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演义》

第013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民国初造的时候,独立各省,军队林立,一省的都督,差不多有三五人,江南越加纷扰。苏州都督程德全,是官僚革命,总算从前清蜕化而来;还有上海都督陈其美,镇江都督林述庆,清江都督蒋雁行,扬州都督徐宝山,统是独张一帜,好似多头政治一般。至南北统一,南京临时政府,已移往北京,南方的军队,应归裁并。袁总统即命前陆军总长黄兴,留守南京,办理撤兵事宜;且派遣王芝祥,助黄为理。于是各镇都督,次第撤销,黄留守也办理就绪,当即电请销职。袁总统却复令缓撤,并派陆军次长蒋作宾驰往商办。先遣王芝祥,继遣蒋作宾,纯是老袁的做作。嗣因黄去志甚坚,再电解职,乃派江苏都督程德全,到宁接收;并令黄留守计日来京,商议政要;且因孙中山游历各省,到处演说,鼓吹民生主义,也未免有些尴尬,遂亦致电相邀,令他入都备询。一面正式任命各省都督,兹将民国元年七月以后的都督姓名,列表如左:

直隸都督冯国璋

奉天都督赵尔巽

吉林都督陈昭常

江苏都督程德全

江西都督李烈钧

福建都督孙道仁

湖南都督谭延闿

河南都督张镇芳

陕西都督张凤翽

新疆都督杨增新

广东都督胡汉民

云南都督蔡锷

黑龙江都督宋小濂

安徽都督柏文蔚

浙江都督朱瑞

湖北都督黎元洪兼领

山东都督周自齐

山西都督阎锡山

甘肃都督赵惟熙署

四川都督尹昌衡

广西都督陆荣廷

贵州都督唐继尧署

这二十二省的都督,有易任的,有仍旧的,有几个是革命前的老官僚,有几个是革命后的新统领,这也不必细表。

袁总统又规定任官等级,援例公布,凡最高职员,如国务总理,暨各部总长,及各省都督等,均称特任。特任以下,分作九等,一二等为简任官,三四五等为荐任官,六七八九等为委任官。又制定勋章等级,大勋章为总统佩带,上刻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十二章,其下亦分作九等,均刻嘉禾,第以绶色为别。陆海军勋章,独用白鹰文虎两种,亦分作九等,视绶色为等差。勋章以外,又有勋位,大勋位为首,依次至勋五位为止。余如国务院官制,及各部官制,一一酌定,次第颁行。所有国徽,除以五色旗为国旗外,海军仍用青天白日旗,陆军曾用十八星旗,至此加列一星,变作十九星旗,商旗适用国旗,就是五色旗。所有礼节,男子礼为脱帽鞠躬,大礼三鞠躬,常礼一鞠躬,寻常相见,只用脱帽礼。女子礼大致相同,惟不脱帽,专行鞠躬礼。另订衣冠仪式,绘图晓示,惟军人警察,另有特别礼仪,不在此限。陆军官制分三等九级,上等称将官,中等称校官,初等称尉官,各分上中少三级,军士分上士中士下士,兵卒分上等兵一等兵二等兵,军队编制,每步兵十四人为一棚,三棚为一排,三排为一连,四连为一营,三营为一团,二团为一旅,二旅为一师,把前清镇协标队的名目,一律改称。师即镇,旅即协,团即标,营即队。海军官制,略有同异,如军医军需造械造舰等官,有总监主监上监中监少监等名目,与陆军不同。编制法以舰为别,亦与陆军异制。他如学校系统,分作四级,首大学,次中学,又次为高等小学,最下为小学。后改称国民学校。小学校四年毕业,高等小学校,三年毕业,中学校四年毕业,大学本科,三年或四年毕业,预科三年。旁系为师范学校,及实业学校,专门学校,大致为四年或三年毕业。至若法院规则,分作四级三审,大理院为法院最高机关,下为高等审判厅、地方审判厅、初级审判厅,是为四级,由初级审判厅起诉,不服判决,得控诉地方厅,地方厅的判决,再或不服,得上告高等厅;高等厅判决,已成定案,不得再诉大理院。惟自地方厅起诉,不服判决,得经高等厅至大理院,是为三审。所应由初等厅起诉,或由地方厅起诉,法律上另有规定,不暇絮述。但诉讼条规,有刑事民事二种,刑事条件,是被告应该惩罚,不得不求国家惩罚,所以亦称为公诉。民事条件,是被告未必犯罪,但侵害个人利益,请求司法官代判赔偿,所以又称为私诉。刑法分主刑及从刑,主刑分五等,死刑最重,次为无期徒刑,又次为有期徒刑,又次为拘役为罚金。从刑分二等,(一)是褫夺公权,(二)是没收。这种制度,统是行政上司法上的关系,一般人民,应该晓得大略,小子不能不粗举大纲。是谓通俗教育。

