呻吟声使得暗无天日的牢笼里显得更凄凉。过了一会儿,一个清晰的声音以曼丁喀语叫出:“共同分担他的痛苦吧!我们必须与他站在同一阵线,待他如同自己的村人!”那声音来自一位长者。他是对的!富拉族人的创痛一直也是曼丁喀族人的。他觉得自己愤怒得快爆裂开来,也无名地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一股似乎从骨髓内散开来的恐惧。他部分的意志想去死,想脱离苦海;可是不行,他必须活着报仇。他强迫自己完全地躺直,这需花好长一段工夫,但他终于觉得整个紧张、疑惑,甚至身上的创痛开始化解开来--除了两府间被热铁烙印的地方。他发现现在的心志较能集中去想着眼前唯一的选择:不是大家都死在这梦魔般的可怕地方,就是“土霸”会被征服而且全部被杀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