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演义》

第144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民国十二年五月五日那一天,津浦路客车隆隆北上,将到临城的那一天,滕县忽然起了一个谣风,说抱犊崮的土匪,将到临城。滕县警备总队长杜兆麟,闻得这个消息,急忙赶到临城,想报告驻防于该地的陆军六旅一团一营营副颜世清。颜世清听说滕县警备总队长来见,不知道什么事,想正在酣睡中耳。不然,贼将临门,何尚弗知?写得梦梦,可笑。又不便拒绝,只得请见。杜兆麟一见颜世清,略为寒温了几句,便开口说道:“有一个很重要消息,不知道营副已经知道没有?”颜世清问是什么消息?杜兆麟道:“据敝队的侦探员报告,抱犊崮土匪,有大队将到临城,兄弟恐怕贵营还不曾知道,特地赶来报告,须设法堵截才好。”颜世清变色道:“胡说!真不知是谁胡说?抱犊崮的土匪,现被官兵围得水泄不通,哪里能下山?便生着翅膀儿,未见得能飞到这里。若说真有这事,难道就只你有侦探,能够先知道,我便没有侦探,便不能知道了。”一味负气语,总是料其决不能来耳。杜兆麟道:“不是如此说,抱犊崮虽则被围,难保没有和他联络的杆匪,再则或有秘密路儿可下山,怎说生了翅膀儿也飞不到这里?这是地方的公事,也是国家的公事,须分不得彼此,或许你没有知道,我先知道的,也许我没知道,你先知道的,大家总该互相通个消息才是。”颜世清怒道:“我为什么要通报你?我也用不着你通报,料你几个警备队儿,干得甚事?敢在我面前吹牛!”杜兆麟见他不懂理,要待发作,却又忍住,因微微冷笑了一声道:“我们几个警备队儿,本来没有什么用,哪里敢和老兄的雄兵作比。滕县有什么事,都要全仗老兄了。”说着,告辞而去。颜世清也不送客,只气呼呼的坐在一旁,瞧着他走了。又向站岗的兵士,和值日的排长发作道:“为什么让这妄人进来混闹?也不替我当一声儿驾。”

正闹着,忽报有个本村的乡人,又有紧要机密事来报告。颜世清怒道:“又有什么紧要机密事报告了,准定又是造谎,权且叫他进来,说得好时便罢,否则叫他瞧瞧老子的手段。”说着,喝令叫进来。不一会,乡人已到面前站下。颜世清没好气,喝问报告什么事?那乡下人见了颜世清这样子,早唬矮了半截,半晌说不出话来。颜世清愈加生气,骂道:“村狗子!问你怎么不说了?谁和你寻开心吗?”乡下人见军官生气,才吓出一句话来道:“抱犊崮的土匪,离这里只有七八里路了。”颜世清听了这话,立刻跳起来,向他当胸就是一拳,骂道:“混帐忘八蛋!你敢捏造谣言,来扰我的军心,我知道你是杜兆麟指使来的,你仗着杜兆麟的势力,当是我不敢奈何你吗?我偏要把你关起来,办你一个煽惑军心的罪名。”说着,又骂勤务兵,为什么不给我关起来。几个勤务兵应了一声,赶上前,如狼似虎的抓起这乡下人,先掌了几个嘴,又骂道:“忘八羔子!你敢来诓我们的营副,吃了豹子胆了。”一行骂,一行打的,提到空房间里去关起来了。军阀时代,北军之蛮横,常有此种光景。

这是这日下午的事情,到了晚上十二点钟,北上的特别快车,开到临城的附近,一众客人,正在酣寝的时候,忽觉有极激烈巨大的砰的一声,火车立刻停止了,有几节车便倒了下来。一众乘客,从梦中惊醒,正在骇疑,忽然有拍拍辟辟的枪声,联珠价响起来,一时间把车里的乘客,吓的妇哭儿号,声震四野,男子之中,也有穿着衬衣,跳窗出去,躲在车子底下的,也有扒上车顶上去的,也有躲到床底下去的,一时间乱得天翻地覆。不多一会,枪声稍停,车中跳上了许多土匪,大多衣履破碎,手执军械,把众人的行李乱翻,只要稍值钱的东西,便都老实不客气的代为收藏了。抢劫了一会,所有贵重些的东西,已全入了土匪的袋儿里,方才把一众客人驱逐下车,把中西乘客分作两行排立,问明姓名、籍贯、年龄,一一记在簿上,又查明客票等级,分别记明,这才宣布道:“敝军军饷不足,暂请诸位捐助,三等客人每人二千元,二等客一万元,头等客三万元,西人每名五万元,请各位写信回家,备款来赎。”说完,便赶着众人教他们跟着同走。有走不动的,未免还要吃些零碎苦头。原来这些乘客,总计三百多个人,里面却有二十多个西人。

