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演义》

第143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禄国藩听了赵宝贤一番议论,一时良心激发,十分不安,便笑道:“赵同志的话,自是不错,我也并非不愿前进,实在为着士兵没饷,不肯出发,也叫无可如何。就借士兵两字收场,方见饷糈上特加士兵二字妙处。现在大元帅既有命令,明天当先设法调一部分上前敌去,只是饷银一项,仍要请大元帅竭力筹划。”古应芬在旁说道:“禄同志放心。大元帅自当令饬军需处竭力筹拨,贵部只请前进就得啦。”禄国藩欣然而去。古应芬私下和赵宝贤商议道:“禄国藩虽一时被同志言语所激,答应出兵,过后必然翻悔,恐怕仍旧靠不住。”赵宝贤道:“不独如此也,我看他今天这种狂悖桀骜的样子,目中哪里还有大元帅在?这分明是蒋光亮授意而来。要不然,一个参谋,如何敢在大元帅前这般放肆?就使他自己不翻悔,只怕蒋光亮也不见得肯答应呢。”见得很透,中山之所以不予以惩办者,亦为此耳。不然,中山虽仁厚,岂肯为军法曲宥?古应芬道:“博罗被围已急,如再无救兵,必不能保,博罗一失,全局便都完了,如何是好?”赵宝贤也愁思无法。半晌,古应芬又道:“我想滇三军是不必希望了,还是由我拍电给胡展堂总参议,飞檄调粤军第一师来候令,你看如何?”赵宝贤道:“这也不见得妥当罢。刚才帅座因左翼指挥胡谦方来电告急,已经电第一师卓旅往救增城,现在再令开到石龙,如何办得到?”古应芬道:“除此以外,也没有别的法子,只好照此试一试再说了。”

两人正在议论,忽传大元帅请赵参谋。赵宝贤到了大元帅室,中山见了他,便道:“现在水已大退,逆军必然乘势攻击,若再不赶紧去救,博罗一定难守,好在福军已全部开到,滇军第四师亦已到着,我想即日分三路攻击前进,你看可好?”赵宝贤道:“进兵救博罗,自是要紧,只未知淡水、平山方面的战事如何?倘然不得手,恐怕难免还要分兵助战咧。”中山道:“刚才张民达来过,说淡水方面战事大胜,平山方面,因受了雨水的影响,一时不能得手,现在天气晴正,水势已退,平山大概也旦夕可下,我们不必忧虑。”说完,便发令教禄国藩部为右翼,向雄鸡拍翼前进。福军为左翼,向义和墟前进,和博罗城内各军,取夹击之势,以滇军第四师为救应。

这命令刚下,忽报第四师,因索饷没有,已经全队退回广州去了,中山大惊,急忙传令制止,已经不及。中山大愤,投笔于地道:“此辈尚有面目对国人吗?”此辈久已不要面目,中山过虑矣。一面又传禄国藩和福军照旧进展,不可因第四师的退回而生怀疑不进之意。两军得令,分左右两路前进。右翼禄国藩部到了第七碉阵地,忽又不待命令,便退回石龙。这时右翼福军,未曾知道,依然丛阵待敌。中山得这消息,十分懊丧,一会儿在室内踱来踱去,一会儿伏在案上,疾草命令,有时凝神苦想,想不出一个方法、一条头绪时,又时常用拳头在头上乱敲。古应芬、赵宝贤等,都从旁劝慰。中山叹道:“我所虑的,因水势既退,如逆军大举攻城,博罗必不能守,博罗失守则石龙危,广州也震动了。我的北伐事业,岂不大受影响?武侯南征,是为北伐,中山要北伐,亦先必东征,盖未有心腹之患未除,而能出师有功者也。两公殚心为国,鞠躬尽瘁而后已之概,亦仿佛。我决计亲自往第七碉察看一回,再定计较,或者还有个挽救。”古应芬、赵宝贤均竭力劝阻,中山道:“我一生累犯艰危,方才创成中华民国,今日情势更急,如我也退缩,则中华民国亡矣,我岂能策个人之安全,忘却国家的使命?我意已决,你们不必多言!”中山一生多冒险,武侯一生惟谨慎,谨慎难,冒险更难,盖谨慎守常,冒险达变也,二者易地则皆然。当下便传令,把轮船开到第七碉,命飞机出发侦察。到了傍晚,飞机回报,说逆军还在博罗东北角山地,并未和我军接触。中山稍为放心,便教把船泊在第七碉南岸。

