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03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当康达十三个月大,开始学步时,嫔塔赶紧去帮助他。不多时,他自己就会东摇西晃地到处乱走。欧玛若为此感到很骄傲,而嫔塔也松了一口气。当康达再度哭叫要吃奶时,嫔塔喂给他的不是*头,而是一顿打,然后再给一瓢牛奶。

三年过去了,现在正值歉收季节,上次收获所储存的稻谷和干粮已所剩无几。男人都出去猎兽,但带回来的往往只是一些羚羊、麋鹿和肉味不美的野禽。在此炽热骄阳之下,草原上的水坑都已干涸,所以必须深人森林才能找到较大较好的猎物--此时正是嘉福村村民需要全力播种的时候。嘉福村妇女只好在粗麦和米中掺杂一些索然无味的竹种子和味道很差的干面包树叶做为主食。此次饥荒来得如此早,所以村民已宰杀祭祀了五只山羊和两头阉牛--比上次多--来激励村民祈祷,使阿拉神能宽恕这个村落,使村民免遭饥饿的厄运。

酷热的天空终于乌云密布,开始刮风,而且突如其来地下了一些甘霖;使村民在翻上准备撒种时,能多踩在松软的土壤上。他们知道必须在大雨来之前做好播种的工作。

往后的几个早晨,早餐过后,嘉福村的妇女倒不划舟到稻田去,反而穿上用新鲜树叶制成的独特传统服装,以象征欣欣向荣,然后出发到男人的畦田去。在她们未到达之前,就已听到此起彼落的声音,哼唱着古代的祷告词,祈祷顶在头上瓦瓮中的粗麦、落花生和其他种子能够生根成长。

当她们光着脚丫子齐步向前走时,一排的妇女会绕着每个男人的田唱三次,然后各自散开,每个女人就跟在一个农夫后面。当他沿着田,每隔几尺用大脚趾在土壤里戳、个洞时,尾随其后的妇女就会顺手播下一颗种子,然后用大脚趾熟练地埋上土,再继续下去。女人甚至工作得比男人辛勤,因为她们不仅要帮助丈夫,还要照料自己栽种的菜园和稻田。

当嫔塔在种植洋葱、山薯、葫芦、种薯和苦蕃茄时,小康达和其他属于嘉福村“卡福”第一代的五岁以下孩童就会在村中祖母级的长辈照顾之下嬉戏玩闹。女孩也和男孩一样赤躶雀跃--其中有些才刚牙牙学语而已。每个人都像康达一样长得很快,成天嬉笑、尖叫,在村中面包树的大树干旁玩追逐游戏、捉迷藏、驱赶家禽,逗得鸡飞狗跳,鸡羽狗毛满天飞。

所有的小孩--甚至包括和康达年龄一样小的小孩--一听到祖母中有人要讲故事,就会连走带爬地过来坐好,安静地聆听。虽然似懂非懂,但小康达会瞪着圆睁睁的双眼,看着老妇们指手画脚,绘声绘影地说故事,好像事情就真要发生似的。

尽管年龄还小,康达对爱莎祖母向他说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但和“卡福”第一代的其他玩伴都一致认为最棒的说故事高手是令人敬爱且神秘独特的尼欧婆婆。她头发已掉光,深皱的皮肤和锅底一样黑,稀疏的齿间--因嚼可乐果而泛深橘色--衔着一根像昆虫触须样的剔牙棒。她会坐在一张吱吱嘎嘎响的椅子上,虽然总是板着脸,但孩子们都知道她视他们如己出。

当孩子聚集在尼欧婆婆身边时,她就会喊道:“来!我来说个故事!”

“好!好!”孩子们会异口同声地巴望着。

她会以曼丁喀族一贯的说故事方式开始。

“从前,在某个村落,住着某人。”她讲一个和他们年龄相当的小男孩,有天走到河边,看到一只鳄鱼被困在网内。

“救命啊!”这只鳄鱼大叫着。

“你会吃了我!”小男孩说道。

“不会啦!走近一些!”鳄鱼这样说。

所以小男孩走向鳄鱼--鳄鱼即刻露出狰狞的面目,一口就咬住小男孩。

“这就是你的恩将仇报吗?”小男孩哭着说。

“当然!”鳄鱼咧歪嘴说,“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小男孩不愿相信他的话,所以鳄鱼同意询问头三位过路者的意见后才吞下他,首先路过的是驴子。

当男孩问及它的看法时,驴子答道:“我现在已老得无法工作,所以我主人把我逐出让豹子来吃掉我!”

“你看吧!”鳄鱼说道。下一位经过的是匹老马,它也有同样的观感。

“怎么样?”鳄鱼再说道。

然后来了只肥鼓鼓的兔子,它说道:“嗯,我没有亲眼从头目睹,不能下断言。”

此时鳄鱼发着牢騒,张开嘴要说话--男孩立刻跳到河边的安全地带。

“你喜欢鳄鱼肉吗?”兔子问道。男孩回答是的。“你的父母喜欢吗?”他再度回答是的。“那么这儿有只鳄鱼可满足你的口腹之慾。”

男孩子立刻跑回去召来村民,大家齐力帮他杀了鳄鱼。此外,他们带来的一只狗也追杀了这只兔子。

“所以鳄鱼是对的,”尼欧婆婆说,“这就是个弱肉强食、恩将仇报的世界。”

“愿上帝保佑您,赐您力量,长命百岁!”孩子们满心感谢地说。

然后其他祖母级的老妇会递给孩子们一碗刚烤过的甲虫和蚱蜢。这些虫类在一年中其他时期本是美味可口的点心,可是现在是大雨来的前夕,而饥饿季节已开始,所以必须把烤昆虫当做正食,因为在粮仓内只剩几把粗麦和稻米而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