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演义》

第036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孝贤后崩逝后,已是小祥,乾隆帝至梓宫前亲奠一回。奠毕,慈宁宫传到懿旨,宣召乾隆帝进宫。到太后前请过了安,太后道:“现在皇后去世,已满一年,六宫不可无主,须选立一人方好。”乾隆帝嘿然不答。其将谁语?太后道:“宫内妃嫔,哪一个最称你意?”乾隆帝道:“妃嫔虽多,没一个能及富察,奈何?”富察二字,含糊得妙。太后道:“我看娴贵妃那拉氏,人颇端淑,不妨升她为后。”乾隆帝沈吟半晌,便道:“但凭圣母主裁!”太后道:“这也要你自己愿意。”乾隆帝平日颇尽孝道,至此也不慾违逆母命,没奈何答了一个“愿”字。退出慈宁宫,又辗转思想了一番,想什么?乃于次日下旨,册封娴妃那拉氏为皇贵妃,摄六宫事。那拉氏不即立后,乾隆帝之意可知。直到孝贤皇后二周年,尚未册立正宫,经太后再三催促,方立那拉氏为皇后。参商之兆,已萌于此。此时鄂尔泰已死,张廷玉亦因老乞归,鄂、张二人,本受世宗遗旨,身后俱得配享太庙,嗣因鄂、张各存党见,朝官依附门户,互相攻讦,事为乾隆帝所闻,心滋不悦。廷玉乞归时,又坚请身后配享,触忤龙颜,严旨诘责,追缴恩赐物件,革去伯爵,并不令配享。硬要做满族奴才,致触主怒,何苦何苦!廷玉惊慌得了不得,后来一病身亡,总算乾隆帝优待老成,仍令配享太庙,廷玉好瞑目了。这是后话。

乾隆帝因宫廷中事,都未惬意,不免烦恼,便想到别处闲游,借作排遣。十五年春季,奉了皇太后,巡幸五台山,秋季又奉皇太后临幸嵩岳,两处游玩,仍不见有什么消遣的地方。他想外省的景致,还不及一圆明园,就时常到圆明园散闷,这日,在园中闲逛,起初是天气阴沈,不甚觉得炎热,到了午后,云开见日,遍地阳光,掌盖的忘携御盖,被乾隆帝大加申斥,忽随从中有人说道:“典守者不得辞其责。”乾隆帝便问道:“谁人说话?”那人便跪倒磕头。乾隆帝见他chún红齿白,是一个美貌的少年,随问道:“你是何人?”那人禀道:“奴才名和珅,是满洲官学生,现蒙恩充当銮仪卫差役,恭奉御舆。”乾隆帝道:“你是官学生,充这舁舆的差使,未免委屈,朕拔你充个别样差使,可好么?”和珅感激的了不得,便磕了九声响头,朗声道:“谢万岁万万岁天恩!”和珅初蒙主知,已极意贡谀,望而知为妄臣。乾隆帝便令他跟住身后,有问必答,句句称旨,引得龙心大开,回到宫中,竟命他作宫中总管。这和珅骤膺宠眷,打叠精神,伺候颜色,乾隆帝想着什么,不待圣旨下颁,他已暗中觉察,十成中总管八九成,因此愈加宠任,乾隆帝竟日夜少他不得,后人说他是弥子瑕一流人物,小子无从搜得确据,不敢妄说。

