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18章 惊奇的要素

作者:r·a·萨尔瓦多

缚灵尸安静地在断裂曲折的通道内前进,战斗经验老到的他,脚步轻盈矫健,几乎不会惊扰四周的一草一木;然而夺心魔在中枢之脑的引导下,早已料到他的行踪,等着他来自投罗网。

当札克纳梵来到贝尔瓦与喀拉卡被俘的地点附近,一只灵吸怪跃入他眼前,接着“咻!”射出一道强劲的心灵能量束。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很少有生物能抵抗这么强力的心灵攻击;但札克纳梵可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不死之身,他的心灵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可以估量的。心灵攻击丝毫不起作用,他的双剑迅速刺向敌人,瞬间便将目瞪口呆的敌人那双没有瞳孔的rǔ状眼睛直接剜出来。

另外三只灵吸怪从空中降下,同时发出强烈的心灵冲击波。札克纳梵握着剑好整以暇地等着它们。灵吸怪继续往下飘,它们的心灵攻击从没失败过,也不相信此时突然失效的心灵能量波会一点用处也没有。

咻咻!咻!灵吸怪接连射出十几道心灵冲击,而缚灵尸丝毫不予理会。开始惊煌的灵吸怪试图探触札克纳梵的内心,想知道他如何能抗拒心灵控制。它们一无所获,有道障壁处于这层界域之上,完全阻挡了它们的心灵穿透力。

灵吸怪刚刚已见识过札克纳梵高超的剑术,不会笨到想跟他近距离周旋。它们以心灵沟通过后,一致同意马上掉头撤退。

可是它们降得太低了。

札克纳梵对灵吸怪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宁可就此放手,走自己的路。可惜灵吸怪命中注定倒霉,缚灵尸的直觉与札克纳梵前世的知识综合眼前的遭遇,得到一个简单的结论:假如崔斯特经过这里,就一定也会与夺心魔正面交锋;而札克纳梵知道他走了这条路。像缚灵尸这种不死生物可以击败夺心魔,但一般生物只可能束手就擒,就算是崔斯特,也不可能是它们的对手。

趁着灵吸怪匆忙往上逃逸,札克纳梵收起一把剑,纵身跳上石脊,再一跃,正好抓住了其中一只灵吸怪的脚踝。

咻!灵吸怪再次发出心灵攻击,但只是无谓的抵抗,注定成为札克纳梵的剑下亡魂。缚灵尸高举到一鼓劲直往上冲,灵吸怪慌乱地挥手格挡,但空手难敌利刃,缚灵尸的剑锋咧地切入它的腹部,更往上直划至胸口。

灵吸怪痛得喘不过气来,伸手捂住身上的巨大伤口;但札克纳梵随即立稳,对准它的胸口猛力险了一脚。灵吸怪的身体飞过半空,狠狠地握在墙上。它的尸体悬挂在半空中,鲜血往下滴溅到地面上。

札克纳梵再次一跃,直接撞上另一只飘动的灵吸怪,缚灵尸强大的冲力又带着他和这只灵吸怪一起撞向第三只。灵吸怪的手臂四处攀抓,触手挥动,想抓住黑暗精灵战士的身体,然而致命的刀刃已经穿过它们的身躯。过了一会儿,缚灵尸甩开这最后两位牺牲者,启动浮空术,缓缓地下降至地面。他从容地走开,而由于这三只灵吸怪的浮空咒语仍然生效,所以它们的死尸只得一直悬在半空中。另外一只则倒毙在岩石地上。

缚灵尸没有费心擦去封上的血迹,他知道,下一场杀戮即将展开。

两只夺心魔继续观察黑豹的行动,但是它们不知道,黑豹早就察觉到它们的存在了。在星界中,像嗅觉或味觉之类的物质感觉毫无作角,关海法有其他更细微的感官。其中一种感官能将特定的辐射能量转换成清晰的心像,关海法就是靠这个狩猎的;它甚至不靠视觉,也能轻易地区辨出麋鹿与野兔散发的灵光。灵吸怪在星界并不算稀客,关海法认得出它们的辐射能量。

这两只灵吸怪的出现是否另藏玄机?崔斯特已经好几天未曾召唤它了,黑豹还不能确定这两件事是否有关连。灵吸怪对它产生这么浓厚的兴趣,看来绝对跟崔斯特有关,对黑豹而言,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不过,关海法还不想打草惊蛇,尤其是这么危险的对手。它继续每日的例行游戏,但是对这两只不速之客保持警觉与监视。

关海法家觉到这两只生物的辐射能量有所变化它们打算降回物质界了。机不可失!

