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09章 地道中的耳语

作者:r·a·萨尔瓦多

地底侏儒的巡逻队在曲折蜿蜒的地道弯处一寸挨着一寸前进,每个队员的武器都握在手上。巡逻队离布灵登石城并不远,还不到一天的行程,却已经摆出备战队形,这通常只有在他们深入幽暗地域时才会如此防备。这条地道里弥漫着死亡的恶臭。

领头的侏儒明白大屠杀的现场即在眼前,他小心翼翼地自一块巨石后头窥探。地精!他的感觉透过同族间的心灵感应清晰地传递给他身后的同伴。一旦幽暗地域的危险逼近时,地底侏儒便很少说话,而改采用同族间的心灵感应来传递彼此的基本想法。

其他侏儒都兴奋起来,握紧手上的锤和锹,开始以心灵感应互相沟通作战计划。仍在石头后侦查的领队制止了他们的讨论。死的!

其他队员跟上前去,围在大五周遭探看前方的惨状。二十来只地精的尸体四散在地上,身上都是致命的砍痕。

“黑暗精灵。”看到尸体上精准利落的刀口后,一个队员低声说道。在幽暗地域的所有种族中,唯有黑暗精灵使用刀身这么细、刀刃这么薄的武器。

太靠近了。另一个侏儒朝着先前开口说话的队友肩膀打了一拳,传递了他的想法。

“这些地精死了至少一天以上。”另一个侏儒无视于同伴的警告,大声说道。“黑暗精灵不会在此埋伏,这不是他们的作风。”

“屠杀他精也不像是他们的作风,”那个坚持用心灵沟通的侏儒说道,“他们会抓回去当奴隶。”

“只有在他们打算直接回魔索布莱城时,才会留活口当俘虏。”最先开口的侏儒说道。他转向队长:“克里格队长,我们必须立刻赶回布灵登石城报告这桩事件!”

“这些证据还不够充分。”克里格回答,“地道里有一堆地精的死尸,这并不怎么非比寻常。”

“这不是黑暗精灵在这个区域内的第一次活动了。”另一位说道。

他所提醒的事实及睿智的建议不容忽视。最近已有两队巡逻队报告发现怪物的死尸堆积在幽暗地域的地道中——而且种种迹象显示,非常可能是黑暗精灵所造成。

“而且,看,”他继续说道,并弯下腰拾起一个地精身上的腰袋。

他打开口袋,倒出里面的东西:一把金币和银币。“哪个黑暗精灵会这么毫无耐心,连眼前的战利品都不拿?”

“这确定是黑暗精灵所为吗?”克里格问道,虽然他自己丝毫不怀疑。“也许闯入我们地盘的另有其人。或者,可能是什么地精或半兽人之类的凑巧捡到了黑暗精灵的武器。”

黑暗精灵!好几个队员立即同时传递了他们的想法。

“那些伤痕非常俐落精准,”其中一人说道,“我从没见过地精能够使出这等刀法的。这么有效率的杀戮方式,非黑暗精灵莫属。”

克里格队长独自沿着通道走远了几步,在附近的岩石上搜索任何痕迹。地底侏德对石头的独到了解,是其他生物种类所不及的。

不过这些岩石上什么迹象也没有。这些地精是被武器所杀害,而非任何怪物的利爪;但它们也没被掠夺一空。屠杀集中在这个小空间内,显示这些地精甚至来不及逃跑。二十几只地精在短短的时间内被迅速解决,可见它们遭遇的黑暗精灵队伍也不小;但即使是一小队黑暗精灵,也不可能轻易放过地精身上的财物。

“队长,我们该怎么做?”一个队员在克里格身后发问。“继续向前探查报导中的矿脉,还是返回石城报告这场屠杀?”

克里格算是地底侏儒中见多识广,自认为对幽暗地域了若指掌的老辈了。他不喜欢这一团谜,可是他搔破了他的秀头也想不出什么道理。回城!他以心灵感应下达命令。没有一个队员有异议。地底侏儒通常尽其所能地避免与黑暗精灵正面交锋。

巡逻队立即变换成严密防御队形,向着布灵登石城启程。

在地道顶端高悬的钟rǔ石柱群隐蔽的阴影中,札克纳梵。杜垩登的缚灵尸凌空浮着,俯视地底侏儒的行进,并牢牢记住他们的路径。

石座上的史尼提克王身子前倾,神色凝重地思索着巡逻队长的报告。史尼提克王的顾问团围坐在他身旁,都抱着好奇而紧张的心情,因为这次的报告更证实了前两则有关黑暗精灵在城东地道中活动的消息。

