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72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老园丁的过世持续地在康达的内心笼罩阴霾,因此有天晚上在济茜上床睡觉后,蓓尔终于说了一些有关此事的话。

“康达,我知道你对老园丁的感情,但你不能因此一蹶不振!”康达只是望望她。“收敛一下吧!下星期天是济茜的两岁生日,你可不要再一副颓丧的模样。”

“我会没事的。”康达口气僵硬地回答,希望蓓尔不要以为他把此事都给忘了。康达有五天的时间可为济茜做个礼物。在星期四下午之前,他已用松木雕出一个漂亮的曼丁喀族娃娃,并用亚麻子油和煤灰擦拭,然后再上油打亮,直到它完全像家乡的黑檀木所雕刻一样。而许久以前就已为济茜做好一件洋装的蓓尔正在厨房里用巧克力在蛋糕上滴出两根蜡烛--星期日晚上舒琪姑妈和曼帝大姐会过来帮他们吃--此时约翰主人的车夫罗斯比正好驾马车抵达。

当主人微笑着把蓓尔叫进去,说安小姐已经说服她父母,让她整个周末都和他待在一起时,蓓尔不得不强忍住内心的不快。“安小姐明天傍晚就会抵达,记得要准备好一间客房。”主人说道,“此外,你为什么不为星期天烘焙个蛋糕或什么?我侄女告诉我说你的女儿要庆祝生日,所以她想在她的房间里开个舞会--就只有她们两人。安也问她是否可以留济茜在房里过夜,我说那没关系,所以记得要在她床脚边的地板上铺一张草席。”

当蓓尔把消息吐露给康达时又另外加道:她要烘焙的蛋糕必须在大房子里上桌,而不能在他们自己的屋内,而且济茜会忙着和安小姐玩耍而无法开一场自家人的舞会。康达气得不想说话,甚至也不愿望蓓尔一眼。他踏出门外,直接走向马厩,把他藏在一堆稻草下的木娃娃拿出来。

他向阿拉神发誓这类的事绝不会再发生在他的济茜身上--但他又能怎么办呢?这种令人生厌的挫折感几乎使他开始了解到,为何这些黑人深信抵抗土霸就宛如雪中的花朵试着要探出头来那样不可能。可是就在当时,他望着木娃娃,想起他曾听说一个黑人母亲在拍卖场上疯狂地把她的婴儿摔死在地上,使婴儿当场头破血流脑浆四溢,这个母亲大叫道:“你们对我所做的一切休想再加到她身上!”于是他高举木娃娃想用力地向墙丢去;但他又放了下来。不,他不能那样做。“逃跑”这主意如何呢?蓓尔曾经提过两次。她真的会走吗?假如她真同意逃跑,他们会成功吗--以他们这种年龄,加上他半瘸着脚,外带一个年幼不会走路的小孩?他已多年没认真地考虑过此想法,但至目前为止他对此地区的了解已像对农场一样了若指掌了。也许……

他丢下木娃娃,起身走回屋子。但蓓尔在他要说话时已抢先开口了:‘康达,我的感觉和你一样,但你听我说:我宁愿济茜是在这样的环境长大,而不愿她像诺亚一样当个小农奴。他只不过大济茜两岁,那些农奴就已开始带着他去上工,要他拔草和提水。不要在乎你还有其他什么感觉,就当作你必须同意此事就好了。”康达一如往常啥话也不说,但在他当奴隶这二十五年来,所见所闻已让他很清楚地知道农奴的生活就宛如是农场动物的生活,他宁愿死也不愿使他的女儿被宣判如此的命运。

