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

第096章

作者:亚历克斯·哈里

快近黎明时分,鸡仔乔治站在门口轻微地微晃,然后对着整晚熬夜等他的玛蒂达傻笑。他的黑礼帽斜戴一边,他含糊不清地说:“昨晚狐狸跑进鸡群里,我和明珂伯伯一整晚都忙着在抓鸡。”

玛蒂达举起手来捂住他的嘴,口气很冷峻地说:“想必那只狐狸对你灌了酒,还在你身上洒了香水,我都闻到了--”乔治顿时困窘得张口结舌,“现在,乔治,你听着!只要我一天还是你的妻子,一天还是你小孩的母亲,在你离家时我都会在这里一直等,等到你回来,你做错了事心里也该有数。圣经上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一份,得两倍!而且马太福音第七章也说:‘敬人者人恒敬之,侮人者人恒侮之!”’

他试着想装出自己愤怒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话可说。于是他一转身,摇晃不稳地走出门口,蹒跚地踩着回鸡场的路去和鸡群睡觉。

但隔天他回来了,黑礼帽拿在手上。那年整个秋天和冬天除了少数几晚和主人外出之外,他都很尽责地和家人团聚在一起。一八三一年一月的某个清早,玛蒂达第三胎的阵痛愈来愈剧,虽然那是斗鸡旺季,但乔治仍是说服主人让他待在家里而带尚在病中疗养的明珂伯伯前去。

他很焦急地徘徊在屋门外,每当听到玛蒂达痛苦的呻吟和喊叫时,他就皱着眉头地退缩好几步。不久,他听到了另外的声音,于是谨慎地蹑手蹑脚走近听,听到他的济茜妈妈激动地说:“继续抓紧我的手--用力,甜心!……再吸一口气……用力吸!对了……再来!……再来!”然后莎拉大姐命令说:“往下用力,听到了吗!现在用劲挤出来!……挤出来!”

很快地,屋内传来:“出来了……对了!上帝--”当他听到“啪”的声响后,立刻传来一个婴儿尖锐的哭叫声。鸡仔乔治倒退了好几步,被自己刚才所听到的声音搞得晕眩茫然。就在此之后不久,济茜奶奶出现了,脸上堆着无比的笑容说:“嘿,看来你的家全是壮丁!”

他兴奋得开始狂叫狂跳,叫得玛莉茜赶忙从大房子的后门冲出去。他跑了过去,把她从脚抱起来不住地旋转,一面大叫:“这一个要取我的名字!”

翌日晚上,他生平第三次把每个人都聚集过来,听他对这个家中的新成员讲述那个名叫康达·金特的非洲曾祖父。

当年八月在克斯威尔郡一场例行的地主会议结束后,郡政府周围响起一片当地农场主人分手返家的道别声。李主人驾着他的马车,鸡仔乔治则蹲坐在后面,用一把小刀替主人把从鱼贩那里买来的几条巴掌大的鲈鱼刮鳞剖腹。马车突然刹住了,乔治张大了眼睛,等他及时坐起来时,看到主人已经下车,急急忙忙地和其他几个主人跑向一个刚从喘息吐沫的马匹上跳下来的白人。那白人很狂乱地对着聚集在他身边的群众大叫,他的只字片语断断续续地传到听得目瞪口呆的乔治和其他黑奴耳中:“不知道有多少全家都死亡的家庭”……“女人们和婴儿”……“当他们仍在床上睡觉时,掳掠烧杀的黑鬼冲了进去”……“挥斧、砍剑、乱棍”……“名叫纳德·特纳的黑人牧师……”

当那些白人气得面红耳赤地诅咒时,其他黑人的脸色映照出乔治自己的预感。他的脑海立刻间起上一次在查尔斯敦郡的暴动被传开后,虽然没人受伤,但那段充满恐惧的时日至今仍余悸未平。究竟发生何事了呢?双眼眯成狭长斜睨的主人回到马车边,脸上的表情因愤怒而转为冷酷。他头也不回地驾着马车朝回家路上疯狂奔驰,使重心不稳的鸡仔乔治一路双手紧抓着车厢。

一抵达大房子,李主人立即从马车上纵身跃下,留下乔治在车上果望着那几条清好肚肠的鱼。不久,玛莉茜小姐从厨房门跑出来,冲过后院到奴隶排房去,双手直在绑着头巾的头顶上狂挥着。然后主人带着猎枪出现在门口,粗暴地对乔治吆喝:“滚回你自己的屋去!”

主人命令奴隶排房内的每个人滚出他们的住处,然后很冷峻地告诉他们鸡仔乔治在路上所听到的事。猜想只有自己才有可能抚平主人怒气的乔治,颤声地说“主人,请--”时主人的枪杆子立即指向他。

“滚!把你们屋内的所有东西都搬出来!全部的黑鬼都去!”往后的一小时内,在主人搜视的双眼下,大家带着、拖着他们那些少得可怜的家当。他粗言恶语地威胁大家要是他发现他们藏匿任何武器或是可疑的物品就会惩罚他们。大家不敢抗命地摊开每块布,打开每个容器和箱子,割开或撕裂每个玉米杆垫--而他的愤怒似乎超过前所未有的程度。

他用穿着马靴的脚踢翻莎拉大姐的那箱草葯,使得那些干草根和葯草四处飞散,他对她斥喝:“把那该死的鬼东西丢掉!”他在其他人的木屋前扔掉那些值钱的私人拥有物,并用拳头或脚去殴击他们。四个女人则不停地哭泣,老庞必叔叔似乎瘫痪在地,吓坏了的孩子们则泪眼婆娑地揪着玛蒂达的裙角。当主人用猎枪杆敲碎那只老爷钟的镜框威胁“要是被我发现里面有半根钉子的话,你们这些黑鬼就有人要偿命”时,玛蒂达痛苦得几乎尖叫出来,而鸡仔乔治的怒气也跟着沸腾起来。

把奴隶排房翻得满目疮痍的主人握着猎枪坐上车厢,让乔治驾车驶向斗鸡训练场去。

面对着枪杆子和厉声斥喝的命令要倾出所有的家当时,吓坏了的明珂伯伯口齿不清地喃喃道:“主人,我什么也没做--”

“相信黑鬼的下场就是全家被杀光!”李主人大声吆喝。鸡仔乔治和明珂伯伯站在一旁望着主人没收斧头、手斧、小楔子,一只金属框和他们两人的随身小刀,然后全部装上马车去。“为防你们这些黑鬼敢斗胆地闯进来,我连睡觉都会带着这把枪!”他对他们斥喝,挥着鞭子,驾着马车急驰而去,只留下一片扬起的尘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