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10章 贝尔瓦的罪愆

作者:r·a·萨尔瓦多

这几天以来,崔斯特总是跟赛迪格及其他新朋友一道出门。这些年轻的地底侏儒在贝尔瓦的指示下,都从事比较安静的游戏,也不再强迫崔斯特表演他在荒野中激战的刺激场面。

起初几次,贝尔瓦都在门口看着崔斯特。他并非不信任崔斯特,但他知道这位黑暗精灵受过什么煎熬,现在又面临着怎样的考验。

过去那种野蛮而残酷的生活方式是不会这么轻易地消逝无踪的。

不过,贝尔瓦和其他暗中观察着崔斯特的人很快就明白,他们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崔斯特已经安定下来,他对布灵登石城的地底侏儒一点威胁也没有。即使是整日为城外的不寻常事件所苦的史尼提克王,也逐渐承认崔斯特的善意。

“你有位访客。”一大早上,贝尔瓦对崔斯特说。崔斯特随着采矿团长走向门口,心想赛迪格今天来早了些。当老侏德打开大门时,崔斯特简且不敢相信自所见。门口站着的不是任何地底侏儒——而是只黑色的大型猫科动物!

“关海法!”崔斯特大叫,身子向下蹲,用力拖住黑豹。关海法用它的大脚掌亲昵地拍着他,让他激动得不知所措。

当崔斯特终于放开环抱关海法的双手,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继续和黑豹“叙旧”时,贝尔瓦走向他,把那个玛瑙雕像交给他。“负责检查雕像的顾问很遗憾要和它分开,”贝尔瓦说,“可是最重要的是,关海法是你的朋友。”

崔斯特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其实就算关海法不归还他,布灵登石城的居民对他已经太好,超出他自认所应得的。而现在他们又将玛瑙雕像还给他,可见他们对他有多么信任。他对此感动得无以复加。

“你有空时可以回到中央大厅,就是你刚来时被拘留的地方,”贝尔瓦继续说,“去领回你的武器与护甲。”

崔斯特感到有点迟疑,他记起石化蜥蜴模拟物事故。如果那天他全副武装,又会闯出多大的祸端呢?如果他当时手里持的不是木棍而是双刀?

“我们会把它们收好,保护它们的安全,”贝尔瓦仿佛了解他的担忧,说道。“一旦你需要,你可以随时取用。”

“我欠你一份情,”崔斯特回答道,“也欠全布灵登石城一份情。”

“我们不把友情当成人情看待。”探矿团长眨眨眼。他转身进入内室,留下两个久未相逢的老友好好叙旧。

那天,崔斯特带着关海法加入玩伴,赛迪格和这位新伙件可是玩得兴高采烈。看着大猫和侏儒们嬉闹成一片,崔斯特不禁想起十年前那个悲惨的日子,关海法在玛索吉的唆使下追杀贝尔瓦逃亡的队员的情景。很显然关海法已将那段残酷的回忆抛诸脑后了,它整天和那些地底侏儒们嬉戏作乐。

崔斯特但愿自己也能这么轻易驱散过去的错误。

“荣勋探矿团团长。”几天之后,当贝尔瓦和崔斯特正在享用早餐时,有人在门口招呼。贝尔瓦静止下来,一动也不动地坐着。崔斯特没有忽视老侏儒棱角分明的大胜上掠过一丝阴暗的愁云。崔斯特十分了解这位地底侏儒,当贝尔瓦长长的鹰勾界一扬,毫无疑问是泄漏了他的痛苦。

“国王重新开放了往东的通道,”声音继续说道,“听说距离一天的行程之处有丰厚的矿脉。我们能有这个荣幸恭请贝尔瓦。迪森格担任我们的向导吗?”

崔斯特脸上露出期盼的笑容,但并非因为他想出去冒险,而是因为他注意到在这个开放的斯涅布力社会中,贝尔瓦却像个隐士闭居于外。

“那是布瑞克探矿队长,”贝尔瓦冷冷地对崔斯特解释道,毫不理会他溢于言表的兴奋之情。“有些探矿队长在每次出团探查之前,都会来请我加入。他是其中之一。”

“可是你从来没答应。”崔斯特回答道。

贝尔瓦耸耸肩。“只是礼貌上的邀请罢了,不当真的。”他的鼻子抽动着,上下排的大门牙磨得吱吱作响。

“因为你不够格加入他们的队伍?”崔斯特挖苦道。至少,他相信他发现老侏儒挫折的根源了。

同样,贝尔瓦只是耸耸肩。

崔斯特沉下脸。“我看过你用那双秘银制的双手工作的样子,”

他说,“你的表现根本不比任何人逊色,事实上,甚至更好!你打算这么快放弃自己,当个真正的残废吗?”

