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演义》

第055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牛鉴自宝山逃走,沿路不暇歇脚,一直奔回江宁。英兵即溯江直入,径攻松江。松江守将姓尤名渤,乃是寿春镇总兵,从寿春调守松江城。他闻英兵入境,带着寿春兵二千,到江口待着。英兵见岸上官军,一队一队的排列,严肃得很,他也不在心上,仗着屡胜的威势,架起巨炮,向岸上注射。尤总兵见敌炮放来,令兵士一齐伏倒;待炮弹飞过,又饬兵士尽起,发炮还击。这二千寿春兵,是经尤总兵亲手练成,坐作进退,灵敏异常,俄而起,俄而伏,由尤总兵随手指挥,无不如意。英兵放来的炮弹,多落空中,官兵放去的炮弹,却有一大半击着。相持两日,英兵不得便宜,转舵就走,分扰崇明、靖江、江阴境内,都被乡民逐出。

当下英将巴尔克、卧乌古,及大使濮鼎查,密图进兵的计策。卧乌古的意思,因长江一带,水势浅深,沙线曲折,统未知晓,不敢冒昧深入,还是濮鼎查想了一个妙计。看官!你道他的妙计是怎样?他无非用了银钱,买通沿江渔船,引导轮船驶入。中国人多是贪财,所以一败涂地。沿途进去,测量的测量,绘图的绘图,查得明明白白,并探得左右无伏,遂决意内犯。

镇江绅士,得此消息,忙禀知常镇通海道周顼。周顼同绅士巡阅江防,绅士指陈形势,详告堵截守御事宜。周顼笑道:“诸君何必过虑!长江向称天堑,不易飞渡,江流又甚狭隘,水底多伏暗礁,我料英兵必不敢深入。他若进来,必要搁浅。等他搁浅的时候,发兵夹击,便可一举成功,何必预先筹备,多费这数万银钱呢?”敌已在前,他还从容不迫,也是可哂。遂别了绅士,径自回署。谁知英舰竟乘潮直入,追薄瓜洲,城中兵民,已经逃尽,无人抵敌。英兵转窥镇江,望见城外有数营驻扎,就开炮轰将过去。这镇江城外的营兵,乃是参赞齐慎,及提督刘允孝统带,闻得敌炮震耳,没奈何出来对敌,战了一场。敌炮很是厉害,觉得支持不住,还是退让的好,一溜风跑到新丰镇去。又是两个不耐战。

城内只有驻防兵千名,绿营兵六百,老弱的多,强壮的少,军械又不甚齐备,副部统海龄,恰是个不怕死的硬汉,率兵登城,昼夜守御,英兵进薄城下,攻了两日,不能取胜。又是卧乌古等想出声东击西的诡计,佯攻北门,潜师西南,用火箭射入城中,延烧房屋。海龄正在北门抵御,回望西南一带,火光冲天,英兵已经上城,料知独力难支,忙下城回署,将妻妾儿女,一古脑儿,锁入内室,放起火来,霎时间阖门一炬,尽作飞灰。海龄在大堂上,投缳殉节。英兵入城,把余火扑灭,搜捕官吏,已经一个不留。沿江上下的盐船估舶,或被英兵炮毁,或被枭匪焚掠,一片烟焰,遮满长江。扬州盐商,个个惊恐,想不出避兵法儿,只得备了五十万金的厚礼,恭送英兵,才蒙饶恕。英舰直指江宁,东南大震。

牛制台奔回江宁,总道是离敌已远,可以无恐,城中张贴告示,略称:“长江险隘,轮船汽船,不能直入,商民人等,尽可照常办事,毋庸惊惶!”这班百姓见了文告,统说制台的言语,总可相信。那时电报火车,一些儿都没有,但叫官场如何说,百姓亦如何做,到了镇江失守,南京略有谣传,牛制军心里虽慌,外面还装出镇定模样,兵也不调,城也不守。简直是个木偶。忽然江宁北门外,烽火连天,照彻城中,城内外的居民,纷纷逃避。牛制军遣人探听,回报英兵舰八十多艘,连樯而来,已至下关。牛制军被这一吓,比在宝山海塘上那一炮,尤觉厉害。

