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47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康达的左脚踝感染的脓汁都从伤口流出来,而且铁铐上也都沾满了恶心的黄色粘液。他一拐一拐地破行终于引起“工头”过去探头仔细地一看,他把头转开,吩咐山森把铁铐解开。

康达提起脚来时仍然很痛,但他因要被解开脚铐而兴奋得几乎没感觉到。当晚,就在别人都上床睡觉,一切变得沉寂后,康达破到门外,又开始另一次的逃命生涯。他朝着与上次被抓时的相反方向横过了一块田地,然后向着另一边一个更阔更深的森林逃去。他来到了一个峡谷,正当匍匐攀登时,他听到远处有声音。他静止不动,一颗心砰砰直跳地听着沉甸甸的脚步声一直前进,而终于传来山森粗砺的怒叫声:“托比!托比!”康达手中握着他粗糙地削来当矛戟的粗棒,内心觉得出奇的冷静,几乎是麻痹状态。他双眼冷冷地注视着那肥壮的侧影在峡谷顶端的树丛里快速地移动,越来越靠近。康达蜷缩成一团,像石头般地不动,然后时机终于成熟了,他用尽全力掷出手上的矛,但用力过度所引起的疼痛使他稍微叫出了声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听到声音的山森立刻跳到一边。

康达想逃走,但脚踝的伤痛使他几乎无法站直。当他转身要攻击时,山森已向他扑来,使劲全力地猛捶他,捶到他倒地。山森用力把他拖起,再继续揍他,而且只揍他的胸和腹,康达极力地扭曲身子以闪躲。此时,一记强而有力的拳头再度把他击倒。康达再也无法动弹来保卫自己了。

山森喘息着,用绳子把康达的双手绑紧,然后开始拉着绳子的另一端把康达拖回农场去。每当康达迟疑不前或走路摇晃时,他就会猛力地踢他。

康达所能做的只是跟在山森后头踉跄地走着。因疼痛和筋疲力竭而觉得头晕目眩的他,加上对自己的嫌恶,正等待回到屋子后被好好地抽打一顿。但当他们就在黎明出现前终于抵达时,山森只再踢了他一两下,就留下他独自一人缩成一团地躺着。

康达因体力尽失而全身发抖。但他还是用牙齿去撕咬绑在手上的绳子,咬到牙齿像火烧般地疼痛。可是就在绳子终于被扯掉时,清晨的号角声也开始响起,康达躺在那儿直啜泣。他又失败了,于是他向阿拉神祈祷。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仿佛他和山森间彼此秘密地仇视着。康达知道自己被监视得多严,而且他也知道山森正伺机找借口再揍他一顿。康达只是照做他被吩咐的事,假装得好像若无其事般,而且事情做得比以前更快更有效率。他注意到“工头”不太注意那些工作勤奋而且常带笑脸的人。康达实在笑不出来,但他知道汗流得越多,挨鞭子的次数就越少。

有天傍晚收工后当康达走近仓库时,他看到一只厚铁镐正半隐半现地放在“工头”命令两个人劈柴的锯木区。他四处张望,见着没人看到时赶紧偷偷地拾起铁镐藏在衣服里,然后冲口屋中。他用铁镐在坚实的地面上凿洞,把铁镐放进洞里之后,再用松土覆盖好。此外,他还用石头把土敲平,让地面看起来完好如初。

他终夜难眠,担心一旦他们发现铁镐不见了,所有的木屋都会被搜。翌日他觉得好多了,因为没人叫嚣出来。但他仍怀疑当时机成熟时他如何使用这铁镐来帮助自己逃亡。

他真正想得到的是每天清晨“工头”发给一些人的长刀。但每天傍晚他会看到“工头”把长刀收回,而且还很谨慎小心地点着数。只要有一把这种刀,他就可斩掉乱麻杂枝,更快地跑过森林。假如情势所遏,他会杀掉一条狗--或一个人。

大约一个月后的某个酷寒的下午--天空既阴霾又萧瑟--康达正穿过一块农田准备前往帮助另一黑人修补篱芭。令他震惊的是,天空开始掉下看起来像盐巴的东西,起初轻轻地,然后越掉越快,越掉越密。当那些盐巴形成白茫茫的一层薄地毯时,他听到附近的黑人大叫:“雪!”他想那大概是他们对这种盐巴的称呼吧!当他弯下去抓一把时,给他的感觉却很冷--甚至当他用舌头去舔时更冷。那感觉很刺激,但却没啥味道。他试着去闻,也是没味道,而且变成流体消失了。他在地上所见之处都是白茫茫的一层。

就在他走到农田的那一端前,“雪”已停止,甚至开始融化。康达隐藏内心的惊奇,在镇定自己后默默地向等在破篱笆旁的黑人伙伴点头。他们开始工作--康达帮助另一个缠绕一种他们叫做“铁丝”的金属线。不久后他们就修到一个几乎为高草所隐匿的地方,当另一黑人用所携带的长刀砍掉一些草时,康达的双眼就在估计他所站的位置到最近的森林间的距离。他知道山森不在附近,而“工头”当天也正在别的田上监督。康达工作得很辛勤、很忙碌,为的是不让另一人怀疑他内心正盘算什么。可是当他手握铁丝,低头看着正弯腰工作的那人时,他的呼吸变得很急促!刀子就留在那人身后几步处。

