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12章 荒野、荒野、荒野

作者:r·a·萨尔瓦多

“你处理好了吗?”崔斯特询问刚回到他身边的贝尔瓦,他们正在一条蜿蜒的小地道里。

“火坑已经挖好了,”贝尔瓦得意地拍拍手,但小心翼翼避免发出太大的声响。“而且我故意在角落里弄了一张皱皱的铺盖,用靴子跟在石头上刮出痕迹,把你的项链丢在很显眼的地方。我甚至还留了几个银币在毯子下反正我一时也用不到了。”虽然贝尔瓦轻描淡写,还吃吃地笑了一下,崔斯特心知他并不怎么舍得那些财物。

“做得好。”崔斯特赞赏道,想驱除他的心痛。

“那你呢,黑暗精灵?”贝尔瓦问道,“你听到或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也没有。”崔斯特回答。他指指一条叉道,“我让关海法到较远处巡逻,一旦有人靠近,我们立刻会知道。”

贝尔瓦点头。“好计谋,”他说,“在离布灵登石城这么远的地方扎假营,以免你那麻烦的母亲靠近我们的家园。”

“或许还能让我家人以为我打算在那里久居。”崔斯特满怀希望地补充道。“你觉得我们走哪条路比较好?”

“都差不多。”贝尔瓦摊摊双手,“除了我们的城市之外,这附近没别的城了,至少在我知识范围内,没有。”

“那么,往西好了。”崔斯特提议,“往布灵登石城西边的地域走,可以远离魔索布莱城。”

“看来是个好主意。”荣勋团长同意道。他闭上双眼,调整思绪以感受岩石的能量。地底侏儒和幽暗地域里的其他种族一样,能够感应岩石磁力的变异以辨识方向,就像地表居民借着阳光辨识方位一样精确。过了一会儿,贝尔瓦点点头,指着一条适合的地道。

“向西走,”贝尔瓦说,“要快点。你和你母亲之间的距离越远,我们就会越安全。”他停下来打量崔斯特好一阵子,不知道下个问题会不会过于刺激他的新朋友。

“怎么了?”崔斯特注意到他的忧虑。

贝尔瓦决定冒险,也许可以探探他们俩的情谊究竟有多深厚。

“当你一知道自己是城东地道里黑暗精灵的目标时,”贝尔瓦直截了当地问道:“你的膝盖似乎在发抖,你知道我的意思。黑暗精灵,他们是你的家人,难道他们这么恐怖吗?”

崔斯特轻轻一笑,化解了贝尔瓦的紧张,他的问题不算蝓越。

“来,”崔斯特看着巡逻回来的关海法。“如果扎营的诡计完成了,那就启程前往我们的新生活吧。路很长,够我述说关于我的家庭与家人的故事了。”

“等一下。”贝尔瓦说,他从袋子里掏出一个小盒子。“史尼提克王的礼物。”他打开盒盖,取出一个闪亮的胸针,霎时,整个区域都沐浴在它宁静的光辉之下。

崔斯特惊讶地凝视着荣勋团长。“它会让你成为显眼的靶子!”黑暗精灵警告道。

贝尔瓦纠正他,“是‘我们’。”但他露出淘气的笑容:“不过,不要担心,黑暗精灵,这光不但不会吸引敌人!反而会让敌人远离我们。我可不太喜欢在这到处是悬崖陡壁的地方摸索!”

“光辉能维持多久?”崔斯特问道,贝尔瓦从他的声调听出,他倒希望这光最好尽快消逝。

“这个魔法是永久的,”贝尔瓦咧嘴笑道,“除非有法师或牧师用法术解除。没什么好担心的,幽暗地域里有哪个生物喜欢靠近光明?”

崔斯特耸耸肩,决定信任经验丰富的荣勋团长。“好吧。”他无奈地甩了甩白发,“那我们上路吧。”

“上路,讲故事。”贝尔瓦回答。他迈着粗短的双腿,跟上黑暗精灵细长而优雅的步伐。

他们走了许多小时,停下来用一顿餐,再继续前进。有时,贝尔瓦使用魔法胸针;有时他们就在黑暗中行走,使用与否完全依行经地区的危险程度而定。关海法经常在附近绕,但他们很少见到它。它非常投入这项巡逻看守的职务。

一周以来,他们只在非常疲累或饥饿时才稍事休息,希望尽快远离布灵登石城和那些追猎者,离得越远越好。又过了整整一周,他们才踏入贝尔瓦完全陌生的领域。贝尔瓦担任探矿团长将近五十年,他所带领的探矿团可算是最深入幽暗地域的队伍了。