只乾隆帝素爱冶游,得了和珅以后,越加先意承志,说起南边风景,很是繁华。乾隆帝道:“朕亦想去游幸一次,只虑南北迢遥,要劳动宫民,花费许多金钱,所以未决。”和珅道:“圣祖皇帝六次南巡,臣民并没有多少怨咨,反都称颂圣祖功德。古来圣君,莫如尧舜。《尚书·舜典》上,也说五载一巡狩,可见巡幸是古今盛典,先圣后圣,道本同揆,难道当今万岁,反行不得么?况且国库充盈,海内殷富,就使费了些金银,亦属何妨。”乾隆帝生平,最喜仿效圣祖,又最喜学着尧舜,听了和珅一番言语,正中下怀,自来英主多愿爱民,后来亦多被小人导坏,汉武、唐玄与清高宗皆此类也。便道:“你真是朕的知己!”遂降旨预备南巡。和珅讨差,督造龙舟,建得穷工奇巧,备极奢华,把康、雍两朝省下的库储,任情挥霍,好象用水一般;和珅从中得了数十万好处,乾隆帝还奖他办事干练,升他做了侍郎。这叫做升官发财。和珅复飞咨各省督抚,赶修行宫,督抚连忙募工修筑,又把水陆各道,一律疏通,准备巡幸。乾隆十六年春正月,乾隆帝奉皇太后启銮,宫中挑选了几个妃嫔,作为陪侍,皇后独没福随游,伉俪之情可想。外面除留守人等,尽令扈从,仪仗车马,说不胜说,数不胜数。开路先锋,便是新任侍郎和珅,御驾所经,督抚以下,尽行跪接,一切供奉,统由和珅监视。和珅说好,乾隆帝定也说好,和珅说不好,乾隆帝定也说不好。督抚大员,都乞和珅代为周旋,因此私下馈遗,以千万计。

两宫舍陆登舟,驾着龙船,沿运河南下,由直隶到山东,从前已经游历,没甚可玩,只在济宁州耽搁一日。由山东到江苏,六朝金粉,本是有名,乾隆帝为此而来,自然要多留几天。扬州住了好几日,苏州又住了好几日,所有名胜的地方,无不游览。苏杭水道最便,复自苏州直达杭州,浙省督抚,料知乾隆帝性爱山水,在西湖建筑行宫,格外轩敞。两宫到了此地,游遍六桥三竺,果觉得湖山秀美,逾越寻常。乾隆帝非常喜悦,不是题诗,就是写碑;有时脑筋笨滞,命左右词臣捉刀,并召试诸生谢墉等,赏给举人,授内阁中书。又亲祭钱塘江,渡江祭禹陵,复回至观潮楼阅兵。

忽报海宁陈阁老,遣子接驾,乾隆帝奇异起来,还是太后叫他临幸一番,太后应已觉着了。遂自杭州至海宁。此时陈阁老闻御驾将到,把安澜园内,装潢得华丽万分,陈府外面的大道,整治得平坦如镜,随率领族中有职男子,到埠头恭候。隔了数时,遥见龙舟徐徐驶至,拍了岸,便排班跪接,奉旨叫免。陈阁老等候两宫上岸登舆,方谢恩而起,恭引至家。陈老夫人,亦带了命妇,在大门外跪迎,两宫又传旨叫免,乃起导两宫入安澜园,下舆升坐。接驾的一班男妇,复先后按次叩首。两宫命陈阁老夫妇,列坐两旁,陈阁老夫妇又是谢恩。余外男妇等奉旨退出。于是献茶的献茶,奉酒的奉酒,把陈家忙个不了。幸亏随从的人,有一半扈跸入园,有一半仍留住舟中,所以园内不致拥挤,两宫命陈阁老夫妇侍宴,随从的文武百官,宫娥彩女,亦分高下内外,列席饮酒,大约有一、二百席,山南海北的珍味,没一样不采列,并有戏班女乐侑宴,这一番款待,不知费了多少金钱。只乾隆帝御容,很有点像陈阁老,陈老太太有时恰偷觑御容,似乎有些惊疑的样子,究竟乾隆帝天亶聪明,口中虽是不言,心中恰是诧异,酒阑席散,奉了太后,与陈阁老夫妇,到园中游玩一周,回入正厅。乾隆帝谕陈阁老夫妇道:“这园颇觉精致,朕奉太后到此,拟在此驻跸数天。但你们两位老人家,年力将衰,不必拘礼,否则朕反过意不去,只好立刻启行了。”陈阁老忙回道:“两宫圣驾,不嫌亵陋,肯在此驻跸数日,那是格外加恩,臣谨遵旨!”皇帝到了家里,陈阁老以为光宠,我说实是晦气。太后亦谕道:“此处伺候的人很多,你两老夫妇,可以随便疏散,不必时时候着。”阁老夫妇谢恩暂退。