康达默默地向阿拉神祷告,然后双手紧握高举,使出浑身力气向那人的后脑捶下去。那人没吭一声地就倒地,好像被斧头砍中般。不一会儿后,康达就已用铁丝把那人的手脚绑起来。伸手取走长刀时,康达压抑住刺他的冲动--毕竟他不是可恶的山森--然后身体几乎弯到地朝森林跑,他觉得身轻如燕,恍若在梦中奔跑,好像一切都没有真正发生。

不久之后,他跑出了森林--此时却听到那个被他捆绑的人放声号叫,康达想他刚才应该把他杀了。于是他更放脚快跑,内心因而也涌起一股对自己的愤怒。这次当他抵达森林时,他并没有奋不顾身往树丛里钻,反而绕着边缘前进。他知道自己必须先多跑一段距离再藏身。假如他跑得够快够远,就会有时间找个好地方躲藏和休息。

康达准备像其他动物一样在森林内生活。到目前为止,他对这块土霸土地已有不少的认识。再加上他在非洲时学得的知识,他可以设立陷阱来捕捉兔子和其他啮齿动物,并用不会起烟的火来烤煮。当他跑时,尽量跑在可以遮身但又不会浓密到妨碍自己速度的树丛里。

日落前,康达知道自己已跑了好长一段路。但他还是继续跑,跑过溪流和峡谷,再跑一段来到了一处低浅的河床。只有当天色完全暗了,他才允许自己停下来藏身在树丛浓密但可以说跑就跑的地方。他躺在黑暗里,仔细地聆听狗吠声,但周遭却是一片寂静。

这可能吗?难道这一次他真的会成功?

就在此时,他觉得一股冷风扑面而来。他伸出手来,“雪”又开始下了。很快地他全身都已覆满,放眼所见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雪花。雪片静静地飘下来,而且越积越深,直到康达开始自己害怕会葬身于此。他已开始全身发冷,终于不得不跳出来继续跑以寻找更好的隐蔽处。

他跑了好一段路后踉跄地跌倒在地。他没有受伤,但当他回头一看时却很惊恐地看到自己竟在雪里留下脚印,而且脚印深得连瞎子都能追踪到他。他知道根本无法可以把这些痕迹抹去,而且他也意识到黎明就在转眼间,唯一可能解救的方法就是再拉长距离。他试着加快速度,但他已跑了一整夜,而且已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那把长刀变得愈来愈重,那可以用来砍树丛,但却无法用来融“雪”。当东方的天空开始泛白时,他听到他前头的远处有隐约的号角声,于是他立刻改变方向。但他很沮丧地感觉到在这覆满白雪的地方,他将无法找到安全的藏身之所。当他听到远处的狗吠声时,内心涌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怒气。于是他像只被套中的豹子般狂奔,但犬吠声越来越响。终于,当他第十次回头时,他看到狗群就尾追其后,那么土霸大概就在不远处。然后他听到一声枪声,这更加驱使他使劲地往前跑。但狗群最后还是追上了他。就当它们在几个箭步外时,康达迅速地掉头蹲伏着,反倒对它们狂叫!当它们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时,康达也纵身向前跃,一个快刀就劈开第一只狗的腹部,当场使它肚开肠流。在他狂挥长刀时,又正好砍中下一只狗的双眼间。

康达跳开后又开始跑,但他很快就听到骑马而来的人正冲过他身后树丛。他能做的就是钻人马匹无法穿越的树丛内。此时传来另一声枪响,接着又一声--他腿上突然感到剧烈的阵痛,于是他瘫倒在地上。当他奋力起身时,土霸大声叱叫并再度开火;这次他听到子弹砰地飞进他头旁的树枝里。就让他们杀了我吧!康达想道。我要有尊严地死。然后另一枪再度击中同一只腿,使得康达像巨掌拍地般地砰然倒地。当他在地上打滚叱骂吼叫时,他看到“工头”和另一个土霸持着枪走向他。他本来想跳起来逼他们再射他一枪让他结束生命,但腿上的伤口根本无法使他站起来。

另一个土霸用枪顶着康达的头,‘工头’则扯光康达的衣服,让他全身躶露地站在雪中。鲜血从他的腿上缓缓流下,染红了脚边的白雪。“工头”嘴里咒骂,拳头也无情无理性地落在康达身上;然后两人合力把他面向大树地绑着。

皮鞭开始抽过康达的肩和背,而且划人他的肌肉内。“工头”大声地怒叱,而康达在鞭子的猛力下全身抖颤。一会儿后,康达再也禁不住刺痛而尖叫,但鞭打仍没中断,直到最后康达瘫痪地依贴在树上。他的肩和背都布满了渗血的长鞭痕,有几处还露出血肉来。他意识模糊,只知道自己正往下沉。在碰到冰冷的雪后,他的眼前就一片漆黑了。

他在自己的屋内苏醒过来,连同意识疼痛都回复过来。轻微的移动都使他痛苦地尖叫,而他现在又铐回铁链里。但更糟的是,他的鼻子告诉他他从下巴到脚都裹在一块涂满猪油的大布里。当老厨娘带着食物进来时,他想向她啐唾沫,但他仅能勉强抬起头来。他觉得自己看到她眼中怜悯的眼神。

两天后,他一清早就被节庆的欢乐声所吵醒。他听到大房子外的黑人大叫“主人,圣诞节快乐!”他很纳闷他们有可能庆祝什么。他只想死,那样他的灵魂就可去见祖先。他要了结自己,让这块土霸地上永无止尽的悲哀永远消失,这是个令人窒息而且恶臭得无法呼到一口新鲜空气的地方。他内心沸腾着怒气,因土霸没把他看成人般地鞭打!而且执光他的衣服。待他体力恢复时,他一定要报复--而且还要逃走,否则他宁愿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