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36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身上被虱子叮咬而发痒的情形越来越糟。在堆堆的粪便秽物里,虱子和跳蚤都成千上万地繁殖着,直到整个牢笼内都是。特别在身上有毛发的地方,情况尤为严重。康达的腋下和下体部分好像在热烧,在被铐住的那只手挠不到的地方,就用另一只手去够。

他仍持续有着跳起来逃脱的念头,可是过后不久,他的眼睛就会充满挫折的泪水。愤怒会再度冲上心头,直到他努力地克制自己后,才又会重新冷静下来。最无助的是他一点也动弹不得,他真想把铁链咬开。他决定把意志力集中在某物上,任何能让自己的心志和手转移注意力的事物都可以,否则他会疯掉--如同牢笼内的有些人已发作过那样。

康达让自己躺直,仔细地倾听旁边两人呼吸的声音。他老早就会分辨他们何时睡着,何时醒着。他现在集中精神聆听离他很远的声音。在不断地练习专心聆听重复的声音后,他发现自己的耳朵不久就能正确地辨别出位置来。那是种很奇特的感觉,仿佛耳朵正代替眼睛的功用。偶尔,在黑暗中的呻吟和诅咒里,他听到有人用力把头撞向他所躺的铺板。还有另一种奇怪且单调的声音,它时常会停止,但过后不久又重新开始,听起来好像两片金属很用力地摩擦在一起。听久了之后,康达猜想那是有人正要把链环拆开。康达也常听到两个人愤怒地打斗,猛抓枷锁敲击对方的脚踝和手腕后所引来的叱怒声和刺耳的铁链声。

那些全身躶露的“土霸”一来就开始很厉害地吐。在炽热的灯光下,他们两人一组,很快地把把子戳到隔板上,再把秽物刮到盆子内。当一有盆子满时,“土霸”就会拖到走道去,然后颠簸地拉到船舱外去倒掉再回来。“土霸”们一直吐得很可怕,整个脸都扭曲了,而且他们毛茸茸又无血色的身体上覆满了许多从隔板刮下来的秽物块。可是当他们结束工作离去后,这个又热、又可怕且几乎令人窒息的恶臭牢笼仍是没什么差别。

有一次,送食物下来的人比平日多,康达估计大约有二十人左右从船舱阶梯踏下来。他仍是僵直地躺着。借着左右转头,他可以看到几组“土霸”正在牢笼内站岗,有些人还手持着鞭子和棒,站在每排隔板的末端高举着灯以护卫其他的“土霸”。当康达开始听到奇怪的卡嗒声,接着很重的嘎嘎声时,他的内心涌起一股惊惧。然后他被铐住的右踝开始抽动;他内心闪过一阵惧怕,警觉到“土霸”正要释放他。为什么呢?究竟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呢?他仍然平直地躺着,他的右踝不再感觉到平日熟悉的脚链重量,整个牢笼内所听到的是越来越多的铁链被拉拖的卡嗒嘈声和嘎嘎声。然后“土霸”叱叫着开始用他们的鞭子鞭笞,康达知道那意思是要他们从躺板上下来。他的惊叫立刻夹杂在一阵突来的狂喊中,因为当大家把自己撑起来时,头部都纷纷地撞到顶上的天花板。

当一组接一组的人被推到走道时,鞭子仍不断地落在痛得尖叫的俘虏身上。当无情的鞭子抽得他们来回打滚时,康达和他的沃洛夫国伴紧紧地抱在躺板上。此时,有几只手粗暴地束住他们的脚踝,猛力地把他们拖过满是稀烂秽物的躺板,推进走道上纠缠成一团的人群中,所有的人都在“土霸”的鞭答下哀号不已。在扭动着身子以躲避落下的鞭子仍徒然无益时,他瞥见船舱有人影在走动。“土霸”把俘虏一组组地拖出来,然后在黑暗中鞭着他们向船舱口的阶梯踉跄地走去。康达觉得自己的腿和身子其他部位似已脱节,他和沃洛夫国伴的手腕互铐着,全身躶露,身上覆满了秽物。在沿着走道蹒跚地走时他们乞求“土霸”不要吃他们。

