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台湾》

二十四、霓虹灯下的交易

作者:化夷

夜幕降临。台北街头,华灯齐放,霓虹灯闪烁,呈现出五彩缤纷的世界。热闹了一天的繁华市区,此时不知疲倦地向人们展现出它的另一面。

位于武昌路一隅的某咖啡厅,大门口的灯柱忽明忽暗,光怪陆离,以此招徕着过往行人。咖啡厅面积并不大,里面灯光昏暗,摆着十几张台子。靠近门口处,坐着十几个打扮艳丽的小姐。这里生意特别好,几乎每张台子上都有客人,他们神情悠闲地品着咖啡,眼光却在门口小姐的身上扫来扫去。不一会儿,一位客人叫来经理,指了指其中的一位小姐,对他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掏出钱夹付账。随后,经理走到门口处,叫出客人中意的那位小姐。客人起身走出大门,手一挥,一辆计程车开到跟前,小姐同客人一起钻进车。很快,计程车消失在滚滚车流里。

这就是台湾色情文化的冰山一角。这家咖啡厅就是一家典型的色情咖啡厅。

随着台湾经济的发展,特种服务行业与日俱增。据有关统计资料,目前台湾茶室、 咖啡厅、舞厅、酒吧、酒家、理发室、浴室等特种行业有1万多家,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从事色情行业。来这里的客人,无外乎是谈生意的商人,或者到岛上来观光的游客,他们口袋里装着大把的钱,到这里千金买笑,寻欢作乐。霓虹灯下的台北,莺歌燕舞,人慾横流,一派畸形的繁华景象。一位诗人曾模仿南唐李后主的“虞美人”写了一首调侃词:“风花雪月何时了,色情知多少?酒家昨夜又騒动,发妻报警捉姦香梦中。春宫画刊应犹在,只是名称改。问君销魂何处走?黄色餐厅旅馆满街有。”色情业泛滥由此可见一斑。

在台湾,从事卖婬的娼妓分两种,一种是公开合法的,叫公娼。她们向当局有关机构申报,领取正式营业执照,定期检查身体,向税务部门交纳税款,得到法律保护。另外一种就是私娼,也叫暗娼。因为她们没有得到当局许可,私操色情业,不交纳税金,是当局取缔打击的对象。上述台湾色情业,坐台小姐绝大部分就属这类。

台湾色情业的发展大致可分为4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1949年到1965年,这个阶段的服务对象以外省军人为主。国民党军队败退台湾后,远离故乡与亲人的士兵们孤苦伶仃,又无钱成家,为了寻求精神寄托和满足生理需求,他们便成为台湾色情行业的主要消费者。那时,全岛各地的红灯区,到处都有“痴兵哥仔”豪游浪荡的踪迹。第二阶段是从1965年到1974年,这时正是越战期间,美国把台湾作为后勤基地,大批美国大兵涌入台湾,由此形成了台湾战后色情业的第二高峰。据统计,越战9年间, 台湾色情业从美军到台湾度假的军人中,赚取的外汇至少在10亿美元以上。第三阶段是1974年到1987年,这期间,越战结束,大批日本游客和商人涌入台湾。这时的台北街头再也看不到高大的美军搂着娇小的台湾女郎的景象,取而代之的是醉醺醺的日本观光客搭着比他高出半个头的中国女人肩膀,在子夜的街头游逛。第四个阶段是1987年至今,这个阶段的台湾色情业客源比较复杂,有外地人,也有本地人;有日本人,美国人,也有欧洲人。色情服务也花样翻新。有特种营业,有变相营业,还有一种是完全没任何营业登记,是十足的地下活动场。高度紧张的生活和工商化的台湾社会,为色情行业提供了发展温床,为这些人提供了胡作非为的机会。

台湾当局为了加强对特种行业管理,在80年代初采取了禁止新设营业场所和征收高额年费的政策,结果使得多数经营者转入地下,警方屡屡打击取缔,但成效甚微。入夜的台北街头,灯红酒绿,景象万千,闪烁的霓虹灯下到处是赤躶躶的色情交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走进台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