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诗选》

大度山

作者:余光中

你不知道你是谁,你忧郁

你知道你不是谁,你幻灭

春天在大度山上喊我

竖笛伸长长的颈子喊我

(弄蛇人那样地喊我)

坐在松松的山坡山

晒簇新簇新簇新的太阳

耀眼像头条新闻的太阳

早餐桌对面坐着的太阳

鸭蛋黄,鸭蛋黄,浓浓的太阳

春天很新春天在大度山上喊我

整条光谱灿烂地喊我

红得要恋爱,黄得拍你的眼睛

擦亮,长绿锈的旧太阳

买一个四月,买一个三月

杜鹃花在季节的裙边

闹成缤纷的幼稚园

春天真吵春天,春天在远方喊我

整座相思林的鹧鸪在喊我

(蓝色长途车的方向在喊我)

三角铃,木琴,巴宋巴宋巴宋宋

过了雨季,等着风季

问黄泥春天有没有触觉

太阳的手指呵瓜田的痒

四月最怕痒

重重地合起,海盗版的浮士德

且关上朝北的窗

你曾站在基隆港,不穿雨衣

听大邮轮汽笛的震动,肺病的阴云

你是望海的少年,不穿雨衣

春天在古堡的废垛上绿着

白卵石在河床上齿齿笑着

清明节,纸钱,黑蝴蝶飞着

(连土地公公也要扶杖远游了)

情人在公墓里约会

贪睡的尸骨也该翻一翻身了

一朵月季花踮起了脚尖

读谁的碑铭把冬天交给阿司匹灵,啊嚏

把你的失眠,你的自卑

电线杆电线杆支撑的低空

一百万人用过的空气

啊嚏啊嚏

特效葯的广告,细菌,原子雨

春天,春天是发呆的季节

坐在韩国草上,怔一个下午

膝上摊开济慈的诗集

春天是不生肺病的

春天是延长的愚人节,流行着爱情

卓文君死了两千年,春天还是春天

还是十七岁,还是十七岁半

还是云很天鹅,女学生们很云雀

还是云很芭蕾,女学生们很却却

春天是不生肺病的合上,存在与不存在主义

用你苍白而颤抖的手

开抽屉,然后关上的手

旋瓶盖,然后数丸葯的手,啊嚏

卓文君死了两千年,春天还是春天

(你不知道你是谁,你不知道)

那美丽的寡妇,年轻的寡妇

(你不知道你是谁,你不知道)

卓文君死了二十个世纪,春天

(你不知道你是谁,你不知道)

卓文君死了二十个世纪,春天

卓文君死了二十个世纪,春天还是春天

还是云很夭鹅,女孩子们很孔雀

还是云很潇洒,女孩子们很四月

老教授,换一条花领带吧

大二时你有没有谈过恋爱?

你不知道你是谁,

你不知道卓文君

死了两千年,春天还是春天

茶花女,济慈(你不知道)

卓文君死了两千年,春天还是

(你不知道你是谁)

春天还是春天告别生命的斑马线

告别海盗版的书和生命

告别台北,这食蚁兽

告别我的雨帽和雨衣

这是春天呢,这是发呆的季节

春天在大度山上喊我

说风自海峡来,海峡醒了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牧神在大学的红砖墙外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

不会来旁听你的古典时代

牧神在女生宿舍的墙外

也不修罗密欧与朱丽叶

老教授,老教授,换一条领带

大一时你有没有闹过恋爱?

professor,yourtie,yourtie!

(你不知道你是谁,你不知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余光中诗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