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55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往后的几天,当康达在菜园里工作时,他一直在想自己究竟花了多久的时间才意识到他对提琴手真是所知无几,而且还有许多事情他必须去了解他。他几乎很确定地联想到老园丁仍对他戴着面具一一康达偶尔会去拜访他。此外,他亦不了解蓓尔,虽然他和她每天都会交谈--不如说,当他在吃蓓尔给他的东西时,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聆听--但所谈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康达突然想起蓓尔和老园丁有时如何开始说某些事或暗示某事,然后会突然打住。大体来说,他们两人都是很谨慎的人,但他们对他似乎特别如此,因此康达决定多去了解他们。下次拜访老园丁时,他要以曼丁喀族的方式间接地去询问提琴手告诉过他的事。康达说他曾听到有关“面杆”,但不知道那是谁或是什么。

“那是下三滥的白人穷鬼,他们一生中都没有自己的黑奴!”老园丁很激动地说,“古老的弗吉尼亚法律中规定,如果抓到没有主人手写的通行证明而在路上行走的黑奴时,可以抽打他们或是把他们送进监狱。而被雇用来执行此项勤务的往往是这些专爱打别人家黑奴的下流白人,因为他们自己一个黑奴也没有。你是知道的,所有的白人因担心逃走的黑人会起来策谋叛乱造反而吓得魂不守舍。事实上,每一个‘面杆’不仅极爱滥加罪名在黑奴身上,而且更喜欢把黑奴在妻儿面前剥光衣服打得他们血淋淋。”

老园丁一方面看到康达对此话题很感兴趣,一方面也很欣喜他的造访,于是又继续说:“我们的主人一点也不赞同这种事,那也是为何他没有雇用工头的原因,他说他不要任何人打他的黑奴。他告诉他的黑奴要好自为之,做自己份内的事,不要破坏他的规矩。”

康达很纳闷这些规矩是什么,但老园丁又自顾自地说下去:“像他这样具有如此高尚的品德是因为他从大洋彼岸的英格兰来此之前就已很富有。华勒主人总是其他主人想模仿的对象,因为大部分的主人都是专猎黑人的狡猾鬼。他们霸占住一片土地和一两个黑奴,要他们工作得半死以种植作物为自己聚财。

“并不是所有的农场都有许多奴隶,大部分都只有一至五六个黑奴。我们这里有二十个黑奴,是个规模很大的农场。大约有三分之二的白人根本没有奴隶,那是我听说的。拥有五十至上百个黑奴的真正大农场大部分都集中在土壤肥沃的黑土所在地,像路易斯安那、密西西比和阿拉巴马这些河流沿岸的低地也有一些,还有种植稻米的佐治亚和南卡罗来纳海岸。”

“你多大岁数了?”康达突然问道。

老园丁看着他说:“比任何人所想象的还老。”他坐着沉思了一会,“当我还在孩童时期时,就听过印第安战争轰隆轰隆地打。”

老园丁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着康达,开始唱起歌来,康达很是惊愕。老园丁倏然停止后说道:“我母亲以前经常唱这首歌,她说那是他从来自非洲的母亲那儿学来的。你可以从歌词中分辨出这首歌是来自何处吗?”

“听起来像是赛瑞拉族的歌。”康达说道,“我在来此地的大船上曾听赛瑞拉族人说过话,但我不懂他们的语言。”

老园丁很鬼祟地四处张望后说:“还是闭嘴别唱了,有的黑奴听到了会去向主人告状。白人不要黑奴谈论有关非洲的事。”

康达一直认为这个老园丁具有一副十足的冈比亚沃洛夫血统:高鼻子、扁嘴chún,还有比冈比亚大部分的部落都黑的肤色。但既然老园丁如此说了,他决定还是不说出来。于是他改变了话题,改问老园丁从哪里来?为何会到这农场来?老园丁没有立刻答复,但他最后还是说了:“黑奴受很多苦,像我就得到许多教训。”他很谨慎地注视着康达,似乎在决定是否要继续说下去,“我以前曾是个很猛壮的人,我可以用腿把铁橇掰弯,可以扛起驴子负载不起的谷袋,也可以双臂举直地抓起一个成人。可是我劳动过度而且被前一个主人鞭打得几乎死去,他为了还债才把我让给现在的主人。”他停了半晌又说道:“我现在变得很虚弱,一有时间就只想休息。”

他的眼睛注视着康达说:“我不知道为何告诉你这些事,我的健康情况并不像外表看起来的那样糟。可是主人不把我卖掉,因为他认为我的健康状况不佳。虽然我看到你已学会处理园中的一些事,”他踌躇了一下说道,“假如你需要我帮助的话,我可以出去帮你--可是不能做太多,我身体不再强壮了。”他悲伤地说。

康达谢谢他的好意,并向他保证自己一人就可以干得不错。几分钟后康达告退了,在回屋的路上,他很恼怒自己竟没有对这个老人付出更多的怜悯与同情。他很难过老园丁曾遭遇这么多辛酸事,但他不得不对这些轻易就随波逐流、放弃挣扎的人态度冷淡。

翌日,康达决定要看看是否也能让蓓尔说话。既然他知道华勒主人是她最喜欢的话题,他开始便问为何主人没有结婚。“他以前结过婚--和普莉西莉亚小姐,就在我来的那一年。她长得很美,身材很娇小,那也是她死于分娩头一胎婴儿的原因。那是个女婴,但也死了。那是段最悲惨的时光。自从那时起,主人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每天只是工作、工作、工作,好像想让自己因此而累死。他无法忍受看着自己能够帮助的人生病或受伤,即使一只病猫或一个受伤的黑奴,他都会尽快地去抢救,像那个你经常和他聊天的提琴手--亦或像当初你被带来此地一样。他非常恼怒那些砍掉你脚掌的人,甚至把你从他亲弟弟约翰那儿买来。是约翰雇用那些爱撒谎的捕奴者,他们说你要杀掉他们。”

康达倾听着,在他开始欣赏这些黑人的人性深度的同时,他也了解到过去他从未想过的:虽然白人的行为万恶不赦,但他们也有人间苦难。他发现自己此时很渴望能熟悉白人的语言好告诉蓓尔这些话--并告诉她尼欧婆婆曾说过有关一个男孩子如何帮助一只掉进陷阱的鳄鱼的故事。尼欧婆婆结尾总是说:“这个世界总是以怨报德!”

一想起家就让康达忆起长久以前他一直想要告诉蓓尔的话,而现在似乎是个好时机。他很骄傲地告诉她,除了她的棕色皮肤外,她看起来非常像一个硕美的曼丁喀族女郎。

他本没期望蓓尔对这恭维作任何回答,但她发怒地说:“你在鬼扯什么!我真不明白为何那些白人把你从大船里倒出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