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台湾》

二十六、选举文化管窥

作者:化夷

台湾一年中最为热闹的要数选举了。小到乡镇里长,大到“县市长”、“国大代表”、“立法委员”,大大小小的选举每年总要进行几次。为了能使竞选人当选,竞选人手下的各路人马纷纷出动,他们使出浑解数,使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或明争,或暗斗,只要能达到目的,无所不用其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台湾独有的选举文化。按照台湾“法律”规定,从理论上讲,每个人只要有能力,都有可能当选乡镇长、县市长等等。但实际上却不是这样的。台湾人说:“出来竞选,有钱不一定能选得上,但没有钱是一定选不上的。”选举是金钱的较量。

在台湾要想当个乡长、镇长、议员之类,没有几千万、上亿元新台币是不行的。选举所花的钱,除了日常的开支外,有相当一部分是用来行贿、买票。直接行贿、买票是违法的,为了不被人抓到把柄,参选者们提出了很多办法和花样,岛内舆论把它叫作“改良式贿选”。

请客吃饭可以不算是贿选。这种吃选举饭,已成为一种习俗。为了吸引选民参加,有的还附带进行“摸彩”抽奖。候选人此时调动自己所有的关系,如利用同乡会、同学会、宗亲会等社团组织,广邀朋友参加,认识不认识的都没有关系。这种吃饭又叫“拜票”,遇到有实力的候选人,“拜票”一摆就是几十桌、上百桌。到时候,候选人披红挂彩,向来宾一个个敬酒,满嘴拜托,为的是选民到时投他一票。这种感情投资往往很管用,选民吃饱喝足,运气好的还能抽个彩电回家,拿上选票时写上候选人的名字就行。这种好事何乐而不为。

其次是迂回买票。一般企业财团为支持其负责人或其他好友候选人当选,多半会运用其庞大的员工和眷属为其助选,而动员员工及其眷属为其指定的特定候选人拉票助选,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承诺只要该候选人当选,所有员工一律加薪。员工们为了达到加薪的目的,不仅自己主动助选,而且还动员亲戚、朋友上阵,就像滚雪球似的,助选的人会越滚越多。

选举中最常听到的是“搓圆仔汤”。所谓“搓圆仔汤”就是有意角逐某项选举的人,在最后阶段突然宣布让贤。退出的原因如果是拿了其他候选人好处,有意成全,让其当选,就叫“搓圆仔汤。”“搓圆仔汤”其实就是“竞而不选”,真正的目的是“待价而沽”,从中得利。

选举宣传是地方上最为热闹的时候,公路两旁插满印有候选人名字的彩旗,锣鼓喧天,喇叭声声。助选的人们上街游行,有的骑上摩托,有的驾着汽车。候选人则站在彩车上,不断向路边围观的人群作揖鞠躬。有的候选人还租用巨大的广告牌,画上候选人的肖像,装上霓虹灯,入夜,这些扑朔迷离的彩灯成为街头一景。

为了赢得选举,候选人还会使出各种方式助威。如请名人助阵,请年轻漂亮的女郎穿上又露又透的衣裳站台;请影视明星捧场,现场表演,等等。有的还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花招,以招徕选民。如有一年高雄县某乡选乡长,一位候选人竟让人抬出棺材上街游行,大喊“危险!”,博得了选民的同情。这样做,花钱少而且效果好。本来是一个不太出名的人,这样一做,引起了选民的注意,果然,他如愿以偿,最后当选了那一届的乡长。

选战方酣之时,还会冒出一些“选票蟑螂”,告诉你他掌握了多少票源,要想得到这些选票,就赶快拿钱来。有时一张选票要卖到上千元新台币。当然,这都是幕后交易。

选举除了金钱开道外,更有甚者借用岛内的黑社会力量。去年,台湾桃园县的“县长”就是在选举中,被人枪杀,至今没有破案。

庞大的竞选经费从哪里来?主要还是靠大企业、大财团的支持。企业、财团出钱越多,候选人当选率就越高。企业、财团的钱当然不会白花,不管是乡长、县市长或者议员,他们当选后,会用手中的权力作为回报。这就是台湾所谓的“政治民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走进台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