还有立法机关,是共和国中最要的根本,从前由代表会组织参议院,是创始的暂行规模,此时国家统一,应由参议院改为国会,且《临时约法》中第五十三条,曾有限十个月内,召集国会的明文,袁总统不能违约,参议院也不能缓议,因此逐日开会,议决国会组织法及参议院众议院议员选举法。国会组织法共二十二条,大要用两院制,便是参议院及众议院。参议院议员,由各省省议会选出,每省十名。蒙古选举会,得选出二十七名,西藏选举会,得选出十名,青海选出三名,中央学会,也得选出八名,华侨得选出六名,共二百九十四人。众议院议员,由各地人民选举,每人口满八十万,得选一议员,人口多寡不一,议员也多寡不等,拟定直隶省四十六名,奉天省十六名,吉林省十名,黑龙江省十名,江苏省四十名,安徽省二十九名,江西省三十五名,浙江省三十八名,福建省二十四名,湖北省二十六名,湖南省二十七名,山东省三十三名,河南省三十二名,山西省二十四名,陕西省二十一名,甘肃省十四名,新疆省十名,四川省三十五名,广东省三十名,广西省十九名,云南省二十二名,贵州省十三名,蒙古二十七名,西藏十名,青海三名,共五百九十五人。参议员任期六年,每二年改选三分之一,众议员任斯三年。两院议员的职权,(一)是建议,(二)是质问,(三)是查办官吏纳贿违法的请求,(四)是政府咨询的答复,(五)是人民请愿的受理,(六)是议员逮捕的许可,(七)是院内法规的制定。至若预算决算,及议定宪法,概由两院合办。两院议员,须各有过半数出席,方得开议,议案须得过半数同意,方得决定,可否同数,由议长取决。每岁会期,计四个月,若大事不及裁决,得以展期,这是国会组织法的大略。

惟两院议员的选举,统用单记名投票法,从多数取决。参议员由省议会选举会选出,毋庸细表,众议员由人民公选,分选举及被选举两种资格,选举人专属民国国籍的男子,年满二十一岁以上,备有四项资格的一项,才有选举权。看官道是哪四项资格呢?(一)是年纳直接税二元以上;(二)是值五百元以上的不动产;蒙、藏、青海得以动产计算;(三)是在小学校以上毕业;(四)是与小学校以上毕业的资格。被选举人亦属民国国籍的男子,惟年龄须满二十五岁以上。蒙、藏、青海更须通晓汉语。若适罹刑法褫夺公权,及宣告破产,并有精神病,吸鸦片烟,与不识文字,均不得有选举权及被选举权。现在陆海军充役的军人,与在征调期间的续备军人,现任行政司法及巡警,或僧道及其他宗教师,均停止选举权及被选举权。蒙、藏、青海惟军人停止选举权及被选举权,余项不用此例。小学校教员,各学校肄业生,停止被选举权。办理选举人员,于选举区内,亦停止被选举权。又分初选复选两项手续,初选以县为选举区,当选人名额,定为议员名额的五十倍,复选合若干初选区为选举区,即以初选的当选人为选举人,被选人却不以初选当选人为限。每届选举,无论初选复选,各设监督员。初选监督以各该区的行政长官充任,复选监督以全省的行政长官充任。蒙、藏、青海,只一次选举,不分初选复选。这是两院议员选举法的大略。还有省议会议员选举法,大致与众议院议员选举法略同。

各项选举法,经参议员议决,咨送袁总统,袁总统当即公布,且由内务部规定选举区,一一颁示,正在筹备进行,非常忙碌的时候,忽由四川都督尹昌衡,连电报称西藏乱耗,影响全局,自请督师西征。袁总统准如所请,命他出征西藏,所有川督印信,暂交胡景伊护理。尹督遂率二千五百人,向西出发,浩荡前进。想步年羹尧后尘。先是清光绪末年,西藏教主达赖喇嘛,曾入京觐见,受封为西天大善自在佛,并加诚顺赞化名号。会值光绪帝与慈禧太后,先后逝世,达赖讽经超荐,效劳了好几日。两宫安葬,达赖回藏,为俄人所诱,有意生乱,清廷将他削去封号,用兵撵逐,并命驻藏大臣,另立达赖喇嘛。这事尚未就绪,中国已起革命军。退位的达赖,手下有一参谋,系俄国人,素得达赖信任,前曾为达赖所遣,往俄京圣彼得堡,传递密约事件,此次闻内地各省,大半独立,遂极力为达赖谋覆西藏。达赖乃回入藏境,逐去清廷简放的官吏,也居然独立起来,且慾尽杀驻藏的汉人。亏得陆军统领锺颖,率兵至拉萨,竭力保护,镇压藏番,达赖始不敢妄动。川督尹昌衡,从权委任,令锺颖为西藏行政使。后来华兵与藏人,屡生冲突,英兵以保护侨商为名,进兵藏边,尹督遂电告北京,请任锺颖为办事长官,俾专责成。袁总统即如言任命。但藏番总歧视华人,随你锺长官威权并用,始终不肯就范。华兵在拉萨开会,登场演说,不知如何得罪了藏人,竟致两造决裂,激动兵戈。藏人各处响应,把华兵困住拉萨,一面分道扬镳,西侵后藏,东寇里塘。后藏的江亚,竟被陷没。里塘在打箭炉西,虽为驻藏大臣往来驿道,奈与四川省会,相距遥远,守兵寥寥无几,猝遇藏人到来,慌忙敛兵固守,飞书乞援,谁知远水难救近火,镇日里待援未至,只好弃了里塘,奔还内地。藏人既将里塘占去,复乘势慾夺巴塘,川边大震。尹都督乃自请出师,奉命允准,并加授镇抚使。

