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84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虚弱且晕眩的济茜躺在黑暗中,躺在一些粗麻布袋上,躺在那间天黑后不久骡车抵达时她被推进的木屋里。她意识模糊地纳闷着当时是几点,好似那天晚上会一直永远地延续下去。她开始翻身扭转,试着强迫自己去想一些--随便什么都可以--能让自己不再惊吓的事。最后,在试了上百次后,她终于全神贯注地策划如何到达“北方”。她常听说黑人逃脱成功后,能够在那里找到自由。但假如她走错方向的话,有可能走往“南方”去,而听说那儿的主人和工头比华勒主人还坏。哪边是“北方’?她不得而知。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逃走。”她痛恨地发誓。

当她听到屋门第一次叽嘎地开启时,宛如一针芒刺插入她的脊椎里。她在黑暗中倏地跳起来向后倒退,瞥见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溜进来,一只手还护着另一只手上持着的蜡烛火焰。透过晦暗的烛光,她认得这是买下她的那个白人,她还看到他手上握着一根随时待用的短柄鞭子。但令她全身冰冷地呆站在原地的是那白人脸上不怀好意的膘视。

“我不会伤害你。”他说着,而呼吸中带着的酒气几乎今济茜窒息。她感觉得出他的企图,他想要和她做那种爸妈晚上以为她睡了而在隔壁房间内弄出奇怪声响的事;他想要对她做她和诺亚在篱墙旁散步时,诺亚怂恿她做的那码事,而有好多次她几乎快迁就地答应,特别是在他逃走的前一晚,但当他嘶哑地大叫“我要你为我生小孩!”时她却吓坏了。现在她想这个白人一定疯了,竟然认为她会允许他对她做那种事。

“我现在没有时间陪你慢慢玩!”那白人叽咕道,而此刻的济茜眼睛正四处张望如何躲开他以逃进黑夜里。但他似乎看出了济茜内心的想法,于是身体倏地向旁移动以挡住她的去路。而且当他把手上的蜡烛放斜,让蜡油滴在屋内唯一的一张破椅子上时,目光仍不肯放过济茜。济茜一步一步地慢慢向后退,直至她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正磨擦着墙壁。“你难道蠢到不知道我是你的新主人吗?”他看着济茜,露出一脸狰狞的笑,“你是个美丽的少女,假如我够喜欢你的话,也许会放你自由--”

当他纵身一扑擒住济茜时,济茜不住地扭摆想挣脱,且不住地吼叫,而那个白人气得满嘴直骂脏话,连带着鞭子也狠狠往她的颈后一抽。“我要把你的皮剥了!”像个疯女人般猛踢猛跳的济茜使劲全身力气地狂抓他那扭曲皱眉的脸,但慢慢地,他粗暴地把她强压到地板上,向后挣脱想站起来的济茜又被甩到地上去。然后那个白人跪到他身旁,一只手堵住她的嘴,不让她尖叫,另一只手则把一块脏臭的粗麻布塞人她的嘴巴,让她无法再声张。当济茜恼怒地用手臂猛撞他,并弓着背想摆脱他时,他抓着济茜的头去撞地板,且一遍又一遍地,一次又一次地,然后开始一巴掌一巴掌地掴--而且越来越兴奋--直到济茜觉得她的衣服被剥开,她的内衣被撕扯开。在狂乱的翻腾打滚之际,她嘴巴内的麻布使她的声音被哽塞,她觉得那白人的手一直滑到她的大腿间摸弄、搜索,指头不住地狠亵她的私处,挤压并扩张。那白人再出一记令她完全麻木的重击,然后扯下她的袜带,不断地用裤裆前端去磨擦。就在他猛力地把突起的硬物往她的私处一插时,她全身的血液、肌肉即时流贯着烧烤般的炙痛,济茜的知觉似乎快爆炸!那白人的突物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抽动、插入,直到最后她完全失去意识!