“这里我知道,”每当他们进入一个洞窟,贝尔瓦总会说道。“我们挖了一车铁石。”他总是这么说,有时是一车秘银,或崔斯特从未听过的种种矿石。而,尽管荣勋团长讲的每个探矿故事总是发展成同样的问题:地底作儒有多少种挖矿石的方法?每一次崔斯特还是听得津津有味,沉浸在贝尔瓦的一言一辞中。

他知道说故事的另一种方式。

轮到他讲故事时,他总是叙述他在魔索布莱城学院里的探险,以及他和札克纳梵相处、他在训练场受训的那段快乐回忆。他为贝尔瓦表演“双段下刺击”招式,以及他如何发展出格挡攻击的招式,让他的导师大吃一惊也尝到苦头。崔斯特也展示黑暗精灵默语中的复杂手势与精细表情的组合,他还考虑传授给贝尔瓦。地底侏儒当场爆出一阵大笑。他怀疑地看着崔斯特,并举起双手:一端是极,一端是鹤嘴锹,几乎不可能比划出恰当的手势。不过他还是很感谢崔斯特的心意。这件事情的荒谬性让他们俩一起笑个不停。

关海法和地底侏儒在旅行的前几周内也成了好朋友。有时候,贝尔瓦会躲在黑豹六百磅重的身体下小睡片刻,他虽睡得沉,但只要轻戳他的腿,他马上就醒来。贝尔瓦总会一边喃喃地抱怨着,一边用裙子手敲敲关海法的臀部一日后演变成他们俩之间的游戏。贝尔瓦一点也不介意黑豹这么亲近,事实上,有关海法在,反而让他较好入睡一对幽暗地域的旅行者而言,睡眠一向都是危机四伏。

“你懂吗?”一天,崔斯特对关海法耳语道。在另一头,贝尔瓦又开始小题了,他直直地躺在岩石上,拿一块小石头枕着他的头。崔斯特打量那小小的身躯,不可思议地摇摇头。他甚至觉得地底侏德可能跟上地太过亲近了。

“去抓他。”他命令黑豹。

关海法笨重地走过去,出其不意地趴在地底侏儒的腿上。崔斯特赶紧躲到一旁的洞口窥看。

不到几分钟,贝尔瓦咆哮着醒来。“石头在上!”地底侏德低吼:“你干嘛老是把我当床睡,而不好好地趴在我身边?”关海法低哼了一声,挪了哪身子。

“石头在上!臭猫!”贝尔瓦又咒骂了一声。他用力扭动脚趾,试着让血液循环畅通,但双脚已开始感到麻痛。“走开!”他以一只手时撑起上半身,并用担子手推着黑豹的身体。

关海法在贝尔瓦拍打它之前一跃而起,飞快地跑开。但正当地底保儒伸展四肢时,它又跑回来跳到贝尔瓦身上,用它庞大的身躯把他整个理起来,压乎在石上。

一阵挣扎之后,贝尔瓦好容易才把头挣脱出关海法厚实的胸膛。

“起来!走开!不然就有你好受的!”地底侏懦咆哮道,但显然毫无效果。关海法只是稍微掷了挪身体,调整成更舒服的姿势。

“黑暗精灵!”贝尔瓦用尽浑身气力大叫道,“把你的大猫赴开!

黑暗精灵!“

“嗨!”崔斯特应声道,并从地道入口处跃进来,装得好像他刚才回来似的。“你们俩又玩在一起了?我才在想,我站响的时间快结束了。”

“你的时间早过了。”黑豹又动了一动,贝尔瓦现在连脸都被埋在它的黑色毛皮底下,他的声音模糊不清。不过,崔斯特还是看到了保儒的鹰勾鼻愤怒地坡成一团。

“喔,没关系,”崔斯特说,“我还不累,我也不想打扰你们的玩兴。我看你们玩得挺高兴。”他走过去赞赏地拍拍关海法的头,离开时对它眨一眨眼。

“黑暗精灵!”贝尔瓦在崔斯特身后大喊,他头也不回,只当没听见;关海法在崔斯特的鼓励与祝福之下,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崔斯特蹲伏着身体,悄然无声地等候眼睛从红外光视线转变成正常视线。甚至在视力完全转变之前,他就已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前方的一条低矮的天然拱门下,出现了一点红光。他静止不动,决定等贝尔瓦到达后再过去侦测。没多久,贝尔瓦戴着魔法胸针出现了。

