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14章 喀拉卡

作者:r·a·萨尔瓦多

弯刀缓缓从恐爪怪脖子上移开。

“我不是……外表……这个样子……”怪物吃力地解释道。它每多说出一个字,就似乎对语言多一分熟练。“我是……岩精。”

“岩精?”贝尔瓦来到崔斯特身边,不可置信地瞪着怪物。“就岩精而言,你有点儿过于巨大。”

崔斯特转头望向贝尔瓦,一睑迷惑。他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字眼。

“岩石之子,”贝尔瓦向他解释道,“一种奇怪的小生物,就像石头一样坚硬,而且活着就是为了成为岩石。”

“听起来跟地底侏儒很像。”崔斯特回答道。

贝尔瓦停顿了一下,思索这句话的含意究竟是褒是贬;但是他实在分辨不出来。他语气谨慎地继续说道:“岩精实在不多见,而这么巨大的岩精更是闻所未闻!”他向恐爪怪投以怀疑的眼光,接着向崔斯特施了一个眼神,后者随即将双刀准备就绪。

“没——没有岩精……了。”怪物颓然说道,然后把头往后一仰,故意将脖子与胸部甲壳之间的裂隙扯开,准备就死。

“你不记得你的名字?”崔斯特问道,他并不急于结束怪物的生命。

恐爪怪既不动也不回答。崔斯特看着贝尔瓦寻求建议,然而地底侏儒只能无助地耸耸肩。

“到底是怎么回事?”崔斯特逼问怪物。“你必须告诉我。”

“弗——弗法——”怪物挣扎着回答,“法——法师。恶——法——法师。”

崔斯特来自一个将魔法力量肆无忌惮利用的环境,他逐渐明白眼前的事实,并有意相信怪物的话。“一个法师改变了你?”他一面问,一面已经猜到了答案。他与贝尔瓦彼此对垒一眼,两人脸上尽是惊讶的神情。“我听过这类咒语。”

“我也听过。”贝尔瓦应声,“石头在上,黑暗精灵,我见过布灵登石城的法师施过类似法术,那是因为我们需要渗透入…”地底林德突然住四,记起他眼前这位精灵的阶级。

“魔索布莱城。”崔斯特替他说完,附带一阵轻笑。

贝尔瓦有点尴尬地清清喉咙,转向怪物说道,“所以你曾经是个岩精,”他想听到清楚而完整的解释。“而有个法师把你变成恐爪怪。”

“对。”怪物答道:“没有岩精了。”

“你的同住呢?”地底林懦问道,“如果我所知无误,岩精通常不单独行动。”

“都——都——死了,”怪物说,“恶法——法师。”

“是人类法师吗?”崔斯特提示。

怪物的头部兴奋地上下点着。“对,是一人一人类。”

“然后那个法师把你变成恐爪怪,让你独自受苦?”贝尔瓦接着说道。他和黑暗精灵意味深长地互望了一眼,精灵退后跳下地面,让恐爪怪得以起身。

“我但但愿你施——施杀了我。”怪物坐起来说道。它嫌恶地看着自己钩爪状的手,“我……身上的石一石头……石头……都不见了。”

贝尔瓦举起双臂。“我以前也是这么以为。”他说,“你还活着,而且你也不再是孤单一人了。跟我们一起到湖边去,我们可以多聊聊。”

恐爪怪接受了贝尔瓦的提议,开始费力地移动,将自己四分之一吨重的庞大身躯撑离地面。在坚硬外壳的碰拉摩擦声中,贝尔瓦谨慎地对崔斯特低声说道:“你的双刀还是要随时待命。”

恐爪怪终于站起身来,就像一座巨塔般耸立在精灵和侏儒面前。

对于贝尔瓦的想法,崔斯特毫无异议。

恐爪怪花了好几小时将自己的遭遇向新结识的两位朋友重述一番。故事本身相当出人意料;而恐爪怪重新适应、掌握语言的速率也同样令他们惊异不止。这件事实,加上怪物对原本一生都以神圣的敬畏心敲打岩石,挖掘岩石的生存经历做了相当详细的描述,在在更让崔斯特和贝尔瓦对它的骇人遭遇深信不已。

“能够一重一重新说话,感觉真好,虽然不是我自己的语言。”过了一会儿,怪物说道。“我好像有点回复成过去的自一自己。”

相似的经历记忆犹新,崔斯特轻易就明白它的感受。

“你变成这样有多久了?”贝尔瓦问道。

怪物耸耸肩,它巨大的胸部和肩膀发出喀擦喀擦的噪音。“好几个星期,也许几个退一月,”它说。“我不记得了,时间西一消一消失了。”

崔斯特把脸埋入双手中,重重地叹了口气。他完全体会到它的痛苦,深深感到同情。他在荒野中独自求生的那段岁月里,也经历到同样的迷失与孤寂;他亦明白这种命运的严酷真相。贝尔瓦用锹形手轻拍他伙伴的肩膀。

“那,你要往哪里去?”地底保儒问恐爪怪。“或者,你从哪里来?”

