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演义》

第140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广东自孙中山先生赴上海后,陈炯明便于八月十五日回广州,在白云山总指挥处开了一个军事会议。叶举、洪兆麟、尹骥和新近归附的林虎等都以筹饷为言。陈炯明因请接近银行界的陈席儒担任广东省长之职。到了第二个月,自己也恢复了粤军总司令的名称,以叶举兼参谋长。此时李烈钧已抛弃军事,绕道长沙,赴上海养病,陈嘉祐部在湖南已被宋鹤庚部改编,许崇智、黄大伟、李福林等部在福建联络王永泉、徐树铮、臧致平等图攻李厚基,李明扬、朱培德、赖世璜等部经湖南退入广西,梁鸿楷部降了陈炯明。至于广西那面的情形,也很复杂。刘镇寰既通电就广西各军总司令职,而广西自治军韩彩凤据柳州,梁华堂据桂林,陆福祥在桂边,都和刘氏不相统属。陆荣廷又在龙州,就广西边防督办职。沈鸿英也在赣南发出通电,班师回桂,这时西南的情形,真可谓乱得一团糟了。两广此时情形,真紊若乱丝,更过汉末群雄割据时候。

却说滇军朱培德,赣军李明扬、赖世璜等,自从江西退到湖南,湖南边防,顿时十分吃紧。赵恒惕派人敦劝,朱培德等明知久留湖南,也属非计,故于九月中,又退入广西,占领全县,向桂林进展。在桂林的梁华堂,得了这个消息,一面布置防线,一面联络柳州韩彩凤,协力抵抗。韩彩凤自从驱逐卢焘,占领柳州后,势力大张,得了梁华堂的联络,更觉气势十倍,以为朱赖屡败之军,不足以当一击,所以不甚经意。梁华堂等候韩彩凤的救兵不到,只得独力抵御。只一仗,便大败而退,把一座桂林城,轻轻送给朱、赖了。

恰好这时沈鸿英也班师回桂,假道湖南边境,到了桂林附近。讲起沈鸿英军,原和北军合作,抵抗北伐军的,这时因岑春煊蛰伏沪滨,愿和中山先生联络,所以冤家变为亲家,不但彼此合作起来,而且还加入了一个张开儒,彼此又暂时决定,先由沈鸿英向西南柳州进展,扫除韩彩凤。那韩彩凤见滇、赣军占了桂林,重新又来了一个沈鸿英,才觉有些恐惧,不等兵临城下,先自在雒容布防严守。沈鸿英的前队到了雒容,双方开火,因后队尚未赶到,人数很少,抵抗不住,传令后退。韩彩凤以为沈军如此不经战,何足畏惧,便乘势轻进。不料沈鸿英大队到来,奋勇反攻,韩彩凤不过是些乌合的民军,如何抵御,当即大败而走,退回柳州。沈鸿英派师长何才杰追击,又夺了柳州。

韩彩凤失了根据地,真个弄得无路可奔,只得以chún亡齿寒之说,向陆福祥告急。陆福祥知道韩彩凤失败后,自己也决不能免,不如先发制人,所以并不迟疑,立刻派兵和韩彩凤合军,复夺柳州。沈鸿英急忙带队来救,已是不及,只得又退守雒容。韩彩凤乘胜进攻雒容,何才杰接住剧战,沈鸿英早悄悄带了一团多人,绕到韩彩凤阵后,两面夹攻,韩军又大败而退。沈鸿英乘势前进,又占柳州。韩彩凤退到凤凰岭,依险而守,一面向割据南宁的陆云高求救。陆云高见梁华堂、韩彩凤等屡败,恐怕自己也不免,急忙派队驰救,倚仗人多,把沈军驱出柳州,重新占领。不料沈鸿英的退却,本属一种战略,出城时,城里早已埋伏了许多便衣兵士,韩彩凤黑夜进城,如何知道,刚才天色微明,沈鸿英已经反攻过来。韩彩凤正待出城抵御,忽然几处火起,沈鸿英的便衣军纷纷发作,和韩彩凤的自治军巷战起来。韩彩凤听说沈鸿英的军队已经入城,只吓得胆战魂飞,更不管三七二十一,早走上了三十六策的最上策。不料刚到南门,便被沈军的便衣队捉住,韩军无主,不战自溃,纷纷缴械。沈鸿英入城,部下解到韩彩凤,沈鸿英笑道:“他已全军覆没,不过一个常人而已,何必杀他。”当下便传令释放。韩彩凤赧然感谢而去。沈鸿英一面布告安民,一面因陆福祥帮助韩氏,电陆荣廷请撤惩陆福祥和林廷俊,否则限十日退出南宁,陆荣廷也没有圆满答复。此老末路,也着实可怜。

