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37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当下一次这些人再度被带到甲板上时,康达抓住机会望了一下躺在他左边的那一位。他是个赛瑞拉族人,年纪比康达大。他身体前后全布满了鞭痕,而且有些伤口很深,还流着脓。康达觉得有罪恶感,因为在黑暗的牢笼内他曾希望能够好好地揍这成天因痛而呻吟的人。这位赛瑞拉族人也回望他,黑色的眼睛充满了愤怒和反抗。当他们站在那儿彼此望着对方时,一条鞭子立刻抽过来--这次正好抽中康达,激他往前移。这强力的一抽逼得他几乎下跪,而且爆发出他的怒气。他的喉咙发出一声几乎像野兽般的怒吼,因而失去平衡而倒地滚向“土霸”,而且也拖着他的囚伴一起滚,但“土霸”却身手矫健地跳开。大家都围在他们周围,一位“土霸”眼露凶光地抽出鞭子,像砍乱麻的快刀狠狠地不断抽打康达和那个沃洛夫人。康达因试着要滚开,肋骨被重重地踢了好几下。然而,他和直喘息的沃洛夫人还是勉强地挣扎起来,摇晃不稳地走向正用海水冲澡的同层牢伴。

一会儿后,海水的刺痛宛如火在烧着康达的伤口。他的痛叫混入了那些再度响起要指示大家为“土霸”跳舞的鼓声和那会喘息的乐器的音乐中。康达和他的囚伴因刚被鞭打而虚弱地摔倒两次,但鞭击和不断地踢打使得他们又带着铁链笨拙地跳上跳下。康达怒气上冲,以至几乎没注意到那些女人正唱着“杀死土霸”!当他终于被锁回黑暗的牢笼时,他的内心升起一股谋杀“土霸”的意念。

每隔几天,八个躶露的“土霸”会再度下到这恶臭的暗地,来刮掉粘在躺板上的排泄秽物。康达通常是僵直地躺着,眼睛带恨地怒视他们,目光随着橙黄色的灯火转移,倾听“土霸”的诅咒和跌在滑溜的木板上的声音--有好多次,因为俘虏不断地泻肚子,排泄秽物已经开始从隔板的边缘滴到走道里了。

前一次在甲板上时,康达注意到一个人破着一只受到感染的腿。“土霸”头子已在上面敷了油脂,但是没什么效用,而且这个人开始在黑暗的牢笼里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当下一次又要到甲板上时,他必须由别人搀扶帮忙。康达看到那只一直死白的脚已开始腐烂,即使在新鲜的空气中也是恶臭无比。这次当大家被带回牢笼时,那个人被留在甲板上。几天后,妇女在歌唱中告诉其他的俘虏那个人的腿已被砍掉,而且‘土霸”派一位妇女去照料他。可是他当晚就去世了,而且也已被丢人海中。从那时候起,每当“土霸”下来清扫躺板时,也会顺便把红热的铁片放进装有强力醋酸的提桶内。那股冒起的酸雾团使得牢笼内的味道闻起来好一些,可是不一会儿又会再度为呛人的恶臭所掩盖。那是一种康达认为这辈子怎么也无法从肺部和皮肤上除去的味道。

每当“土霸”走后,牢笼内互相交传的喃喃低语声不断地在增强而且紧凑,因为他们彼此的沟通已越来越好。不懂的字眼都沿着隔板由嘴巴接着耳朵地传下去,直至遇到有人懂两种以上的语言再把意思传回来。以这种方式,每排躺板的人都学会一些他们以前从未说过的语言。有时候他们会因彼此能够沟通而兴奋得急着要起身,因而撞到了头,而且“土霸”对他们的秘密沟通并不知情。交头接耳了几个小时后,这些人共同培养出一股默契和兄弟之情来。虽然他们都来自不同的村落和不同的种族,可是这份情谊使他们觉得他们并不是来自不同的民族或地方。

