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演义》

第055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宣和二年,睦州清溪民方腊作乱。方腊世居县堨村,托词左道,妖言惑众,愚夫愚妇,免不得为他所惑。但方腊本意尚不过借此敛钱,并没有甚么帝王思想。惟清溪一带,有梓桐、帮源诸峒,山深林密,民物殷阜,凡漆楮杉樟诸木,元不具备,富商巨贾,尝往来境内,购取材料。腊有漆园,每年值价,数达百金,自苏、杭设置应奉局及花石纲,朱勔倚势作威,往往擅取民间,不名一钱,腊亦屡遭损失,漆被取去,无从索价,所以怨恨甚深。当下煽惑百姓,倡议诛勔,百姓正恨勔切骨,巴不得立时捕到,将他碎尸万段,聊快人心。既得方腊为主,当然一唱百和,陆续引集,请他举事。腊尚恐众心未固,乃假托唐袁天罡、李淳风的推背图,编成四语道:

十千加一点,冬尽始称尊。纵横过浙水,显迹在吴兴。

十千是隐寓万字,加一点便成方字,冬尽为腊,称尊二字,无非是南面为君的意思,从来童谣图谶,多半由临时捏造,诱惑愚民。纵横二语,更是明白了解,没甚奥义。观此二语,见得方腊本意,不过慾扰乱苏、杭,并无燎原之志。还有睦州遗传,说有甚么天子台,万年楼,从前唐高宗永徽年间,曾有女子陈硕真叛据睦州,自称文佳皇帝,后来不成而死。方腊谓这道王气,应在已身方验,巾帼当不及须眉。一时信为真话,哄动至数千人,遂削木揭竿,公然造起反来。根据地就是帮源峒,自称圣公,建元永乐,也设官置吏,以头巾为别,自红巾而上,分作六等。急切无弓矢甲胄,专恃拳殴棒击,出峒四扰。又编给符箓,谓有神效,可得冥助。大约与清季之拳匪相似。于是毁民庐,掠民财,所有妇人孺子,一律掳至峒中,腊自择美妇娈童,供奉朝夕,余尽赏给党羽,作为仆妾,不到半月,胁从且至数万,乃勒为部伍,出攻清溪。两浙都监蔡遵、颜坦率兵五千人,星夜往讨,到了息坑,正值方腊前队到来,军士望将过去,先不禁惊讶起来。原来方腊前队,并不见有武夫,又不见有利械,只有妇女若干,童稚若干,妇女仍搽脂抹粉,惟服饰多系道装,手中各执拂塵,仿佛是戏剧中的师姑。童子面上统加涂饰,红黄蓝白,无奇不有,或梳发作两丫髻,或翦发成沙弥圈,遥对官军,嬉笑憨跳,并不像打仗的样子。恰是奇怪,非特见所未见,并且闻所未闻。官军面面相觑,还道他有甚么妖法,不敢前进。蔡遵恰也惊疑,颜坦本是粗率,便诘蔡遵道:“这是惶惑我军的诡计,有何足怕?看我驱军杀尽了他。”言已,便督军进击。兵戈所指,那妇孺吓得倒躲,没命的乱窜了去。只耐肉战,哪禁兵刃。

坦放胆杀入,一逃一追,但见前面的妇孺,均穿林越涧,四散奔逸,一行数里,连妇孺都不见了。此外也并无一人,惟剩得空山寂寂,古木阴阴。争战时,插此二语,倍增趣味。坦不管好歹,再向前力追,突听得一声号炮,震得木叶战动,不由的毛骨悚然。至举头四顾,又不见什么动静,煞是可怪。故曲一笔。大众捏着一把冷汗,足虽急行,面惟四望,不防扑蹋扑蹋的好几声,一大半跌入陷坑,连颜坦也坠了下去。两旁山谷中,跳出许多大汉,手执巨梃,一半乱捣陷穽,一半扫荡余军,可怜颜坦以下千余人,一古脑儿埋死坑谷。后队统领蔡遵闻前军得手,也依次赶上,但与前军相隔已远,未得确实消息,渐渐的行入山谷中,猛闻后面一阵鼓噪,料知不佳,急忙令军士返步,退将出来。还至谷口,顿觉叫苦不迭,那谷口已被木石塞断了。山上几声炮响,即有无数大石,抛掷下来,军士不被击死,也多受伤。蔡遵还督令军士,移徙木石,以便通道,那后面的匪党,已持梃追到,冲杀官军,官军大乱,任他左批右抹,一阵横扫,个个倒毙,遵亦死于乱军之中。