其时朱培德正在运动驻扎梧州的粤军刘震寰,对广州宣告独立,讨伐陈炯明,并宣言拥护孙中山先生。在梧州粤军中,有一部分不愿讨陈的军队,连夜逃出梧州,退守封川口,以图反攻。陈炯明得了这个消息,急忙派参谋长叶举为总指挥,带领亲信军队三十营,由肇庆向梧州反攻,真是兵精势锐,十分了得。滇、桂、粤联军竭力抵抗还觉支持不住。朱培德情知不可力敌,变更战略,一方以攻为守,一面请沈鸿英带领所部,取道怀广,去攻陈军的侧面,一方面设法运动陈部在后方的军队和海军倒戈。那叶举正在向梧州猛攻,忽报沈鸿英部攻击四会,方才分兵去救,忽然又报后方梁鸿楷部已附联军,不觉大惊道:“梁鸿楷断我们的后路,倘不急退,恐怕要求退而不可得了。”当下一面通知前军,一面急忙退到三水防守。在前敌的各军,得了撤退的命令,方想退时,后路早被沈鸿英、梁鸿楷等截断,当下溃散的溃散,缴械的缴械,只剩得少数部队,退往罗定等处了。叶举退到三水以后,急忙调集北江援军,折入河口,防阻滇、桂联军的东下。无奈军无斗志,屡战屡败,省城震动,一时人心非常恐慌,各团体纷纷派代表谒见陈炯明,请陈下野。到了十二年一月十五那天,情势更紧,部下都主张退保东江。陈炯明尚在犹豫未决,忽报海军总司令温树德已和滇、桂军取一致行动,魏邦平也态度不明,知道事已无可挽回,只得长叹一声道:“大势至此,只好退保东江,一切事情,由你们斟酌做去,我就徇了人民之请罢!”亏他老面皮。当日便通电下野,领兵退出广州,往守惠州根据地,一部分退往北方韶关一带,以便和吴佩孚派往援闽、师次江西的孙传芳部队联络。综计六月十五通电请孙中山下野,到十二年一月十五,陈炯明自己通电下野,整整不过七个月,距八月十五复回广州,不过五个足月。真是何苦。设陈氏能预知如此短促,当亦不复甘冒此叛变之名矣。作者于此,特地将他日子细算一番,调侃不少。陈部洪兆麟的军队,原属湘军,并非陈氏嫡系,这时见陈氏失败,便在汕头宣告独立,欢迎孙中山、许崇智回粤。陈氏叛变,洪兆麟最为卖力,此时叛背陈氏,亦最起劲,此辈心目中,固未尝知有信义也。孙中山此时尚在上海,许崇智则在福州,他从韶关战败后,便和黄大伟、李福林等退入福建,因福建督军李厚基祸国害民,致电声讨,恰好这时徐树铮到闽,暗地运动李厚基部的旅长王永泉和许崇智联络,反对李厚基,并通告设立建国军制置府,限李厚基于二十四小时内退出福州。李厚基见了这个电报,勃然大怒,即刻率领亲信部队,到水口来和王永泉决战。双方支持了几天,未见胜负。许崇智探得福州空虚,便派黄大伟和李福林,连夜前往袭取,福州既无守备,自难抵御,因此黄、李两人,不费吹灰之力,便得了福州。李厚基听说福州已陷,无心作战,王永泉乘势进攻,李军抵抗不住,立刻溃散。李厚基急忙逃入日本籍的台湾银行,第二天又逃入中国军舰。海军中人,对李厚基原无好感,当时便把他监视起来了。他还有留下的亲信军队史廷飏部,想复夺福州,再去声讨王永泉,不想也敌不过黄、李部队,只一仗,便大败而退,也被海军陆战队,截留遣散。