是夕,乾隆帝召和珅密议,说起席间情况,嘱和珅密察。和珅奉旨,屏去左右,独自一人在园间踱来踱去,假作步月赏花的情形。更深夜静,四无人声,和珅不知不觉,走到园门相近,仍不闻有什么消息,正想转身回至寝室,忽见园角门房内,露出灯光一点,里面还有唧唧哝哝的声音,便轻轻的掩至门外,只听里面有人说道:“皇上的御容,很像我们的老爷,真是奇怪。”接连又有一人道:“你们年纪轻轻,哪里晓得这种故事?”前时说话的人又问道:“你老人家既晓得故事,何不说与我们一听。”和珅侧着耳朵,要听他对答,不料下文竟尔停住,只有一阵咳嗽声,咯痰声,不肯直叙,这是文中波澜。不免等得焦躁起来。亏得里面又在催问,那时又闻得答语道:“我跟老爷已数十年,前在北京时,太太生了一位哥儿,被现今皇太后得知,要抱去瞧瞧,我们老爷只得应允,谁料抱了出来,变男为女,太太不依,要老爷立去掉转,老爷硬说不便,将错就错的过去。现在这个皇上,恐怕就是掉换的哥儿呢。”这两句话,送入和珅耳中,暗把头点了数点。忽听里面又有人说道:“你这老总管亦太粗莽,恐怕外面有人窃听。”和珅不待听毕,已三脚两步的走了。路中碰着巡夜的侍卫,错疑和珅是贼,的确是个民贼。细认乃是和大人,想上前问安,和珅连忙摇手,匆匆的趋回寝室。睡了一觉,已是天明,急起身至两宫处请安。乾隆帝忙问道:“有消息么?”和珅道:“略有一点消息,但恐未必确实。”乾隆帝道:“无论确与不确,且说与朕听!”和珅道:“这个消息,奴才不敢奏闻。”乾隆帝问他缘故,和珅答称:“关系甚大,倘或妄奏,罪至凌迟。”乾隆帝道:“朕恕你罪,你可说了。”和珅终不敢说,乾隆帝懊恼起来,便道:“你若不说,难道朕不能叫你死么?”和珅跪下道:“圣上恕奴才万死,奴才应即奏闻,但求圣上包涵方好!”乾隆帝点了点头,和珅便将老园丁的言语,述了一遍。乾隆帝吃了一惊,慢慢道:“这种无稽之言,不足为凭。”聪明人语。和珅道:“奴才原说未确,所以求圣上恕罪!”乾隆帝道:“算了,不必再说了。”忽报陈阁老进来请安,乾隆帝忙叫免礼,并传旨今日启銮,还是陈阁老恳请驻跸数天,因再住了三日,奉太后回銮,陈阁老等遵礼恭送,不消细说。

两宫仍回到苏州,复至江宁,登锺山,祭孝陵,泛秦淮河,登阅江楼,又召试诸生蒋雍等五人,并进士孙梦逵,同授内阁中书。驻跸月余,方取道山东,仍还京师。回京后,乾隆帝慾改易汉装,被太后闻知,传入慈宁宫,问道:“你慾改汉装么?”乾隆帝不答,太后道:“你如果要改汉装,便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我亦要让你了。”乾隆帝连称不敢,方才罢议。冕旒汉制终难复,徒向安澜驻翠蕤。