贝尔瓦把锤子手重重地往桌上一锺,把桌面从中震裂成两半。

“我切割石块比大多数人都要快得多!”探矿团长怒吼道,“万一哪个怪物胆敢袭击……”他举起尖锄手狠狠地一挥,崔斯特毫不怀疑这位身材粗壮的地底林儒不能善加发挥他那两把工具的效能。

“祝您愉快,荣勋探矿团团长卢门外传来最后的问候。”一如往常,我们尊重您的决定;不过我们同样对您的缺席感到难过。“

崔斯特好奇地凝视着贝尔瓦。“那,为什么?”他终于问道:“如果你和所有人一样强,包括你自己在内,为什么你一直躲在这里?我知道地底侏儒对探矿活动相当热爱,但是你一点都不感兴趣。你也从来不提起你的冒险故事。是因为我在这里,所以你被拴住了吗?你必须待在这里看着我?”

“不!”贝尔瓦回答,他的声音在屋内隆隆作响,在崔斯特敏锐的耳内回荡不去。“黑暗精灵,你已获准取回你自己的武器,别怀疑我们的信任。”

“但是……”崔斯特想辩驳,但随即住口,他摔然明白了老侏儒隐居的真正原因。“那场战斗。”他带着十分的歉意轻轻地说,“十多年前那个邪恶的一天。”

贝尔瓦的鼻子深深地抽了口气,然后他快速地转过身去。

“你把族人的惨死怪罪到自己身上,”崔斯特继续说着,声音随着他对自己推理的信心已渐增而增强。然而,黑暗精灵对自己仿想法还不怎么肯定。

但是当贝尔瓦转向他时,泪水在探矿团长的眼眶里打转。崔斯特说到他真正的痛处了。

崔斯特搔着自己浓密的白发,不知如何面对贝尔瓦的难题。他自己曾经率领黑暗精灵巡逻队与地底侏儒的探矿队对战,他知道这一切伤亡绝不能归咎于任何一位地底侏儒。可是,他要怎么解释才能让贝尔瓦明白?

“我记得那一天,命运之日,”崔斯特犹豫地开口说道,“一切仍历历在目,就好像那一天冻结在我的脑海里,从未模糊消散。”

“对我而言也是这样。”探矿团长低声道。

崔斯特点点头。“然而,我同样也发现,紧缠着我的罪恶感也缠着你不放。”

贝尔瓦好奇地看着他,看来并不十分了解。

“率领黑暗精灵巡逻队的是我,”崔斯特解释,“我发现你的队伍,一厢情愿地把你们视为企图袭击魔索布莱城的掠夺者。”

“就算不是你,也会有别的精灵带队。”贝尔瓦回答。

“可是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率领巡逻队,”崔斯特说。“外面——”他凝视着门口,“那片荒野我了若指掌,那是我的地盘。”

贝尔瓦专心聆听着,正如崔斯特所愿。

“而,击败土元素的也是我,”崔斯特继续以平实而非炫耀的口吻叙述,“如果没有我,那场战斗其实是势均力敌,很可能会有更多地底侏儒生还。”

贝尔瓦忍不住微笑。崔斯特的话并不假,他的确是黑暗精灵胜利的关键所在。但是他也知道,崔斯特的确是在尽其所能地想卸除他的罪恶感。

“我不懂你怎么能如此自责?”崔斯特现在露出微笑,想借着开玩笑缓和一下严肃的气氛:“有崔斯特。杜垩登率领黑暗精灵的巡逻队伍,你永远没有机会。”

“我的石头!这可不是拿来说笑的好题材!”贝尔瓦回答,带着咯咯的笑声。

“我同意,”崔斯特的声调突然转为严肃,“不过,开个玩笑让悲剧化为乌有,并不比为了一桩毫无过失可言的事故而一直深陷于莫须有的罪恶感中更荒唐。喔,并不是毫无过失,”崔斯特迅速更正道,“这整件事故应该由魔索布莱城的居民来承担!是黑暗精灵的生活方式造成这桩悲剧,是他们的的邪恶日复一日地毁了你那些和平无争的探矿队员!”

“该为整个探矿队伍负责的是队长,”贝尔瓦驳回,“只有探矿队长有权力召集队伍。因此他也必须对他的决定负责。”

“是你决定带队到靠近魔索布莱城之处吗?”崔斯特问道。

“是的。”

“真的是出于你自己的决定吗?”崔斯特逼问。他相信,以他对地底株儒行为方式的了解,几乎所有重要的决策都是以民主方式达成的。“如果当时没有贝尔瓦。迪森格的命令,探矿队就一定不会进入那个区域吗?”