许崇智与徐树铮、王永泉,进了福州,便商量建设计划,徐树铮毫不客气,何必客气。决定依照自己所著的《建国真诠》,设官分职,以制置府名义,任王永泉为福建总抚,统辖军民两政。这些消息,传入陈炯明和北京政府当局的耳朵里,尽皆耽心。此时陈炯明虎踞广州,正是全盛时代,立刻便派洪兆麟为援闽总司令,尹骥为总指挥,率部讨伐许崇智。洪兆麟虽则接受此项命令,但到了汕头,便不肯前进,所以此路军队,和许崇智并未接触。北京政府所患的,却不在许而在徐,所以也派江西的常德盛师为援闽总司令,入闽讨伐徐树铮。常德盛进兵以后,又派李厚基为福建讨逆总司令,萨镇冰为副司令,高全忠为闽军总指挥。萨镇冰原属海军中人物,得北京政府的好处,便竭力为李厚基想法,因此李厚基得脱离海军监视,赴南京求援。

许崇智等在福州得了这个消息,便开会讨论。李福林道:“孙总统昨天电任我们为东路讨贼军一二三路司令,并说前福建第二师长臧致平,已经回到厦门,一定有所活动,南路可以无忧。常德盛未必肯死战,我们只派队堵截,也不必十分担忧。至于高全忠并无大不了实力,也不足虑。我们现在要留意的,只有海军一方面罢了。”许崇智等都称是,便决定防守西北路,一面向海军疏通,教他们不要帮助北京政府,至少的限度,要守中立。一面又通电,就东路讨贼军司令职。

许崇智部许济,奉了许崇智的命令,在杉关防守,常德盛的军队到了杉关,许济不战而退。常德盛兵占了杉关,又向光泽进展。许济接住,稍许抵抗了一会,便退守邵武,常德盛觉得非常奇怪,反而不敢轻进,竟在光泽逗留住,改攻势为守势了。许济得了这消息,立刻电报许崇智,许崇智大笑,和黄大伟又商量了一条密计,只过了两日,黄大伟便领着原部,投西北路上去了。

一日,忽然徐树铮来访,二人谈了一会军情,忽然说起制置府的事情。许崇智道:“制置府的存废,现在并无问题,只有总抚,闽人却非常反对。还是设法改变的好。”徐树铮默然,半晌,方道:“我改任王永泉为总司令,林森为省长,军民分治如何?”许崇智道:“这也是救急之法,不妨如此决定。”次日,徐树铮果然下令,裁撤总抚,改任王永泉为福建总司令,林森为省长。王永泉初时还不知是怎样一回事,后来听说是许崇智的意思,十分不悦,王永泉之反对许崇智,盖种因于此。对徐树铮的态度,也渐不如前。徐树铮见机,于十一月二日,离开福州去了。许崇智和王永泉,却仍似往日一般共事。