“魔索布莱城为何要在我城的边界处挑衅?”当布里克报告完毕后,一位顾问询间道,“我们的眼线并没提及任何开战的意图。当然,如果魔索布莱城的执政议会做了什么惊人的决议,我们是绝不可能毫无所知的。”

“没错。”史尼提克王同意遵,并平息了顾问团中纷起的窃语。“容我提醒各位,我们尚无法确定这些屠杀的行凶者确实是黑暗精灵。”

“陛下,抱歉,不过……”克里格开口。

“没错,队长,”史尼提克王立即回应,并缓慢地挥手阻止任何反驳。“你对你的观察相当有把握,我也非常相信你的判断力。不过,除非确实发现任何黑暗精灵队伍,否则我不做任何预设。”

“所以我们只能同意,确实有危险人物侵入了我们的东方领域。”

另一位顾问插嘴说道。

“是的,”国王回答,“我们必须开始发掘真相。目前,先取消城东地道所有的探矿活动。”史尼提克王再次挥手平息四起的怨声。“我知道最近那里发现不少重要的矿脉——那迟早是我们的。不过依目前的情况,东、东北及东南区必须进入战争戒备状态,巡逻的人手加倍,巡逻范围要涵盖所有自布灵登石城行军三日内可达的区域。必须尽快解开这个谜团!”

“那,我们在卓尔城内的眼线呢?”一个顾问问道,“该跟他联络吗?”

史尼提克王举起双掌。“不要紧张,”他解释道,“我们会保持警觉,但是先不要打草惊蛇。”侏儒王不想让顾问团知道自己内心的担忧,事实上,他认为他们在魔索布莱城的眼线并不十分可靠。那些线民尽管很乐意以一些次要情报交换地底侏儒珍贵的宝石,但倘若魔索布莱城的势力打算对布灵登石城进行任何大规模侵略行动,他们毫无疑问会见风转舵,立即背弃地底侏儒。

“如果我们听到魔索布莱城任何风吹草动,”侏儒王继续说道,“或者发现任何证据证明入侵者确实是黑晴精灵,那么我们就立即加强我们的联络工作。在这之前,让巡逻队确实执行任务吧。”

史尼提克王随即解散了顾问团,他想在王座大厅中独处一会儿,思考这个坏消息。不到一周之前,他才听说了崔斯特疯狂攻击石化蜥蜴模拟物之事。布灵登石城的统治者最近实在听到太多有关黑暗精灵的“英勇事迹”了。

地底侏儒的巡逻队深入了城东的地道。即使他们一无所获地返回石城,还是觉得不太对劲,他们感到整个幽暗地域笼罩在一片异常的寂静中,连平常应有的微小騒动声都听不到。直至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地底佚儒受伤,但也没人因而想出城探矿。他们凭直觉明白,地道中有个邪恶的事物,它开起杀戒来是丝毫不眨眼,也从不手下留情。

一队巡逻队发现了崔斯特旧日的栖身之处,草林洞窟。史尼提克王获知一向和平的蕈人全族被歼灭,连蕈林也被摧毁的消息时,感到十分哀伤。然而尽管地底侏儒无休无止地巡视所有的地道,仍未能找到敌人的任何蛛丝马迹。他们坚信,这么隐密而残暴的杀戮绝对是黑暗精灵所为。

“而我们现在收容了一位黑暗精灵。”在每日的例行会议上,一位顾问提醒史尼提克王。

“他有惹出什么麻烦吗?”诛儒王问道。

“很少。”那位顾问回答,“而且荣勋探矿团长贝尔瓦。迪森格仍然维护他,让他住在自己家里,待他如客而非囚犯。迪森格荣勋团长伤退他家附近的任何守卫。”

“监视那位黑暗精灵,”史尼提克王思索了会儿下令道,“但要保持距离。如果就如迪森格团长所坚信的,他是友非敌,他就不该遭受这种无礼的侵犯。”

“那么,巡逻队呢?”另一位顾问发问。他是石城人口洞穴区的代表,那里居住的都是守卫。“我的士兵已经厌倦了,他们找不到任何战斗的痕迹,除了自己疲累的脚步声之外,没听到一点声响。”

“我们必须保持警觉,”史尼提克王提醒他,“如果黑暗精灵正在聚集……”

“他们没有,”这位顾问坚持道,“我们没发现任何营队,也没有任何扎营的痕迹。魔索布莱城的巡逻队,如果是的话,攻击完后便返回某个我们不得而知的栖地,也许可以用魔法加以定位吧。”

