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演义》

第078回

作者:蔡东藩

却说两院议员,因接黎总统咨文,商及国务总理问题,当照例投票取决。众议院议员,已到四百十四人,投票检视,得四百另七票同意,当然通过复交参议院解决,亦得大多数赞成,于是总揆一席,仍属段祺瑞接任。所有阁员,除农商总长张国淦,调任黑龙江省长,改由谷钟秀继任外,余均照前列单,咨请两院追认,两院也多数通过。内阁一律就绪。孙洪伊、张耀曾,先后莅京供职,惟唐绍仪一再告辞,始终不至,暂归财政总长陈锦涛兼理。直至十一月中旬,方特任伍廷芳为外交总长。外省长官,只直隶添一曹锟为督军,朱家宝专任省长,这且慢表。

且说民国再造,中外胪欢,转瞬间已近双十节,应援照民国元二三年旧例,举行国庆典礼。民国四年,袁氏曾停止国庆典礼,故本届举行,特别提叙。黎总统系军阀出身,注重武事,先期数日,特谕参谋、陆军两部,在南苑举行阅兵式,其余一切事件,归各部筹议云云。各部乃援照元年公布国庆日大典,除大阅外,如放假休息,悬旗结彩,追祭,赏功,停刑,恤贫,宴会等项,均各照办。届期一律举行,概仿元年故事,毋庸细述。惟赏功一节,系随时论事,按照目前有功人物,分级酬庸。黎总统以创造民国应推孙、黄为首功,特授孙文大勋位,黄兴勋一位。

蔡锷、唐继尧、陆荣廷、梁启超、岑春煊,再造民国,各授勋一位。荫昌、曹锟、刘显世、王占元、吕公望、柏文蔚、吴俊陞、张敬尧、胡汉民,各授勋二位。新旧并容,似嫌夹杂。罗佩金、戴戡、朱庆澜、张怀芝、朱家宝、任可澄,陈炳焜、陈树藩、李根源、李长泰、周文炳、钮永建、陈炯明,各授勋三位。朱家宝第一称臣,受此勋位时,曾知愧否?李厚基、孟恩远、毕桂芳、张广建、王廷桢、刘存厚、熊克武,各授勋四位。段祺瑞、王士珍、冯国璋,各给一等大绶宝光嘉禾章。唐绍仪、马安良、曹锟、朱家宝、张作霖、阎锡山、陆荣廷、唐继尧、杨增新、姜桂题、蒋雁行,各授一等大绶嘉禾章。田文烈、齐耀琳、李纯、戚扬,各给二等宝光嘉禾章。蔡锷、郭宗熙、李根源、罗佩金、任可澄、程克均,各给二等大绶嘉禾章。赵倜、倪嗣冲、刘显世,各给二等嘉禾章。戴戡、沈铭昌、胡瑞霖、田中玉、潘矩楹、汪步端,各给三等嘉禾章。还有陈锦涛等一班阁员,或给二等宝光嘉禾章,或给二等大绶嘉禾章,或给二等嘉禾章,独张勋得给二等大绶宝光章。此外如萨镇冰、徐树铮、汤化龙、庄蕴宽、董康、周树模、贡桑诺尔布、孙宝琦、江朝宗等,均给二等嘉禾章,谭延闿等给三等宝光嘉禾章。又颁赏各等文虎章,人数众多,述不胜述。另有两令,系抚恤死难诸人,其文云:自民国肇兴以来,患难相乘,义烈之士,蹈死不悔,糜躯断脰,前仆后继,再造玄黄,力回阳九。

兹值国庆,宜慰忠魂,着陆军部查明五年以来死难将士各职名,及其后裔,各议所以抚恤之。此令。

前中国银行总裁汤叡等,奔走国事,惨遭海珠

之变,着陆军部查明该次会议与难诸人,从优议恤。

此令。

清室代表世续、载涛,及各国驻京公使,均至总统府祝贺。黎总统各赠给勋章,且授世续勋一位,大家欢声道谢,无不惬意。自黎总统就任以来,好算这一次是普天同庆,最称热闹了。如此数语,见得极盛难继。嗣是行政机关,与立法机关,相辅而行,不但国会开议,把重要议案,磋磨了好几次,就是各直省长官,亦奉政府命令,于十月一日,召集省议会议员,开议各省事宜,内外毕举,规模备具。惟副总统一席,尚未选定,应该早日补选,当经两议院提及,借符法制。小子曾就两议院议事日程,凡关系选举副总统案,汇录如下:

十月十二日,参议院议事日程:

提议选举副总统案。(议员蓝公武提出。)

提议请咨众议院定日期选举副总统案。(议员宋渊源提出。)

提议定期组织选举会选举副总统案。(议员刘光旭提出。)

同日众议院议事日程:

请依法速行补选副总统案。(议员陈纯修等提

出。)

请议定日期,咨行参议院选举副总统案。(议员覃寿公等提出。)

请速组织总统选举会,补选副总统案。(议员仇玉珽等提出。)

请两院会合组织总统选举会补选副总统案。(议员米观玄等提出。)

议员呼声愈高,副总统产出乃速,当时全国人士,私下推测,得合副总统资格,不过寥寥数人。若论起老资格来,要算是段祺瑞、冯国璋,至讲到新资格上,要算是岑春煊、唐继尧。但岑、唐虽有再造民国的功劳,究不敌段、冯两人的势力,因此一般舆论,已料得副座当选,非段即冯了。待至十月二十四日,两院乃联合开会,续商选举副总统日期,择定在十月三十日,当下组织总统选举会,议决下列各条:

(一)以宪法会议议场,为总统选举会会场。

(二)总统选举会,以宪法会议议长为主席,以宪法会议副议长为副主席。

(三)两院各抽签八人,为开票检票发票员。

(四)开票时准人参观,参观人适用旁听规则。

(五)另设写票所,唱名写票。

原来民国宪法,未曾议定,此次重开国会,议员视此为重要事件,因即组织宪法会议,逐日筹商。适副总统问题发生,乃即就宪法会议中,作为选举场。届期投票,两院会合,共到七百二十四人。及票已投毕,开箧检视,冯国璋得五百二十票,最居多数,当即选冯为副总统,由选举会咨照黎总统算作决定。黎总统电达冯国璋,并仍令兼江苏督军。国璋当即就职,直任不辞。望之久了,如何肯辞?于是内自总理,外自督军,统传电道贺。小子曾闻冯受任后,电复段总理道:

段总理鉴:卅电奉悉。国璋自维能力,保障一

隅,收效已仅,若重其负荷,胜任亦未易言。谬承两院公推,竟以此职见属,邦基再造,国步方平,责望者怀有加无已之心,受宠者切名实难副之惧。所

幸密勿经纬,寄之我公,大总统力与其成,国务员相助为理,国璋菲材备位,亦得勉竭庸愚,彼此勖

共济之迈征,内外本一心相维系。寰区底定,会有其时,区区所引为荣誉者,固在彼不在此也。远辱

赐贺,悚愧交并,复贡悃忱,尚希垂察!国璋印。

看官听着!冯、段两人都是北洋派的领袖,自从李鸿章总督直隶,创立北洋武备学堂,储养人材,备作将弁,冯、段统是北洋武备学生,段且游学德国很有学识。

至袁世凯练兵小站,多用北洋武备学生为军官,段与冯均得充选,两人本是同学,当然沆瀣相投,自是左提右挈,依次积功,相继擢为统领。冯生长河间,应属直派,段生长合肥,应属皖派,只因同学北洋,遂浑称为北洋派。北方人士,呼段为虎,拟冯为狗,无非以学识上的关系,隐示区别。民国成立,两人行事,迭见上文,段常在内,冯常在外,感情还算融洽。至袁氏去世,黎氏继任,定策首功,当推段氏,段亦未免以此自诩,目空一切,且因自己职居总揆,对于副总统一席,亦不甚介意。独冯氏联络长江各省,自植势力,且与民党亦晋接周旋,未尝失好,那民国第二次的副总统,遂由冯氏运动成熟,安然到手,段似反退居人后了。插入此段,为后文冯、段相忌伏笔。