入夜,中山带了古应芬等一众幕僚,上岸闲步,在危急中,犹有此逸兴,非学养功深,而又志行恬惔者,不能致也。见蔚蓝的天空上,众星罗列,一道银河,如烟似雾,平视则峰峦叠秀,烟树迷离。彼此走了几步,便在河边席地而坐。中山仰望天空道:“古人说:‘为将者必须知道天文’,诸君都深知军事,以为这句话有无意义?”众人都笑道:“懂天文不懂天文,和军事有何关?古人说什么这是某分野的星,那又是某分野的星,如何有风,如何有雨,都是些迷信之谈,何足凭信?”中山笑道:“古人说这句话,必有他的意思,决不是象诸君所说那样简单的。天文和军事,怎说无关系呢?”众人都道:“不知有何关系?帅座何妨指教我们一些。”中山笑道:“此理甚长,一时哪能讲得明白?我所说的,也不过几件小事而已。例如黑夜行军,失去了指南针的时候,往往分不出东西南北,找不到一条路径,假如懂得些天文,就可看星辰的所在,定出方向,程度稍高的,并可定出时间来。辛亥革命以前,我在两广,每至黑夜用兵,往往要借重星月,做我的指南针,从此看来,天文和军事,已经有许多密切的关系了。可见事无巨细,必有所用,特粗心人不曾理会耳。这不过据我所能说的而言,其事很小,此外还有许多关系,说它不完咧。”众人都各恍然,因笑道:“这些地方,我们倒不曾留心。”中山却又指着北斗七星笑意:“你们认识吗?这是什么星?”众人都笑说:“不知道。”中山道:“这就是北斗七星,你们只要辨得出它,方向便容易知道了。”接着彼此又谈了些军事,方才回船。极热闹中间,忽然来此一件清冷之事,可谓好整以暇。

第二天,义和墟福军已经和陈军千余人接触,田锺谷带着滇军三百人,和粤军第一师卓旅所部的张弛团一营,登雄鸡拍翼山岭,中山兼率侍从,登山督战。时左翼的福军,进到了义和墟,初时得些胜利,正在追击,不料陈军大队到来,乘势压迫。福军抵敌不住,只得退却。陈军趁机大进,沿义和墟赶向苏村,谋断义师归路。中山尚慾指挥部下死战,左右苦谏,始命大南洋座船退却。刚到苏村,只见一队兵士,列在河上,沿风飘展的旗帜,现出招抚使姚的四个大字。原来姚招抚使名雨平,中山由博罗回到石龙时,因其指陈援敌之策,颇有些见地,所以给他一个招抚使名义,令他发兵救应博罗。他的队伍开到苏村,便不曾前进,至今还在苏村驻扎。当时中山见姚雨平的部队,尚在这里好好儿的驻扎,知道敌军尚未压境,派人询问,果然尚不见敌人踪迹。古应芬急促轮船开回石龙,才到菉兰,又在昏黑中,见一艘艘的兵船,接连不绝的逆流而上。急忙探问,方知是粤军第一师所属的卓旅。中山大喜,急命加紧开赴苏村,探险登陆。大南洋船,仍然开回石龙驻泊。

第二天又带了杨廷培的一部,由石龙开拔,到了苏村时,卓旅和福军已联络追逐义和墟敌人,攻击前进。中山即令杨部加入作战,军势愈盛。陈军抵敌不住节节败退。中山登山了望,见卓旅、福军、杨部冲击甚勇,节节胜利,十分欢喜。博罗城内被围军队,见救兵大队已到,乘势冲出,合攻铜鼓岭的陈军,陈军大败,死伤甚众,向派尾、响水退却。铜鼓岭仍被城内的义军夺回,博罗之围已解。陈军三路俱败,闻风而逃。中山传令休息,自己入城抚慰军民,特奖滇军师长杨廷培部万元,彰其守城和破敌之功,其余也各论等行赏。一面又令卓旅五团追向派尾。邓演达攻师阳,福军攻击响水,只杨廷培的一师,因死伤太重,着回广州休息。分拨已毕,自己又到梅湖去看重炮阵地,亲发五弹。此时增城的敌军,也被朱、吴各部击退,前方各军,俱皆胜利,东江战事,总算转危为安,可告一小小结束。

