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

第22章 失去方向

作者:r·a·萨尔瓦多

地精奴隶甚至来不及喊出它的恐惧,就已经被剑刃斩成两半。它摇摇晃晃地往前扑倒,身体还没碰地,就已经断了气。扎克纳梵一脚踩上它的后背,继续往前走。通往狭长洞窟后方出口的通路约有十来码远,一路直行无阻。

正当缚灵尸跨过他的上一个剑下亡魂时,一群灵吸怪出现在他眼前。他狂吼一声,脚步一点也没有迟缓下来。他的判断依然精准无比:崔斯特是从这条路逃走的,他得追上去。

凡挡他去路者,杀无赦。

让这家伙走吧!从洞窟内好几处,其他见识过札克纳梵身手的灵吸怪那里,传来了心灵讯息。你们致不过这个黑暗精灵的!让他离开吧!那些传讯的灵吸怪很清楚缚灵尸的可怕,已有十来个同伴死于他的剑下。

在札克纳梵眼前的这群灵吸怪没有忽视同伴的警讯,它们迅速地往通道两旁退开只除了一只。

建立在大量知识交流上的现实主义作风,是灵吸怪的生存之道,至于骄傲,这种原始的情绪,它们则视为致命的缺点。这种观点在此又一次获得了证实。

咻!那只落单的灵吸怪对缚灵尸发出心灵攻击,自信满满地认为对方绝对抗拒不了。

一眨眼,一剑划过,结束了它的性命。札克纳梵一脚踏上坠落地面的灵吸怪胸口,大跨步往前走。

没有一只灵吸怪出来阻挡他。

札克纳梵不时蹲下身子确定路径。崔斯特确实是沿着这条通道前进的,他的气味仍然鲜明。尽管如此,札克纳梵为小心起见,还是经常停下来检查踪迹。因此,他没法像他的猎物一般,能毫不迟疑地迅速前进。

不过,崔斯特和札克纳梵毕竟不同,他需要休息。

“停!”贝尔瓦不容置疑的语气让崔斯特和喀拉卡立即止住脚步。

不知道是什么风吹草动,让地底侏儒如此警戒。

贝尔瓦走到墙边,把耳朵贴近墙面聆听。“靴子,”他悄声说道,并指指岩石,“另一条平行的通道。”

崔斯特也将耳朵凑过去倾听。但是虽然他的感觉可算是黑暗精灵中最灵敏的,他还是无法像地底保儒那样能区分岩石的振动。

“多少?”他问。

“一些。”贝尔瓦回答,但随即耸了耸肩。崔斯特立即明白这个答案只是个乐观的估计。

“七个,”喀拉卡站在距墙边几步之遥处说道,他的声音非常清晰明确。“灰矮人,跟我们一样,从灵吸怪的洞中逃出来的。”

“你怎么会……”崔斯特讶异地出声,但马上了然地住口。他记起喀拉卡对他们解释过岩精的能力。

“这两条通道相交吗?”贝尔瓦问喀拉卡,“我们可以避开灰矮人吗?”

喀拉卡转向石头求问。“两条通道会在前方不远处相接,然后合为一条路。”他回答。

“所以如果我们在这里稍作停留,或许可以避开它们。”贝尔瓦猜测道。

崔斯特却有点迟疑。“我们和灰矮人有共同的敌人,”他的眼睛突然一亮,“如果我们互相结盟?”

“虽然灰矮人和黑暗精灵经常结伴旅行,这可不常发生在地底侏儒身上。”贝尔瓦提醒他,“甚至是跟恐爪怪一起,我敢保证!”

“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崔斯特很快回覆,“如果灰矮人也是在逃离灵吸怪的魔掌,那它们必定缺乏良好的装备与武器。它们也许会欢迎像我们这样的盟友,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

“我认为它们不会如你所想的那么友善。”贝尔瓦从鼻子冷哼一声。

“不过我也承认,这条狭窄的通道确实不是什么防御的好地方,比较适合灰矮人,而不太适合黑暗精灵的长剑和恐爪怪的长爪子。如果它们在前方回头而和我们狭路相逢,这里对它们是比较有利。”

“那么,我们就到前面交会处去吧,”崔斯特作结道,“看看到底会是什么结果。”

三个伙伴急忙前进,来到一处椭圆形的小洞穴。另一条灰矮人所在的通路,紧临他们三人来时的通道;而第三条通路则从洞穴的另一头伸展出去。三人躲到那条通道内的阴影处,等候杂乱的靴音渐渐传入他们的耳朵里。

过了一会儿,七个灰矮人进入了洞穴。他们个个面容憔悴,正如崔斯特所预料;不过却不是一点武装也没有:三个矮人携带木棍,一个手持匕首,两个持剑,最后一个则展示着手上的两颗大石头。