“我们都知道那是个大发现,”贝尔瓦解释道,“是一处丰富的矿脉。顾问会议上决定要冒险进入最接近魔索布莱城的地区。而我率领受此委命的探矿队。”

“所以就算不是你,也会有别的地底侏儒带队。”崔斯特模仿贝尔瓦先前的话,单刀直入地说。

“探矿队长必须对他的——”贝尔瓦开口,但避开了崔斯特的注视。

“他们并没责怪你,”崔斯特随着贝尔瓦空洞的眼神望向召门,“他们尊敬你,照顾你。”

“他们可怜我!”贝尔瓦大吼。

“你要他们可怜吗?”崔斯特吼回去,“你比他们差吗?你是没用的残废吗?”

“我从来不是!”

“那就跟他们一起去,”崔斯特对他叫道,“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可怜你!我相信他们才不会这么想,不过,万一你的假设成真,你的族人真的可怜他们的‘荣勋探矿团长’,那就向他们证明你的实力,向他们展现真正的贝尔瓦。迪森格!可是如果你的同伴并不可怜你,也不责怪你,那就丢掉你背上无谓的负担!”

贝尔瓦凝视了他的朋友好一阵子,没有回答。

“所有跟随你的探矿队员都知道接近魔索布莱城是多么大的冒险,”崔斯特露出一抹笑容提醒他道:“不过,包括你在内,没有任何人知道你们将要对对付的黑暗精灵是由崔斯特。杜垩登率领的!如果你早知道的话,你一定宁愿待在家里。”

“我的石头。”贝尔瓦咕哝着。他不可置信地摇摇头,不仅是为了崔斯特的玩笑,也因为悲剧发生十多年来,他竟然第一次感到好过些。他从桌边站起来,对崔斯特咧嘴一笑,便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你要去哪里?”崔斯特问道。

“休息。”探矿团长回答道。“今天发生的事把我累坏了。”

“探矿队快要出发了!”

贝尔瓦转身向崔斯特技以怀疑的眼光。这个黑暗精灵真的期望贝尔瓦马上抛开多年来的罪恶感,快快乐乐、无拘无束地随着探矿队去探险?

“我还以为贝尔瓦。迪森格比别人勇敢。”崔斯特说。一抹怒容掠过探矿团长的方脸,看起来他是真的生气了。崔斯特知道自己找到了贝尔瓦自怜武装的弱点。

“你敢再说一次!”贝尔瓦扭曲着脸咆哮道。

“对一个懦夫,有什么好怕的。”崔斯特回嘴。地底侏儒大步逼近,结实的胸腔剧烈地起伏。

“如果你不喜欢这个称呼,那就用行动证明你不是!”崔斯特直视着诛儒吼道。“加入探矿队,让他们看看真正的贝尔瓦。迪森格!你自己去证实!”

贝尔瓦把秘银制的双手重重地互去。“出去!拿你的武器来!”

他命令道。崔斯特迟疑不前。贝尔瓦是在挑战吗?他试图帮他解脱罪恶感的作法太过火了吗?

“崔斯特。杜垩登,去拿武器!”贝尔瓦再次吼道,“如果要我加入探矿队,你也得去!”

崔斯特高兴地跳起来,用瘦长的双手紧紧抱住地底侏儒的头,把额头抵在对方的前额上。两人交会的眼神充满深深的敬意与情谊。

接着,崔斯特一跃而起,飞奔至中央大厅领取他的双刃、魔法斗蓬和打造精良的锁子甲。

贝尔瓦只是站着,用他的秘银手搔搔头,一胜无法实信地望着崔斯特兴冲冲的背影。

这将会是趟有趣的旅行。

布瑞克队长欣然接受了贝尔瓦与崔斯特,不过他趁崔斯特不注意时,对贝尔瓦使了个好奇的眼神。但即使是心有疑惑的队长也无法否认,在幽暗地域探险时有个黑暗精灵的队友将大有助益;更何况,最近在城东通道内有黑暗精灵行动的传言已被证实为真。

然而,巡逻队派出的侦察员并未在该地区发现任何行动或屠杀的痕迹。丰富矿脉的传说一点也不夸张,二十五个探矿队员迫不及待地投入了采矿工作,崔斯特从未见过这么兴致高昂的探矿队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贝尔瓦的罪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