贺电未终,悲电又起,勋一位陆军上将黄兴,竟于十月三十一日,病殁沪上。当黎黄陂就任时,首先招请孙、黄诸人,出为佐理,黄已于五月上旬,由美利坚东渡,返至上海,曾在虹口东洋旅馆,召集同志,秘密会议,誓死不再认袁为总统,愿恢复民国《约法》,请黎副总统继任,重行组织人才内阁。未几,袁即病死,黎电相邀,黄不慾遽入,仍寓沪待时。到了国庆纪念日,拟与同志会集味莼园,共申庆祝,早起散步,忽觉耳鸣目眩,支持不住,口鼻中忽喷出热血,竟致晕仆。长子一欧方侍侧,亟忙掖起,立延德医调治。医生用葯剂灌入,才得救醒。味莼园遂不果行。午后,得京师来电,授他勋一位,他却喟然道:“我奔走革命二十年,也是为国服务,算不得甚么大功,今黎总统畀我勋位,我难道就此实受么?”乃就病榻间,口授一欧属稿,拍电政府,婉词却谢。嗣复得中央电复,请勿固辞。越数日,病似渐瘳,又越数日,病复丛起,肝部膨胀,夜不能眠。旋觉皮肤上发现一种黄色,医士谓胆汁流入血管,颇为难医。俄而失血不止,至三十日,病势愈剧。适孙文、唐绍仪均来探视,他已自知不起,便语两人道:“我与二公交好多年,此番恐要长别了。但不知我死以后,民国前途,究竟如何?看来政海暗潮,迭起未已,距太平日子,尚远得多哩。二公才望,本出我上,还望极力维持,补我遗憾,我死亦瞑目了。”死不忘国,好算有心人。孙、唐两人,含泪应诺,更劝慰了数语,随即告别。越日辰刻,又咯血无算,复招医士,投服葯水,终不见效。迭延数医,谓已无可疗治,一欧不觉大恸。徐闻榻上有声道:“人生总有一死,你也不必过哀,且留此一腔热泪,为同胞哭,才算克强有子了。”言已,喘息不止。延至午后四时,竟尔逝世,享年四十三岁。克强尚有老母,与妻室及二三四诸子,寓居日本长崎,当由一欧电召归国,一面电讣中央政府,及各省军民两长。黎总统即日下令道:

勋一位陆军上将黄兴,缔造共和,首兴义族,数冒艰险,卒底于成,功在国家,薄海同瞩。乃以积

劳遘疾,浸至不起,本大总统患难与共,夙资匡辅,骤闻溘逝,震悼尤深。着派王芝祥前往致祭,特给

治丧费二万圆,所有丧殡事宜,由江苏省长齐耀琳,就近妥为照料,并交国务院从优议恤,以示笃念殊

勋之至意。此令。

是令下后,江苏省长齐耀琳,即派员赴沪,襄理丧仪。远近吊客,不下数千人。到了十一月十日,中央特派员王芝祥,已衔命南来,至黄宅致祭。翌晨,设奠灵前,献爵礼毕,由司礼官代读祭文。其词云:

维中华民国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大总统黎元洪,特遣王芝祥致祭于克强上将之灵前曰:呜呼!王纲

解纽,海水横飞,国威不振,民命安归?天挺人豪,乘时而起,奋戈一麾,天日为靡。当其愤激,嚼齿皆空,云翻阵黑,血染波红。积二千年,专制余毒,一旦廓清,还归敦朴。江汉收功,金陵坐镇,文雅

彬彬,施于有政。天不悔祸,国境再騒,四方豪杰,跂望旌旄。今者告宁,万邦咸喜,不有元勋,孰臻

上理?方期举国,酬报丰功,云何疢疾,遽殒英雄。

八表震惊,空巷走哭,矧在藐躬,夙同茵毂。抚今追昔,悲感百端,临风陨泪,绕室盘桓。牲帛椒浆,敬奠毅魂,灵爽式昭,永护民国。呜呼哀哉!尚飨!

读毕焚帛,致祭员奠爵告退,孝子匍匐谢宾。这种普通仪制,不必细表。越宿,王芝祥回京复命,谁知京中复接东瀛急电,又闻得一位再造共和的伟人,在日本福岗医院,也一病身亡了。小子有诗叹道:

才经湘水赋招魂,日上扶桑倏又昏。

偏是伟人多短命,人生天道两难论。

究竟何人相继逝世,待至下回再表。

----------

段合肥之功绩,不在倒袁,而在拥黎,黎黄陂之得以安然就职,不生他变者,全由段氏一人之力。厥后更张弊政,统一南方,亦无非段氏所造成。以功绩言,副总统一席,应属段氏无疑,乃偏选出冯河间,岂虎能咥人,而狗尚秉义乎?迨经著书人从中揭出,乃知冯之得选副座,有由来也。民国无论何事,莫不由运动得来。若不运动,就令尧、舜复生,无由为元首,周、孔复出,无由为总揆,其下焉者更不待言矣。若夫创造民国之首功,应推孙、黄两人,黄克强生平行谊,容有未满人意之处,但视濒死时以国家为念,殆学未纯而志有足嘉者欤?特志其殁,亦隐寓悼惜之意,录及祭文,未始非借此阐扬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民国演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