其时李厚基在南京得了齐燮元的帮助,携着巨款,到厦门和高全忠商量,要想反攻福州,谁料臧致平的旧部,已经接洽妥当,在夜间一齐发动,围攻高全忠。高全忠大败,和李厚基一齐逃到鼓浪屿去了。常德盛部此时已占领邵武,听了这个消息,一面又探报黄大伟已领兵到泰宁,将绕攻后路,便不战而退,竟连杉关也完全放弃。许济即跟踪前进,收复了杉关。吴佩孚听说援闽各军屡败,十分震怒,又令长江上游总司令孙传芳为援闽总司令,移兵入闽,一面又令驻扎江西的周荫人为总指挥。周荫人奉令,便带领一混成旅军队,开入邵武。孙传芳也运兵由武穴入赣,转入福建,准备厮杀。不料孙传芳军队,到得福建时,许崇智已由孙中山任命为广东总司令,拔队回粤。王永泉本已与许崇智不和,当时便联络萨镇冰、刘冠雄等,电致中央,声明拥护。孙传芳得了这报告,也电呈中央和曹、吴请示。吴佩孚知道他的意思,当即电请中央下令道:

迭据萨镇冰、刘冠雄电呈及臧致平、王永泉一再来电,详述前此不得已之情形,及拥护中央之赤忱,所有前此讨逆军总副司令名义,应即撤消,其援闽军队,着即停止进行。所有闽境主客各军善后事宜,即责成萨镇冰、刘冠雄、孙传芳妥为协商办理。总期彼此相安,毋再发生枝节,以重民生。此令。

除这一个命令以外,还有三道明令,同日颁布。一道是令李厚基来京,另候任用,一道是裁撤福建督军缺,一道是取消王永泉的通缉。比及孙传芳的军队到了福州,北京政府又下了一大批命令,一是特派沈鸿英督理广东军务善后事宜,一是特派杨希闵帮办广东军善后事宜,一是任命林虎为潮梅护军使,兼任粤军总指挥,一是任命陈炯明为广东陆军第一师师长,一是任命锺景棠为广东陆军第二师师长,一是任命黄业兴为广东陆军第一混成旅旅长,一是任命王定华为广东陆军第二混成旅旅长,一是任命温树德为驻粤海军舰队司令,一是特派孙传芳督理福建军务善后事宜,一是特派王永泉帮办福建军务善后事宜,任命臧致平为漳厦护军使。孙传芳等得了这命令,便通电就职,福建的事情,总算告了一个段落,暂且按下不提。

再说许崇智部不曾回到广东之前,广州各军,共同设立了一个海陆军警联合维持治安办事处,推魏邦平为主任。不料在海珠会议席上,朱培德因魏邦平前此曾经附和过陈炯明,言语之间,彼此发生冲突起来,滇、桂军恐怕他反动,索性将他扣留,一面将他所部陆军第三师缴械遣散,以前附和过陈炯明的粤军和刘震寰的部队,都离开广州去了。沈鸿英把自己的部队,也开到广州城外,通电欢迎孙中山先生回粤,主持善后,一面又电促许崇智急速回粤。许崇智率队到了大埔,不知怎样,和洪兆麟的军队,又发生冲突起来。洪兆麟不愿和许氏发生战祸,至危及自己的地位,传令部下退让。许崇智因此得通过饶平,到达潮州。这时尹骥的部队,驻扎汕头,正想派队堵截,忽又听说商会已接到许崇智的电报,勒令供饷二十万,不觉大怒,立刻派兵向许崇智进攻。因此许崇智军,不能直接回到广州。正是:

未见岭南弭战事,又睹闽海起风云。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自陆、莫相继失败,孙先生回粤主政,不但西南人民,喁喁望治,即全国人心,亦深盼北伐早成,以遂来苏之愿。不图陈氏叛党,喋血省垣,致革命事业,为之停顿,孙先生亦不得已蒙尘离粤,暂避凶锋。数月之间,内乱复起。各派纷争,甚且蔓延桂闽湘赣,同受兵灾,主将既倏离倏合,各派亦忽战忽和,而究其离合和战之故,虽个中人且不能自解,遑论其他。要之害民伤财,折兵损械,则为不可掩之事实,谁为祸首,贻此鞠凶,诚不能不深恨陈逆之狼子野心,祸延各地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民国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