日月如梭,忽忽间又过三年,理藩院奏称准噶尔台吉达瓦齐,遣使入贡,乾隆帝问军机大臣道:“准部长噶尔丹策零,数年前身死,嗣后立了那木札尔,又立了喇嘛达尔札,扰乱数年,朕因他子孙相袭,道途又远,所以不去细问。什么今日,换了个达瓦齐?”军机大臣道:“那木札尔,系噶尔丹策零次子,策零死,那木札尔立,后来因昏庸无道,被他女兄的丈夫弑掉了,另立策零庶长子喇嘛达尔札,现在喇嘛达尔札,又被部众弑掉,改立达瓦齐,这达瓦齐闻是准部贵族大策零子孙呢。”乾隆帝道:“照这般说,达瓦齐系策零仆属,胆敢篡立,实是可恨,朕拟兴师问罪,免他轻视天朝。”正商议间,又接边臣奏折,内称:“辉特部台吉阿睦撤纳,为达瓦齐所败,愿率众内附”等语。乾隆帝即命阿睦撤纳来京陛见,并却还达瓦齐贡使。阿睦撤纳奉了上谕,当即到京求见,由理藩院尚书带入,阿睦撤纳叩首毕,乾隆帝问道:“你便是辉特部台吉么?”阿睦撤纳答道:“是。”乾隆帝又问道:“你如何与达瓦齐开战?”阿睦撤纳道:“达瓦齐篡了准部,还想蚕食他方,臣本与他划疆自守,毫无干涉,他无端侵入臣境,臣与他战了一场,被他杀败,因此叩关内附,仰乞大皇帝俯赐矜全!”乾隆帝见他身材雄伟,言语爽畅,不觉喜悦,便道:“朕正想发兵讨达瓦齐,你来得很好。”阿睦撤纳道:“大皇帝果发义师,臣愿作为前导。”乾隆帝道:“你肯为朕尽忠,朕却不吝重赏。”阿睦撤纳谢恩而出。乾隆帝即召集王大臣,会议发兵计画,并言荡平准部,就在阿睦撤纳身上。军机大臣舒赫德奏道:“臣看阿睦撤纳相貌狰狞,必非善类,请圣上不要信他!”乾隆帝怫然不悦,便厉声道:“据你说来,达瓦齐是不应讨么?”舒赫德道:“达瓦齐非不应讨,但阿睦撤纳,乞皇上不可重用!”乾隆帝复厉声道:“阿睦撤纳是生长彼地,地理人情,都应熟悉,朕若不去用他,难道用你不成!”舒赫德素性刚直,还要接口道:“圣上要用这阿睦撤纳,请将他部下余众,徙入关内,免得后患。”乾隆帝怒道:“你这般胆小,如何好做军机大臣?”叱侍卫逐出舒赫德。舒赫德叹息而去。忠言逆耳,令人呜咽。傅恒见乾隆帝发怒,忙上前道:“圣上明烛万里,此时正好出征准部,戡定西陲。”这等拍马屁的伎俩,想是从闺训得来。乾隆帝怒容渐霁,徐答道:“究竟是你有些智谋。但还是今年出兵,明年出兵?”傅恒道:“据臣愚见,今年且先筹备起来,待明年出兵未迟。”乾隆帝准奏,遂下旨饬八旗将士先行操练,并封阿睦撤纳为亲王。

