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94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一八二七年八月,当太阳在鸡仔乔治婚礼的当天清晨上升时,新郎乐得不可开交地把铁铰链钉到他那尚未完工的两间木屋橡木大门柱上。钉完后,他跑到谷仓去,匆匆地把庞必叔叔为他雕刻并用黑栗捣出来的汁上漆的新门顶在头上扛回来,并架到门框去。在对着正上升的太阳投了一个忧虑的眼光之后,他停下来开始狼吞虎咽地大吃香肠和小面包,这食物是前一晚母亲为他留在桌上的。因他拖得太久,而且工作进度太慢,以至他母亲气得最后叫大家不仅不要再帮他,甚至也不要再催促他。

鸡仔乔治接下来很快地把石灰和水融解在一个大桶里,再猛力地搅和--使出浑身解数--然后拿一把大刷子浸蘸到那一团乱七八糟的混合物内,开始在那块锯得很粗糙的木板表面涂上厚厚的一层白色胶泥水。最后当他带着和墙壁一样白的身子向后退以欣赏自己的工作成果时,大约已接近十点左右。他告诉自己他还剩下许多时间,现在需要做的是好好地洗个澡,换上衣服,然后架着马车到麦克格列杰农场去参加预定在一点钟举行的婚礼。

他在屋子和井边来回奔走,把三桶满满的水倒进屋子前房里一只镀锌的新浴盆内,他边刷身体边大声地哼歌,在干净利落地把身体擦干后,他用浴巾把自己裹住,然后跑进卧室里去。在套进一条棉长内裤后,他滑进他那熨得僵直的蓝衬衫、红袜子、黄长裤和黄色的西装外套,最后再穿上那双崭新的橘黄鞋子,这些都是他用过去几个月来和主人到北卡罗来纳参加各个城市斗鸡赛所赢来的钱,一次一项慢慢地买得的。他穿着脚上那双僵硬的新鞋,吱吱嘎嘎地拖到卧房的桌前,再坐在明珂伯伯送给他的结婚礼物上--一张雕刻的坐凳和一块用山胡桃木条编成的垫。鸡仔乔治对着一把长柄镜子咧嘴而笑,那面镜子是要送给玛蒂达的一个礼物,他顺便借镜子之助,小心翼翼地把脖子边那条玛蒂达织给他的绿围巾整理好。他看起来蛮像样的,他不得不如此承认。最后只剩下一样顶在头上的玩意,于是他从床底下拉出一只圆木箱,打开盖子后,极其小心地拿起那顶李主人送给他作为结婚礼物的黑礼帽。他把礼帽放在食指尖上转啊转,一面欣赏它颇具风格的款式,然后回到镜前,把帽子歪斜地戴上,正好盖住一只眼睛,一副十足的郎当相。

“赶快滚出来!我们在马车里已整整生了一个钟头了!”他母亲济茜从窗外传进来的叫声毫无疑问地证明她的怒气尚未消退。

“来了,妈咪!”他喊了声。最后再在镜中欣赏自己一眼后,他把一小瓶扁平状的廉价白色威士忌酒滑进大衣的口袋里,然后出现在新家门口期待掌声。他本来要露出他最高兴的微笑并向大家举帽致敬,不料他所看到的却是他母亲、玛莉茜小姐、莎拉大姐和庞必叔叔所投来的暴怒眼光,他们全穿着星期天最好的服装冷冰冰地坐在马车里等。避开大家的怒目,然后故做轻快地吹口哨的他立刻攀爬到车夫的座位上,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的新衣服出现一点皱痕。他用缰绳拍打在两只驴子的背上,然后就上路了--只比预定时间晚一个小时。

