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演义》

第016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武昌起义的时期,为阴历辛亥年八月十九日,就是阳历十月十日,民国既改用阳历,应以十月十日为纪念日。袁总统当将是案咨询参议院,经各议员议决,以阳历十月十日,为国庆日。南京政府成立,系阳历正月一日,北京宣布共和,系阳历二月十二日,两日为纪念日,均举行庆典。每岁届国庆日,即双十节。应举行各事如下:

(一)放假休息。(二)悬旗结彩。(三)大阅。

(四)追祭。(五)赏功。(六)停刑。(七)恤贫。

(八)宴会。

民国元年十月十日,国庆期届,即举行庆祝礼,是日改大清门为中华门,门外高搭彩楼一座,内悬清隆裕太后退位诏旨,赵总理秉钧派内外两厅丞,作为代表,行中华门开幕礼。各署各团体代表,均到场庆祝,兴高采烈,旗鼓扬休。一面在祈年殿建设祭坛,追祭革命诸先烈,由赵总理代表总统,临坛主祭。祭仪概照新制,祭文仍仿古体,其文云:

维民国元年十月十日,临时大总统袁世凯,谨遣代表赵秉钧,具牺牲酒醴,致祭于革命诸先烈曰:“荆高之殁,我武不扬,沉沉千载,大陆无光。时会既开,国风不变,帝制告终,民豪聿见,神皋万里,禹迹所区,谁无血气,忍此濡需?矫首仰天,龙飞海啸,雷震电激,日月清照。蹉跎不遂,委骨荒坾,壮心未已,毅魄长留,嗟我新民,毋忘前烈!煜煜国徽,自由之血。革故既终,鼎新伊始,灵爽既昭,勗哉君子!尚饗。”

祭毕退班,再由袁大总统,亲行阅兵礼。兵队共到一万二千名,拱卫军六千,禁卫军三千,游缉队一千,补充队一千,就总统府门外设台。袁总统戎服佩刀,登台兀立,所有陆军总长以下,统在台下站定。各军士由东辕进,从西辕出,行列井井,毫不凌乱。历一时许,各队俱已过去,袁总统方才下台,入府休息。各员均退至国务院,国务院中设茶话会,就厅前搭一彩棚,饰以松柏,下列几案数十,茶点齐备。参议院议员、各行政机关上级官吏、各省代表、中外新闻记者及京城著名绅董等,均就席与会。就是各国公使及外宾,亦乘兴参观。还有内蒙古活佛章嘉,及甘珠尔瓦两呼图克图,呼四克图为大喇嘛名号,亦作胡克图,蒙、藏、青海皆有之。时适来京谒见总统,因亦得列入会中。可巧天朗气清,日高秋爽,宾僚联翩戾止,端的是国门集祜,全体胪欢。既而日光晌午,客兴犹浓,院中备有午席,便请大众同餐,饮的是旨酒,吃的是佳肴,虽称是寻常筵席,计算代价,差不多要费千金。里面虽是奇穷,外面总要阔绰。午后席散,宾僚陆续回去,那军警两界,却来继续宴会,夜餐又有数十席,统吃得醉饱欢呼,无情不惬。

前门外的琉璃厂工艺局一带地方,独辟一个共和纪念会场,乃是革命党人发起,会场左右门及正门,均扎松花牌楼,场内亦有彩棚数处,内设陈列馆、运动场、演剧场等。陈列馆内的物品,系革命时的图印旗帜,衣服关防文件,及诸烈士生前死后的照像。运动场内,施演竞走诸技。

演剧场内,所演皆革命新剧。场中并设祭坛,供祀诸先烈牌位。最精雅的,是用五彩扎成,叠起一座黄鹤楼,高接云表,蔚为大观。无非皮相。除初十日正式会外,复继续开会两日。十一日章嘉活佛到会,令随从喇嘛讽经,追荐先烈。夜间有会员组织提灯会,备办各种花灯,募集青年童子,提灯出游,前导军乐,后护马队。先至中华门行鞠躬礼,嗣由大街直赴天坛,适四川公会,亦制成方式白灯,上书川省诸先烈姓名,同时并至。双方至天坛会齐,大放烟火。霎时间烟焰冲霄,就火光里面,现出各种革命战剧,仿佛枪林弹雨,依稀楚界汉河。大众见所未见,诧为奇逢,无论男女老幼,一时麇集,几乎满城不夜,举国若狂,小子也说不胜说。

惟袁总统以民国创造,煞费经营,除追祭先烈外,所有留在的伟人,理应旌赏,特授前总统孙文,副总统黎元洪大勋位,唐绍仪、伍廷芳、黄兴、程德全、段祺瑞、冯国璋,均勋一位,孙武勋二位,给国务总理一等嘉禾章,各部总长二等嘉禾章。外如各省都督民政长及民国有功人士,都酌给勋章,或陆军衔秩有差。只闻赏功,未闻恤贫,总是百姓吃亏。且以武昌为起义地,特派代表朱庆澜,先日赴鄂,致祭先烈。参议院代表汤化龙,与朱同行。