崔斯特让两位同伴留在通道内,只身进入洞穴。尽管黑暗精灵和灰矮人彼此都没什么好感,但他们却常为了互利的目的而结盟。崔斯特猜想,如果他单独出现,和平结盟的机会可能大些。

他突然出现,吓坏了这队疲累不堪的旅行者,他们马上跳起身来,企图排出防御阵式。持剑与木棒的矮人们上前举起武器,而拿着石头的矮人则准备一掷。

“灰矮人,你们好。”崔斯特开口问候,暗暗希望对方听得懂黑暗精灵语。他的双手自然地垂在腰间刀鞘附近,如有必要,他随时可以拔出刀来。

“你是谁?”一个持剑的灰矮人发问道,他的声调颤抖,却不折不扣是黑暗精灵语。

“和你们一样,也是逃难者,”崔斯特回答,“刚刚逃出夺心魔残酷无情的奴役。”

“那么你该知道我们非常紧急,”灰矮人怒吼道,“别挡我们的路!”

“我是要来跟你们结盟的,”崔斯特说,“我们人数越多,与夺心魔对抗时就越有利。”

“七个跟八个没什么差。”灰矮人固执地回巨道。在他身后,掷石的矮人威胁地挥动手臂。

“十个就有差了。”崔斯特冷静他说道。

“你还有伙伴?”灰矮人问道,他的声音明显地变轻了。他紧张地举目四顾,想找出埋伏的对手。“其他的黑暗精灵?”

“不算是。”崔斯特回答。

“我见过他!”队伍中的一个人打断崔斯特的话喊叫道。他同样操着黑暗精灵语。“他跟一个乌头的怪物眼地底侏儒一起逃!”

“地底侏儒!”灰矮人的首领对着崔斯特的脚边啐了一口。“不是灰矮人或黑暗精灵的同伙!”

崔斯特大可以任协商至此破裂,他们两方各走各的路。但灰矮人的形象素来既不和平也不特别聪明,在后有灵吸怪追杀的情况下,这群灰矮人实在不应该为自己树更多敌人。。一块石头飞向崔斯特的头。一把弯刀迅速闪出,将之辉向一处不至于伤害他人的角落。

“毕弗瑞普,”通道内传来地底侏儒的大喊。贝尔瓦和喀拉卡冲进洞穴,似乎早已料到结果。

崔斯特和所有黑暗精灵一样,在魔索布莱城的学院内花了好几个月了解灰矮人的一切习性与伎俩。这些知识现在帮了他不少。战斗局势一形成,他便施展法术,在这七个矮小的敌人身上围上一团无害的紫色妖火。

几乎就在同时,有三个矮人施展了他们天赋的隐形能力。但是妖火的紫色火焰仍然发挥作用,清晰地勾画出那三人的身形轮廓。

第二块石头划过空中,击中喀拉卡的胸膛。这一击对喀拉卡的厚甲而言,实在是不痛不痒。恐爪怪毫不迟疑地带头冲向灰矮人之中。

掷石头与持匕首的矮人连忙躲开,凭他们的武器根本对付不了恐爪怪的厚壳。喀拉卡放过了他们,冲向其他矮人。那两个矮人则转而冲向贝尔瓦,料想应该可以轻取这个看来最容易对付的敌人。

鹤嘴锹一扫,阻止了他们的进攻。两手空空的掷石者冲向前,想抢先抓住锹形手,贝尔瓦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龙根子随后扫至,正中掷石者的脸颊。火光四溅,骨头碎裂,灰色的皮肤焦了一大块。可怜的灰矮人往后一倒,痛苦地搞着脸孔在地上翻来覆去。

另一个矮人此时便没那么躁进了。

两个隐身的矮人靠近崔斯特。借着紫色火焰勾勒出的轮廓,崔斯特可以判断他们的一般行动,并很快辨识出他们持剑;但是对他不利的是,如刺与砍之类的细微动作,他就很难分辨了。他往后一退,把距离拉开。