几个星期后,有天傍晚当康达回家时,他看到蓓尔等在门口,手上拿着一杯他在一天辛劳驾车后常常渴望喝到的冷牛奶。当他坐在摇椅上等着吃晚餐时,蓓尔走到他身后,在康达甚至没有要求的情况下就开始按摩起他的背,而且很清楚他在一天驾车后最酸痛的位置在哪里。当她把一盘康达最喜爱的非洲燉食摆在他面前时,他知道蓓尔一定开始使用温柔策略准备告诉他什么事,但他知道最好不要问。整个晚餐时间,她一直喋喋不休地谈论着芝麻绿豆大的小事。大约晚餐后一小时,正当康达开始纳闷蓓尔要搞到何时的时候,也到了该睡觉的时间了。蓓尔沉寂了好一会儿,在深呼了一口气后,她把手放进康达的臂膀里。康达知道时刻到了。

“康达,我不晓得如何启口,所以只好一五一十地照实说。主人已经告诉我他答应了安小姐,当明天轮到他去拜访约翰主人时,会把济茜送到她家和她玩一天。”

这实在太过份了!这简直是暴虐无道!他们必须眼睁睁地旁观,让济茜慢慢地变得像一只听话的乖乖狗,更甚者,她不仅已家庭破碎,而且还要由康达亲自把这只“动物”送到她的新养主那儿。康达合上双眼,挣扎地想抑制住自己的怒气,然后从他的椅子上跳起来--粗鲁地把蓓尔的手甩开--冲出门外。当蓓尔当晚独自躺在床上辗转反倒时,康达也蹲坐在马厩的一角彻夜失眠。两人都在哭泣。

翌日清晨当他们把马车停在约翰主人门前,在康达还没把济茜抱下来时,安小姐就已冲出来见他们,济茜甚至连再见也没说就走了。当康达把马车掉头转往大马路时,身后传来女娃儿的嬉笑声,他觉得很心酸。

就在下午接近傍晚时分,当康达在安小姐家大房子外二十里处等候主人时,一个奴隶跑来告诉他说华勒主人也许要熬夜整晚来诊治他们病重的夫人,要康达明天再来接他。康达服从了,但当他驾往大房子时,却很不高兴地知道安小姐已经要求她卧病在床的母亲让济茜留下来过夜。可是让他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的是他们回答说她俩的吵声使夫人头很痛,于是康达赶紧把济茜抱到驾驶座上搂在他身旁,迫不及待地赶车回家。

当他们继续往前驾车时,康达开始渐渐悟出这是自从济茜命名仪式以来他第一次完全单独与她相处。当他们在暮色渐落的大地上驾车时,康达觉得内心涌起一股莫名的开心,但他同时也觉得很愚蠢。因为在他为这第一胎孩子付出这么多心血和责任后,他现在竟然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举止。他突然把济茜抱到膝上,很笨拙地摸着她的手、她的脚和她的头,而济茜却坐卧不定且很好奇地望着他。他再把她抱起来,测试她有多重,然后很严肃地把缰绳放在她的小手中--很快地,济茜快乐的笑声似乎是他有史以来所听过的最愉悦的声音。

“你这小美人,”康达终于对济茜说,而济茜只是望着他,“你长得很像我的小弟弟,马地。”

济茜仍然只是望着他。“爸!”康达边说边指着自己,济茜看着他的手指头。康达又拍拍胸口说:“爸!”但济茜已把注意力转回马匹上,她轻轻地挥打缰绳,尖声地叫着:“快点!”模仿她曾听康达说过的其他话。她很骄傲地抬头对康达笑,但康达看起来像是受到很大的伤害,因此济茜的笑容很快就消失。在剩下的路途中他俩都静默地驾着马车。

几个星期后,在他们第二次拜访安小姐后回家的路上,济茜靠在康达身上,用她那胖嘟嘟的小手指贴在他胸口,眼中带着闪烁的光芒说:“爸!”

