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演义》

第099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民国七年十月十日,正是第七周国庆纪念,都下人士,争迎新总统莅任。午前十时,来了皤皤黄发的老成人,制服登堂,行就职礼,一切仪注,统照历届总统就职的成例,所有誓词,亦踵袭旧文,不少更改。文武百僚,群来谒贺,当由新总统派委秘书长,代读莅任宣言书,全文如下:

世昌不敏,从政数十年矣。忧患余生,备经世变,近年闭户养拙,不复与闻时政,而当国是纠纷,群情隔阂之际,犹将竭其忠告,思所以匡持之。盖平日忧国之抱,不异时贤,惟不愿以衰老之年,再居政柄,耿耿此衷,当能共见。乃值改选总统之期,为国会一致推选,屡贡悃忱,固辞不获,念国人付托之重,责望之殷,已于本日依法就职。惟是事变纷纭,趋于极轨,我国民之所企望者,亦冀能解决时局,促进治平耳。而昌之所虑,不在弭乱之近功,而在经邦之本计,不仅囿于国家自身之计划,而必具有将来世界之眼光。敢以至诚极恳之意,为我国民正告之:今我国民心目之所注意,全日南北统一。

求统一之方法,固宜尊重和平,和平所不能达,则不得不诉诸武力。乃溯其已往之迹,两者皆有困难。当日国人果能一心一德,以赴时机,亦何至扰攘频年,重伤国脉?世昌以救民救国为前提,窃愿以诚心谋统一之进行,以毅力达和平之主旨。果使阋墙知悟,休养可期,民国前途,庶几有豸。否则息争弭乱,徒托空言,或虞诈之相寻,致兵戎之再见,邦人既有苦兵之叹,友邦且生厌乱之心。推原事变,必有尸其咎者,此不能不先为全国告也。虽然,此第解决一时之大局耳,非根本立国之图也。立于世界而成国,必有特殊之性质,与其运用之机能。我国户口繁殖,而生计日即凋残,物产蕃滋,而工商仍居幼稚,是必适用民生主义,悉力扩张实业,乃为目前根本之计。盖慾使国家之长治,必先使人人有以资生,而慾国家渐跻富强,以与列邦相提挈,尤必使全国实业,日以发展。况地沃宜农,原料无虞不给,果能懋集财力,佐以外资,垦政普兴,工厂林立,课其优劣,加之牖导;更以国力所及,振兴教育,使国人渐有国家之观念,与夫科学之知能,则利用厚生,事半功倍,十年之后,必有可观。此立国要计,凡百有司,暨全国商民,所应出全力以图之者。立国之主要既如上述,但揆诸目前之状,土匪滋扰,户口流亡,商业凋零,财源枯竭,匪惟骤难语此,抑且适得其反,是必先去其障碍,以严剿盗匪,慎选有司,为入手之办法。然后调剂计政,振导金融,次第而整理之,障碍既去,而后可为,此又必经之阶级,当先事筹措者也。内政之设施,尚可视国内之能力,以为缓急之序。其最有重要关系,而为世界所注目者,则为欧战后国际上之问题。自欧战发生以来,我国已成合纵之势,参战义务所在,唯力是视,讵可因循?

而战备边防,同时并举,兵力财力,实有未敷,因应稍疏,动关大局,然此犹第就目前情势言之也。欧战已将结束,世界大势,当有变迁,姑无论他人之对我何如,而当此漩涡,要当求所以自立之道。逆料兵争既终,商战方始,东西片壤,殆必为企业者集目之地。我则民业未振,内政不修,长此因仍,势成坐困,其为危险,什百于今。故必有统治之实力,而后国家之权利,乃能发展,国际之地位,乃能保持。否则委蛇其间,一筹莫展,国基且殆,又安有外交之可言乎?此国家存亡之关键,我全国之官吏商民,不可不深长思也。至于民德堕落,国纪凌夷,风气所趋,匪伊朝夕,慾挽回而振励之,当自昌始。是必以安敬律己,以诚信待人,以克俭克勤,为立身之则,以去贪去伪,为制事之方。凡有损于国,有害于民者,必竭力驱除之。能使社会稍息颓风,即为国家默培元气。而尤要在尊重法律,扶持道德,一切权利之见,意气之争,皆无所用其纷扰。赏罚必信,是非乃公。昌一日在职,必本此以为推行,硁硁之性,始终以之。冀以刷新国政,振拔末俗,凡我国民,亟应共勉。昌之所以告国民者,此其大略也。盖今日之国家,譬彼久病之人,善医者须审其正气之所在,而调护之。庶几正气之亏,由渐而复,假令培补未终,继以损伐,是自戕也,医者何预焉?爱国犹如爱身,昌敢以最诚挚亲爱之意,申告于国民!

