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20章 父亲,我的父亲

作者:r·a·萨尔瓦多

玛烈丝主母到底对他说了多少谎言?他能在一连串阴谋诡计中发现多少事实真相?他父亲没有献祭给蜘蛛神后!札克纳梵在这里,就在他眼前,他的剑术还是跟以前一样高超,仍然是崔斯特所见过最高超的。

“什么?”贝尔瓦问道。

“黑暗精灵战士。”崔斯特几乎无法低声说话。

“来自你的城市?”贝尔瓦问道,“来追杀你的?”

“来自魔索布莱城。”崔斯特回答。贝尔瓦等待着下文,但札克的出现已令崔斯特心神不属,无暇顾及旁人的问话。

“我们得走了。”地底侏儒最后说道。

“快一点。”喀拉卡转向朋友附议道。恐爪怪现在较能控制发声了,似乎同伴的存在能增进他内在岩精那部分的心智。“夺心魔正在组织起来要反击,许多奴隶倒下了。”

崔斯特挣脱了贝尔瓦的锹形手。“不,”他坚决地说道,“我不会离开他。”

“石头在上!”贝尔瓦对他吼道,“黑暗精灵,他到底是谁?”

“札克纳梵。杜垩登!”崔斯特吼回去,他看起来比地底侏儒还生气。不过,他随即冷静下来,很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我父亲。”

贝尔瓦和喀拉卡满脸狐疑地互望了一眼。在此时,崔斯特已经跑向那道石阶,转眼间已往上爬。在石阶顶端,缚灵尸的身边倒的倒,卧的卧,有奴隶也有夺心魔,多半是不慎挡到缚灵尸的路而命丧其剑下的无辜牺牲者。在更远处,几只夺心魔正争先恐后地逃离这可怕的不死怪物。

札克纳梵正打算追过去,因为它们正是往石塔的方向逃逸,与他原先决定的目的地一致。然而此时他体内的魔法警铃大作,逼迫他向后转,面对石阶。

崔斯特正好到达。宿命的一刻来临了:缚灵秘法终于能发挥它的作用!

“武技长!”崔斯特一面喊着,一面轻快地跳上平台,三步并作两步地往他父亲跑去。年轻的黑暗精灵满心雀跃,完全没察觉到眼前事物的真相;不过当他一靠近札克,便感到隐隐有些不对劲。或许是缚灵尸眼中射出的奇异光芒,使崔斯特的脚步不禁缓了缓;或许是札克没回应他欢喜的呼唤,令他感到疑惑。

过了一会儿,迎接他的则是当头劈下的一剑。

崔斯特勉强拔刀往上挡住这一击;但在困惑之中,他仍相信可能是札克纳梵尚未认出他来。

“父亲!”他大喊,“我是崔斯特!”

对方手中的剑分两路,一路直刺他胸口,另一路横里向他削来。

他见状迅速扬起一刀挡住了前利的剑势,第二刀横出,化解对方的侧攻。

“你是谁?”崔斯特不顾一切,狂怒地法问道。

一连串剑招径自往他身上招呼过来,把他裹在一片白光之中。他左支右挡,奋力格开全部的攻击。然而札克纳梵冷不防一个反手出招,一剑将他的双刀往同一侧扫开;第二剑紧接着便刺向他的心脏部位。这一招迅雷不及掩耳,崔斯特措手不及。

在石阶底下的贝尔瓦和喀拉卡惊呼出声,眼看他们的朋友就要命丧缚灵尸的剑下。

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猎人的本能再次把崔斯特从鬼门关拉回来。他及时侧身一闪,身子一扭一蹲,避开了致命的部位。然而札克纳梵的剑尖还是在他下颚划了个深长的伤口。

崔斯特往后一翻,在石阶上站起身来。这份见面礼,他一点也不喜欢。当他再度面对眼前这位假冒他父亲的骗子时,淡紫色的瞳孔又燃起了怒火。

崔斯特的敏捷反应,甚至连已见识过他身手的伙伴都还是大吃一惊。札克纳梵上招落空,随即再次突刺,但这次崔斯特已早有准备。

“你是谁?”他再度质问,这次的声音显然非常冷静,甚至冷酷。

“你到底是什么?”

缚灵尸咆哮一声,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刺。毫无疑问,眼前的怪物已非昔日的札克纳梵了。这次崔斯特不会再错失先发制人的良机。他抡起双刀朝自己方才站立的位置飞奔,与对方擦身时,一刀挥开前刺的一剑,另一刀则趁机挥向对方。弯刀斩断了链甲,刺进和克纳梵的肺部。一般生物若受了这一刀,是无法再战了。

然而札克纳梵没有停手。他甚至连气都没喘一下。崔斯特不觉呆立。札克纳梵带着那么严重的伤势,怎么可能还能继续活动,甚至似乎跟没受伤之前一样灵活?