翌日破晓之初,济茜张开她的双眼。她满怀着羞愧地发现,一个年轻的妇女正弯在她身旁用一块破布蘸着肥皂温水轻柔地擦拭着她的私处。济茜的鼻子告诉她,她的身体已被玷污。她很难堪地闭上双眼,而且很快地感觉到那名妇女也在擦拭她自己的“那里”。当济茜再度张开眼睛时,那妇女脸上全然无一丝表情,好像她只是在洗衣服,好像这只是她一生中经常被使唤去做的工作之一。最后她在济茜的腰上放块干净的毛巾,然后注视着她的脸。“我想你现在大概不愿跟任何人说话。”这妇女一面静静地说,一面收拾肮脏的破布和水桶准备离去。把这些东西勾在弯曲的手臂里后,她又再度弯下去拖起一只麻布袋覆盖在济茜身上。“过一会儿,我会拿一些东西来给你吃。”她说完后,就走出屋子。

济茜躺在那里好像悬浮在半空中。她一直试着说服自己说这种难以启齿且不可思议的事没有发生过,但她那被扯裂开的私处传来的阵阵刺痛,使这惨痛的事实历历地浮现在她的脑海。她感觉到污秽和龌龊以及一世永难抹灭的羞辱。她试着改变姿势和位置,但痛楚似乎渐渐地扩散开来。她躺直了身子,紧紧地抓住身旁的麻布袋,好像想把自己的蒙羞包起来,但疼痛变得愈来愈严重。

济茜回想过去四天三夜来所发生的点点滴滴。她仍可看到她父母那两张惊恐的脸庞,仍可听到当她被拖走时,他们无助的哭喊,她仍可感觉到自己还挣扎地想脱离那个白人奴贩。在借口乞求要上厕所时,她本来几乎可逃掉。最后,他们到达了一个小镇。在一番长久的讨价还价后,奴贩终于把她卖给现在的这个主人,而他一等到天黑就闯进来强暴她。妈咪!爹地!但愿叫声能传达到他们耳边--但他们甚至不知道她现在身置何处。可是谁又知道他们遭遇了何种命运呢?她知道华勒主人从不卖掉任何他所拥有的黑奴--“除非他们坏了他的规则”。但在百般试着阻止主人把她卖掉时,他们一定已经破坏了无数的规则。

而诺亚,他究竟如何了呢?他现在正在某处,被鞭打得奄奄一息吗?往事又再度历历地浮现在济茜脑海:诺亚怒不可遏地要求假如她要证明她对他的爱,就得利用她的写字能力来替他伪造一张旅行通行证,好让他在被巡逻兵或其他人挡路盘问时能够亮给对方看。她清楚地记得当诺亚向她发誓:一旦他逃到北方去,会尽快地找到工作,然后用省下的些许零用钱再偷溜回来,也把她接到北方去,从此就过永不分离的日子,那时他脸上浮现着严肃和决心。思及此,济茜啜泣着。她知道她永不可能再见到他,或是她的双亲。除非--

她的思绪中突然点燃一盏希望!安小姐自小女孩起就一直发誓在她将来嫁给某个英俊富有的年轻少爷时,济茜必定要做她个人的女仆,将来好替她照顾满屋子的小孩。当她发现济茜被卖掉时有可能又哭又闹地跑去乞求华勒主人吗?安小姐是世上最能左右主人决定的人!主人会派出一些人寻找那个奴贩,然后询问她被卖往何方,再把她赎回吗?

但现在一股如洪水般的悲伤从济茜内心倾泻而出。她突然顿悟警长完全知道那个奴贩是谁,要是主人已派人来找她,他们早就该追踪到她!此时的她觉得自己更陷入一股自暴自弃的绝望和迷失,甚至更完全地自我遗弃。后来,当她泪已干,再也流不出任何泪水来时,她只有求上帝:假如他觉得只因她爱诺亚而要有如此下场的话,就把她毁了吧!感觉大腿间有粘液渗出的济茜知道她还在继续流血。但痛楚已渐退为阵阵的微痛。

当屋门再度吱嘎地开启时,济茜猛然跃起,直往身后踉跄地退至墙边,后来她才意识到是那个妇女。她端来一只仍在冒气的小锅,外带一副碗匙。而当那妇女把锅子放在桌上时,济茜全身又再度瘫痪地跌落到满是灰土的地上。那妇女舀了一碗食物放在济茜身旁,而济茜表现得好似没见到那些食物或那个妇女。但那妇女盘坐在她身边开始理所当然地说起话来,好像她们彼此已认识多年。

“我是大房子里的厨娘。我的名字是玛莉茜,你呢?”