十五天来的第一道光线像铁锤般地钉刺着康达的双眼。在全身烧热的痛楚下,他摇晃地抬着脚步,举着另一只没被铐住的手来挡住双眼。赤躶的双脚告诉他,他们所踏过的每个地方都在轻微地左右摇动。康达眯起双眼用被铐住的手,顶着刺眼的光线盲目地摸索向前。他费力地想试着用塞满鼻涕的鼻孔呼吸,但却徒劳无效。于是张开皲裂的嘴chún,深深地吸进一口海风--他生平的第一遭。他肺部因空气过于干净而起*挛,使得他倒在甲板上缩成一团,吐得他的囚伴全身都是。他听到他身旁更多的呕吐声,铁链的叮当声,鞭子抽皮肉声,痛苦的狂叫声,夹杂着“土霸”的叱怒声和诅咒声,以及头顶上怪异的振动拍打声。

当另一皮鞭拍过康达的背时,他缩到一边去,听到他的沃洛夫四件被鞭子抽中的喘息声。如雨的鞭子一直使他们向两边躲,直到最后他们都绊倒在地上。他瞄了几眼看是否能逃过这些鞭抽,可是新的苦痛又再度刺进他的头部。“土霸”把他们推向前,其他的“土霸’则传来另一种长铁链,套在每个人的脚踝上。他现在才注意到牢笼内的人比他所想象的还多,而且“土霸”人数也比曾到牢笼里的人多。在耀眼的日光下,“土霸”看来更苍白、更可怕,脸上布满坑坑洼洼的疤痕,怪异的长头发有黄、有黑也有红,有些人的嘴巴和下巴处还长着毛。有些人骨瘦如柴,有些人肥胖不堪,有些人身上有丑陋的刀疤,或是缺手断脚失明的,而且许多人的背后还有个十字形的深痕。看到一些“土霸”只有寥寥无几的牙齿时,康达突然忆起他的牙齿曾被检视和数过的情况。

许多“土霸”都站在栏杆边,手持着皮鞭、长刀或是某种尾端有个洞的重金属棒。在他们身后,康达看到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景象--蓝水无止境地翻搅着。他朝着顶上的拍打声望去,看到那声音是来自在许多大桅杆和大绳索间飘动的大白布,这些布似乎灌满了许多风。转过身去的康达看到一片高于任何人的竹栅栏,完全地横跨整艘巨大的独木船。竹屏的中心有个可怕外形的大金属器带着一个又长又厚又深的箭杆黑裂口,顶端还突着更多像“土霸”手上所持的金属条,这个大金属器和金属条全指向他们这些俘虏所群聚的地方。

当他们脚踝上的枷锁被套到新铁链时,康达抓到了机会第一次好好地看一下他的沃洛夫国伴。他也和自己一样,全身从头到脚全布满了秽物。他看起来像是欧玛若的岁数,有着沃洛夫族的典型面貌,而且皮肤相当黑。他的背部被抽打的伤痕处正流着血,而且“ll”字形处也流着脓汁。当他们互视对方时,康达知道他也正以惊讶的眼神看着他。在一片混乱騒动中,他们正好有时间可看看其他也光着身子的人,大部分的人都吓得叽哩咕噜乱叫。从不同的面貌、部落纹身和祭祀记号来看,康达能分辨出富拉族人、俏拉族人、赛瑞拉族人和沃洛夫族人--如同他的囚伴一般,但大部分是曼丁喀族人,还有一些他无法确定的人种。康达很兴奋地看到那位他确定是杀死黑人走狗的人。他的确是位富拉族人,而且全身布满了鞭笞后的血迹。