“追缉那个……弗一法一法师。”它回答,无助地费力吐出最后一个字,仿佛只是提起那个邪恶法师,就令它遭受无比的痛楚。“可是有太多东西失一失去了。假使我还是石一岩精,我就能毫一毫不费力地找到他,石头会告诉我细线索。可是我现在已经不能跟石头讲话了。”怪物站起身来,“我得走了。”它决然地说。“跟我在一起,你们会不安全的。”

“你该留下来。”崔斯特突然说道。他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可违抗的坚定。

“我不……不能控制。”恐爪怪想要解释。

“你不必担心,”贝尔瓦说道,指指他们住处所在的崖壁。“我们住在那上头,洞口太小,你根本进不去。你必须在这湖边休息,直到我们一起商量出最恰当的行动方向。”

恐爪怪已经精疲力竭,地底侏儒的建议听起来也相当合理,于是它又一屁股坐下来,把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给编起来。崔斯特和贝尔瓦一起离开,不时回头看看他们这位奇特的新朋友。

“喀拉卡。”贝尔瓦摔然说道,他身边的崔斯特停下脚步。努力蜷着身子的恐爪怪不解地看着贝尔瓦,但它知道地底什儒是对着它说话的。

“如果你不反对,我们就这么叫你了。”贝尔瓦向恐爪怪和崔斯特解说:“喀拉卡!”

“很合适的名字。”崔斯特说道。

“是个好一好名字。”恐爪怪也回应道,但它仍暗暗希望能回想起自己旧日的岩精名。那个名字在它心中像个巨大的石头在斜道上来回滚动般不停地隆隆作响,每个祈祷的音节都轰鸣在耳。

“我们该把门拓宽,”回到洞内后,崔斯特对贝尔瓦说道。“这样喀拉卡就可以进来休息了,这样对他也比较安全。”

“不行,黑暗精灵,”贝尔瓦否决,“这绝对行不得。”

“他在湖边不安全,”崔斯特辩驳道,“怪物会找上他。”

“他很安全!”贝尔瓦嗤之以鼻。“有哪只怪物会笨到主动袭击恐爪怪?”贝尔瓦明白崔斯特的忧虑,但他也很清楚崔斯特的建议会有何危险。“我见过这类咒语,”他继续阴郁地说,“称为变形术,身体上的改变很快,但心灵上的改变比较慢。”

“你说什么?”崔斯特的声音透着不安。

“喀拉卡现在还是岩精,”贝尔瓦回答,“只有身体变成恐爪怪;但我担心,不久之后他就不再是岩精了。他会完全变成恐爪怪,从里到外,从心智到外表。到时不管我们再怎么友善,喀拉卡都只会把我们当成猎物。”

崔斯特想争辩,但贝尔瓦以一句冷静的问话制止了他。“黑暗精灵,你会高兴必须杀了他吗?”

崔斯特转开头。“他的遭遇对我是那么熟悉。”

“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贝尔瓦回答。

“我也曾经迷失。”崔斯特提醒道。

“那是你自己认为的,”贝尔瓦回答,“可是,朋友,崔斯特。杜垩登的本质仍然在你身上。你之所以成为那样,是环境迫使,不得不然;这跟喀拉卡完全不同。他不仅是形体上变化,连本质都会变为恐爪怪,他的想法会变成恐爪怪的想法,石头在上,而且再也不会回报你对他的恩情,你对他而言跟其他生物没两样。”

崔斯特不服贝尔瓦直率的想法,但又无从反驳。他转身进入左手边自己的卧室,跳上吊床。

“祝福你,崔斯特。杜垩登。”贝尔瓦看着黑暗精灵沉重哀伤的背影,低声地喃喃说道。“也祝福我们苦难的岩精朋友。”他回到自己的卧室,爬上吊床。尽管他对整个情况感到不寒而栗,但还是坚守自己冷静的想法。贝尔瓦明白崔斯特对不幸的岩精人同病相怜,然而一旦喀拉卡完全失去自我之后,这种同情心会要了他们的命。

