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69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她就好像是个小黑娃娃!”当三天后安小姐第一次在蓓尔的厨房内看到济茜时,她欣喜得拍手直跳。“她会不会是我的?”

蓓尔张大了嘴笑得很愉快地说:“嗯,亲爱的,她是属于我和她爹的,但她很快就会长得很大,到时你爱和她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

安小姐照做了。每当康达走到厨房想问主人是否要用马车,或只是去看蓓尔时,他会发现主人那个四岁的黄头发的侄女弯在济茜的摇篮边爱抚地说:“快点长大哦!我们很快就会有许多好玩的事情呢!你听到了吗?你要快点长大,现在就长!”康达从不对此事表示任何意见,但当他一想到假如济茜长大像个特殊的娃娃成为她的玩物后,这个土霸小孩会有何骄横的态度时就怒气冲天。而蓓尔甚至没有敬重他身为男人且身为人父的尊严,从没问他对自己的女儿被把他们买来的主人家的女儿逗弄时的感觉。思及此,康达觉得很痛心。

有时候,康达似乎觉得蓓尔关心主人甚于关心他。他已数不清有多少个晚上,蓓尔一直在谈论安小姐来取代华勒主人那个未出生就去世的女儿,实在是天意。

“哦,天啊!我真不愿去回想那件事。”有天晚上蓓尔哼着说,“可怜的美丽普里丝·希拉夫人娇小得几乎不比一只鸟大,她每天都在这儿走动,对着自己唱歌,也对我微笑。她经常摸着自己的肚子,就只等待生产日。而就在一个清晨,她只尖叫一声就去世了,连她肚里的女婴也是!自从那时起我就几乎看不到主人的笑容--直到安小姐的出现。”

康达对主人的孤寂一点也不寄予同情。但主人如果再婚,似乎就会忙得无法溺爱他的侄女;那样的话,就会顺理成章地减少安小姐来访的次数--而且也无法来逗弄济茜。

“从那时候起,我经常看到主人把那小女孩放在膝上,紧紧地抱着她,亲呢地对她说话,唱歌哄她人睡,再把她抱到床上去,好像只要安小姐在此,他的视线就一刻也不愿离开她。而且我知道那是因为主人内心一直认为他自己就是安小姐的父亲。”

蓓尔会告诉康达即使不牵扯济茜,主人也会对他们两人更加亲切。因为安小姐和济茜建立起友谊后就会经常带济茜到大房子去,而这也不会伤害到约翰主人和他那令人作呕的太太。“她很阴险,一直想使他们的女儿和主人发展出一种密不可分的亲情,他们盘算的只是主人的钱而已。”无论主人的弟弟表现得他是何种重要的人物,蓓尔说事实上她知道他偶尔会向主人借钱。而康达相当清楚可以相信蓓尔的话--并不是他在乎这个土霸比那个有钱,而是因为土霸对他而言都是一样的货色。

自从济茜出生后,在康达驾车载主人四处去看病人和拜访朋友时,他会经常发现自己和蓓尔一样希望主人能够再婚--虽然他的理由和蓓尔的大异其趣。“我觉得他任寂寞可怜的,自己一人住着这么偌大的房子。事实上,我相信那是为什么他总是马不停蹄地到处奔波,他要自己永远有做不完的事。天啊!连安小姐都看得出来!上次她来此,当我正在侍候他们吃午餐,安小姐突然问道:‘威廉伯父,你为什么不像其他人一样有太太呢?’可怜的主人,他当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有件事康达从未告诉蓓尔,因为他知道蓓尔非常喜欢打听土霸的闲事。康达知道有些妇女每当他们的马车驶进马车道时,就蹑手蹑脚地跑出来看他们主人的马车。主人有个几已病入膏盲的病人,她家的胖厨娘很轻蔑地告诉康达说:“那个可恶的贱妇根本就没病,也难怪你的主人治不好她。她一克死丈夫后,现在又假病要你主人常来替她治病。我真希望你主人能够看到她把我们这些黑奴当做驴子般咆哮、吼喊的样子,而且她根本连碰也不碰你主人给她的葯!”另外还有个女病人,每次主人离开时就会恋恋不舍地依着他的手臂走到前廊来,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而且当她虚弱地摇着扇子时,还含情脉脉地看着主人。可是对于这两个女人,主人总是退避三舍,诊疗时间总比其他病人短。

随着时间不断地流逝,现在安小姐每星期都会被接来拜访华勒主人两次,而她一来都要花上好几个小时逗济茜玩。虽然康达无法阻止,但他尽量避开不去看到。可是每当他一转身,她俩似乎就会无所不在地出现在他面前,而他却又不得不看主人的侄女轻拍他女儿、亲吻她、爱抚她的情景。这使他内心充满了厌恶,而且使他忆起一句世代相传的非洲谚语:“到头来,猫还是会吃掉它掌中所逗弄的老鼠。”

康这只有在安小姐不来时才会觉得宽心些。那年夏天当济茜开始学爬时,蓓尔和康达整个晚上都会待在屋内欣慰地看着她兴奋地在地上爬,尿布在屁股后头翘得老高。可是当安小姐又来时,他们就会避开。这个小姐总是活蹦乱跳地绕着济茜打转并且叫道:“来啊,济茜,来啊!”而济茜就会尽其所能地爬行追赶,嘴里发出愉快的咕噜声。蓓尔会高兴地在旁微笑,但她知道即使康达现在在外驾车,可是当他回家后发现安小姐曾经来过时,他当晚就会抿嘴板着脸,眼睛完全移向别处,这行为令蓓尔相当气恼。当她考虑到假如康达的情绪被主人察觉到后会有何下场时,她更有点担心。

因此蓓尔尽量说服康达说假如他能接受的话,两个小孩的情谊发展是不会有任何伤害的。她常常告诉康达说白人女孩长大后对她们童年时的黑人玩伴都会相当挚爱,甚至相当忠诚。“在你开始驾马车之前,有个白人夫人死于生产--就像他们以前的夫人一样--因此那个白人女婴就由一个也刚生了个女婴的黑人奶妈哺rǔ。当那个主人再婚时,那两个女孩几乎已像姊妹般地一起成长。可是那个新来的继母却是强烈地反对她们两人如此亲密,于是怂恿那个主人把黑人女孩和奶妈一起卖掉。但当她们一走,那白人女孩便在后面猛追。后来她开始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因此他们来找主人去看诊。直到最后,主人告诉她父亲说除非那黑人女孩被找回来,否则持续性的虚弱和悲伤会夺走那女孩的性命。那个主人几乎要挥鞭打死他的第二任太太。他刻不容缓地快马加鞭,不知道要追踪多远才能找到那个把黑人女孩和奶妈带走的奴贩,然后再把她们从新的主人那儿买回。但他终于还是把黑人女孩带回来,并请律师把她登记为他女儿的财产。”蓓尔又说即使多年后的现在,虽然那女孩已长成女人,但她的健康仍未完全复原,“那个黑人女孩仍和她住一起,而且一直照顾着她,两人至今甚至都没结婚。”

就康达而言,假如蓓尔极力用她的故事来作为反对黑人和白人之间友谊的辩论而不是赞同的话,这个例证是再具有说服力不过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