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43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森林边缘的多刺荆棘和藤蔓似乎一直向外延展,而且划破了康达的腿。他用手把它们扯开,然后继续向前突进--踉跄、跌倒、再爬起--往森林深处去。当他正纳闷身置何处时,树木开始变得越来越稀,而且他也突然闯进一堆更低矮的灌木林内。然后横在眼前的又是另一片宽广的棉花田,田外又有另一栋白色的大房子,周围零垦散布着灰暗的小屋子。康达又是惊又是慌,连忙又跳回森林内,突然领悟到他一路上只是越过一个隔离两个“土霸”农庄的小树林而已。他蟋缩在一株树后,聆听自己的心跳和血流在头部砰砰的撞击声。他开始觉得手。腿有刺痛的感觉,于是在皎洁的月光下低头一看,看到全身都被荆棘割得伤痕累累,而且血流不止。但让他最震惊的是一轮明月已滑落天际,黎明很快就会来临,他知道无论自己下一步要进行什么,都几乎已无时间可考虑了。

再次蹒跚地举步时,康达立刻意识到他的肌肉已无法再动弹了,他必须撤退到他可藏身的森林密处。因此他又照着原来的路子回去,有时候四肢爬行,但脚、手臂和腿都缠结在藤蔓中,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自己置身于浓密的树丛中。虽然他的肺部会有裂开之虑,但他仍考虑爬过去。脚下松软的厚树叶层告诉康达许多树叶都已掉落了,也就是说他会很容易被发现,因此最好的隐藏方式就是匍匐前进。

他再度往前爬,然后终于在天空开始泛白时安身在深密的树丛中。除了自己的喘息声外,万物一切静止不动;这使他想起在寂静的长夜里与忠实的乌偻狗共守花生田的情景。就在此时,他听到远处有犬吠声。也许只是幻想的吧!他想道。可是犬吠声又再度地传来--似乎有两只。他已没有余裕的时间了。

他跪向东边,对阿拉神祈求解救。就正当他结束时,犬吠声又再度传来,而且越来越近。康达决定最好按兵不动,可是当他再次听到狗哮声时--仍然越来越近--就在几分钟后,一切仿佛他们已完全知道他的行踪,而且他的四肢也不容他再多待片刻。于是他再度潜人树丛下爬行,寻求更深更隐秘的地方。他手、脚、膝盖所爬过的每寸荆棘都是残忍的折磨,每一听到狗吠声,他就越爬越快。可是大叫声竟是越来越大且越来越近。此外,康达确定他听到人群的叫喊声也来自犬吠声的方向。

他移动的速度不够快;于是他纵身跃起,拔腿就跑--在荆棘丛里摇晃砍倒--死命地使尽全身精力快速且安静地跑。几乎就在同时,他听到了一个爆炸声;这突来的震惊使他弯曲了膝,匍匐倒在缠结不清的荆棘里。

现在丛林内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犬吠声,康达吓得全身直颤抖,他甚至已可以闻到狗的味道。一会儿后它们就钻人树丛里,直接朝他冲来。康达刚一起身跪起,那两只狗就猛然跳过树丛,直扑他身上,而且还不断对他狂吠吐沫抓扯,把他压倒在地,再纵身向后跳,再扑向他。康达自己也狂乱地吼叫,凶猛地与它们格斗。当他试着要往回爬高狗群时,他亦以手当爪般地猛抓猛扒想把它们吓退。然后他听到树丛边传来人的怒叱声,接着又是一声爆炸声,这次更响。当狗群突然不再那样狂暴地攻击时,康达听到有人带着刀子边咒骂边挥砍树丛地朝他走来。

就在那两只吠叫的狗后面,康达最先看到的是那个被他掐得半死的黑人,他一手持着大刀,另一手则握着一根短棍和粗绳,一副看起来要杀人的凶模样。康达躺着,背部直流血,他紧闭下巴不使自己叫出来,心里已有准备将被剁成肉酱。然后他看到那个带他前来此地的“土霸”出现在黑人车夫之后,他满脸通红而且汗流不止。另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土霸”正拿着会爆出火花的铁棒指着他,康达等着他拿铁棒往自己身上--“砰”,因他在船上就已领教过了。但反倒是那位黑人高举棒棍,怒气冲冲地朝他冲来,但被那“土霸”头子斥住!