黑豹瞬间跃过星空突袭灵吸怪。灵吸怪尚在全心准备返乡,等到它们回过神来,已经太迟了。黑豹对其中一只俯冲,尖锐的牙齿咬住它那条细银线,脖子一扭,银线啪一声断裂开来。无助的灵吸怪失去与物质界的连结,逐渐飘向远方,成为星界的放逐者。

另一只夺心魔为了逃生,不顾同伴疯狂求救,急忙下降至它自己的连结管道,返回物质界。它有惊无险地闪过关海法的爪子,但是当它抵达连结通道时,还是被黑豹抓个正着。

关侮法也跟着一起进入了物质界。

喀拉卡从它的小岛上,看着騒动在洞窟内四处掀起。灵吸怪群匆忙奔走,用心灵能力命令奴隶排成战备队形。每个出口的岗哨都撤离了,而其他夺心魔则浮升至空中监视整体状况。

喀拉卡明白,灵吸怪社会遭遇了某些危机,一条简单的逻辑启发了恐爪怪的灵感:如果灵吸怪现在忙着准备对付新敌人,这可能是他逃离这里的契机。喀拉卡的新想法让他心里的岩精性格找到了立足点。现在他最大的困难在于隔绝小岛的深渊,他实在没办法跳过。他盘算着,也许他可以把一个灰矮人或洛斯兽掷到对岸,但这对他的逃亡毫无帮助。

喀拉卡的目光落在桥的操纵杆上,再转回和他一起坐困岛上的同伴们。桥已被收回,操纵杆往岛的方向前倾。如果投射得准,就可能将它往后推。喀拉卡不禁将两只巨爪五台;这个动作让他想起贝尔瓦。他马上把一个灰矮人高举过头,可怜的生物随即往操纵杆飞去,但准头不佳,整个撞上了崖壁,坠落到崖底,就此一命呜呼。

喀拉卡懊恼地跳了跳脚,又抓起一只“炮弹”。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找到崔斯特与贝尔瓦,但此时此刻他也没心思去顾虑他们。眼前最迫切的问题是。如何逃出这个孤岛。

这次是一只年轻的洛斯兽飞过空中。

札克纳梵仅传着对夺心魔的心灵攻击完全免疫的优势,大大方方地走过灵吸怪的洞窟人口,毫不掩藏行综。他一踏入洞门口,三只灵吸怪随即降落,发动心灵能量来。

同样,札克纳梵对心灵攻击视若无睹;而这三月守卫很快就和之前的四只同伴一样,惨死于缚灵尸手下。

接着是奴隶的攻击。一群群地精、灰矮人、半兽人,甚至还有几只食人魔,为了讨主人欢心,不顾一切冲向眼前的入侵者。有些奴隶手里挥动着武器,但大部分都是赤手空拳加利齿。他们的主人心想,光是数量就足以压倒眼前形单影只的黑暗精灵了。

但是,札克纳梵的划与双脚比它们的直线攻击行动要快得多。缚灵尸身形灵活飞舞,剑光四处闪动,转民间身边已倒下许多敌手。

在后方,灵吸怪已摆出自己的防御阵式。它们用力摆动触须,发出强大的心灵波,希望能扭转这一出乎预料的形势。灵吸怪虽然控制了奴隶的心智,但还是无法完全放心,所以没让它们全数装备武器;此刻眼见奴隶一个个倒下,死伤惨重,不禁感到有些后悔。不过它们还是深信胜利在望,因为在它们身后,集结了更多的奴隶准备加入战斗。黑暗精灵终究会体力不支,脚步会减慢,奴隶倒是死不完的。