当“土霸”再来把他们赶到甲板上时,这些俘虏前进的步伐好像是在游行。当他们再度下到牢笼时,一些能说好几种语言的人设法更换了他们在队伍中的位置,以便能被锁在躺板的尾端,因为如此可以更快地传出他们的翻译。“土霸”似乎从未注意到,因为他们既无法也不想辨别这些被铐链的俘虏。

他们的问题和答案开始在牢笼内传开来。“我们会被带到哪里?”这会引发令人心碎的胡言乱语:“谁曾经回去告诉过我们呢?”“因为他们被吃掉了!”例如“我们在此已多久了?”的问题会引来“长达一个月”的胡乱猜想,直到这问题翻译给一个能够借着他身旁附近的抽风机来计算日子的人,他说自从此独木舟开航至今已十八天了。

因为“土霸”会不时地闯入干扰--来喂食或刮刷躺板,所以有时一天下来只传了一个问题的答案。他们也很焦急地询问是否有彼此认识的人。“是否有人来自巴拉昆达村?”有天有人这样问,而过了一会儿,大家交头接耳地传来一个令人喜悦的答案:“我,裘邦·沙拉,在此。”又另有一天,当沃洛夫人急速地向他耳语:“有人来自嘉福村吗?”康达兴奋得心几乎也跳出来。“有的,康达·金特!”他简直快透不过气地把话传回去。当答案传回来时,他更是不敢喘气:“是的,就是这个名字。我听到他村中哀悼的鼓声。”康达听了立即泣不成声,脑海里回荡着全家人围着一只振翅拍打的白公鸡终以背部朝地死去的景象。而报丧人把这不幸的消息报出去后,所有的人会来和欧玛若、嫔塔、拉明、苏瓦杜和马地围坐在一起,哭泣地听着鼓声击出消息,通知远方听得到的人说此村中的康达·金特已永不再回来了。

有好几天,大家谈论着想寻出此答案:“我们如何攻击及消灭‘土霸’?”“有谁知道什么可充当武器吗?”事实上没人知道。在甲板上,是否有人注意到有关任何最有用的消息都来自妇女的歌声中:这艘独木舟上大约有三十个“土霸”。但对他们而言似乎不止这数字,可是妇女的消息比他们灵通。妇女们也道出在航行的开始“土霸”人数更多,但其中五人在半途已死亡。他们被缝在白布内,当白发的“土霸”头子吟着某种书时,那些尸体被抛到海中去。妇女们也唱。“土霸”之间也彼此互殴互打得很厉害,通常是为争论下次该轮到谁享受这些女人。

多亏妇女的歌唱,所以甲板上任何事一发生,就可迅速传给带链跳舞的男人。他们回到牢笼后就会开始讨论。令人兴奋的是他们之间的沟通交谊已发展到与下层的人取得了联系。康达所躺之处一片寂静,此时从船舱门附近传出一个问题:“你们那儿有多少人?”一会儿后,答案在康达这一层传着:“我们相信大约有六十人左右。”

任何消息来源的传接,唯一的功用似乎是能证明他们还活着。当没有任何新闻发生时,这些人就谈论着自己的家人、村落、职业、农田和狩猎地。但他们对于如何杀死“土霸”和何时下手越来越常发生意见的分歧。有些人觉得无论结果为何,他们下次到甲板时一定要突袭“土霸”,而有些人却认为需再多等些时候才是明智之举。激烈的争执开始爆发了。某次一场争论突然被一位较年长的声音所打断:“听我说!虽然我们来自不同的种族,说着不同的语言,可是要记住我们都是来自同一民族!我们必须像个村落,在这地方要团结一致!”

