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67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虽然康达仍然喜欢去找提琴手和老园丁并与他们交换故事,但已不像以往单身那样频繁了。事实上,这也不是令人很意外的事,因为他现在大部分的空闲时间都和蓓尔在一起。但最近他们聚在一起时,他们感觉康达的态度似乎和以往大不相同--当然不是不友善,而是比较随和。事实上是他们把康达推人了蓓尔的怀抱,现在他结婚了,他对家庭生活的明显满足并不能给两个朋友在寒冷的冬夜带来温暖;他们似乎与康达拉开了一点距离。纵使康达感觉他不再像以往单身时那样与他们亲近,但他觉得现在自己有点较能为他人所接受,好像和蓓尔结婚后,他才变成他们生活圈子中的一分子。虽然他们两人对这个已婚的朋友说话的内容不再像往常那样粗俗一一但即使康达也承认甚至连他都喜欢提琴手的那股粗野。他们常年累月以来彼此所建立起的信任已更深更庄严。

“可怕!”有天晚上提琴手叫道,“那就是为何白人每天都在调查表里数人头!他们担心他们所带进来的黑奴人数超过白人!”

康达说蓓尔已告诉过他,她在官报上读到在弗吉尼亚这地区白人只多出黑人几千个而已。

“白人担心自由黑人的程度远超过担心我们这种人!”老园丁插嘴道。

“我曾听说在弗吉尼亚的自由黑人将近六千人,”提琴手说道,“但没听说有多少个黑奴。可是弗吉尼亚州并不是黑奴最多的一州。在南部那些州有最肥沃的农田生产最好的农作物,然后用船把那些农作物运至市场……”

“是的,在那些地方,平均每个白人就有两个黑奴!”老园丁打断了提琴手的话,“我告诉你,在路易斯安那三角洲地带和种甘蔗的密西西比河沿岸阿拉巴马的黑土区,南卡罗来纳以及种植稻米和破青叶的佐治亚州有绵延不断的农场,那里有各种难以计数的黑奴。”

“有些农场大得必须分成几个小农场,由工头来监督。”提琴手说道,“而拥有那些大农场的主人都是当地有名望的政客和商人。他们事实上并不要这些农场,也许只是在感恩节、圣诞节或夏日野餐时才会驾着豪华的马车,载着一车子的朋友来此度假。”

“但你知道吗,”老园丁失声道,“这些富有城市的白人心肠很善良,就是他们高唱反奴隶制度。”

提琴手立即打断他的话:“哼,那有什么用!总是有白人要废除奴隶制度。干,弗吉尼亚法律宣布蓄奴为非法行为已有十年,但有无注意到我们仍是奴隶,而且他们仍不断地用船运进更多的黑奴?”

“他们都被带往何处?”康达问道,“有些我认识的车夫说他们和他们主人长途旅行时,曾经走过一些好几天都无法看到一张黑面孔的地方。”

“有好多郡甚至连大农场都没有,当然也几乎没有黑奴。”老园丁说道,“除了几块用十五分钱就可买到一亩的岩石农田外,几乎一无所有。那儿的白人穷得吃泥土为生,而那些有几块贫脊农田和寥寥数个黑奴的白人也没好过到什么程度。”

“我听说有个叫做西印度群岛的地方有许多黑奴。”提琴手说道,然后转向康达说,“你知道那地方在何处吗?那是在大海的另一头,和你的家乡一样。”康达摇摇头。

“不管如何,”提琴手继续说,“我听说那儿的主人都拥有上千个之多的黑奴。他种植甘蔗、制糖和酿甘蔗酒。有人告诉我,许多像你一样从非洲运来的黑奴都会先停泊在西印度群岛一阵子。白人会在那儿把那些因长途旅行而病倒、瘦弱、挨饿或几乎奄奄一息的人养肥后再运到这儿来卖就可卖得更好的价钱。”

康达总是很惊讶地发觉提琴手和老园丁似乎通晓许多他们从未见过或到过的地方,因为他很清晰地回忆起他曾听他俩说他们从未踏出弗吉尼亚和北卡罗来纳一步。而他走过的地方比他们多又广--不仅一路从非洲至此,而且还驾着主人的马车在州际间奔走--但他们知晓的事情却远超过他。特别在这些年来和他们谈话后,他才渐渐了解许多他以前所不知道的事。

康达并不难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孤陋寡闻,因为大家都在帮他脱离那层面;但真正深深地困扰他的是这些年来他甚至比一般的奴隶来得有常识。从他所能观察的范围,他发现大部分的黑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置何处,更别提自己的出生与来历了。

“我敢打赌弗吉尼亚半数以上的黑奴一辈子从未走出他们的农场。”当他向蓓尔提及这话题时,蓓尔如此说,“此外他们除了里士满、弗雷德里斯堡和北方外,从未听说过其他的地方;而且对于自己的所在地也一无所知。白人使得黑奴如此的寡闻和无知是因为他们担心黑奴会造反和叛变。”

当康达听到此内幕是出自蓓尔口中而不是提琴手或老园丁时十分惊讶,在还来不及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时,蓓尔又继续说道:“你想如果你有机会,你还会再逃跑吗?”

康达被此问题问得目瞪口呆,因而好久说不出话来。他最后又开口道:“嗯,我好久没想过此问题了。”

“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一直在想许多别人猜不到我会想的事。”蓓尔说道,“有时候,我会想到自由。”她凑近地望着康达又说:“不管主人有多好,我开始觉得假如你和我都能再年轻一次的话,我相信我今晚就会准备离开这里。”当康达坐在原地,显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时,她又悄悄地说道:“我想我现在已变得既老又怕事了。”

此刻的蓓尔定已读出康达内心对自己的想法,而这就像一记拳头重击在他头上。他现在已老得跑不动,而且不能再受到鞭答。再加上怕事,往日那些痛苦、恐惧和夜里逃亡奔跑的景象又一一地回到他脑海:起泡的脚,喘不过气的肺,流血的双手,刺人的荆棘,追赶的狗吠声,猎狗的尖爪利齿,夺人魂魄的枪声,鞭抽的刺痛和挥落而下的斧头。康达在不自觉中已陷入一片抑郁的沮丧和消沉中。蓓尔虽然知道自己不是有意提及此事,但她心里也很清楚自己若再继续谈论此事,即使道了歉也只会使情况更糟,因此她只好起身上床去睡觉。

当康达意识到蓓尔已离去时,他很难过自己竟把蓓尔搁置一旁不管。更令他伤心痛楚的是他竟悲哀到低估蓓尔和其他黑人的情怀。

虽然那些黑人除了对自己所爱的人外从不向别人表露自己的感觉,但康达终于了解他们的所感和所恨和他一样都是源于此种生活的压抑。他真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向蓓尔说出他心中的歉意,对她苦楚的感受;他多么感激她的爱,内心多么强烈地感受到他俩之间一股无形的牵系在滋长。他悄悄地起身,走进卧房内,脱去衣服,把蓓尔紧紧地搂在怀里,并以全身之力激情地与她做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