宣言书读毕,就职礼成,大众皆陆续散去,于是冯政府告终,徐政府开始了。老徐既以息事宁人为口头禅,当然是主张和平,不愿再战,与段合肥的政策,绝对不同。段因主战无功,也有倦意,更兼前时曾宣告大众,与冯一同下野,冯已去位,自己若再恋栈,岂不是食言无信,坐失人格?合肥犹知信义。乃即提出辞职书,呈入总统府。徐总统虽无意留段,但表面上只好虚与周旋,派员慰留。旋经段祺瑞决意告辞,乃下令允准,改命内务总长钱能训,暂行兼代,惟参战督办一职,仍属老段,段亦不再鸣谦,专顾参战事务罢了。

徐总统与钱代总理,方互相筹商,设法息争,慾为南北统一的筹划,忽由北方递入军报,乃是俄国过激派新政府,见九十五回。与俄国远东总司令谢米诺夫,相争不已。谢是旧党,不服新政府命令,所以双方交战,已将两月,偏谢军连战连败,退至大乌里,拟退入蒙古境内。俄新政府的讨谢军,也随势追逼,势且轶入外蒙。所以驻扎库伦办事大员陈毅,电达中央,请兵防堵。徐政府乃命黑龙江吉林两省军队,并察哈尔特别区域戍兵,分道防边。先是俄领西伯利亚境内,有捷克斯洛伐克军,自组团体,举军官盖达为总司令,独立自治。闻他自主的原因,实由俄国与德、奥交战,已历四年,此四年中所得的俘虏,统充锢西伯利亚境内。会俄国内乱,不遑顾及囚犯,德、奥俘虏,如鸟脱笼,索性四处騒扰,大肆猖狂。捷克民族,本来是反对德、奥,及为德、奥俘虏所迫害,不得不设法加防,西顾俄京,已无出援的余力,只好自集兵民,独当一面,并且移文协约各国,请他援助。协约国闻报,多半派兵赴海参崴,声援捷克。中国居参战地位,亦得捷克军来文,前由参战事务处,拟派兵二千人往海参崴,与协约国一致进行,但须假道日本南满铁路,未得日人许可,因此迁延过去。及徐氏为总统时,已与日政府商妥,慨允借道,乃遣陆军第九师部下四营,作为先驱,余亦陆续出发,一面承认捷克军队为交战团体,特发出宣言书云:

捷克民族,慾组织独立国家,其志甚坚,经久勿懈,中国政府,素表同情。查该民族素以反对德、奥为宗旨,中国政府,因其举动与联盟各国一致,是以对于该民族军队之西进,曾经允其假道中东铁路,为种种之协助。现该民族军事局势,日益发展,中国政府,深冀该民族能以武力,达到抵御德、奥之能力,故特承认在西伯利亚作战之捷克军队,为对于德、奥正式从事之联盟交战团,并与各联盟国军队,为同等之待遇。中国政府,并承认捷克国民委员会,具有统御之能力,遇有必需事件,甚愿与该委员会交际。特此宣告!

这种对外处置,统是外交部与参战处,会同办理的条件,且尚是无关重要,不必大加计议,但教随时制宜,自不至有意外变端。只是南方军队,自组成军政府后,与北方对垒分峙,变做两头政治,却有些不易融和。徐总统乃先令钱代总理及各部总长,联名通电,传达南方,商量休兵息战的办法。

电文有云:

比者四方不靖,兵祸相寻,苦我人民,劳我将士,追溯用兵之始,各有不得已之苦衷,而国力既殚,纷争未息,政治搁滞,百业凋零,仅就对内而言,已岌岌不可终日。况欧战现将结束,行及东亚问题,苟内政长此纠纷,大局何堪设想?夫欧西战祸,谊切同仇,犹复尊重和平,致其劝告,矧均属邦人,奚分南北?安危所系,休戚与同,岂忍以是非意见之争,贻离析分崩之患?试念战祸蔓延,穷年累月,凋残者皆我之国土,耗散者皆我之脂膏,伤亡者皆我之同胞,同室操戈,有识所痛。推其所至,适足以摧伤国脉,自蹙生机。当兹国步艰难,一发千钧,再事迁延,噬脐何及?迩者东海膺运,首倡和平,能训等谬忝政席,俱同斯旨,用掬诚悃,敬告群公。

倘念民困已深,国家为重,不遗愚陋,相与筹维,各该省一切军政财政及用人诸端,无妨开诚布公,从容商榷。

善后办法,更仆难详,大要在收束军队,励行民治,以劳来安集之政,收清净宁一之功,俾国脉渐苏,民生自厚。若法律问题,虽为当日争端所系,第是丹非素,剖决綦难。以今日外交吃紧,若舍事实而争言法理,势必旷日持久,治丝益棼,陆沉之忧,悬于眉睫。谓宜先就事实,设法解纷,而法律问题,俟之公议。凡兹愚虑,悉出真诚。诸公爱国夙殷,审时犹切,虑难匡济,当有同心,尚冀示我周行,俾资商洽。引领南望,翘伫德音!