这乱子的消息,传到颜世清耳朵里,只吓得手足无措。此时不知是谁报告,亦曾饱以老拳,治以煽惑军心之罪否?急急令排长带领一排人,去截留乘客。排长不允道:“土匪有几千人,只一排人如何去得?何况这样泼天般大的事情,我也干不了,营副该亲自把这两连人全带了去才好。”颜世清怒道:“你说什么话?你敢不依?你敢不去吗?”那排长见营副发怒,不敢多说,只得退下来,抱着满肚皮的不愿意,带着本排兵士,慢吞吞的到了肇事地点,下令散开。其时土匪刚好押解着三百多肉票,向东缓缓而行,见了官兵,也不开枪。官兵见了土匪,也不追赶。盖此时匪之视兵,几如无物,兵之视匪,有若同行矣。不一时,驻扎韩庄的陆军第六旅,听了这个警报,派了大队士兵,前来邀击,这才和土匪开战起来。土匪带了肉票,一路上且战且走。官兵是紧紧追赶,倒也夺下了肉票不少。那些土匪一直奔逃到一座山顶,山顶外面有大石围绕,极易防守,这时土匪已经精疲力尽,只得坐下休息,并叫中西肉票,也列坐于围石之中。一面,各人都拿出掳来的赃物,陈列着,请肉票代为作价。

却说肉票当中有一个名叫顾克瑶的,和一个西人名叫亨利的,两人最为顽皮,见了这些东西,随口乱说,并无半句实话。有一个土匪,拿出一枚大钻戒,请亨利评价,亨利看那钻戒,原来是穆安素的,因操着英语,做着手势道:“这东西毫无价值,只值二三角钱。”土匪不懂,只顾看着他发怔。顾克瑶替他解释了一会,土匪方才领悟,甚是丧气道:“我想一枚金戒,也至少值三五块钱,这样一颗亮晶晶有亮光的东西,至少也值上八块十块,不料倒这么不值钱。”说着,没精打彩的戴在指上,又叹了一口气。另一个土匪笑道:“你的是黄铜戒指,自然不值钱,这原是自己运气不好,何必叹气。”殆俗语所谓“运去黄金减色”欤?说着,又回头问顾克瑶道:“客人!土匪谓所绑之票曰客人。你是懂得外国话的,可代我们问问这位外国古董客人,评评我们这些东西,可不是我这手表顶值钱吗?”顾克瑶向亨利传译了,只听得亨利又做着手势,叽哩咕噜的说了一阵。顾克瑶向土匪笑道:“他说呢,这些东西,统都是没价值的。你的手表,虽则比他们的东西略贵,也不过值五块钱。”众人听了,都十分扫兴,纷纷把东西捡了起来,口里却叽咕道:“难为这些客人,都带着这么值钱的东西,也算我们晦气。”又一个站着的土匪道:“得咧得咧,我们不提这话罢。”说着,又走近一步,指着亨利旁边的穆安素,向顾克瑶道:“听说这胖大的洋人,是一个外国督军。中国有督军,外国亦必有督军,此辈心中固应有此想也。你懂得洋鬼子话,可知道他是不是?”顾克瑶笑道:“他是外国的巡阅使呢。”有督军则又必有巡阅使,无巡阅使何以安插太上督军乎?顾君之言是也。说着,又指着密勒氏评论报的主笔鲍惠尔道:“这位就是他的秘书长。你贵姓?”那土匪道:“我姓郭,叫郭其才。”说着,向穆安素和鲍惠尔打量了一番,露出很佩服,又带着些踌躇满志的样子。一会儿,又向顾克瑶道:“请你和外国督军说,叫他赶快写信给官兵,警戒他们,叫他们不要再攻击,若不是这样的话,我必得把外国人全数杀了,也不当什么外国督军、西洋巡阅咧。”中国之最贵者,督军巡阅也,外国又中国之所畏也,然则外国督军,外国巡阅,非世界至高无上之大人欤?土匪乃得而生杀之,则土匪权威,又非世界至高无极者乎?一笑。说到外国人的样子,虽则很象凛凛乎不可轻犯,然而一听到一个杀字,却也和我们中国人一样的害怕,所以顾克瑶替郭其才一传译,外国人就顿时恐慌起来,立刻便推鲍惠尔起草写信。想因他是报馆主笔喜欢掉文之故。同一动笔,平时臧否人物,指摘时政,何等威风,今日又何等丧气。又经顾克瑶译为华文,大约说道:

被难旅客,除华人外,有属英、美、法、意、墨诸国之侨民四十余人。全书中,此句最是重要,盖此次劫车,如无西人,则仅一普通劫案耳,政府必不注意,官兵亦必不肯用心追击也。盖衮衮诸公之斗大眼睛中,惟有外国人乃屹然如山耳,我数百小民之性命,自诸公视之,直细若毫芒,岂足回其一盼哉?警告官兵,弗追击太亟,致不利于被掳者之生命。

郭其才拿了这信,便差了个小喽啰送去,果然有好几小时,不曾攻击。匪众正在欢喜,不料下午又开起火来。郭其才依旧来找顾克瑶道:“官兵只停了几小时,不曾攻击,现在为什么又开火了?你快叫外国巡阅再着秘书长写信去,倘官兵仍不停止攻击,我立刻便将所有外国人,全数送到火线上去,让他们尝几颗子弹的滋味,将来外国人死了,这杀外国人的责任,是要官兵负的。”妙哉郭其才。单推外人而不及华人,非有爱于华人,而不令吃几颗子弹也,盖官兵目中,初未尝有几百老百姓的性命在意中,土匪知之深,故独挟外国人以自重。盖政府怕外国人者也,如外国人被戕,必责在役之官兵,在役之官兵畏责,必不敢攻击矣。顾克瑶依言转达,书备好后,仍由郭其才差匪专送。

顾克瑶见书虽送去,不过暂顾目前,自己不知何日才能回家,心中十分烦闷,因在山边徬徨散步,暂解愁怀。忽见有一个八九岁的女孩,衣履不全,坐在石崖旁边,情致楚楚,十分可怜,禁不住上前问她的姓名。那女孩见有人问她,便哭起来道:“我姓许,叫许凤宝,我跟我的母亲从上海到天津去,那天强盗把我的母亲抢去,把我丢下,我舍不得母亲,跟强盗到这里来寻我的母亲,又不知道母亲在哪里。”真是可怜。一行说,一行哭,十分凄楚,听得的人,都代为流泪。众人正在安慰她,忽然一个外国人叫做佛利门的,走将过来,因不懂中国话,疑心众人在这里欺哄孩子。顾克瑶看出他的意思,便把详细情形告诉了他,佛利门点头道:“这孩子可怜得很,我带她到维利亚夫人那里去,暂时住着再说罢。”说着,便和顾克瑶两人带了许凤宝,同到维利亚夫人那里,给与她衣服鞋履。那许凤宝年幼心热,见顾克瑶等这般待她,十分感激,便赶着他们很亲热的叫着叔叔,这话按下不提。

却说这天晚上,兵匪又复开火,当时天昏地黑,狂风怒号,不一时,鸡卵一般的雹,纷纷从天上落将下来,打着人,痛不可当,更兼大雨交加,淋得众人如落汤鸡一般,十分苦楚。郭其才等知道这地不可久居,便带着一众肉票,渡过山顶,奔了十多里路,转入山边一个村庄中躲避。一面叫老百姓土匪称不做强盗之居民为老百姓。打酒烧火,煎高粱饼,煮绿豆汤,分给各人充饥。那饼的质地既糙,味道又坏,十分难吃。一住两日,都是如此,甚是苦楚。顾克瑶觅个空,诈作出恭的样子;步出庄门,想乘机脱逃。刚走了几步,便遇着一中年村妇,忽然转到一个念头,便站住问道:“从这里去可有土匪?”那妇人向他打量了一番说道:“先生是这次遭难的客人,要想脱逃吗?”顾克瑶道:“正是呢,你想可得脱身?”那妇人摇头道:“难难难,我劝先生还是除了这念头罢。从这里去,哪里没土匪!你这一去,不但逃不出,倘然遇见凶恶些的土匪,恐怕连性命也没咧。”山东此时,可称之谓匪世界。顾克瑶听了这话,十分丧气,只得死了这条心,慢吞吞的踱将回来。刚想坐下,忽听说官兵来攻,郭其才等又命带着肉票,往山里奔逃。顾克瑶一路颠蹶着,拚命的跑,倒是那外国巡阅,十分写意,坐着一把椅子,四个土匪抬着走,好似赛会中的尊神。假外国巡阅,在土匪中尚如此受用,真督军下了台,宜其在租界中快活也。

奔了半日,方才又到一座山上。顾克瑶和穆安素、佛利门、亨利、鲍惠尔等,都住在一个破庙里,只有穆安素一人,睡在破榻上面,其余的人,尽皆席地而睡。那亨利十分顽皮,时时和郭其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4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民国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