既到武昌,巧值各省都督,也有代表派来,就前清万寿宫,改设会场,踵事增华,不亚首都。但见场中陈设,光怪陆离,彩楼广筑,四围组不老之松,巨额高悬,数字织长青之柏,还有五色电灯,五彩花朵,掩映增光,排叠成锦,中供诸烈士牌位,由各代表排班致祭。黎副总统,早派代表蔡济民,主持一切,祭礼告备,先后宣读祭辞,全场行三鞠躬礼。至奏过军乐,才行散班,统赴宴会场就宴。

还有一种特别的纪念,系是从前受伤的军士,尚在病院养疴,至是令各穿军服,佩挂黄绫,标明姓氏,及某战受伤,伤在某处等字样,舁以彩扎椅轿,导以军乐,游行全城,俾士民参观,感念不忘。黎副总统,又有一篇演说辞,浼蔡济民在场宣读,大致是:“共和未奠,责在后死。”说得非常痛切,小子因纸短言长,不遑殚述,看官如慾览全文,请向黎副总统文牍中,随时披阅,好在坊间都有专书出售,不烦小子费手了。可略即略,免惹人厌。

武昌以外,要算上海,此外各省,亦无不同时庆祝,随处悬着五色旗,各地挂着五彩灯,都道是五族一家,普天同庆。极盛难继,为之奈何?哪知西藏的独立,并未取消,外蒙古的独立,非但不肯取消,且居然在库伦地方,设立政府,推哲布尊丹巴为帝,改元共戴,立起一个蒙古帝国来。蒙古立国,成吉思汗有灵,恰也心慰,可惜国不成国,几同瞎闹。这哲布尊丹巴,系是何人?就是外蒙教主,居住库伦,向来扬名中外的活佛。活佛本没有甚么枭雄,而且双目失明,差不多是个无知动物,不是活佛,直是死佛。惟他的妻室扣肯儿,具有三分姿色,心中又是多生一窍,格外比蒙人聪明。就中有个亲王杭达多尔济,素出入活佛帐中,与佛妻扣肯儿,很是莫逆。大约是结欢喜缘。扣肯儿哄动活佛,把政权委任杭达,杭达得了重权,遂主张联络俄人,反抗中国。俄政府正窥伺蒙古,得了这个消息,格外心欢,当将国中土产,遗赠活佛及杭达,连扣肯儿处,也特地进送一份。活佛等自然惬意,便遣杭达至俄京,道达谢忱。俄政府又甚表欢迎,至杭达返至库伦,巧值武汉革命,当即怂恿活佛,宣布独立,并逐去清办事大臣三多。辛亥年十一月十日,活佛哲布尊丹巴,在库伦举行正式即位礼,自称皇帝,建元共戴,比袁皇帝著了先鞭。也仿袭前清官制,分设各都,并置内阁总理。总理一缺,本拟任杭达亲王,因杭达通晓外事,改任外部,别用松彦可汗为总理。松彦可汗本名海珊,系东蒙喀尔沁旗人,曾犯案奔俄,熟习俄语,嗣至库伦,为杭达所引用,又令陶什陶总统军事。陶什陶系东三省著名胡匪,东省悬赏缉捕,他遁入俄境,辗转至库伦,杭达闻他善战,因荐握军权。此外还有图什公、崔大喇嘛、达赖贝子、那木萨赖公等,分掌部务。统是一班好脚色。并聘俄员里斯克拂为军事顾问官,寻复延俄人马司哥顿为财政顾问官,一切措置,惟俄是从。一面派人游说各旗,劝令附和外蒙,喀尔喀四部,本归活佛管辖,当然服从。惟内蒙、东蒙、西蒙诸王公,与中国感情较密,尚未肯尽附外蒙。

杭达亲王,闻中国革命,将还罢手。南北有议和消息,恐和议成后,必加诘责,不如预先布置,结俄为援,当下呈明活佛,自充正使,另派奚林丹定亲王为副,带了贡献物品,起程赴俄。俄政府闻他到来,格外厚待,特派外部人员萨沙诺夫,殷情招接,并导他谒见俄皇。俄皇下座慰劳,握手言欢。好买卖来了!杭达即敬献金佛一尊,名马十头,作为贽仪。蒙古地图,何不尽行献出?俄皇收受后,再命外交大臣,陪他筵宴。席间谈及外蒙独立情形,当由杭达当面请求,一是要俄国接济军械,二是要俄国借给款项。萨沙诺夫一一承认,且愿为代致中国,通告北京政府,提出蒙古独立,不准中国干涉。杭达喜欢的了不得,恨不得在萨沙诺夫前拜跪下去,磕着几个响头,还是向扣肯儿前磕头,却赠你特别禁脔。若对俄外部磕头,简直是要你的命。于是谢了又谢。萨沙诺夫果有信实,一俟杭达等离俄,即电致驻华俄使,转达北京政府,提出三大要求,列款如下:

(一)中国许蒙古完全行政主权。(二)蒙古地方,中国不得驻兵设官及开垦。(三)抚慰此次服兵之华人。

这时候的中华民国,方在草创,南北尚未统一,自然无暇答复。至袁世凯就任总统,杭达已回库伦,当由蒙古国内阁大臣名义,电达北京,布告正式独立,并贺袁总统就任。袁总统得电后,两复活佛,劝令取消。活佛也两复发总统,一说是业经自主,如何取消?二说是请商诸邻邦,杜绝异议。袁总统以邻邦二字,分明是指俄罗斯,拟俟内事粗定,再与俄人协商。哪知活佛一方面,竟煽动西蒙各旗,攻占科尔多,复嗾使东蒙各旗,攻占呼伦城,且勾通科尔沁右翼前旗札萨克郡王乌泰,称兵内犯,侵扰洮南府。

袁总统乃飞饬东三省各都督,派兵出剿。一场鏖战,始将乌泰逐窜索伦山,随即下令革去乌泰世爵,另任镇国公衔鹏束克,署理札萨克。

惟对于内外蒙古,仍用羁縻手段。国庆期内,内蒙活佛章嘉,与甘珠尔瓦呼图克图,翊赞共和,入京觐见;袁总统特别优待,即加封章嘉徽号,用“宏济光明”四字,且准他沿用前辈所得黄轿九龙座褥,并赏穿带膆貂褂,特给银一万圆。甘珠尔瓦呼图克图,也得邀封“圆通善慧”名号,赏穿带膆貂褂,赏银与章嘉活佛同例。内蒙各旗,总算被袁总统笼络住了。老袁无非此术。袁总统又令蒙藏事务局总裁贡桑诺尔布,致书内外蒙古,及前后西藏,劝他归附民国,同造共和。前藏达赖喇嘛,恰也乖巧,暗思尹昌衡驻扎川边,巴塘、里塘等处得而复失,不如暂行答复,阳奉阴违为是,当下复函通款,声言内附。当经袁总统还给封号,仍封为诚顺赞化西天大善自在佛。接连是东蒙古十旗王公,也函覆政府,愿发起蒙旗会议,解释共和真理,藉泯猜嫌。袁总统闻报,特派蒙古科尔沁亲王,兼任参议员阿穆尔灵圭,及吉林都督陈昭常,东三省宣抚使张锡銮,相偕赴会,会所在长春道署,各旗王公陆续到来,统共得四十人。会议了三四天,当由政府三委员,提出意见如下:

(一)请各王公赴各本旗劝慰,力陈五族共和之利益。(二)请内外蒙务即取消独立。(三)如能效忠民国,或从事宣慰,蒙古早日取消独立者,由政府格外奖叙。(四)请各王公宣告民国对于蒙古固有权利,概不剥夺。(五)凡蒙古所借外债,均归民国担保归还。

五条以外,还有议案十条,亦开列下方:(甲)蒙边要隘地点,许政府派兵镇驻。(乙)蒙王无论向何国借款,非经中央政府允准,不得实行。

(丙)取消独立后,请大总统颁发特别优待蒙人条件。

(丁)蒙人不准私将产业抵押外人,以保领土。(戊)蒙人举办新政,准由政府许可。(己)创办华蒙联合会,以敦感情。(庚)组织蒙文报,以开民智。(辛)蒙人改用五色国旗,以符国体。(壬)蒙人应遵民国法律。

(癸)蒙人练兵所需枪械,概由各省都督代购,不准私运。

各旗王公,均表同情。政府三委员,返报袁总统,满望从此进行,得将蒙、藏两大部收归宇下,实践五族一家的本旨。不意十一月九日,竟由驻京俄使,来了一个照会,说是正式通告。外交部接着,慌忙展阅,不瞧犹可,瞧着这照会中的全文,几把那外交总长梁如浩,吓得瞠目伸舌,险些儿成了痴呆病。小子有诗叹道:

莫言世界尽强权,胜负只争一着先。

试忆中西交涉事,昧机多半是迁延。

毕竟照会中有何紧要,且至下回交代。

----------

民国第一届国庆日,举行祝典,号称极盛,自是而后,逐年减色,至民国四年双十节,袁氏慾行帝制,竟停止庆祝宴会。外人谓吾中国人,只有五分钟热诚。即以逐年之国庆日观之,已可觇华人程度。彼美利坚之七月四日,法兰西之七月十四日,全国庆祝,迄今犹昔,何吾国人之有初鲜终,一至于此乎?若夫蒙、藏两区为英、俄二国所播弄,向背靡常,反复不一,而袁氏且只事羁縻,仍袭用前清迁延政策。迨至一纸飞来,全国惊诧,始悔前此因循之失计,不亦晚乎?特揭之以儆将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民国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