看官阅过上文徐氏宣言书,及此次钱代总理等通电,应知徐氏心理,无非企望和平。但两文中统言欧洲战事,已将结束,这事厓略,小子未曾叙过,应该补叙出来:欧战详情,应归专史,不属本书范围,因事有牵涉,不得不表明大略,此即文法绵密处。自从奥、塞两国,启衅开战,已见前文。遂致全球各国,陆续牵入战潮。德皇威廉第二,素慾争霸欧洲,想乘势削平各国,因此极力助奥,决计用兵。初出兵时,原是锐气百倍,荡破比利时,直入法国北部,复分兵占夺俄属波兰,侵略俄罗斯西部等地。奥亦破灭塞尔维亚,甚至英、法、俄三大国,合力抵抗,尚挡不住德国凶锋。嗣经英、法、俄四面联络,招集世界中二三十国,同抗德、奥,于是德、奥势孤,反胜为败。当时英国外交大臣巴尔福,曾把历年加入战团,反抗德、奥诸国名,及宣战日月,列为一表,送交下议院备案。小子当将原表抄来,加注民国年计,载入本编如下:

俄罗斯 西历一千九百十四年八月一日宣战。即中华民国三年

法兰西 西历一千九百十四年八月三日宣战。同上

比利时 西历一千九百十四年八月三日宣战。同上

英吉利 西历一千九百十四年八月四日宣战。同上

塞尔维亚 西历一千九百十四年八月六日宣战。同上

门的内哥罗 西历一千九百十四年八月九日宣战。同上

日本 西历一千九百十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宣战。同上

葡萄牙 西历一千九百十六年三月九日宣战。即中华民国五年

意大利 西历一千九百十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宣战。同上

罗马尼亚 西历一千九百十六年八月二十八日宣战。同上

美利坚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四月六日宣战。即中华民国六年

古巴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四月七日宣战。同上

巴拿马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四月十日宣战。同上

希腊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宣战。同上

暹罗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七月二十二日宣战。同上

利比里亚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八月四日宣战。同上

中华民国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八月十四日宣战。同上

巴西 西历一千九百十七年十月二十六日宣战。同上

海地 西历一千九百十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宣战。即中华民国七年

危地马拉 西历一千九百十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宣战。同上

此外尚有玻利维亚、尼加拉瓜、散多明各、哥斯德黎加、秘鲁、乌拉圭、厄瓜多诸国,亦与德、奥宣告断绝邦交,几乎五洲列国,统与德、奥反对。惟巴尔干半岛中有二孱国,一是土耳其,一是保加利亚,向在德人势力圈内,不能不听德人指挥,与众宣战。两孱国有何大力?简直是不足齿数。那奥国也自顾不遑,全仗德人帮助,勉力支持。照此看来,实是一个德意志帝国,抵当全球二十余邦,相持至四年有奇,德皇威廉第二,真好算是个欧洲霸王呢。却是罕有。但古人有言:“佳兵不祥,过刚必折。”难道威廉第二,果能持久不敝,战胜群雄吗?当美国未曾宣战时,大总统威尔逊,屡思出作调人,劝双方休战言和,辗转通问,终归无效。嗣因德国潜艇政策,妨碍海上交通,美乃提出质问书,向德抗议。德仍操强硬手段,却还美牒,因激起美人公愤,加入战团,与德宣战。德之失策在此。德人与各国交哄,已将三年,正是兵疲粮尽的时候,怎堪加入一财厚兵雄的大国,与他争雄?而且美政府商决军情,派遣百数十万大军,直入欧洲,与联合国军队,并力进行,又输送军械食品,分助各国,使之再接再厉,联合国当然益奋,德意志当然益怯。更经过一年有余,保土两国境内,已被联合军冲入,相继降服。奥亦一败涂地,只好向联合国请和。德皇威廉第二,还想倔强到底,偏国内社会党勃发,昌言革命,推倒政府,竟将威廉第二父子,逐出国外,亡命荷兰,于是空前绝后的大战争,至此始止。当由联合国推举美总统威尔逊,为世界牛耳,开会议和,时正中华民国七年十月中,为徐东海当选就职的时期。小子有诗讥德皇道:

善败不亡善战亡,楚歌四面总难当。

要知中外原同辙,好向西欧鉴德皇。

欧战将了,徐氏因有此言论,慾借欧洲和局,劝示南方。

慾知南方果否愿和,待至下回再叙。

----------

历届新总统登台,必有一种政见,颁告大众。无论其言之匪艰,行之维艰,但观其发言之时,已别具一难言之希望,不过借普通论调,笼络舆情。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今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圣言岂欺我哉?欧洲战史,于本编无甚关系,第有时牽及中国,如绝交参战,以及俄乱影响、侵入蒙古等情,不能不撮举大要,以晓阅者。故本编依次插叙,而本回于德、奥战败原因,尤简而不漏,作者固具有苦心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民国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