午夜时分,贝尔瓦从睡梦中惊醒,发现激动的崔斯特在摇着他。

“俄们必须帮他。“崔斯特坚定地低声说道。

贝尔瓦用手臂指指股,让自己回过神来。他睡得并不好,整晚都梦见他以惊人的声量大喊:“毕弗瑞普!”接着给了他的新朋友致命的一击。

“我们必须帮助他!”崔斯特又说了一遍,语气更为坚定。贝尔瓦从精灵惊怀的面容看出他整晚没睡。

“我不是法师,”地底侏儒答道:“你也不一”

“那就去找一个!”崔斯特吼道,“我们要找到对喀拉卡施法的那位法师,要他收回魔法!我们才在几天前遇见他,就在那条溪边,他不可能离我们太远。”

“会施这种魔法的法师可不是好惹的敌人,”贝尔瓦很快回答道,“你这么快就忘记那团火球了吗?”他的眼神移向墙上挂着的那件烧焦的皮外套,喃喃说道,“我担心我们不是他对手。”但是崔斯特察觉到,地底侏儒的神情不像之前那么坚定了“你这么快就要判喀拉卡死刑吗?”崔斯特单刀直入。他抓到了地底林儒的弱点,不禁露出了笑容。“这就是曾经接纳了一个迷失的黑暗精灵的贝尔瓦。迪森格吗?我记得,就算其他人都认为黑暗精灵危险并放弃援手,荣勋探矿团长可从不习放弃希望;现在在我眼前的是同一个人吗?”

“去睡觉,黑暗精灵!”贝尔瓦回嘴道,用手上的锤头推推崔斯特。

“明智的建议,朋友,”崔斯特说,“你也好好睡一觉,我们可有一段路要走呢!”

“石头在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地底侏儒仍然板着脸孔,佯装恼怒地咕咕一句。他转个身,背朝崔斯特,不久便开始打呼。

崔斯特注意到,贝尔瓦这次的打呼声听起来较像来自一场好梦。

喀拉卡不停地用钧爪敲打着石壁。

“下不为例!”慌张的贝尔瓦悄声对崔斯特说道,“绝对不能在这里这么做!”

崔斯特沿着曲折的通道急冲,迅速找到了单调噪音的来源。“喀拉卡!”恐爪怪巨大的身影映入眼帘时,他轻声叫唤道。

恐爪怪转身面对接近的黑暗精灵,反射地将钧爪向前张开,巨噱发出嘶嘶声。霎时,喀拉卡突然意识到自己的作为,连忙收起双爪。

“作为什么得不停地敲打石墙?”崔斯特假装设注意到喀拉卡刚才的攻击姿态,轻松地发问道。“我们正在野外,这种声音会引来不速之客。”

大怪物的头往下一垂。“你不该哥一跟一跟我吃一出来的,”他说,“我不一不能……特太一太多事情我库一挖一控制不了。”

崔斯特伸出手拍拍喀拉卡骨瘦如柴的手肘。“这是我的错。”他明白喀拉卡是在为自己刚刚对他做出的危险举动道歉。“我们不该分头寻找,”他继续说道,“也不该不先跟你打声招呼就这么快地靠近你。我们应该在一起,虽然这样会花比较多的时间搜索,不过我和贝尔瓦都会协助你控制自己。”

恐爪怪的表情开朗了起来。“七一敲打石头的感觉真的很一很好。”喀拉卡宣称。他把爪子往石头上敲击,似乎借此可以恢复一点记忆。他的声音逐渐减弱,目光收敛,仿佛神游回过去那段被法师偷走的时光。岩精终其一生都在敲打石头,挖掘石头,和珍贵的石头说话。

“你会再变回岩精的。”崔斯特向他保证。

从通道的另一端走近的贝尔瓦,听到崔斯特的话,感到有点不安。

他们已在地道里徘徊一个星期以上,仍然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唯一让地底保儒安心的是,喀拉卡似乎稍微挣脱了恐爪怪的兽性,过去岩精的性格一点一滴回到他心里。不过几星期前,贝尔瓦才目睹同样的转变发生在崔斯特身上,在求生至上的猎人本能桎梏之下,贝尔瓦找到他最好的朋友。

然而贝尔瓦相当谨慎地避免将喀拉卡的遭遇导向同样的结论。喀拉卡的兽性是由于强大的魔法所致,再深厚的友谊也无法扭转魔法造成的效果。由于崔斯特与贝尔瓦,喀拉卡才得以暂缓沦于不可改变的悲惨命运;但这也只是暂时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喀拉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