看官!你道这阿睦撤纳,究竟是何等样人?他的言语,究竟可靠不可靠?小子须要补述一番方好。阿睦撤纳是丹衷的遗腹子,丹衷系策妄女婿,策妄借结婚政策,灭了丹衷的父亲拉藏汗,应第二十九回。丹衷穷无所归,寄食准部,免不得怨恨策妄,策妄又把丹衷害死,将自己的女儿,改醮辉特部酋,只五、六月生了一个男孩子,就是阿睦撤纳。阿睦撤纳长大起来,继了后父的位置,见准部内乱,蓄志并吞,先帮助达瓦齐,杀了喇嘛达尔札,自己迁至额尔齐斯河,胁服杜尔伯特部。达瓦齐也阴怀疑忌,大举攻阿睦撤纳,阿睦撤纳乃托名内附,想借清朝兵力,灭掉达瓦齐,自己好占据准噶尔。巧遇乾隆帝好大喜功,听了阿睦撤纳的言语,决计用兵。会准部小策零属下萨拉尔,及达瓦齐部将玛木特,先后降清,阿睦撤纳又促请出师。于是乾隆二十二年春,命尚书班第为定北将军,出北路。陕甘总督永常为定西将军,出西路。北路用阿睦撤纳为前导,授他做定边左副将军。西路用萨拉尔为前导,授他做定边右副将军。玛木特做了北路参赞,西路参赞,用了内大臣鄂容安。两副将军各领前锋先进,将军参赞等次第进行。浩浩荡荡,直达准部。沿途经过的部落,望见两副将军大纛,多识是前时故帅,望风崩角,拜谒马前。到了夏间,两路大军并至博罗塔拉河,距伊犁只三百里。达瓦齐闻报,慌做一团,仓猝征兵,已来不及,只带了亲兵万人,向西北出奔,走入格登山去了。清军长驱追袭,将到格登山,夜遣降将阿玉锡等,率领二十余骑,往探路程。阿玉锡想夺头功,竟乘夜突入敌营,拍马横矛,威风凛凛,达瓦齐部众,还道是清军齐到,四散奔逃。真不济事。达瓦齐也落荒窜去,扒过大山,投入回疆。他想平日要好的回酋,只有乌什城主霍吉斯,一口气奔到乌什城。霍吉斯也出城迎接,谁知进了城门,一声胡哨,伏兵尽发,把达瓦齐拿住。达瓦齐向霍吉斯道:“我与你一向至交,如何缚我?”霍吉斯也不与多说,取出清帅檄文,与他细瞧。达瓦齐道:“好好!你总算卖友求荣了。”该骂!当下被霍吉斯推入囚车,解送清营。清两帅回到伊犁,这时候,罗卜藏丹津还絷在伊犁狱中,遂一并擒出,与达瓦齐槛送京师。

乾隆帝得了红旗捷报,召两军凯旋,亲御午门,行献俘礼。达瓦齐及罗卜藏丹津,觳觫万状,捣头如蒜。隆乾帝大笑道:“这样人物,也想造反,正是夜郎自大,不识汉威哩。”遂传旨赦他死罪。一面大封功臣,首奖大学士傅恒襄赞有功,再加封一等公。马屁又被他拍着了。定北将军班第封一等诚勇公,副将军萨拉尔,封一等超勇公,副将军阿睦撤纳,晋封双亲王,食亲王双俸,参赞玛木特封为信勇公,铭功勒石,说不尽的夸耀。永常鄂容安等未沐荣封,不识何故。又拟复额鲁特四部遗封,封噶尔藏为绰罗斯汗,巴雅特为辉特汗,沙克都为和硕特汗,还有杜尔伯特部,就封了阿睦撤纳。乾隆帝的意思,无非是犬牙相错、互生箝制的道理,谁知阿睦撤纳雄心勃勃,竟想雄长四部,渐渐的跋扈起来。正是:

非我族类, 其心必异;

过严则怨, 过宽则肆。

不数月,留守伊犁大臣,奏报阿睦撤纳造反了,乾隆帝闻报大惊,究竟阿睦撤纳如何谋反,且看下回分解。

----------

此回叙陈阁老事,非传陈阁老,传高宗也。叙阿睦撤纳事,非传阿睦撤纳,亦传高宗也。高宗第一次南巡,便觉挥霍不赀,厥后南巡复数次,劳民费财,可想而知。陈阁老事,尚是本回之宾,不过假故老遗传,作为渲染耳。南巡以后,复议西征,写出高宗好大喜功气象,阿睦撤纳来降,乃是适逢其会,是阿睦撤纳亦一宾也,达瓦齐则成为宾中宾矣。阅者当如此体会,方见作书人本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清史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