在路上,鸡仔乔治偷偷地啜了几口瓶里的酒,马车终于在两点后不久抵达麦克格列杰农场。济茜、莎拉大姐和玛莉茜小姐下了车,赶忙向穿着白色礼服,看来相当忧虑而且心烦意乱的玛蒂达连连致歉。庞必叔叔卸下他们带来的食物篮,乔治在轻吻玛蒂达脸颊后,便摇摇晃晃地四处拍着客人的背,并当着客人的面喷出酒气地介绍自己。除了那些他知道是住在玛蒂达奴隶排房内的人外,大部分都是她被允许从两个邻近农场请来平日祈祷聚会的伙伴。她要他们来参加她的婚礼,因此大家都照做了。虽然大多数的人都会从许多消息来源而不是玛蒂达那里得知有关鸡仔乔治的事,但真正看过他第一眼后就引起有些人窃窃私语,有些人诧异得张口结舌。他大摇大摆、装模作样地走过婚礼场地,为济茜、莎拉大姐和玛莉茜小姐找一处宽敞的憩息地,而庞必叔叔决定加人其他的客人之中,装作不知道新郎是谁的样子。

最后,那个雇来的白人牧师随着两方的主人与夫人走出大房子。他们仁候在后院,那个牧师把圣经像块盾牌般地紧抓在手里。瞬间,那些群集的黑人立刻像除草机一样扫出一片空间,敬而远之地退到某个距离之外。婚礼就照玛蒂达夫人事先安排的一般,混合了一些白人基督教的婚礼仪式,再接着跳扫帚的传统。玛蒂达手挽着她那个已经清醒的新郎到牧师面前,牧师清清嗓子,然后开始念几段圣经里的经文。之后,他问道:“玛蒂达和乔治,你们两人愿意共同神圣地宣誓结为夫妇,将来患难与共,白头偕老吗?”

“愿意。”玛蒂达轻柔地说。

“是的!”鸡仔乔治说得太过大声!

被震惊得向后退缩的牧师顿了一下才又说:“我现在宣布你们结为夫妻!”

站在后面的宾客中有人在啜泣。

“你现在可以吻新娘了!”

鸡仔乔治突然一把抓住玛蒂达,把她拥在怀里,并给了她一个响亮的亲吻。在继起的大声喘息和舌头不断地做出答答声响时,他突然想起这样也许不能留给大家一个最好的印象,于是当他们手牵手跳扫帚时,他挖空心思想说几句能带给这个场合一些荣耀,给他奴隶排房家人一些安抚和赢得那些圣经拜读者一些喝彩的话。他终于想到了!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他大声宣叫,“他给了我想要的一切!”

当他看到大家的瞪视和怒目时,他决定放弃不再说了,而他抓到的第一个机会就是把他口袋里的那瓶酒掏出来一饮而尽。接下来的床祝活动--婚礼宴会和招待会--也模模糊糊地过去了。最后还是庞必叔叔在薄暮中驾着车把大家载口农场。面容阴森且极度抑制自己内心怒气的济茜、玛莉茜小姐和莎拉大姐不时向她们身后的惨状投以狠狠的目光:新郎大声地打鼾,头靠在泪流满面的新娘膝盖上,他的绿围巾歪斜地围着,而且大部份的脸庞都埋在他那顶黑礼帽下面。

当马车在他们的新屋前突然刹住时,鸡仔乔治才喷着酒气醒过来。醉意中,他感觉到自己应该请求每个人的原谅,于是想开口尝试,可是三间木屋的屋门全像枪声一样“砰”地关上。最后一次礼貌的表现应该不会被拒绝吧!因此他抱起了新娘,一脚踢开屋门,勉勉强强地安全走进屋内--只是进屋后他一脚就被那盆仍摆在屋内的浴盆绊倒。这是最后的羞辱--但当玛蒂达一看到她那别出心裁的结婚礼物而惊喜得大叫时,一切的怒气和委屈全抛至脑后。那是只烤漆讲究,八天上一次发条的老爷钟,高度有她那么高。那是鸡仔乔治用斗鸡赢来所省下的钱买得的,再把它放在马车后座一路从格林斯伯勒运回来。

当他仍迟钝地跌在地板上,洗澡水浸湿了他那双崭新的橘黄色皮鞋时,玛蒂达走过去,伸出她的手把他拉站起来。

“乔治,你现在跟我来,我要弄你上床睡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