济茜最后觉得再不回答就显得有点愚蠢。“玛莉茜小姐,我叫济茜。”

那妇女做了一声赞同的低语。“你听起来像是受过良好的教养。”她望着碗里那份燉食说,“我想你知道,咱不必让那碗食物白白冷了。”玛莉茜小姐的口气听来像极曼蒂大姐或舒琪姑妈。

济茜犹豫地抬起汤匙,尝了下那燉食,然后开始一口一口慢慢地吃。

“你多大了?”玛莉茜小姐问道。

“我今年十六岁。”

“主人一出生就该下地狱去!”玛莉茜小姐几乎喘不过气来地尖叫道。她看着济茜说道,“我告诉你:主人是个喜好黑人妇女的人,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年轻少女。他过去也经常玷污我,我只不过大你九岁。但感谢上帝,自从他把夫人带来后,就叫我做厨娘,而我就在她住的大房子工作。”玛莉茜小姐愁眉苦脸地告诉她,“我想你会经常在这里接受主人。”

一看到济茜的手立刻捂住因惊慌而张大的嘴巴时,玛莉茜小姐就说:“宝贝,你必须要记住自己是个黑人妇女,而且要清楚你的主人是何种白人。不是你主动让步,就是他会强使你屈服。我再告诉你,这个主人做起那种事来简直卑劣无耻,我真不知道有谁会像他那样疯狂。但久而久之一切自然会习惯,只是一有任何事情触怒他,他就会气得涨红了脸好似发狂一般!”

济茜的思潮起伏不已。在黑夜来临,他再度前来之前,她必须逃走。但玛莉茜小姐似乎已读出她的心绪,她说道:“你千万不要想到逃跑这事,宝贝!他会带着血腥的猎狗去把你抓回来,而你的命运会更惨!冷静下来吧!往后的四五天他不会来此。他和他那个老黑人斗鸡师已前往参加横跨半个州外的斗鸡大赛。”玛莉茜停了一下又说,“主人最关心最在乎的莫过于他那些斗鸡。”

她继续不歇不止地谈着--有关长至成人时期仍是个穷白人的主人如何因买一张二十五分钱的彩券而赢得一只优良的斗鸡。而那只斗鸡使他开始成为此地区较成功的斗鸡主人之一。

济茜终于打岔:“他不和夫人一起睡吗?”

“当然有!”玛莉茜小姐说道,“他就是喜好女人。你不会常常看到她,她怕主人怕得要死,因此她相当沉默而且经常待在家里。夫人比主人年轻许多,她也是个穷白人,十四岁时就嫁给了主人,然后随主人来此。但她后来发现主人关心她还不及关心那些斗鸡--”当玛莉茜小姐继续谈论主人、他妻子和他的斗鸡时,济茜的思绪再度移转到逃跑的念头。

“女孩!你在听我说话吗?”

“喔,在听!”她很快地回答后,玛莉茜的皱眉才舒展开来,“嗯,我想你最好是在听,因为我正在让你熟悉你现在周遭的环境!”

她端详了济茜一会儿后说道:“总之,你来自何处?”济茜说是弗吉尼亚州的斯波特瑟尔维尼亚郡。“我从来没听过,但无论如何,这里是北卡罗来纳的卡斯威尔郡。”虽然济茜经常听过北卡罗来纳,而且有印象那就在弗吉尼亚附近,但她的表情仍显露出她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何处。

“喂,你难道不想知道主人的名字吗?”玛莉茜小姐问道。济茜看来很茫然。“他的名字叫汤姆·李--”她思索了一会儿说,“想必你现在的名字就是济茜·李。”

“我的名字是济茜·华勒!”济茜抗议似地大叫。然而,就在此时,她的脑际问过一个念头:她忆起就是这个她所冠姓氏的华勒主人害她沦落至今天的下场。思及此,她又开始啜泣。“不要这样,宝贝,”玛莉茜小姐大叫道,“你应该知道黑人永远要冠上主人的姓氏。那些姓氏对我们来说并没什么差别,只是方便被叫而已--”

济茜说:“我爸爸的真实姓名叫康达·金特。他是个非洲人。”

“真的?”玛莉茜小姐显得有点出乎意料,“我曾听说过我曾祖父也是个非洲人!我妈咪说她妈咪告诉她说我曾祖父黑得像焦炭,而且双额有十字疤。但我妈咪从没说过他的姓名--”玛莉茜小姐停了一下又说,“你也知道你妈咪吗?”