康达的心情相当激荡。他把济茜的手指扳回到她自己说:“你的名字是济茜。”然后停了一下。“济茜!”她记得自己的名字,于是开始微笑。康达又指向自己说:“康达·金特”。

可是济茜看来很困惑不解。她指着康达说:“爸!”这次他俩都开怀地笑了。

在仲夏之前,康达很满意济茜学话的速度和她似乎很喜欢他们一同驾车的表情,康达开始对济茜抱着希望。有一天,当济茜单独和蓓尔在一起时,她无意间从嘴边溜出一两句曼丁喀语。当晚蓓尔把济茜送到舒琪姑妈家吃晚饭,独自坐在家里等康达回来。

“你有没有大脑?”蓓尔大叫道,“难道你不知道你最好注意一点--不要让小孩和我们惹上麻烦!你的脑子最好也清醒一下--济茜不是非洲人!”康达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掴蓓尔的冲动,不只因为她像攻击般地扯高嗓子,而且更甚的是她否认了他的血缘和种族。难道一个人因为畏惧土霸的惩罚就可忘记祖宗吗?但某件事情警告他不要发泄他的愤怒,因为任何与蓓尔的正面冲突都有可能导致她阻断济茜继续与他出游。但他又想到蓓尔如果那样做一定得向主人报告原因,而她根本不敢说。纵使如此,他实在无法体会当初为何要娶一个在土霸土地上出生的女人。

翌日,当他在附近的一个农场等候主人做家庭诊治拜访时,另一个马夫告诉康达他“图森”的故事。他是个在海地组织一支黑人反叛军的黑奴,他不仅领导他们成功地打败法军,连西班牙和英国也都演不成军。那个马夫又说,图森是从阅读“亚历山大大帝”和“凯撒大帝”等古代名战士的故事中学习到作战的技巧,而那些书是他以前的主人给他的,他主人后来也帮他从海地逃到“联邦州国”。在过去的几个月来,图森已成为康达心目中的英雄,排行仅次于曼丁喀族的传奇英雄战士“桑迪塔”之后。康达当时迫不及待地要赶紧回来,把这个令人振奋的故事向大家报告。

但他却忘了告诉他们,因为蓓尔在马厩等他,告诉他说济茜发高烧而且身上浮出肿块。主人说那是“腮腺炎”。康达的担忧直到蓓尔告诉他那是小孩子常有的正常现象才消失。但当康达后来知道安小姐被命令远离济茜直至她康复时--至少需两个星期--他反而暗暗自喜。但济茜才病几天,约翰主人的车夫罗斯比就替安小姐送来一个衣着亮丽的土霸娃娃,而济茜一眼就爱极了那娃娃。她坐在床上,紧紧地搂住那娃娃,不断地来回摇着,眼睛半张半开地大叫道:“好漂亮哦!”康达一语不发地离开屋子,大步地迈过院子到马厩去。那木娃娃仍然在他几个月前所弃置且遗忘的阁楼上,在用袖子把娃娃擦拭后,他把木娃娃带回屋内,突然从身后拿到济茜面前。当济茜看到木娃娃时开心地笑了,甚至连蓓尔都相当欣赏,但几分钟后康达可以看出济茜比较喜欢土霸娃娃。他生平第一次对他女儿如此愤怒!

当康达注意到这两个女孩如此急着想团聚,以弥补无法在一起的那几个星期时,他一点也不快乐。虽然有时康达会被派将济茜送到约翰主人家和安小姐一起玩,但毫无疑问的,安小姐比较喜欢到他叔父这里来。因为根据他们的厨娘欧梅佳说,她夫人时常抱怨两小孩的吵声使她头很痛,而且常常以濒于晕厥作为最后武器来吓阻她们,但她又说他们夫人常和她伶牙利齿的女儿斗嘴。罗斯比有天告诉蓓尔说他们夫人对那两女孩吼叫,而且说:“你俩就像是黑奴一样!’而安小姐却立刻回嘴说:“嗯!黑奴比我们有趣多了,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事可担心!”但这两个女孩在华勒主人家却是尽情地玩耍,吵闹。康达每次在林荫花道上驾车时就会听到两小孩在大房子内、院子和花园追逐尖叫的声音,她们甚至还会跑到鸡栏、猪圈、马厩和没有上锁的奴隶排房去。

有天下午当康达和主人外出后,济茜带安小姐到她家看康达装石头的葫芦,那是当济茜因腮腺炎待在家里时发现而且感到相当有趣的东西。就当济茜正要伸手进葫芦嘴里,蓓尔正巧走进来,她望了一眼后大声吼叫:“不准碰你爸爸的石头!那是他用来算他年龄的东西!”翌日,罗斯比从约翰主人那儿带来一封信给主人;五分钟后华勒主人把蓓尔唤到书房,他语气的严厉使蓓尔离开厨房前就已两脚发软。主人询问道:“安小姐告诉她父母她在你们屋内看到某种东西。这种有关非洲人每个新月把石头放进葫芦内的巫术是什么?”