腊众夺得甲仗,才有刀械等物,遂乘胜捣入青溪,且进攻睦州,揭示胁诱军民,只称:“有天兵相助,赶紧投诚,否则蔡、颜覆辙,即在目前”云云。是时江、浙一带,承平已久,不识兵革,就是郡县守吏,汛地将弁,也只知奉迎钦差,保全禄位,并未尝修浚城濠,整缮兵甲,一闻方腊到来,好似天篷下降,无可与敌,都逃得一个不留。方腊遂破陷睦州,又西攻歙州,守将郭师中,忙调兵御寇,甫经对阵,那匪党里面,忽突出一班披发仗剑的人物,向空一指,即横剑齐向官军,并力冲入。官兵本不知战,更防他有妖法,哪个敢去拦阻?霎时间旗乱辙靡,如鸟兽散。师中禁遏不住,反落得一命呜呼,眼见得歙县被陷。腊复麾众东趋,大掠桐庐、富阳诸县,直抵杭州城下,知州赵霆,登城西望,遥见寇来如樯,已是惊慌得很,蓦地里冲出几个长人,约高丈许,首戴神盔,身披氅衣,左手持矛,右手执旗,面目狰狞可怕,顿吓得魂不附体。其实这种长人,统是大木雕成,中作机关,用人按捺,所以两手活动,远望如生。方腊算会欺人。赵霆胆小如鼷,晓得什么真假,当即下城还署,踌躇一会,三十六着,逃为上着,便收拾细软,挈了一妻一妾,趁着城中惊扰的时候,改装出衙,一溜烟的奔出城外。恰是见机。置制使陈建,廉访使赵约,趋入州署,想与赵霆会商守御,不意署中已空空洞洞,并无一人,慌忙退出署门,那匪党已一拥入城,两人逃避不及,同时被缚。方腊煞是凶狠,既入城中,令党羽遍捕官吏,统共获得若干名,一一绑住州署门前,自己高坐堂上,置酒纵饮,饮一盃,杀一人,最凶的是不令全尸,或脔割肢体,或剜取肺肠,或熬煮膏油,或丛镝乱射,备极惨酷,反说是为民除害,足纾公愤。一面令党徒纵火,满城屠掠,除有姿色的妇女取供婬乐外,多半杀死,六日方止。

东南大震,警报与雪片相似,投入京中。太宰王黼因朝廷方整师北伐,无暇顾及小寇,竟将警奏搁起,并不上闻。至淮南发运使陈遘直接奏陈徽宗,乃始知乱事,命童贯为江、淮、荆、浙宣抚使,满朝只一媪相,愧煞宋臣。谭稹为两湖制置使,王禀为统制,分率禁旅,即日南下。又因陈遘疏中,谓浙兵无用,须调集外旅,速平匪乱,乃复飞饬陕西六路精兵,同时南征。于是边将辛兴忠、杨惟忠统熙河兵,刘镇统泾原兵,杨可世、赵明统环庆兵,黄迪统鄜延兵,马公直统秦凤兵,冀景统河东兵,六路兵马,共归都统制刘延庆节制。总计内外各军,调赴东南,约得十五万人。各军陆续南下,免不得费时需日。至童贯等至金陵,已是宣和三年孟春月中。方腊转陷婺州,又陷衢州。衢守彭汝方被执,骂贼遇害,贼屠衢城,未几又陷处州,缙云尉詹良臣率数十人出御,为贼所擒,诱降不屈,也被杀死。嗣又令杭州守贼方七佛引众六万,陷崇德县,转攻秀州,亏得统军王子武号召兵民,登陴力御,斗大的秀州城,兀自守住。与杭州成一反映。童贯留偏将刘镇守金陵,进次镇江,闻秀州被围,急檄王禀驰援,可巧熙河将辛兴宗、杨惟忠亦领兵到来,两路夹攻方七佛,七佛支持不住,只好却走,秀州解围。方腊东攻不克,转图西略,连陷宁国、旌德诸县,官军为所牵制,又只得分军西援,一时顾不到浙西。