他们很快地又被半推半拍地赶到已被链在一起的另十位俘虏旁,他们已用桶子汲取海水冲湿全身,而其他的“土霸”则用长柄刷子猛磨猛刷那些痛得尖叫的俘虏。康达也痛得大叫,因为咸海水一冲下来,他被鞭答的伤口处和烙印处就如同火般地烧热、刺痛。硬梆梆的毛刷不仅刷下身上粘着的秽物,而且也划开了复元中的伤口,康达叫得更大声了。他看到脚底起泡的粉红色水,然后他们又被赶回甲板中央,在那儿他们滑倒成一团。康达向上呆望着“土霸”像猴子般地爬在桅竿上、拉着大白布间的绳索。更让康达震惊的是,太阳的热令他感到无比的温暖和美好,而且在皮肤脱去层层的秽物后,他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解放。

一阵突然的齐叫使得这些被铐链的人全身每一条筋都竖起来。大约有二十个大部分是十几岁的女人和四个小孩全身一丝不挂也没上铁链地从竹屏后跑出来,头两位因“土霸”鞭打而痛苦地张嘴。康达立刻认出那些与他一起被带上船来的女孩--他带着汹涌的怒气,瞪视那些色迷迷地盯着这些躶体女人的“土霸”,有些还甚至无耻地搓揉着自己的“下体”。虽然他们都带着武器,但康达还是有股冲动想上前去踢他们。无奈手脚都被铐牢,所以只得紧握住拳头,深深地吸口气,把头转离那些吓得魂魄都没了的女人。

然后一位靠近栏杆的“土霸”开始在他的两手间拉出推人某种奇异的折叠物品,使其弄出喘息的声响。另一人也加人,敲击着一个来自非洲的鼓。而当躶着身子的男人、女人和小孩注视着他时,其他的“土霸”则排成一排歪七担八的队伍。在队伍中的“土霸”有一条绳子长,而且每个人的脚踝相扣,如同套锁在俘虏身上的链条一般。他们现在都面带微笑,而且开始随着鼓声和喘息声的节奏在一起小步地蹦跳。他们和其他带着武器的“土霸”示意要那些上铁链的男人也以同样的方式跟着跳。可是当那些人仍茫茫然站在原地不动时,“土霸”的笑容便转为怒吼,于是又开始拍鞭子。

“跳!”一位最老的女人突然用曼丁喀语大喊。她大概有嫔塔的岁数,她踏出来开始跳。“跳!”她又再度尖声地叫喊。瞪视着那些女孩和小孩们,于是他们照她的话去跳。“跳去杀‘土霸’!”她尖叫着,然后眼神快速地扫过那些一丝不挂的男人,手臂和手舞出战士的舞蹈。此时,她的意思传人了众人的心,于是一对对被枷锁套住的男人开始无力地踉跄着上下跳跃。康达看到无数对跳跃的脚混在一起,也感觉到自己的脚像是有弹力;他跳得直喘气。此外,女孩们也加人妇女们的歌声。那是很快乐甜美的声音,可是歌中的字字句句都道出了卑鄙无耻的“土霸”每夜如何在黑暗里把她们带到独木船上的角落旁,像野狗般地对待她们。“杀死‘土霸’!”他们带着微笑和笑声大声尖叫。那些正在跳跃的躶体男人也加人:“杀死‘土霸’!”甚至“土霸”也转怒为笑,有些人还很愉快地拍手。

可是康达的脚开始发软,而且喉头也紧缩起来,因为他看到向他走过来的是那个短小精悍的白发“土霸”,还带着那个脸上有刀疤的高个儿“土霸”。在他被带到这里之前,他俩都曾出现在他被检视、抽打、掐握和烙印的地方。当其他躶体的男人也看到这两个“土霸”的瞬间,突然都变得鸦雀无声,唯一能听到的是头顶上那块大白布在风中拍打的声音。即使是其他的“土霸”一看到他们在场时,表情也都变得很僵硬。

那个高个儿“土霸”很粗暴地吼出某些事,然后把其他“土霸”和俘虏分开。他的皮带上垂吊着一个大环,上有许多细长发亮的东西,康达曾瞥见过其他的“土霸”用那种东西来开铁链。那个白发“土霸”在俘虏间走动,仔细地凝视他们的身体。