他感觉有人偷袭,便迅速挥刀格挡。他听到刀剑碰撞的鸡卿声,不禁庆幸自己的好运。灰矮人突然现身,丢给崔斯特一个诡异的笑容,旋又隐身不见。

“你以为能挡得了多少次?”另一个隐形的灰矮人沾沾自喜地叫道。

“我想,至少比你多吧!”崔斯特应声,轮到他微笑了。那三个隐身的灰矮人头上,现在全笼罩了一球黑暗结界,使他们陷入绝对的黑暗之中。他们已失去了优势。

在纷乱之中,恐爪怪的野蛮本能完全控制了喀拉卡的行动。他完全不了解紫色光图代表的意义,因而转为攻击剩下的两个持木棒的灰矮人。

喀拉卡尚未靠近,一根木棒飞过来击中他的膝盖,隐形的灰矮人得意地笑出声。另外两个也开始隐形,不过喀拉卡现在无心顾及他们。

隐形的木棒再度飞来,这次打中他的大腿。

喀拉卡体内的野蛮本能所属的种族性,是跟优雅精致完全沾不上边的。只见他狂吼一声往前扑倒,紫色的光圈整个被压在他雄厚的胸膛底下。他数度跃起扑下,直到认定看不见的敌人已被压得粉碎,才满意地停止。

但是紧接着一阵棍棒如雨点般打在他的后脑勺。

持匕首的灰矮人并非初出茅庐的战士。他的突击经过精心设计,每招都逼迫持重武器的贝尔瓦不得不先出手。地底侏儒痛恨灰矮人的程度,不亚于灰矮人对地底保儒,但是贝尔瓦也不是傻瓜。他舞动鹤嘴锹,使敌人近不得身,同时锤子也随时竖起,准备出击。

这两方僵持许久,彼此都等待对方失去耐性而侵出破绽。但是当贝尔瓦听到喀拉卡痛得大叫,而崔斯特又不在视线之内,他不得不先出手。他假装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向前扑倒,双手的武器往下一斜。

灰矮人看出他的诡计,但不想错失地底侏儒门户洞开的良机。他往前一刺,匕首直指贝尔瓦的喉咙。

地底保儒突然往后一翻身,扬起一腿往灰矮人的下巴踢去。灰矮人完全不理会,整个人往翻倒的地底侏儒扑去,手中的匕首仍然指着对方的喉咙。

匕首的刀锋抵住贝尔瓦喉咙的那一刹那,锹形手及时举起挡住。

地底怵儒试图把灰矮人的手臂扫开,但是对方整个身体压在他身上,两张脸几乎贴在一起。

“你死定了!”灰矮人喊道。

“吃我一拳!”贝尔瓦吼道,他举起锤头给了庆矮人的背部短而有力的一捶。灰矮人抬起前额猛撞上贝尔瓦的脸,贝尔瓦张开嘴巴咬住他的鼻子作为回报。两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团,互相叫骂,并用尽了他们所能利用到的武器。

金属的敲击声不绝于耳,任何不在黑暗结界内的旁观者都会认定洞内至少有十来个人在打斗;不过,那疯狂的节奏全是崔斯特一个创造出来的。柱这种盲目的战斗之下,他认为最好的方式就是尽可能远离任何剑锋。他把自己笼罩在双刀的剑光之中,两个持到的灰矮人一点也近不了身。

他的两把刀分别将两个敌人因在他的正前方,因为他知道,万一敌人绕到他的两侧,他的麻烦就大了。

随着每次挥刀与对方的武器相撞击,他逐渐了解敌人的技巧和策略。崔斯特在幽暗地域求生的日子中,并不乏盲目作战的经验,甚至还曾经用斗篷的头盖蒙住头,与石化蜥蜴作战。

在黑暗精灵压倒性的速度之下,灰矮人只能碰运气地不断将剑刃往前刺,希望能凑巧碰到空档。

金属敲击的声响加荡在整个洞内,两个灰矮人只能不断地闪躲与回避对方的刀锋。接着,崔斯特所期望的声音出现了:刀锋刺入肉中的声音。霎时,一把剑掉落地面,受伤的灰矮人犯了致命的错误:他喊痛。

那一刻,崔斯特的猎人性格浮现了,控制手中的弯刀往声音的来源直直刺去,认可怜的灰矮人牙缝中贯穿他整个头部。

猎人暴怒地转向剩余的敌人。他手中的刀刃不断转动,画出绵密的圆圈。突然,刀刃笔直切入,发矮人摔不及防,肩膀上已吃了深深的一刀。

“投降!投降!”灰矮人级牙咧嘴地叫道,他可不想步身边同伴的后尘。崔斯特听到另一把剑掉落地面的声音。“黑暗精灵,求求你!”

灰矮人话声一落,崔斯特野蛮的本能随即收了起来。“我接受你的投降。”崔斯特回答,并靠近对方,将刀尖指住他的胸膛。不一会儿,他们便一起步出黑暗结界笼罩的区域。

喀拉卡的后脑勺被两根棍棒擂鼓般地敲打,一阵阵的剧痛穿透了整个头部。怪物的喉头咯咯作响,突然整个身子蹦起来,离开底下已被压扁的灰矮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失去方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流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