“把光收起来。”崔斯特低声吩咐。胸针的光辉消失了。

贝尔瓦蹑手蹑足地靠近崔斯特,他也看到拱门下闪耀的红光,明白了崔斯特的警告。“你能召唤黑豹吗?”他悄悄地问道。

崔斯特摇摇头。“召唤是有时间限制的,在这个物质界行动会耗损关海法的精力,它需要休息。”

“我们沿原路回去,再找别的通道走。”贝尔瓦建议道。

“五哩路。”崔斯特估算他们来时沿着那条地道所走的路程,“太长了。”

“那就往前看看吧。”荣勋团长说道,随即开始行动。崔斯特喜欢他这种直接的态度,遂马上跟在他身后。

崔斯特得蹲得更低才能通过那道矮拱门。他们发现拱门后是个宽广的洞窟,洞顶高不可及。洞窟的地面及墙壁覆盖了一层厚厚的苔状物,红光就是这层物质所发出的。崔斯特立即困惑不解地停住脚步,贝尔瓦对这种物质却了若指掌。

“血苔!”地底侏儒冲口而出,随即咯咯地笑了几声。他转头看到崔斯特没什么反应,便解释道:“黑暗精灵,这是种危险的苔藓类。

我有几十年没看过这东西了。你知道,这可是很罕见的。“

崔斯特甩甩双臂,耸耸肩膀,仍然一睑迷惑。他正要迈步向前走,贝尔瓦的锹形手勾住他的手臂,阻止他前进。

“血苔。”荣勋团长加重语气又说了一遍,“石头在上,黑暗精灵,你这几年是怎么活的?”

贝尔瓦转身用锹形手猛力向拱门上一敲,敲下一小块石头。他用锹形手的手端把石头铲起来丢向洞里。石头砰的一声击中了那片发红光的苔薛,一阵红色的孢子云瞬间喷向空中。

“你看,”贝尔瓦解释道,“吸入那些孢子就会让你呛到死!如果你想从这儿经过,脚步得放轻点,勇敢的傻小子!”

崔斯特授授那头蓬乱的白发,思考这窘境。他一点也不想走五哩路回到这条地道的起点,但更不想在这片红色的死亡威胁下牛步前进。他在拱门下立直身子四处张望,看看是否有其他出路。几块石头突起于苔状物中,后面则是一条干净的、没被红苔覆盖的小路,大约十尺宽,穿过地面的裂隙向前笔直延伸。

“我们过得去,”他对贝尔瓦说。“那边有一条干净的路。”

“在血苔生长的地方附近总会有的。”贝尔瓦低声说道。

崔斯特听出地底侏儒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他一面问,一面敏捷地跳上第一块突起的石头。

“有只食苔虫在附近,”贝尔瓦解释,“或者刚刚经过。”

“食苔虫?”崔斯特一听,随即谨慎地跳回贝尔瓦身边。

“一种巨大的毛虫。”贝尔瓦说,“它特别爱吃血苔,也是唯一不怕那些红色孢子云的生物。”

“多大?”

“那条小路有多宽?”贝尔瓦问道。

“大概十尺吧。”崔斯特跳回第一块石头上再度好看。

贝尔瓦想了一想。“可能是一只大的虫,最多是两只造成的。”

崔斯特再次跳下来站在贝尔瓦身边,小心地往他身后者。“大的毛虫。”他说道。“不过它的嘴很小。”贝尔瓦补充说明道、“食苔虫只吃苔藓和霉菌,还有血苔,如果它们找得到的话。一般说来算是相当温和的生物。”

崔斯特第三次跳上石头。“在我出发前,还有什么事情是我该知道的?”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恼怒。

贝尔瓦摇摇头。

崔斯特带头跳着石头前进,不久,他们就站在那条十尺宽的路面中央了。这条“虫路”横贯洞穴,两端尽头处各接着一条通道。崔斯特指指两端,不知道贝尔瓦会选择哪一边。

地底侏儒迈步向左走,但随即停下来凝视着前方。崔斯特明白贝尔瓦为何迟疑不前,他也感觉到脚下地面的震动。

“食苔虫,”贝尔瓦说,“朋友,静静站着看,这可是一大奇观!”

崔斯特咧嘴一笑,蹲低身子等着欣赏奇景。当他听到背后传来一阵脚步声时,他开始怀疑事情有点不对劲。

“在哪里……”他转过头去,看到贝尔瓦正全速往另一头出口冲去。

同时,从他刚才凝视的方向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隆声,就像是整个洞穴坍方了一样。崔斯特将口边的话吞下去。

“真是奇观,”他听到贝尔瓦喊道。当食苔虫出现在他眼前时,他不得不承认地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荒野、荒野、荒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