尹遂率军西征,途次接巴塘捷报,心下稍慰。又行了两三日,克复里塘的喜信,也由探马报到。原来边军统领顾占文,因里塘失守,加意防备,四处派遣心腹,暗探藏人消息。到了七月初旬,探得藏人出攻巴塘,分两路进兵,一队从大路攻击,扬旗呐喊,堂堂皇皇,一队从小路潜行,越山过岭,似偷鸡吊狗一般。藏人颇也知兵。那时顾统领察破诡谋,当即将计就计,阳遣兵截住大路,自己却带着精锐,至小路旁看定要隘,分兵四伏。藏人那里防着,只从崇山峻岭中,绕越而来。大众争先恐后,毫无纪律,那边有几十人,这边也有几十人,但凭着两只脚,随路乱走,将到大朔山侧,天色将晚,遥望前面,只有参天的古木,遍地的蔓草,隐隐衔着一个夕阳,掩映满山秋色。烘染语亦不可少。此时也无暇流览,但蓄着一股锐气,急行上前,暗想越过了山,便是巴塘,好在沿途平稳,并没有华兵拦阻,此去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眼见得巴塘要隘,唾手得来。正在趾高气扬的时候,猛听得一声号炮,震得山谷俱鸣,木叶乱下,大众齐声叫道:“不好了!不好了!”言未毕,已见华兵四处杀来,枪声劈拍不绝,无从躲避。大众顾命要紧,觅路四窜。巴塘也不要了。不意窜到东边,竟遇着一阵枪弹,晕倒了好多人,折回西边,又碰着一队华兵,恶狠狠的过来,好象饿鹰逐鸡,猛虎噬羊,稍稍失手,便被他打倒地上,生擒活缚的拖了过去。有几个仗着蛮力,拚命突围,总算死了一半,逃了一半。顾统领乘胜追赶,顺着路竟到里塘,里塘已虚若无人,当由顾军踹入,立将里塘收复。正拟出击大路上的藏兵,可巧藏人已闻小路败报,踉跄逃还。顾统领麾军杀出,吓得藏人没路乱跑,大路上的官军,又同时赶到,一场合剿,杀死藏人数百名,只有命不该绝的藏人,才得逃脱。顾统领即遣人告捷,当由尹都督接着,非常欣慰,遂至打箭炉驻节。打箭炉系四川西徼,为川藏往来孔道,清季已改为康定府治,藩汉杂居,相安成俗。尹都督就此驻扎,免不得游览风景,极目遐天;偶然见了许多蛮女,丑的丑,妍的妍,两两相较,有几个姿色秀媚的蛮姝,越觉得天然丰韵,面不粉而白,口不脂而红,眉不黛而翠,更有一种苗条态度,楚楚可人,或在藤峡棘穴旁,招集三数姊妹花,着吉莫小鞾,低唱蛮歌,高扬巾帕,飘飘乎若神仙中人。看官!你想这豪宕不羁的尹都督,哪能不牵入情丝,触生美感,当下搜采数姝,令充下陈,几乎把这蚕丛路,变做了鸾栖林。乐不思蜀。小子有诗咏道:

犵花草也风流,别有柔情足解忧。

自古英雄多好色,小蛮尚在且勾留。

藏事未了,鄂中又出有异国。待小子下回续叙。

----------

民国初年,为釐定法规时代,公布各法,自有专书,非本书所应殚述。但本书亦寓通俗教育,所有普通各法规,为一般人民所应略晓者,固不得不粗举一斑,揭而出之,俾阅者得助见闻,正灌输知识之嚆矢也。国会组织法,及各议员选举法,不略蒙藏,政府固为统一藩部起见,而著书人即随笔叙下,写入藏事,此又为文字中绾合之法。尹都督自请征藏,俨然有终军请缨气象,而一逢蛮女,即取充下陈,虽情场花月,无玷英雄,而于军纪上不无妨害,寓讥于褒,作者其固有隐旨乎!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民国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