中山因广州等他解决的事情很多,便趁机回去了一趟,只一日工夫,便又重行出发。在这一回一出之中,别的并无改动,只有他自己的幕僚中,却又添了马晓军、王柏龄等几个人。轮船到了白沙堆驻泊,中山亲自到飞鹅岭刘震寰营中,商议攻破惠州之策。桂军各上级军官,听说大元帅驾临,一齐来迎,先到炮兵阵地察看。这时惠州城上的陈军,用望远镜探看,见中山亲来察看阵势,便教炮兵瞄准中山开炮。颗颗炮弹,都向着中山飞来。有离开中山身前只有丈许光景的,轰然一声,地上的木石纷飞,地皮也乌焦了。众人见了,都替中山耽心,劝中山不要再留。我亦代为担心。中山笑道:“你们不必惊恐,敌军的表尺已完全用尽,凡枪炮均有表尺,用以瞄准,测量远近之用。表尺用尽,则不能更远,虽密发不能及我矣。即使他密集注射,也决不能射及我们所立的地点咧。我们尽管商量破城的计划罢!”有见识,有胆量,有经验,岂庸流所能企及?桂军总司令刘震寰道:“逆军的杨坤如,最善于守城,我们屡次猛攻,都不能得手,真是没有办法。”不说自己不善攻,倒说别人善守,也算善于解嘲。中山道:“我此来带有一船鱼雷,可用此物作攻城之具,炸毁城基,如城基崩坏,惠州即日便可克复了。”刘震寰唯唯称是。中山又道:“我定今天仍回梅湖,特留程部长潜和参谋赵宝贤在这里,和兄商议一切。事不宜迟,明天便可下总攻击令了。”刘震寰领诺。

中山见布置已定,仍旧坐了大南洋轮船,回转梅湖。轮船刚到中途,忽听得轰然一声,仿佛船都震动,不知什么地方炸烈了东西。彼此正在惊讶,忽然侦缉员赶来报告道:“驻泊白沙堆的轮船失事,所带鱼雷,完全爆炸。飞机队长杨仙逸,长洲要塞司令苏从山,鱼雷局长谢铁良,同时遇难。”中山大惊,悲痛不已。王柏龄等,齐声慰解,中山拭泪道:“杨、苏、谢三同志,从我多年,积功甚伟,一旦为国牺牲,不但国家受了人材的损失,就是我们此番攻城的计划,也大受打击咧,使我如何不伤心呢?”当下命人仍至广州运带鱼雷等攻城之具,一面下令赠杨仙逸陆军中将,与谢、苏两人,均各厚恤,自己并亲赴遇难地点察着,只见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不禁加倍伤心,即令设坛致祭,亲自致奠。祭毕,仍回梅湖阵地。

广州的鱼雷既到,仍命程潜在飞鹅岭主持攻城之事,并定九月二十三日下总攻击令,于夜间十二时,先以鱼雷炸城基,各部队冲锋前进,飞机则在前敌侦察敌情,抛掷炸弹。布置既定,如期发动。前锋冲锋前进,一面发射鱼雷,鱼雷的炸力虽大,无奈惠州的城垣,建筑得十分牢固,一时如何攻得破。彼此炮往弹来,激战了许多时候,忽然轰的一声,城垣已被鱼雷轰坍了好几丈。城内的陈军大惊,杨坤如急令堵塞,那刘震寰的桂军,素来胆怯,在城垣没有攻破之前,倒还踊跃呐喊,谁知城已攻破,倒反怔住了,不敢冲进去。等到程潜得报知道,急来指挥时,已过了二小时之久,如此胆怯,尚可作战耶?陈军早筑好了一层新城,把缺口堵住了。因此白牺牲了许多士兵,毫无效果,城上倒反用机关枪密集扫射,桂军死伤甚众,只得退回。中山得了这个消息,十分不悦,只得鼓励将士,重作第二次总攻击,自己回到博罗。

许崇智听说中山在博罗,也从横沥来会商全部军事计划。中山即命为中央军总指挥,并以杨希闵为右翼总指挥,朱培德为左翼总指挥。部署既定,又回广州,只留程潜在博罗,支应一切。中山这一回广州,可不好了,没到两天,河源、平山两地,都被陈军攻陷,洪兆麟迫平湖,林虎攻柏塘、派尾。恰好许崇智这时,正在派尾,听说逆军来攻,便令部下各旅联合朱、李各军,奋勇逆击。林虎大败,兵士纷纷缴械的,足有千余。洪兆麟也被范石生击败,只有逗遛石龙的蒋光亮部,因此时已和陈炯明默契,所以始终按兵不动,未曾作过一次战,应过一次敌。更可笑的,还有围攻惠州的桂军刘震寰,因平山、河源失守,防到后路被截,便急急的退出飞鹅岭,放弃了惠州阵地。中山听了这个消息,恐怕惠州袭攻博罗,倘又失陷,便要牵动全局。二则又闻各军都逗遛不进,未免耽误军机。急忙改乘专车,和参谋长李烈钧等,同到石龙,召集各军长胡思舜、卢师谛、范石生、蒋光亮等,会议军事。胡、卢、范等,都立刻应召而来,蒋光亮直到会议将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3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民国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