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90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你们看看,他简直比那些公鸡还趾高气扬!”济茜对玛莉茜小姐。莎拉大姐和庞必叔叔大声说。乔治阔步地迈向大路,星期天早上来和大家聚在一起。

“哼!”莎拉大姐很不屑地看了济茜一眼说,“好啦,女人,我们也和你一样以他为傲呢!”

当乔治走近,但仍在听力范围外时,玛莉茜小姐告诉其他人说:才前一天晚上,她无意间听到主人微醉地对来晚餐的一些斗鸡主人说他有一个当了四年学徒的男孩似乎“天生”就能和“卡斯威尔郡中的任何白人或黑人斗鸡师相较量”!

“主人说那个老明珂黑鬼说这个男孩子就像活在鸡的世界里!根据主人的说法,明珂说有天傍晚他到鸡栏去时,看到乔治驼着身子坐在一棵残株上。明珂说他放慢了脚步,看到乔治正对着那些在孵蛋的母鸡说话。他发誓假如这不是实话,他就会变成一条狗。他还发音说那男孩当时正在告诉那些母鸡,它们所生的小鸡将来一定要赢得斗鸡赛。”

“天啊!”济茜说着,眼神沉浸在正走过来的儿子。在与那些妇女一番寒暄拥抱以及与庞必叔叔握手后,大家立刻跑进屋内搬出板凳来围坐在一起。他们先告诉乔治有关玛莉茜小姐这个星期里设法偷听来的白人最新消息。这次是说从大海那边过来越来越多操着奇怪口音的白人,他们被一艘艘的船运到北方去,因为过度膨胀的人数已开始和自由黑人起冲突要抢走先前被他们所占据的工作,因此大家不断地传说要把这些自由黑人运回非洲。他们嘲笑乔治说他和那个古怪老人的日子完全和外界隔离,所以是不可能听到这种消息,或是现在世界上正发生的大事--“除非你那些鸡告诉了你”--然后乔治大笑地赞同他们的说法。

每星期一次的探望不仅给了乔治看到母亲和其他人的喜悦,而且也可以暂时逃离明珂伯伯所做的饭菜--与其说是给人吃的,倒不如说是喂鸡用的。玛莉茜小姐和济茜现在相当清楚至少要准备两三盘乔治最爱吃的东西。

当乔治的话开始慢条斯理且拖拖拉拉时--通常大约是中午时分--大家知道他已迫不急待地要离去。在大家坚持要求他答应一定要经常祈祷,接着又是另一番拥抱、亲吻和握手后,乔治匆匆地顺着原路回去,手中提着一篮要分给明珂怕怕吃的食物。

夏天时,乔治经常利用星期天下午“消磨”时光--待在满是绿草的牧草地上。明珂伯伯可以看到他四处乱跳地抓蚱蜢,然后小口小口地喂给关在鸡笼里的成鸡和幼鸡作为美味的点心。但现在是初冬,这些两岁大的成鸡刚从鸡场里换回来受训练,乔治正试着抢救一只明珂和主人觉得可能因太凶暴且不敢亲近人,所以无法接受适当训练,因而有可能被淘汰的成鸡。明珂深情款款且好笑地看着乔治强力地压制那只乱啄乱叫和乱挣扎的成鸡,并开始对他轻哼,温柔地在它头上和颈上吹气,再用他的脸去磨擦它那亮丽的羽毛,按摩它的身体、脚和翅膀--直到那只鸡开始稳定下来。

明珂心里暗祝他好运,但他希望乔治谨记他说过有关抢救一只靠不住的鸡的教诲。一群精良斗鸡的培育和发展就是斗鸡主人一辈子的投资,这些鸡有可能在一次冲动的赌赛里全毁。因此除非你能洞穿且永远纠正一只鸡的缺陷,否则不能冒险去参赛。而且如果斗鸡表现不佳,乔治现在也必须学得相当冷静地把它的脖子拧断。他的看法渐渐与主人和明珂伯伯一致,知道真正有价值的斗鸡是经过不断严格训练和检查调适身体状况,再配合本能的攻击、侵略性和勇气,才能促使它们宁肯苦战至死也不愿中途退缩。

乔治最爱看老爷的鸡两三下,而且身上没带任何伤痕就干净利落地斗死敌手,有时甚至只在短短的三十至四十秒之间就办到了。但私底下--虽然他永远不会向明珂或主人透露--他认为最刺激的,莫过于看着自幼鸡起就由他帮忙喂养的成鸡和另一只冠军斗鸡交战而死,两只鸡都战到颠簸慾倒、扯裂流血、鸡咏呆张、舌头垂出、翅膀拖在地面上、全身发抖、直到最后都崩溃不起,然后就在裁判数到十时,主人的鸡会发现它还有一丝余力而挣扎地爬起来,给对手来一个最后致命的一踩。

乔治相当清楚明珂深深钟爱着那五六只满身疤痕的老鸡仔,他几乎把它们当成宠物--特别是为主人赢得他整个事业中最大赌注的那一只。“那是我所见过最猛烈的一场战斗!”明珂伯伯边说边朝着那只独眼的战场老将点头,“大约在你来此的三四年前,当时是它称霸的巅峰盛期。主人不知用什么方法,争取到参加由弗吉尼亚州萨里郡一些真正有钱的大爷所举办的新年斗鸡大赛,他们宣布有两百只鸡要为一个一万元的大赌注来决斗,附加的赌金是一次一百元。当时,主人和我带了二十只鸡。我告诉你,那二十只鸡全在备战状态!我们驾了好几天车才到达那里,一路上一直不停地为鸡喂食、给水和按摩。在比赛快接近尾声时,我们赢了几只,但我们输掉太多只以致于无法得到那个大奖。当时主人真是气疯了!结果我们还得被配对和一只号称全弗吉尼亚最凶悍的斗鸡打斗,你应该听听当时大家下注那只鸡时的吼声!