呆了好一歇,忽报伊里布由浙到来,方把灵魂送回,才会开口,好一个救星。道了“快请”二字。伊里布入见,牛鉴忙与他行礼,献茶请坐,处处殷勤。便道:“阁下此来,定有见教。”伊里布道:“伊某奉诏到此,特来议抚。”牛鉴道:“好极,好极!中英开衅,百姓扰得苦极了,得公议抚,福国利民,还有何说?”伊里布道:“将军耆英,亦不日可到,议抚一切,朝旨统归他办理。伊某不过先来商议,免得临时着忙。”牛鉴听罢,便道:“耆将军尚未到来,英兵已抵城下,这且如何是好?”伊里布道:“小价张喜,与英人多是相识,现不如写一照会,差他前去投递,便可令英人缓攻。”牛鉴道:“照会中如何写法?”伊里布道:“照会中的写法,无非说钦差大臣耆英,已奉谕旨,允定和好,请他不必进兵。再令小价张喜,与他委婉说明,包管英人罢兵。”牛鉴喜极,随令文牍员写好照会,即挽伊里布叫入张喜,亲自嘱托,即刻令投送英船。张喜唯唯而去。老家人又出风头。去了半日,才来回报,牛鉴不待开口,忙问道:“抚议如何?”张喜道:“据英使濮鼎查说,和议总可商量,但耆将军到此无期,旷日持久,兵不能待,须就食城中方可。”牛鉴闻他和议可商,已觉放心;及听他就食城中的要约,又着急起来,便道:“据这句话,明明是要来攻城,这却如何使得?”张喜道:“家人亦这样说,同他辩驳多时,他说要我兵不入城,须先办三百万银子送我,作了兵饷,方好静候耆将军。”大敲竹杠。牛鉴道:“这也是个难题目。银子要三百万,哪里去办?”

道言未绝,外面报副将陈平川禀见,牛鉴传入。平川请过了安,向牛鉴道:“寿春镇的援兵,已到城下,求大帅钧示,何日开战?”牛鉴道:“要开战么?这事非同儿戏,倘一失败,南京难保,长江上游,处处危急,岂不是可怕么?”平川道:“不能战,只好固守,请下令闭城,督兵登陴方好。”牛鉴道:“你又来了。前日将军德珠布,闻英兵已到,饬十三城门统行关锁。你想朝廷现主抚议,如何可闭城固守,得罪英人?我与伊都统费尽口舌,才争得‘已启申闭,四字。德将军掌管全城锁钥,我没奈何去恳求他,你如何也说出这等话来?”平川道:“耆将军尚在未到,抚议尚无头绪,倘英人登岸攻城,城中没有防备,如何抵敌?”牛鉴不禁变色道:“英将并不来攻城,你却祝他攻城,真正奇怪!本帅自有办法,不劳你们费心!”当下怒气勃勃,拂衣起座,返身入内。不愧姓牛。平川只得退出。

牛鉴到了内厅,亲写了一封急信,叫干役两名,把信付他,令他加紧驰驿,去催耆钦使。一面又命张喜,再赴英舰,与他附耳谈了数语。什么秘计,诸君试一猜之!张喜领命又去。

看官!你道这个家人张喜,真能够与英帅面谈么。原来英舰中有个末弁,叫作马利逊,能作汉语,张喜与马利逊认识,数次往返,统由马利逊介绍;此次仍由马利逊引见濮鼎查,两边言语,也由马利逊传译。濮鼎查就问三百万兵饷,可曾备齐么?张喜道:“耆将军即日可到,和事就可开议。牛大帅恐贵使性急,特遣张某前来相告。贵国初意,无非为了通商的事情,现我朝愿允许通商,贵国当可罢兵了。”濮鼎查道:“要我罢兵,也是容易,但须依我几件事情。第一件须赔偿烟价,要一千二百万圆。”张喜道:“广东已给过六百万圆,如何今日还要倍索?”濮鼎查道:“那是兵费,不是烟价。现在我兵由粤到此,饷项又用去数千万,亦须照例赔偿。”张喜不禁伸舌,便道:“还要赔兵费么?”濮鼎查道:“烟价、兵费外,香港是要割让的。香港以外,还要把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港口,开埠通商。”张喜道:“款子有这么多!”濮鼎查道:“还有,还有。讲和以后,俘虏是要放还;将来两国通使,应用平等款式。此外如我国的商民,损失颇多,也应酌量赔偿。烦你去通报贵国公使,如肯照允,当即退兵。”濮鼎查真是泼辣。张喜不敢辩论,便辞别了濮鼎查,当由马利逊送他登岸。张喜向马利逊道:“议和的条件,这般厉害,恐怕是不易办到。”马利逊道:“我与你向来熟识,不妨对你直言。这是我国所索,并非中国所许。此次我国兴兵,通商为主,不在银钱,但得两三港贸易,已能如愿,余事由中国裁酌便了。”张喜点头告别。相传马利逊本是中国人,因在英领事处,服役多年,投入英籍。英领事嘉他勤慎,所以拔他作了英官。马利逊这番言语,也算是暗地关会,格外有情。