蓓尔的一颗心砰砰跳,支支吾吾地说:“石头?主人,什么石头?”

“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主人说道。

蓓尔勉强地挤出一脸紧张的笑容:“哦,我知道您在说什么了。主人,那不是巫术。我只知道我家那个年纪已大的非洲黑奴不会数数,因此每个新月时他都会在葫芦内放进一个石头,借此来数他的岁数!”

仍然皱着眉头的华勒主人示意蓓尔国厨房去。十分钟后,她冲回屋内,把济茜从康达膝上夺下,大声叱骂:“你听着!以后不准你再把那女孩带回屋内来,否则我就扭断你的脖子!”

在把哭泣的济茜送上床后,蓓尔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向康达解释:“我知道那葫芦和那些石头没有害处,但我已告诉过你任何有关非洲的玩意都会惹来麻烦!而且主人永不会忘记此事!”

康达内心有股无力感的愤怒,连晚餐也吃不下。二十多年来几乎每天为主人驾车的他很惊讶也很气愤地发现,连他只是单纯地把石头放进葫芦里都会引来主人的怀疑。

大约两个星期后,紧张的情势才渐渐消退,而安小姐也恢复她以往的拜访。此时正是莓果开花的季节,这两个女孩往往在爬满藤蔓的篱墙旁来回徘徊,寻找墨绿色的野草莓丛,而且提了满满的一篮子回家,她们的手和嘴都染上紫红包的莓汁。有时候她们会带回像蛇蜕、鹪鹩巢或破旧的箭头等诸类的宝藏,她们会很兴奋地一一展示给蓓尔看,然后把这些物品很机密地藏在某处。藏完后可能就去玩泥巴了,下午带着满身的泥巴回到厨房后,往往立刻被蓓尔命令再到外头的井边冲洗干净。筋疲力尽的她们在吃完点心后又会一起躺在蓓尔为她们铺设的草席上睡一小觉。如果安小姐要在此过夜,在她和主人共进晚餐后,她会一直陪伴主人到上床时间,然后主人会派她去叫蓓尔来她床边说故事。蓓尔常常顺便把一样疲惫的济茜带来,然后继续小白兔被狐狸算计而最后狐狸自己中了圈套的冒险故事。

康达相当憎恨这两个女孩日益加深的亲见感情,有时甚至亲昵到两人同睡在济茜的卧床上。但他不得不坦承他在某一方面很高兴济茜有这么快乐的童年,而且他已渐渐同意蓓尔所说的:当土霸的宠物总比一辈子待在农田里好。但他很确信自己有时可以感觉出蓓尔看到这两个女孩这样亲密地嬉闹玩耍时内心的不安。他敢大胆假设至少有几次,蓓尔和他有同样的感觉和担忧、畏惧。有几个晚上,当他看到她把济茜抱在膝上,嘴边哼着她的“耶稣”歌曲时,他感觉到当蓓尔看着济茜慾睡的脸庞时很为济茜忧虑。她想要警告她的孩子,无论她们的情感有多浓,绝对不要太喜欢土霸。虽然济茜还年幼得无法了解这类的事,但蓓尔相当明白太信任土霸会导致钻牛角类的苦痛;难道他们不也是这样卖掉她的两个女儿?济茜将来的命运会如何根本不得而知,而他和蓓尔的亦无从猜测。但他知道一件事:阿拉神不会轻易饶过任何伤害济茜的土霸。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