“‘好,现在!’主人狠狠地喝了几口酒,然后把酒瓶摔破,他满脸通红,二话不说地就抓起我们所剩鸡只中的一只,也就是你现在看到在那边的那只老秃头鸡。主人把那只鸡紧紧地夹在臂里,开始边绕着斗鸡场走边大声发誓说他不会放弃任何人所下的赌注。他说他开始时一无所有,现在即使全部再输光也不足为情!男孩,我告诉你!那边那只强硬的老家伙就走进围场,当它出来时几乎已不成形,但对方那只鸡却战死了!裁判宣布说它们两只不停地试着要斗死对方,整整战了十四分钟!”明珂伯伯怀念旧情般地望着那只老公鸡,“它全身布满了伤痕,而且大量流血,我们本以为它会死,但我不眠不休地抢救它直到把它救

明珂伯伯转向乔治。“事实上,男孩,有件事你须谨记在心--你要尽一切所能去救受伤的斗鸡。即使这些鸡幸运地能够迅速啄死对方,然后趾高气扬地站起来大声啼叫,而且一副蓄势再发的模样,但是你有可能被它们的外表所蒙骗!在你一把它们带回马车后就得立刻仔细检查它们全身!也许它们只是受了一些小伤,但那相当容易受感染。遇到这种伤要好好地在伤口上撒泡尿。如果有流血现象,敷上蜘蛛网或是一点兔肚软皮。假如你没照此做,两三天后那只鸡就会开始看起来像缩水后的一块松弛破布,然后下一件事你就会知道你的那只鸡死了。斗鸡就像我曾听过的赛马一样,它们很坚韧强硬但同时它们也相当纤弱。”

乔治觉得明珂伯伯已教了他一千件事情了,但似乎仍有数以百千的知识还在他的脑袋里。尽管乔治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去体会,但他始终仍无法理解明珂和主人如何去感受:哪只鸡在斗鸡场上会是最精明。最勇敢和最引以为做的。那不单单是你看得到的外表,因为外表的特征乔治也已学会如何辨认:背部要短而宽,胸部要圆而饱满,膝骨要直而细,而且腹部要小而结实。他也知道强劲的圆骨翅膀须有硬茎且宽的光滑羽毛,而且配上一个角度适中的尾部,那只短而粗且肌肉结实的双腿也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坚牢的鸡距也要匀称地长在健壮的脚上,脚上那个长的后趾要完全向后伸而且平触到地面。

明珂伯伯会责骂乔治因变得太喜爱这些鸡而忘了它们的丛林本能。有时候这些鸡会温驯地让乔治放在膝上抚摸,但当它们一看到明珂伯伯的老鸡仔时,就会惊天动地地大啼一声,然后挣离乔治的抓握,凶猛地去追逐那只老鸡仔。等到让乔治追上要阻止时,其中一只已被啄死了。明珂伯伯也一再地提醒乔治:当他的鸡在斗鸡场上被斗死时,他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有好几回,这个大男孩突然哭出来。“没有人能保证你一定能赢每场比赛,我不知道已告诉过你多少遍了!”明珂说。

明珂也决定让这男孩知道:他已经知道这好几个月来他经常在天色完全暗下来后消失,然后很晚才回来,最近经常快接近黎明时分才归来。明珂伯伯确信这一定与乔治时常不经意提起的事有关。有天,当乔治和主人在磨粉厂时,他遇到一个来自邻庄大房子,长得相当漂亮而且肤色几乎是全褐色的女仆,她名叫夏绿蒂。“这几年独自生活在这里,已经使我这副老耳朵和这只老眼睛像猫一样。你第一晚溜出去时我就知道了。”明珂伯伯对他这个满脸惊讶的学徒说,“我不是个爱管别人闲事的人,但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些事:你们要相当小心,不要被那些白人‘面杆’抓到了,因为即使他们不把你打个半死的话也会把你抓回来。不要认为主人不会把你的屁股打裂成两半!”明珂伯伯望过那片牧草地一会儿后又开始说:“你听出我的意思不是叫你不要再溜去吗?”

“是的。”乔治谦恭地说。

在另一段沉默不语间,明珂坐在一棵他最喜爱的树桩上,身体微向前倾,双腿重叠且双手紧抱住双膝。“男孩!我记得当我第一次发现女人是什么的那时候,也--”然后明珂伯伯的眼睛亮起一道新的光芒,整个年老的五官和模样立刻变得柔和起来,“她有这么高,当她主人在我们农场隔壁买下一块地时,她对这个郡还全然陌生。”明珂伯伯停了一下,脸上露出微笑地说:“嗯,我只能这样形容她,比我年老的黑人都叫她‘黑蛇’--”明珂伯伯继续说下去,脸上的笑意随着往事不断地浮现而越来越深邃--他记得相当多。但乔治恼怒自己被逮到行踪,所以对于明珂正对他说的话反倒不觉得困窘。很显然地,他在许多方面都低估了这个老家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