张喜据实回报,牛鉴不好遽复,又延挨了两三天,忽闻钦差大臣耆英到了,牛鉴忙出城迎接。耆英入城,谈起和战事宜,与牛鉴很是投机。也是牛类。刚拟去拜会英帅,英帅的照会已到,大略照前时所说的款子。耆英按照各款,稍稍驳诘,即行咨复。不料英使濮鼎查,定要件件依他,方许讲和,否则明日开战。这个照会答复过来,急得耆英、牛鉴、伊里布,没法摆布。忽报英舰高悬红旗,声势汹汹,准备开仗。耆英不得已,复遣张喜赴英船,与约翌朝会商。濮鼎查却翻着脸道:“还要商议什么?允与不允,一言可决。闻汝大帅还添调寿春兵,与我接仗,我却不怕,明日同你交锋便了。”张喜忙说:“没有这事。”濮鼎查不信,还是马利逊从旁缓颊,方说:“明日辰刻,如再不允,我兵一齐登岸,运炮至锺山顶上,轰碎你的全城,休要后悔!”分明恫吓。张喜还报。

翌晨,耆英遣侍卫咸龄,藩司黄恩彤,宁绍台道鹿泽长,往英舰会商。两边磋议了一回,由濮鼎查定出数款:第一款,是清、英两国,将来当维持平和。这一条是面子上语,无关得失。第二款,是清国须给英兵费洋一千二百万圆,商欠三百万圆,赔偿鸦片烟六百万圆,共二千一百万圆,限三年缴清。第三款是,开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港,为通商口岸,许英人往来居住。第四款是,割让香港。第五款是,放还英俘。第六款是,交战时为英兵服役的华人,一律免罪。第七款是,将来两国往复文书,概用平行款式。第八款是,条约上须由清帝钤印。咸龄等见了此款,明知厉害得很,但是耆将军等一意主和,不好再行申驳,只说:即日照奏,请俟政府批回,即可定约。”濮鼎查道:“须要赶紧,迟则不便。”咸龄等唯唯趋出,急报知耆英等,将条约草案呈上。耆英也不待瞧明,即与牛、伊二人会衔,饬文牍员写好奏章,由八百里加紧驿使,驰奏北京。

道光帝览奏,未免懊恼,立召军机大臣会议。军机大臣不敢多嘴,只大学士穆彰阿道:“兵兴三载,糜饷劳师,一些儿没有功效,现在只有靖难息民的办法。等到元气渐苏,再图规复不迟。惟钤用御宝一条,关系国体,不便允准,应饬耆英等改用该大臣关防,便好了案。”见小失大,忽近图远,真好相才。道光帝迟疑一会,才道:“照你办罢!”当由军机处拟旨,饬耆、牛、伊三人遵行。

耆、牛、伊三人,奉到上谕,见各款都已照准,只有钤用御宝,须改易三大臣关防,暗想这是最后一款,谅来英使总可转圜,遂令张喜至英舰知会,约期相见。马利逊先问张喜道:“议和各款,已批准么?”张喜道:“件件批准,只钤用御宝事不允。”马利逊道:“我国最重钤印,这事不允,各议款都无效了。”张喜突然一惊,半晌道:“且待三帅等会过英使,再作计较。”马利逊道:“我国礼节,与中国不同,钦使制府,必慾来会,请用我国的平行礼。”张喜道:“是否免冠鞠躬?”马利逊道;“免冠鞠躬,仍是平时的礼节,军礼只举手加额便是。”张喜道:“简便得很,我去禀明便了。”