黑人车夫止住了冲动,“土霸”亦把狗群斥退。他对黑人车夫说了一些话,然后那黑人就往前解开绳子。他趁机重重地往康达头上一击,几乎使他昏死过去。他朦胧地知道自己被绑得很紧,紧到绳子都陷入他流血不止的皮肤里,然后被半拉半抬地拖起来走路。每当他失去平衡跌倒时,鞭子就“咻”地一声扫过他的背部。当他们终于到达森林的边缘时,康达看到三只像驴子的动物绑在几棵树旁。

当他们走近那些动物时,他又再度试着逃跑,可是绳子另一端猛力地一拉使他踉跄地跌倒--而且肋骨也被踢一脚。现在那个新来的“土霸”握住绳索,移到康达的前头,奋力地把他拉到动物旁的一棵树边。绳子的一端抛过一根矮树枝,那黑人车夫在另一头用力急拉,吊得康达的脚几乎着不到地面。

“土霸”头子的鞭子开始“咻”“咻”地抽在康达的背上。他痛得直翻腾,但却咬紧牙关不肯叫出来。可是每落一鞭,他的整个身子像是要裂成两半。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叫出来,可是他们的鞭答仍是不肯罢休。

当康达几乎失去意识时,抽鞭才停止。他模糊地感觉到自己正往下沉而且瘫倒在地,然后他被抬起来丢到动物的背上去。接着,他感觉到自己在移动。

康达所知道的下一件事情是--他不知时间已过多久了--自己四肢张开地躺在某间屋子里。他注意到每个手腕和脚踝的铁铐上都套上一条链条,然后四条链条各自固定在屋子四个角落的桩底下,只要稍微一移动就会引起剧痛,所以他静躺在那儿好一会儿。他的脸因流汗而湿透,呼吸中也带着短而急促的喘息。

虽然一动也不能动,但康达可以看到光线从顶上的天窗射进来。他可以从眼角瞄到墙上的一处四洞,里面有一根几乎烧毁的木头和一些灰烬。在屋子的另一边,他看到地板上有一个宽而平的布团,布团的洞口处露出于玉米杆;他猜想那大概是用来当床的。

当薄暮从天窗射进来时,康达听到就在附近的奇怪的号角声。又过了好些时候,他听到许多黑人走过附近,然后闻到烹煮食物的味道。当饥饿的*挛混杂着头部的疼痛、背部的戳痛和手脚被荆棘所割的伤痛时,他严责自己没有等待更适当的时机脱逃,如同掉入陷阱的动物愚蠢地挣扎。他应该事先多观察学习这异地和这些无宗教信仰的人群。当屋门叽嘎地开启时,康达的双眼正闭着;他闻得出是那个他掐过的黑人。他躺得直直的,假装已睡着--直到肋骨挨了一记狠毒的脚踢才使他瞪大双眼。那黑人一面咒骂一面在康达面前放了某些东西,又丢一条被子在他身上,然后走了出去。大门在他身后“砰”地带上。

康达面前食物的味道使他的胃难受得如同背上的疼痛。他终于打开眼睛,在一个平坦的圆盘上堆有某种浓粥和某种肉,旁边有个盛着水的圆瓢。他被链成大字形的四肢根本无法把它们拿来吃,但却都近得可用他的嘴巴够到。正当他要咬一口时,他突然闻出那块肉是亵渎的猪肉,于是胃里的胆汁反倒呕到盘子里。

一整夜,他一直都是处在似醒似睡的状态,而且一直很不解为何这些看起来完全是非洲人长相的黑人竟然吃猪肉。这意味着他们完全不识阿拉神--亦或叛徒。他请求阿拉神原谅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有可能吃猪肉,或是以前曾经吃过任何带有猪肉的食物。

在天窗透进黎明的晨光之后不久,康达又再度听到奇怪的号角声;然后又传来烹煮食物的味道以及黑人匆忙地来回奔走的声音。此时,他最憎恨的那个黑人又带着食物和水前来。可是当他看到康达吐在原封不动的盘子上时,他很愤怒地弯下腰去,一面咒骂一面抓起盘中的秽物就往康达的脸上抹。然后他把新食物和水放在他面前后就径自离去。

康达告诉自己他待会儿要硬忍着把食物咽下去,但他现在已病得无法再去想这件事了。一会儿后,他听到门再度开启,这次他闻到“土霸”的恶臭味道。康达的双眼死命地紧闭着,可是当“土霸”愤怒地抱怨时,他害怕又会再挨一踢,于是赶忙睁开眼。他正好迎面望向那个“土霸”憎恶的脸--他气得满脸通红。“土霸”发出怒叱声并以威胁的手势警告假如他再不吃食物,就会挨揍,然后他就离去。

康达奋力地用左手指勉强地刮起“土霸”刚才站过的一撮泥土。他把泥土拨近自己,然后紧密双眼,恳求恶魔的灵魂永远在这“土霸”和其家人的身体里作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