在心魔错估了眼前这位黑暗精灵的实力。它们不知道他乃是受魔法驱策而行动的不死之身,永远不会疲累,更不用说速度会减慢。

贝尔瓦和他的灵吸怪主人看着另两副躯壳中的一副开始抽搐抖动,这表示那位主人将要返回这物质界了。贝尔瓦完全不明白眼前景象的意义,但是他感觉到主人的喜悦,因此也认为这是个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贝尔瓦的主人也略感担忧,因为只有一位伙伴的身体有回魂的反应,而中枢之脑的召唤可是最重要的,不容其他事物耽搁。夺心魔看着伙伴身体的抽搐渐渐平稳下来,但随即在身体周遭又冒出一团黑雾,这令他更加大惑不解。

远游星界的夺心魔一回到物质界,贝尔瓦的主人便立即感受到它的疼痛与恐惧。但它们还来不及反应,完全成形的黑豹关海法随即一爪撕裂它的身体。一种熟悉的感觉闪过贝尔瓦的脑海,让他愣了一下。“毕弗瑞普?”他前前念道,接着,“崔斯特?”一个跪着的黑暗精灵的影像迅速浮现在他的心中。

我亲爱的勇士,杀了它!快杀它!贝尔瓦仅存的主人哀求着,然而对它可怜的伙伴而言,为时已晚。椅子上的夺心魔胡乱挥打着,它的触须疯狂挥舞,想要提取黑豹的脑子。关海法一个巨掌全数扫开,轻松一击便将穿心魔的章鱼头从身体上扯下来。

贝尔瓦举着仍有魔法效力的双手,慢慢接近黑豹,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迷惑。他转头望向主人,问道:“关海法?”

夺心魔知道,自己释放了太多记忆给他的奴隶。一句魔法咒语引发了侏儒心中危险的过去,贝尔瓦再也不能依靠了。

在灵吸怪对贝尔瓦发动心灵攻击之前的一瞬间,关海法及时察觉到灵吸怪图谋不轨,旅身从尸体上跃下。它直接扑向地底侏儒,把侏儒推倒在地上;它落地时,全身肌肉收缩拉紧,迅速转身朝向房间的出口。

咻!夺心魔的攻击与跌倒的贝尔瓦擦身而过,然而地底侏儒的困惑与浙长的愤怒抵消了心灵冲击力。刹那间,贝尔瓦自由了!他一个打滚站起来,在他眼前的在心魔不再是他想讨好的主人,而是邪恶丑陋的怪物,就像它本来的面目一样。

“关海法,快跑,”地底林儒大眼而黑豹无须他的提醒。身为星界的一分子,关海法对灵吸怪的习性与社会了若指掌,知道在这里战斗致胜的关键为何。黑豹全速冲出门口,从走道直接向底层中央飞跃而下。

贝尔瓦的主人担忧它们神物的安危,紧跟着追出,但是贝尔瓦由于愤怒,一股查力莫名涌上全身,受伤的胳膊也不痛了,对着灵吸怪迎面敲下一锤。火花闪光四进,灵吸怪的整个脸顿成焦肉。贝尔瓦的力道把它展飞向墙壁,它那没有瞳孔的大眼睛一直无法置信地瞪着贝尔瓦。

接着,它的身体缓慢地下滑到地面上,逐渐静止不动。

离房间四十尺的下方,跪着的黑暗精灵感到他敬爱的主人传来恐惧与愤怒。他往上一瞧,正好看到庞大的黑影当头而落。崔斯特完全受中枢之胞所操控,因而没有认出关海法,只知那团黑影威胁了他挚爱的主人。可是,崔斯特和其他的按摩奴隶对于这个从天而降的威胁全然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黑豹龇牙咧嘴地落在那团肉球上。主宰整个灵吸怪社会的中枢之脑,如今也只能任黑豹的利爪与利齿撕扯。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