两人别后,转瞬届期,耆、牛、伊三帅,带领侍卫司道,径往英舟。濮鼎查出来相见,两下用了平行礼,分宾主坐定,订定盟约,倒也欢洽异常。耆、牛、伊回城后,又想了一桩拍马屁的法子,备好牛酒,于次日亲去犒师,到了英舟,濮鼎查忽辞不见。真会做作。三人驰回,急令张喜去问马利逊,一时回报,据英使意见,日前议定各款,一字不能改易,如或一字不从,只好兵戎相见,毋烦犒劳!耆英道:“他如何知我消息?我昨日与英使相会,因初次见面,不好骤提易印二字,今日是借了犒师的名目,去议这件款子。偏偏他先知觉,不识有哪个预报详情?”张喜在旁,垂头不答。牛鉴道:“为了这事仍要用兵,殊不值得,想圣上英明得很,且再行申奏,仰乞天恩俯准,当无不可。”耆英道:“如何说法?”伊里布道:“奏中大意,只叫说钤用御宝,乃是彼此交换的信用。我国用御宝,彼国君主,亦应照办,讲到平行款式,尚属可行。这么说来,想皇上亦不至再行申斥。况内有穆中堂作主,我们备一密函,先去疏通,自然容易照准了。”耆英依言照办,奏折上去,果然降旨依议。耆英等再赴英舰,与濮鼎查申明允议,约定仪凤门外的静海寺中,两下换约。届期免不得有一番手续,小子不慾再详,只好大书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即西历一千八百四十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清英结南京条约,和议告成,便算完案。第一次国耻。但英舰尚未退去,兵弁多上岸游览,江南华丽,远胜他省,青年妇女,妆扮得百般妖艳,英兵不懂中国禁忌,就上前去握手相亲,吓得妇女们大叫救命,恼了许多男子汉,说他怎么无礼,将英兵围住,手打脚踢,着实的敲了一顿。这一场瞎闹,几乎又惹起大交涉来。英将要下令赴斗,耆、牛、伊三人,亟遣黄藩司前去道歉。那英将不肯干休,定慾按问,没奈何将闹事的百姓,拿了几个,枷号示众。不愿作元绪公,恰要他吃独桌。并出示晓谕军民,只说:“外洋重女轻男,握手所以示敬,居民不要误会,致启嫌隙!”若比握手更亲一层,便是相敬如宾了。众百姓似信非信,因内外交相胁迫,只得忍气吞声罢了。

到八月终旬,英兵先得六百万圆偿金,方退出江宁,还屯舟山。长江一带无英兵,惟舟山及鼓浪屿,英兵尚不肯撤退,须俟偿款交清,方行撤去。清廷无可奈何,只好一期一期的解他赔款。道光帝痛定思痛,想惩办一二庸帅,遮盖自己脸面。廷臣窥伺意旨,参本弹章,陆续投呈,于是道光帝连下谕旨。牛鉴革职逮问,命耆英代任江督,弈山、弈经、文蔚,亦仿牛鉴例逮治,余步云正法。独伊里布特沐重恩,升任钦差大臣,赴粤议互市章程,这是议和的功绩,清廷原特别优待他的。

转瞬间又是一年,春王正月,诏闽督怡良谳台湾狱。革台湾总兵达洪阿,兵备道姚莹职,海内哗然。这件案情,也是从英兵入境而起。英舰入犯的时候,曾遣偏师窥台湾,达洪阿、姚莹督率参将邱镇功,守御鸡笼口,见英舰驶入,开炮抵敌,轰退英兵。当下捷报到京,道光帝下旨嘉奖。嗣后英兵又窥大安港,达洪阿、姚莹,预设埋伏,诱敌进口,英舰鼓轮直入,巧巧触着暗礁,霎时间伏兵齐起,奋勇上船,擒住白人二十四名,黑人一百六十五名,炮二十门,及英兵所得浙军器械,约数百件。捷报再上,道光帝亲书硃谕,赏达洪阿太子少保衔,加姚莹二品顶戴。达、姚二人,将英俘监住,请旨正法,有旨批准。达洪阿等也算谨慎,把黑人一百六十四名斩首,留白人不杀。到了江宁议和,两国当交还俘虏,台湾只交出白人。英使濮鼎查,寻了闲隙,遍诉江、浙、闽粤诸大吏,略说:“台中两次俘获,均系遭风难民。镇台达洪阿、道台姚莹,垂危邀功,请会奏惩处!”这位和事老耆英,连忙上奏,洋奴,洋奴!达洪阿闻这消息,也具奏声明原委,最后的一篇奏牍,恰是自请开缺,候钦派大臣查办。道光帝遂饬怡制台渡台讯究,一面将达、姚二人撤任。正是:

功罪不明先受谴,忠姦未辨已蒙冤。

毕竟怡制台讯究后,达、姚二人得罪与否,请看下回分解。

----------

中英开衅,为禁烟而起,屡战屡败,直至江宁受困,情见势绌,不得已而乞和。种种条款,令人难堪,耆、牛、伊三大臣,唯唯诺诺,不敢少违。英人始愿,且不及此,何其怯欤?顾后人以此为五口通商之始,目为耆、牛、伊罪案,吾谓通商尚不足病,重洋洞辟,万国交通,中国宁能长此闭关乎?但战事为禁烟而起,至和议成后,于禁烟二字,绝不提及,是真可怪。英人未尝不允禁烟,我既事事如约,则禁烟二字,应不难乘此提议,数十百年之积毒,不至长遗,尚足为万一之补救。乃议和诸臣,见不及此,清宣宗亦屡败而惧,含糊了事。虎头蛇尾,能毋为外人窥破耶?本回写牛鉴,写伊里布,写耆英,暗中实写宣宗。语重心长,隐含无数感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清史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