“倘若黑暗精灵确实打算进攻布灵登石城,”另一位提议,“他们会故意留下这么多踪迹吗?第一桩攻击事件,即克里格团长发现的地精大屠杀,是在一个星期之前;而草人灭族的悲剧,则是在更早之前发生。我从未听说黑暗精灵会在进行大规模攻击之前这么早便在敌人的城市附近漫游,还留下屠杀的痕迹。”

侏儒王也思索过同样的疑问。每当他一早醒来,发现布灵登石城仍完好无损,魔索布莱城进攻的威胁便显得更加遥远。但是,尽管顾问团的类似理由让他感到安心,他还是无法忘怀士兵在城东地道内发现的惨状。有个东西,可能是黑暗精灵,就在那里,大接近了,他不喜欢。

“我们就假设魔索布莱城这次并不打算对我们发起战争,”史尼提克发问:“那么,为什么黑暗精灵这么逼近我们的门口?为什么黑暗精灵在离家这么遥远的石城东方地道里徘徊不去!”

“扩张?”一位顾问提议。

“变节的入侵?”另一位发言。两种状况都不太可能。接着,第三位顾问小声地提出一个看法。这个意见太简单,以至于大家都忽略了。

“他在找东西?”

侏儒王把凹陷的下巴重重地理人两掌之间。这是最可能的解答,为什么他之前没有想到?

“但,找什么?”一位顾问发问,显然他也有同样的感觉。“黑暗精灵很少采矿,我必须说,他们也不是采矿的料;他们也不需要到这么远离魔索布莱城的地方找贵重的矿石。那么是什么东西让黑暗精灵到离市灵登石城这么近的地方找?”

“他们遗失的东西。”侏儒王回答。他一转念便想到最近才来加入他们的那位黑暗精灵。这也未免太巧合了。“或者是某个同伴。”

他补充道。其他人马上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也许我们该过情我们的精灵访客来参加会议?”

“不,”史尼提克王回答道,“不过,也许我们对这位崔斯特的监视还不够。传令给贝尔瓦。迪森格,那位黑暗精灵必须无时无刻着守着。还有,佛勃,”他对最近身的一名顾问说道,“既然我们已经确定黑暗精灵近期不会发动攻击,你赶紧联络上魔索布莱城内的眼线,让他们开始工作。要快。我不喜欢黑暗精灵在我们家的门口晃来晃去,这会破坏两族之间的和平关系。”

佛勃顾问,布灵登石城情报安全局的领导人,立即接下这一命令,尽管他并不喜欢。应索布莱城的情报代价可不便宜,而且常常看似事实,却是假情报。佛勃讨厌跟任何会跟他要阻的人事物打交道,而在他的黑名单中,黑暗精灵排名第一札克纳梵的缚灵尸看着又一队地底侏儒经过蜿蜒曲折的地底通道。生前为魔索布莱城首席或技长,所具备的战略智慧让这个不死怪物在过去几天内克制住自己拔剑的冲动。它并不真的明白地底侏儒巡逻队数目增加的意义,但它感到如果它攻击巡逻队,会让自己的任务增添很大的风险。至少,如果攻击这么有组织的敌人,警钟马上就会响彻这整个区域,就可能会惊动崔斯特。

同样!缚灵尸也抑制了屠杀其他生物的冲动,特意避免和这一地区的任何居民起冲突,以致于地底林儒的巡逻队在过去几天以来没有任何新发现。玛烈丝主母的邪恶会追踪和克纳梵的一举一动,无情地敲打着它的脑子,催逼它快点进行血腥复仇。札克纳梵每一次屠杀,都会暂时满足那隐潜的意图。但是,不死怪物的战略自觉压过了残暴的呼唤。札克纳梵残存的一点理性火花让它明白,唯有崔斯特。杜垩登也踏上长眠之路,它才有可能重返死亡的安宁。

缚灵尸看着地底殊儒的巡逻队不断经过,它的创始终没有出鞘。

又一队疲倦的地底诛儒向西前进,打算回城。一线灵光闪过缚灵的的意识。如果这些地底株儒这么显眼,那么崔斯特。杜垩登也应该会碰到他们。

这次,札克纳梵没让地底林儒离开自己的视野。在洞穴顶漫布的钟rǔ石柱遮蔽下,它保持一定的距离,跟着巡逻队行进。布灵登石城的名字在它隐微的意识中浮现,是它往日生活的记忆。

“布灵登石城。”缚灵尸试着发出声来,这是这具受马烈丝空母操控的十死怪物说出的第一个词。然而它只能发出无法辨识的咆哮声。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