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台湾》

二十一、绿钻石红chún族

作者:化夷

台湾居民,多有吃槟榔的嗜好。“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这支歌在台湾十分流行,也说明台湾人民对槟榔的爱好。在台湾,只要留心观察,就会发现在许多场所,人们嘴里不是含着口香糖,也不是香烟,而是不停地咀嚼着一枚槟榔。

槟榔属棕榈科常绿乔木,原产于东印度一带。其干端直而无横枝,就像椰子树一样。树干上有节,羽状复叶,长在树顶端,叶子四面排开,远看临风招展,恰如凤尾。有人说,槟榔树是最有风度的,因为它总是那么潇洒飘逸,透露出南国特有的一种风度。所以,人们常常把槟榔树列为最能代表南国热带气息的风景树。

槟榔不但有较高的观赏价值,而且还有很高的经济价值。最先发现它的吃法的是马来西亚半岛的土著民族,他们将果实切细后,用胡椒叶子包着吃,据说这样可以帮助消化。古医书上也说,槟榔能消食祛病,是一味有效的葯材。槟榔嚼食后,人往往感到精神兴奋,面颊酡红,身上微微发汗,就像喝过酒一般。过去住高山地带的民众常以吃槟榔来御寒,和消除紧张劳动后的疲劳。

因槟榔栽培容易,虫害少,价格高,所以台湾农民将槟榔视为摇钱树,称之为“绿色钻石”。在槟榔出产淡季,一颗槟榔可卖一斤鸡蛋的价钱。

台湾的槟榔主要产地大致分布在屏东、南投、台东、花莲、嘉义、云林、彰化等县, 其中南投县双冬乡以出产槟榔而闻名。 因此,许多经营槟榔的摊贩多打着“双冬槟榔”的牌子来吸引顾客,以示正宗。

槟榔在台湾,如香烟、茶水一样,是人们交际必备的食品,而且消费十分惊人,据说有人一天吃槟榔就花掉新台币上千元(相当于人民币300多元) ,创造了全台湾纪录。

台湾把嗜食槟榔的人称作红chún族,这是因为嚼过槟榔后,口chún鲜红,就像涂了口红一般,但常嚼槟榔,牙齿会成棕黑色,十分难看,现代医学发现,吃槟榔容易患口腔癌。据台湾“卫生署”的癌症登记报告,台湾十大癌症中,口腔癌的死亡率和发生率名列第七位,口腔癌病例的死亡数增加速度是癌症总死亡数增加速度的两倍,这个数字与嚼食槟榔有很大关系。孕妇过多嚼食槟榔,有可能造成流产。

槟榔嚼过后,将残渣吐在地上,红迹斑斑,如同血渍,影响公共卫生。在台湾的城市乡村,常常可以在路上见到人们吃过槟榔后吐出的一滩滩红汁,很不雅观。

随着社会文明进步,人们把嗜食槟榔视作比抽烟更坏的不良习惯。尽管如此,如同抽烟一样,嚼食槟榔一旦上瘾很难戒掉,一天不食槟榔,就会感到精神萎糜,四肢乏力,不思茶饭。所以有人说戒烟容易,戒槟榔难。

据不完全统计, 台湾2200万人口中有300万人嚼食槟榔,平均每8人中就有1人吃槟榔。过去食槟榔者多为从事体力劳动的中壮年人,现在这种状况有所改变,食槟榔已向各阶层蔓延, 且红chún族趋于年轻化。 这种现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李远哲博士在一次会议的发言中说:“我在路上看到年轻人吃槟榔,会像规劝自己的孩子一样的规劝他们,使这些年轻的孩子们了解生命的可贵。”

由于嚼食槟榔不健康、不卫生、不高雅,有关部门作出规定,禁止在公共场所咀嚼槟榔。在台湾所有的农作物里,槟榔最特殊、最具争议。台湾当局对种植槟榔的态度是“三不”政策,“不禁止、不鼓励、不提倡”。但是农民在高额利润的驱使下,仍大面积种植。据不完全统计,台湾槟榔摊贩高达50万,依赖槟榔业维生的相关人口近500万,台湾槟榔业成长速度,已超过任何一种果品业。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走进台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