过去康达看到鞭痕开始溃烂,或是老鼠啮咬处和烙伤处开始渗出脓汁时,他会涂上高个儿“土霸”交给他的一罐油脂,或是高个儿“土霸”会亲自在他被铁铐磨得成湿灰病态的足踝和手腕上洒上黄色的粉末。每当这两个“土霸”走近他时,他会蜷缩在恐惧和愤怒中。但那个白发“土霸”只会在他溃烂的地方涂上油脂,而高个儿“土霸”会在他的足踝和手腕上洒上黄粉。他们两人似乎都已不认得康达。

此时,在“土霸”间突然扬起一阵尖叫,一个与康达一同被带来的女孩在那些兴奋饥渴的守卫间疯狂地跳起来。当其中有些人要去抓牢她、用手去触摸地时,她惊叫着从栏杆翻下,掉进海里。在一阵惊呼的大騒动中,高个儿“土霸”怒叱地抓起皮鞭抽打那些让那女孩溜掉后还匍匐在后面追的人。

此时,爬到大白布上的“土霸”大声呐喊地指着海水。所有躶光的男人都转到那方向,看到那个女孩子在波涛中浮浮沉沉,而就在不远处,一双暗色的鳍状物正快速地游向她。然后传来一声惨叫,一阵海水泡沫和翻浪袭来,她便不见踪影了。她刚才所在的海面只残留一片鲜红的血色。这是第一次,当这些被吓得直呕吐的俘虏被赶回牢笼内时没遭到鞭子的抽打。康达感到头昏眼花,因在呼吸新鲜的海风后,牢笼内的恶臭更令人无法忍受,而且在见到日光后,里面更显得暗无天日。不久后,一阵騒乱又再度响起--似乎来自远处--他训练有素的耳朵告诉他,“土霸”正把下一层的俘虏赶到甲板上去。

一会儿,他听到右耳边传来一声低语:“游拉?”康达的心砰了一下。他几乎不懂沃洛夫语,但他知道沃洛夫人和有些种族常用“游拉”此字来指曼丁喀族的旅行者和贸易商。康达把头扭近沃洛夫族人的耳边,低语道:“游拉,曼丁喀。”好几分钟后,当他神经紧绷地躺着时,那位沃洛夫族人并没有回应任何声音。康达突然觉得要是自己能像他伯父一般会说许多语言该有多好--但他感到很羞耻,他竟把他们和这污秽的地方连在一起。

“沃洛夫人,杰勃·曼加。”对方终于开口低语,康达知道那一定是他的名字。‘康达·金特。”他也回复道。有时他们会不顾一切地交头接耳,用心以不同的语言在这学一个单字,在那学一个词汇。这和卡福第一代的小孩刚牙牙学语时一般的困难和繁杂。在某次两人都静默的时候,康达忆起他以前深夜在落花生田当守卫以抵御佛狒时,远处富拉族牧者的灯火给他一种祥和的感觉,而且他一直希望将来能以某种方式与这位素昧平生的牧者交谈。虽然对方是位与他铐在一起好几个星期却一直没机会相见的沃洛夫人,但他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康达现在正极力地从脑海中找寻他曾听过的沃洛夫语,他知道对方也正在做同样的努力,而且对方懂的曼丁喀语比自己所懂的沃洛夫语还多。在另一段沉寂中,康达感觉出躺在他另一边的那位除了痛苦呻吟外从来不弄出声响的人正很仔细地在聆听他们说话。康达从牢笼内慢慢传出来的喃喃低语中了解到,只要他们能够在太阳光下看到彼此,他和他的囚伴绝不是唯一试着要与别人沟通的一对。喃喃低语声继续传开来,整个牢笼只有当“土霸”带着食物桶进来或带着刷子来清扫躺板上的秽物时才会静下来。这是自他们被俘并锁上铁链后第一次大家有共同一体的感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