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08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纵使康达和玩伴每天在黄昏时都玩得疲惫饥饿不堪,但他们仍会竞相爬树,指着正在下沉的火球大叫着“太阳明天会更可爱”。甚至嘉福村的大人也会尽快结束晚餐,然后聚集在日落西沉的黄昏下,对着即将升起的新月--阿拉神的象征--喊叫、拍手和击鼓。

当新月被云层半遮半掩时--如同今晚,人们会忧心忡忡地解散,到清真寺去祈求宽恕,因为被遮掩的新月表示上苍对嘉福村的人民不悦。祈祷完后,男人会带着受惊的家人到面包树下。村长当晚早已盘坐在那儿的一堆小火旁,把鼓皮烤到最紧的状态。

揉着被烟雾熏得刺痛的双眼,康达记起曾经在夜晚听到别村传来的鼓声,打扰他的睡眠。醒来时,他会躺着,仔细地聆听。鼓声和旋律很像演说词,所以他最后会听懂一些字。那是宣布饥荒或是瘟疫的消息,亦或某村被偷袭、火烧,人民被杀或被拖走。

在村长身旁面包树枝上挂着的羊皮表面,由村中教师以阿拉伯文刻上鼓所要传达的话。在明灭不定的火光中,康达看着村长用他那曲柄鼓槌快速地敲击鼓面,传出紧急讯息,目的要离这儿最近的巫师来村中驱逐恶魔。

人们不敢直视月亮,纷纷急走回家,胆战心惊地上床睡觉。但在夜里也间断地传来其他村落的遥远鼓声,说出嘉福村需要巫师的消息。康达躲在牛皮被下,直颤栗地想着他们的月亮也被逮住了吧。

翌日,与欧玛若同辈的男人必须帮助较年轻一辈的人看护那快收获的田地,以免受饥饿的狒狒和野鸟来作季节性的侵袭。

他们指示卡福第二代的男孩在畜牧时要特别警醒。母亲和祖母们对正在学步的小孩和婴儿也看得比平时更紧。卡福第一代最大的孩子--大概都和康达和西塔法一样大--被命令到村落高墙外面一点的地方玩耍,顺便留心走近“旅人树”的陌生者。他们照做了,可是当天没有人来。

第二天早上终于有人出现了--一个老人,拄着拐杖走路,光秃秃的头上顶着一个包袱。辨认出他后,小孩们立即大叫着跑回村中。尼欧婆婆跳起来,步履蹒跚地走去击鼓。招回了大群的男人在巫师到达村门进入嘉福村之前,从田里冲回村中。

当村民聚集在他身旁时,他走到面包树边,小心地解下包袱,然后就地一坐,从起皱的皮袋内倒出一堆风干的东西--一条小蛇、一块鬣狗的下颚骨、一颗猴牙、一块鹈鹕的翼骨以及各种飞禽爪和奇怪的草根。他四处张望,很不耐烦地作势要静默的群众多让出些空间。当人们向后退时,他全身开始颤抖--很明显是受到嘉福村恶魔的入侵。

巫师的全身直翻腾,颜面扭曲,眼珠狂乱地溜转。颤抖的双手强试着用那只不听使唤的木棒去触摸那堆神秘的东西。当棒尖好不容易碰到时,他宛如被闪电击中般地往后倒地。人们惊吓得透不过气来,此时他慢慢地苏醒过来。恶魔已被驱走。当他虚弱地跪起来时,嘉福村的大人们筋疲力竭但却松了一口气,立刻跑回屋内取来礼物赠送。巫师把礼物放进原已充实的包袱内,然后上路。托了他的福,阿拉神才又再次地宽恕了嘉福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