“快逃!”贝尔瓦在台阶底下大喊。一只食人魔冲向地底侏儒,但是喀拉卡拦住了它,很快地用巨爪将它头部钳碎。

“我们必须走了!”喀拉卡对贝尔瓦说。他的发音清晰明确,让地底侏儒不禁转过身来。

从恐爪怪的眼睛里,贝尔瓦看得出来,在那一刻,他彻彻底底。

完完全全地恢复回岩精的心智了,甚至比受变形术折磨之前的他还更像是岩精。

“石头告诉我,灵吸怪在石塔内集结起来了,”喀拉卡解释道。他听得到石头的声音,地底林儒一点也不讶异。“灵吸怪很快就要冲出来了。”喀拉卡继续说道,“要来终结洞窟内残余的奴隶们,”

贝尔瓦毫不怀疑喀拉卡说的每一个字,但是对地底侏儒而言,忠诚远比个人安全来得重要。“我们不能丢下黑暗精灵不管。”他紧咬着牙说道。

喀拉卡默默点头,便转身去驱散一群靠得太近的灰矮人。

“黑暗精灵!快跑啊!”贝尔瓦大叫,“我们没时间了!”

崔斯特没有听到贝尔瓦焦急的呼唤,他全神贯注地准备对付迫近的缚灵尸,而缚灵尸也同样专注在他身上,两方都已无心顾及外界。

玛烈丝主母所有的邪恶行径中,没有比这件事更令崔斯特感到厌恶了,玛烈丝竟然利用了他生命中的美好事物。他原本以为札克纳梵已死,这件事带给他莫大的痛苦。

然而,眼前的一切……

崔斯特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他要全心全意和这个怪物对决;而怪物本身完全是为此时此刻而生,更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两人竟然心意相通。

他们两人都没注意到一只灵吸怪从黑暗的空中飘下来,停留在札克纳梵身后的平台上方。

“来吧,玛烈丝主母的怪物!”崔斯特吼道,将两把刀滑靠在一起。“来尝尝我的刀锋!”

札克纳梵停在数步之遥,露出邪恶的微笑。他举起剑,踏出一步。

咻!

灵吸怪的冲击波包围了他们俩。札克纳梵仍旧丝毫不受影响,但崔斯特完全没有抵抗之力。他眼前一片黑暗,眼皮异常沉重,他听到双刀掉落地面的声响,但他的意识已经恍惚。

札克纳梵在胜利的喜悦之下咆哮着,举刀一步步接近倒地不起的对手。

贝尔瓦大叫,但他的声音被喀拉卡野兽般的抗议怒吼所掩盖。战火四起、人声嘈杂的洞窟内此时全回荡着他的吼声。当他看到机地为友的黑暗精灵倒下倾死的那一刹那,一切有关岩精的知识与技能全源回体内,甚至比他还是岩精时的感觉更要强烈。

札克纳梵扑上前,挺剑刺向毫无还手能力的对手,但却一头撞向一道凭空冒出的石墙,整个人被弹回来。缚灵尸不可置信地睁大双眼,上前用手不断刨抓、捶击墙壁,但是石墙显然非常真实而坚固。

整道石墙把札克纳梵完全隔在台阶与崔斯特之外。

在台阶之下,贝尔瓦惊讶地凝视着喀拉卡。他曾经听说有些岩精可以念咒变出这类石墙。“是你……?”他喘气问道。

顶着恐爪怪身躯的岩精没有停下脚步作答。他四步并作一步跳上平台,轻轻地提起崔斯特的身体,并周到地捡起两把弯刀,然后踏着重重的脚步跳下石阶。

“快跑!”喀拉卡指挥道,“贝尔瓦。迪森格,用你全副力量跑!”

地底侏儒用锹形手搔搔头,便迈开大步用力跑。他们往洞窟后方的出口去,喀拉卡开路,没有其他生物胆敢拦道;地底侏儒由于扭伤了脚,倒是在后面跟得很辛苦。

台阶顶端的札克纳梵仍然被困在墙后。他以为这次受阻是身后发动攻击的灵吸怪搞的鬼,一股怒气全发泄在它身上。他迅速转身,对着灵吸怪憎恨地嘶喊。

咻!心灵冲击波再度发射。

札克纳梵向上一跃,一剑斩掉灵吸怪的双脚。灵吸怪往上浮升,对同伴发出痛苦与危难的心灵呼喊。

札克纳梵跳不了那么高,接着从四面八方发出的心灵攻击,使他无法施展浮空术。但他认为自己的失败全是那只灵吸怪的错,他要它付出代价。他把手中到对空一掷,到如矛般脱手飞去。

灵吸怪望向札克纳梵,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一半的剑身没入它的胸腔,它知道自己的生命到了终点。

夺心魔纷纷冲向札克纳梵,发射强烈的心灵冲击波。缚灵尸只凭手中一把剑,终究还是将围攻的敌人赶尽杀绝。他把自己的挫折与愤怒全部宣泄在这些章鱼头身上。

崔斯特逃脱了……不过,只是暂时。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