赞同的低语声立刻传遍整个牢笼。那个声音以前曾听到过,它总是在形势紧张的场合给予忠告,那是种富含经验,带有权威和智慧的声音。不久后就传出了刚才那位发言者以前曾是位酋长的消息。一会儿后,他又再度开口,说现在必须推举出一位领袖,并拟定某项攻击计划,在还有希望征服“土霸”前作出表决,因为“土霸”的纪律很好而且武器俱全。整个牢笼内再度发出赞同的低语。

和其他人亲近的新鲜感和舒适感使得康达几乎不再怎么去注意牢笼内的恶臭和秽物,甚至虱子和老鼠也都被抛到脑后。此时,他听到流传着一个新的恐惧--他们确定下层内还存在着另一个黑人叛徒。一位妇女唱出黑人叛徒曾帮“土霸”把他们罩上眼罩,押到这独木舟上。她也唱出就在她眼罩被取下的当晚,他看到“土霸”赏给那个黑人叛徒烈酒喝,喝得他醉醺醺的,步伐踉跄,逗得“土霸”们都大声地狂笑。那位妇女唱说虽然她无法很明确地说出那黑人叛徒的面孔,但他确实和他们一样被铐链在下面。他很担忧自己会被发现且被杀死,因为他已知道做一个黑人叛徒的下场。在牢笼里,他们讨论着,也许这个黑人叛徒会说“土霸”语,为了挽回他悲惨的命运,他也许会向“土霸”通报他所听到的攻击计划。

当康达用枷锁去打一只肥老鼠时,他突然想到为何自己对黑人走狗的了解竟少得如此可怜。那是因为他们不敢住在村中的人群里,而且身份一旦被怀疑就必死无疑。他忆起在嘉福村时,他时常觉得当父亲欧玛若和年长的人围坐在夜火旁时,似乎不必要老怀着无助的担心和忧郁在思索着康达和其他年轻人私下认为他们绝不可能输给“土霸”的危险想法。可是现在的他终于了解到为何那些年长的人一直忧虑村中的安危,因为他们知道得很清楚有多少姦细到处隐身,其中许多都潜伏在冈比亚。那些父亲是“土霸”且令人鄙视的黄褐色杂种小孩很容易辨认,可是并不是全部。康达想起村中那个被“土霸”绑架后又逃离虎口的女孩,就在他自己被抓走前曾到长老会前陈情如何处理她的杂种婴儿。他不知道长老会最后如何决定。

他现在从牢笼内的谈话中得知少数几个走狗只帮“土霸”把靛青豌豆、金子和象牙搬运到独木船上,却有数以百计的走狗帮“土霸”烧村。囚俘。有些人说到他们如何用甘蔗片诱拐小孩,然后布袋就从小孩的头上套下去。有人说到在被俘虏后的长途跋涉中,那些走狗如何惨无人道地抽打他们。其中一人的妻子,当时怀着小孩,就被鞭死在路上。另一人的儿子因被抽打的伤口失血过多而死去。康达听得越多,他的怒气就越难消。

他躺在黑暗中,听到父亲严厉地警告他和拉明绝不可独自到处游荡;康达多么希望他当时能多留意父亲的警告。一想到他这辈子无法再聆听父亲说“无论今生今世将如何演变,他都必须好好地为自己想一想”时,他的一颗心直往下沉。

“一切都是阿拉神的旨意!”这段话--由那位酋长开始--当由躺在康达左边的俘虏交头接耳地传过来后,他再转头低语传给旁边的沃洛夫囚伴。一会儿后,康达注意到这位沃洛夫人并没有再把话传下去。在纳闷着为何他不传时,康达心想也许自己没有把话说清楚,因此他又再度把话说一遍。可是沃洛夫人突然发怒啐唾,声音大得整个牢笼都听得到:“假如你们的阿拉神希望如此,我宁可要魔鬼!”黑暗中的其他地方也传来几声同意的尖喊,而争论也到处爆发出来。

康达深深地受到震动,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与一位异教徒躺在一起;他珍惜阿拉神的信仰如同珍惜自己的生命一般。至目前为止他一直很尊敬这位年长四伴的友谊和景仰他的智慧。可是现在康达知道他俩之间不会再有任何更进一步的交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