“我当然知道,我妈咪名叫蓓尔。她和你一样是个大房子的厨娘,而我爸爸是主人的车夫--至少他以前是。”

“你说你刚刚才与你妈妈和爸爸分手?”玛莉茜小姐简直不敢相信,“天啊!我们这里有许多被卖时还不知他们亲生父母是谁!”

感觉到玛莉茜小姐有意准备离去时,济茜突然惊恐自己会再度被单独留下来,于是她开始极力地找话题,想延长这段谈话。“你像我妈妈一样很会说话。”她恭维道。玛莉茜小姐起初似乎很惊愕,然后显得很高兴:“我猜想她一定和我一样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济茜很犹豫地想问一个她内心一直存在的问题:“玛莉茜小姐,你知道主人会要我在这里做什么事吗?”

玛莉茜小姐对此问题似乎很诧异。“你想做什么?”她反问道,“主人没有告诉你这里共有多少个黑奴吗?”济茜摇摇头。“宝贝,连你总共五个!那个和鸡住一起的老黑奴名叫明珂,而我做煮饭、洗衣和打扫的工作,莎拉大姐和庞必叔叔在田里工作,我想你大概也要去那里工作--就这样了!”

玛莉茜小姐睫毛上扬地望着满脸沮丧的济茜又说:“你以前做什么工作?”

“在大房子内做清扫工作,并帮我妈咪做厨房里的事。”济茜颤声地回答。

“当我看到你那双柔嫩的手就猜出十之八九是做那类工作的!嗯,但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当主人回来,你就得做一些粗重会长厚茧的工作!”此时玛莉茜小姐觉得自己的口气似乎应该缓和些,“可怜的东西!听我说,你以前所待的地方是有钱的主人家,但这里的这个主人以前是个穷光蛋,他经过不断的搜刮和省吃俭用才购得这么一丁点大的土地,并盖了一栋房子,而这只不过是做门面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富有而已。这里有许多像这样的穷白人,他们有句格言说:‘四个黑奴耕一百亩田。’嗯,主人穷得甚至无法购得那么多,因为他只有八十亩田,正好够上勉强称为一个农场主人。他比较能用来撑场面的事业是明珂帮他饲养且训练来战斗的一百多只斗鸡。主人唯一不会吝惜花钱的是那些斗鸡,他总是对夫人发誓将来有一天这些斗鸡会使他们富有。有天他喝醉后告诉夫人说他将来要为她把房子盖到大得前廊有六根大圆柱,并要有两层楼高,而且要比那些经常痛叱他们为穷白人的那些有钱农场主人的房子还漂亮!主人宣称说要存钱盖栋富丽堂皇的房子。哼!事实上,据我所知,他穷得根本连个马夫都养不起,更不用说能像其他主人一样有车夫可为他们驾车。他必须自己系马车、栓马匹、上马辔,而且也必须自己驾车。宝贝,我为何不用到田上工作的唯一原因是夫人几乎连开水都不会煮,而主人又爱吃。此外,当有访客来临时,他喜欢自己的大房子看起来有个黑人厨娘在侍候。当他在外喝酒时,他喜欢邀请客人到家来吃晚餐,而且极力地想装阔,特别是在斗鸡场上赢得一笔为数可观的赌金后。但无论如何,他最后仍看出假如他想真正耕种的话,光靠庞必叔叔和莎拉大姐是不够的,因此他必须再增添人力。那也是为何他买下你的原因--”玛莉茜小姐停顿了一下又说:“你知道你值多少钱吗?”

济茜很虚弱地说:“不知道。”

“嗯,我猜大约是六百至七百元。因我考虑到主人曾说过现今黑奴的价码,而且你又年轻体壮,看来也像一个受过良好教养的人,这又可替他带来免费的黑人小孩。”

因为济茜再度沉默不语,于是玛莉茜小姐移近门边后停下脚步,她说:“事实上,假如主人从今会缠上你的话,我不会很惊讶。一些有钱的主人会把买来的黑奴再转手卖出以牟利,但在我看来他似乎打算自己留着你。”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