那时淮南复出一大盗,姓宋名江,纠党三十六人,横行河朔,转掠十郡,京东又复戒严,害得宋廷诸臣,议剿议抚,急切想不出甚么法儿。宋江亦一渠魁,应特笔提醒。看官曾阅过《水浒传》么?水浒系元朝施耐庵手笔,演成七十回,所说皆关系宋江事,书中多系哄托,并非件件是真,不过笔墨甚佳,更兼金圣叹评注,所以流传至今,脍炙人口,但从正史上考证起来,只有淮南盗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由知海州张叔夜击降数语,且并未为宋江立传,可见宋江起事,转瞬即平,并不似《水浒传》中,有甚么大势力,大经营。惟旁览稗乘,又见有宋江归降后,曾效力军行,助讨方腊,克复杭州。小子生长古越,距杭州不到百里,时常往来杭地,访问古迹,那城内果有张顺祠,曾封涌金门内的土地,城外又有时迁庙,西子湖边,又有武松墓,想必定有所本,不至虚传。小子演述宋史,凡事多以正史为本,间或羼以稗乘,亦必确有见闻,明知个人识短,不敢自信无遗,但凭空捏造的瞎说,究竟不好妄采,想看官总也俯谅愚衷哩。插入此段议论,所以袪阅者之疑。

闲文少表,且说宋江系郓城县人,表字公明,曾充当县中押司,平时性情慷慨,喜交江湖朋友,绰号遂叫作及时雨。嗣因私放盗犯,酿成命案,为了种种罪证,致遭捕系。当有一班江湖好友,救他性命,迫入梁山泊上,做个公道大王。数语已赅括《水浒传》。梁山泊在郓城、寿张两县间,山形突兀,路转峰回,周围约二十五里。冈上恰有一方旷地,足容千人居住。冈下有泊,可汲水取饮,虽旱不乾。古时本名良山,因汉梁孝王出猎于此,乃改名梁山。宋季朝政不明,吏治废弛,贪官污吏,布满各路,盗贼乘时蜂起,所有淮南、京东一带,无赖亡命之徒,落草为寇,便借这梁山为逋逃薮,只因么魔小丑,随聚随散,所以不甚著名。至宋江入居此山,由群盗推为首领,立起什么水浒寨,造起什么忠义堂,托词替天行道,哄动居民,于是梁山泊三大字,遂表现出来。标明梁山泊历史地理,足补《水浒传》之缺。看官试想!这宋公明既没有偌大家私,山上又没有历年积蓄,教他如何替着天,行着道?他无非四出劫掠,夺些金银财宝,作为生计。不过他所往劫的,多是富而不仁的土豪,及多行不义的民贼,尚不似那睦州方腊,一味儿逞妖作怪,恣意*乱,因此京东一带,还说宋江是个好人。知亳州侯蒙曾上言:“宋江横行齐、魏,才必过人,现在清溪盗起,不若赦他前非,令南讨方腊,将功赎罪。”徽宗很以为是,拟调侯蒙任东平府,招降宋江。偏偏诏命甫下,侯蒙病剧,不能赴任,未几身亡,自是招抚一语,又成虚话。京东各军,一再往剿,反被梁山群盗,杀得七零八落,大败而回。宋江势且日盛,趋附的人物,亦因之日多。起初尚只有三十六个头目,连宋江也排列在内,后来又得了七十二人,合成一百零八个大强盗。他却自称上应列星,伪造石碣,把一百八人的姓名,镌刻碑上,三十六人,号为天罡星,七十二人,号为地煞星。每人又各有绰号,《水浒传》中,也曾载着,小子就此誊录一周,分列如下:

天罡星三十六员

天魁星呼保义宋江。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

天机星智多星吴用。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

天勇星大刀关胜。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天猛星霹雳火秦明。天威星双鞭呼延灼。

云英星小李广花荣。天贵星美髯公朱仝。

天富星扑天鹏李应。天满星小旋风柴进。

天孤星花和尚鲁智深。天伤星行者武松。

天立星双枪将董平。天捷星没羽箭张清。

天暗星青面兽杨志。天佑星金枪将徐宁。

天空星急先锋索超。天异星赤发鬼刘唐。

天杀星黑旋风李逵。天速星神行太保戴宗。

天微星九纹龙史进。天究星没遮拦穆弘。

天退星插翅虎雷横。天寿星混江龙李俊。

天剑星立地太岁阮小二。天平星船火儿张横。

天罪星短命二郎阮小五。天损星浪里白条张顺。

天败星活阎罗阮小七。天牢星病关索杨雄。

天慧星拚命三郎石秀。天暴星两头蛇解珍。

天哭星双尾蝎解宝。天巧星浪子燕青。

地煞星七十二员

地魁星神机军师朱武。地煞星镇三山黄信。

地勇星病尉迟孙立。地杰星丑郡马宣赞。

地雄星井水轩郝思文。地威星百胜将军韩滔。

地英星天目将彭玘。地奇星圣水将军单廷珪

地猛星神火将军魏定国。地文星圣手书生萧让。

地正星铁面孔目裴宣。地辟星摩云金翅欧鹏。

地阖星火眼狻猊邓飞。地强星锦毛虎燕顺。

地暗星锦豹子杨林。地辅星轰天雷凌振。

地会星神算子蒋敬。地佐星小温侯吕方。

地佑星赛仁贵郭盛。地灵星神医安道全。

地兽星紫髯伯皇甫端。地微星矮脚虎王英。

地慧星一丈青扈三娘。地暴星丧门神鲍旭。

地默星混世魔王樊瑞。地猖星毛头星孔明。

地狂星独火星孔亮。地飞星八臂哪吒项充。

地走星飞天大圣李袞。地巧星玉臂匠金大坚。

地明星铁笛仙马麟。地进星出洞蛟童威。

地退星翻江蜃童猛。地满星玉旛竿孟康。

地遂星通臂猿侯健。地周星跳涧虎陈达。

地险星白花蛇杨春。地异星白面郎君郑天寿

地理星九尾龟陶宗旺。地俊星铁扇子宋清。

地乐星铁叫子乐和。地捷星花顶虎龚旺。

地速星中箭虎丁得孙。地镇星小遮拦穆春。

地羁星操刀鬼曹正。地魔星云里金刚宋万。

地妖星摸着天杜迁。地幽星病大虫薛永。

地伏星金眼彪施恩。地僻星打虎将李忠。

地空星小霸王周通。地孤星金钱豹子汤隆。

地全星鬼脸儿杜兴。地短星出林龙邹渊。

地角星独角龙邹润。地囚星早地忽律朱贵。

地藏星笑面虎朱富。地平星铁臂膊蔡福。

地损星一枝花蔡庆。地奴星催命判官李立。

地察星青眼虎李云。地恶星没面目焦挺。

地丑星石将军石勇。地数星小尉迟孙新。

地阴星母大虫顾大嫂。地刑星菜园子张青。

地壮星母夜叉孙二娘。地劣星活阎婆王定六。

地健星险道神郁保世。地耗星白日鼠白胜。

地贼星鼓上蚤时迁。地狗星金毛犬段景住。

一百八人已经会齐,梁山泊上的气运,要算是全盛了。宋江置酒大会百余人,依次列席,大众商量进行的方法。宋江首先倡议,一是静待招安,一是出图吴会。旋经吴用等酌议,以吴会地方富庶,若攻他无备,去干一番,事情得利,便从此做去,失利亦可还寨,就抚未迟。宋江恰也赞成。嗣又议定航海南行,伺间袭击淮、扬,大家很是同意。席散后,各检点兵械,准备停当,留卢俊义守寨,指日启程。不意海州方面,偏有一位赤胆忠心的贤长官,密伺宋江行径,预先布置,专待宋江等到来。正是:

军志毋人先薄我,古云有备总无虞。

慾知海州战事,容至下回说明。

----------

--------

方腊、宋江,虽皆亡命之徒,而非贪官污吏之有以激之,则必不能为叛逆之举。就令潜图不轨,而附和无人,亦宁能孑身起事?盖自来盗贼蜂起,未有不从官吏所致,苛征横敛,民不聊生,则往往铤而走险,啸聚成群,大则揭竿,小则越货,方腊、宋江,其已事也。惟方腊之为乱大,而宋江之为乱小,方腊之作恶多,而宋江之作恶少,本回分段叙述,于方腊无恕词,于宋江犹有曲笔,而总意则归咎于官吏。皮里阳秋,亶其然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宋史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